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阵法天才?
    厉道雄听了方原一番话,是真个愣在了当场,脸色变化阴晴不定。

    他是个潜心修剑的,耗费心血这么多年,对剑道本来就有一种敏感。

    在不知道后面的路该如何走时,自己一头雾水,苦思不解,但听到了真正对于剑道的阐述之时,却十分敏锐的发现了究竟哪个方向才是正确的,那种拔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让他甚至感觉有些虚幻。

    心里更是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当初诚心求剑,在柳先生洞府前跪了三天,他未传自己真实剑道,反倒是眼前这个自己本意是与人家为难的,顺口便将自己多年以来的困扰给解了?

    这使得他心里生出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半晌之后,才抹去了一头的冷汗,看了方原一眼,只见他神色平静,毫无半点波澜,莫名其妙的,心里便忽然明白了方原的用意!

    剑者心诚!

    “多谢前辈指点剑道,我……”

    他忽然间单膝下跪,向着方原拜了一拜。

    本想说些什么感激的话,但话至喉边,居然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传道之恩,或轻于一言,或重于泰山!

    他大可以嘴上不服气,只是心里暗暗中揣摩,方原也不会借此要胁他什么。

    但只要他承认了这大恩存在,便有种不知该如何去还的沉重感……

    “别谢我了!”

    方原头也不回,只是平静的道:“他日你若剑道有成,再遇到了向你求剑的,你爱教便教,不爱教便不教,但千万……莫要用假剑道去误人子弟了,那样太没有良心了……”

    “是!”

    厉道雄汗落如雨,恭敬的倒了一杯酒,放在了方原案前。

    然后他便起身,收了剑,转身便向着凉亭外走去。

    迎着亭外流云如丝,他只觉一时气苦,一时感激,居然眼泪都流了下来。

    求道之难,难以上清天!

    方原见到了厉道雄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是有些沉重。

    想到了此人诚心求剑,却最终被人误导,险些走上了歪路,何其可怜?

    但想想如今的自己,又或是当年来天来城求法的太华真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太华真人当年求得了伪丹法,深受其害,郁郁而终,坐化山林。

    而自己如今再次来求法,谁知道命运又将如何呢?

    想到了这里,便已有些意兴索然,横回了竹竿,在三道棋盘上分别敲了一敲。

    然后道:“还有必要再继续么?”

    随着他这一敲,那三位棋手便一个个有些虚弱也似,瘫倒在地,对方以一敌三,而且在人家与人斗剑之时,自己都没能得到机会翻盘,这棋还不认输,哪还有脸在呢?

    而随着三位棋手无语的起身向方原行礼,凉亭里的气氛就有些诡异了。

    凉亭内的修行之人,皆是神情无比的诧异又古怪,看着方原的身影,便犹如看个怪胎。

    不是说好了天道筑基都只知修行,不假外物吗?

    怎么眼前这位天道筑基剑道如此高明,棋也下的这么溜?

    看他年龄也不大啊,哪有时间花这么多心血在这两样玩意儿上面?

    霜儿小姐明显已经有些不痛快了,手里转着酒杯,小脸上没有半点的笑,犹如寒霜也似。

    目光从方原身上转了回来,倒是瞪了那个三个棋手一眼。

    很明显,她如今自觉丢了脸面,不光是恨方原,便连这三位棋手,以及刚才那位连声招呼也不跟她打便离开了的麻衣剑客厉道雄都恨上了!

    而她的态度,自然也影响了凉亭内的人,没有半个敢在此时作声。

    “啪啪……”

    而在这一片死寂里,居然有人鼓起了掌来。

    然后凉亭内的诸人便都看向了金寒雪这个传说中冷若冰雪一般的道痴,脸上却有着难以形容的喜色,那看着方原的眼神,简直就像是放着光一般,口中道:“我知道了,七叔祖说你比我强,该让我向你好好学学,我刚才还不知道该学什么,但现在……你确实比我强!”

    她明显有些口拙,再加上心间欢喜,说话倒有些语无伦次。

    但她看着方原,那接近了崇拜一般的表情,还是被众人都看在了眼里。

    这个道痴,那平时不是都传说她心高到了天上,终日冰雪一般的生人勿近么?

    此时居然也会有这等发自内心的欢喜之态?

    一时凉亭内的诸人,倒都是一副微微失神的模样,被她那一笑的惊艳给镇住了。

    “我要回去了!”

    而方原则是心里低叹了一声,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道痴。

    对方的木讷与亲近之意,倒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只想敬而远之。

    而那金寒雪见他起身,则恭敬的过来双手扶他起来,道:“那我送你回去!”

    “哼……”

    而这一幕,则尽数落在了不远处的崔云海眼里,他见方原以一敌三,棋道上赢了奉师兄与另外两位棋手,又一剑破了麻衣剑客厉道雄的剑法,居然给人造成了一种无所不能的印象,心里简直憋闷到了极点,尤其是看到了金寒雪居然扶着他起来……

    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在恭敬的扶着一个男人起来……

    “哈哈……”

    他忽然间笑了起来,大袖轻扬,满面堆笑,直迎着方原走了过来,笑道:“这位方原师兄果然惊才绝艳,无所不通,看阁下耍的兴起,我也有些手痒,虽然我不像堂兄那般,修炼成了天道筑基,但在阵术一道,却是学过几天,如今趁着酒兴,不防我们也聊聊阵术?”

    “唰……”

    听得了崔云海这一句,满亭修士是真切的吃了一惊。

    一时间不知有多少目光都看到了崔云海的身上……

    就连那霜儿小姐,也是微微一愕,旋及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无论是那位黑衣的奉师兄挑战方原的棋道,还是麻衣剑客厉道雄向方原印证剑道,大家都可以理解,也不觉得有什么对方原不公平的,毕竟你是天道筑基,而我们不是嘛……

    可是当崔云海提议要向方原挑战阵术一道时,众人却不好说话了。

    谁不知这位崔云海崔公子,虽然在修行上,算不得崔氏一门里修行上面的天骄道子,但在阵术一道,却一直是四域闻名的小天骄一等人物?

    要知道,别看崔公子年龄不大,但却已经接近了大阵师水准了。

    据说,如今的崔家,已经在考虑着让崔公子去参与仙盟大考,夺一个大阵师之名回来。

    如若不然,崔家也不会想到让他来与这天来城的道痴金寒雪小姐结一门亲事……

    而天来城金家,既已默认了此事,便也说明,金家老祖,是认可了崔云海的。

    起码,他们觉得崔云海在阵术一道的潜力,是可以配得上这位道痴的……

    也正因此,当他们听到了崔云海要挑战方原的阵术时,心里便都有些诧异。

    这样会不会有些太欺负人了?

    “你过分了!”

    方原还没有说话,金寒雪忽然第一次向他看了过来,眼神有些鄙夷:“别人也就罢了,你是崔家的阵术传人,拜尽明师,据说有大阵师的造诣,居然也好意思让人跟你较量阵术?”

    崔云海顿时憋了口气,冷青着脸,不看金寒雪,只是望着方原。

    金寒雪不说还好,说了他倒更为忿怒。

    这一趟过来,本就有心要好好与金寒雪亲近亲近,说些话儿。

    没想到她第一次与自己说话,居然是在训斥自己。

    因此,他心里反而更坚定了要在阵术一道压倒方原的念头。

    而方原也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你确定要与我较量阵术?”

    崔云海心里松了口气,忙敲砖钉脚:“不过是玩玩而已,阁下总不至于不赏个薄面吧?”

    “啧……”

    孙管事在旁边听了,轻轻咂了咂嘴,没发出别的声音。

    但暗示意味极其的明显。

    方原便也点了点头:“也好!”

    凉亭里的人听这话,顿时都来了精神,好戏要来了!

    霜儿小姐更是脸色一喜,笑道:“可别忘了咱们的小赌注哟,赢了的赏酒一杯,输了的可是要学小狗叫,若是不肯,那便是言而无信,毫无担当,厚颜无耻……臭不要脸!”

    金寒雪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意。

    而金寒霜见状,则只是伸了伸舌头,扮了个鬼脸。

    “哈哈,难得阁下肯赏薄面,感激不尽!”

    崔云海心情大悦,搓了搓手,笑道:“斗阵方法多的是,不知咱们……”

    “简单一些好了!”

    方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忽然目光四下里一望,直接向着霜儿小姐走了过去。

    那霜儿小姐微觉诧异,不知他要做什么,刚想说话,却见他走向了自己身后,到了那位侍立于身边的侍女身边,将这位侍女一直捧在手里的玉简拿了过来。这玉简本来就是在霜儿小姐向方原索要见面礼时,方原给了她,她却又故意转送给了侍女,给方原难堪的。

    “这玉简是我半年前随手炼制的。”

    方原拿着这道玉简,递给了崔云海,道“你能破得了这里面的禁阵,便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