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走错了剑道
    “你是不是在羞侮我?”

    听到方原在与人下棋之时,居然便要与自己论剑,那麻衣的剑客厉道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低声道:“我自幼爱剑,苦练不休,连修为都荒废了,筑基之时,也只成了一脉筑基,师尊曾说我,倘若不是我在剑道之上花的心思太多,结成五脉筑基也不是不可能,但我却从来不悔,因为我只要修好了剑道,那么便是一脉筑基,也可以一剑破万法,不输于任何人!”

    说到了这里,他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方原道:“如今碰到了你,是我的运气,我想通过你来印证自己的剑道,看我自己多年的心血值不值得,所以……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凉亭里的众人听了顾道雄的话,脸色都是微微的诧异。

    听着顾道雄说的如此认真,看样子他是真的想要向这天道筑基挑战剑道?

    而且他适才说的“一剑破万法”的话,怎么着听着像是有一股子郁郁不平之意呢?

    看样子这厮平时沉默不言,心气却傲的很哇……

    倒是那位霜儿小姐听了,脸色已经有些不悦,冷笑着道:“人家都已经答应了,你还在矫情什么,倘若真是公平公正的放开了手较量,那可是天道筑基,你有赢的可能么?”

    厉道雄听了这话,脸上已经有些红的发紫,但还是咬着牙没有出手。

    倒是方原听了厉道雄的话,微微动容,转过了身来,正面看着厉道雄。

    然后他正色道:“你没有占我便宜,出剑吧!”

    厉道雄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慢慢的拔剑出鞘,而后道:“我苦修剑术多年,仙门传承已满足不了我,因此,当一年前我的剑道造诣达到了瓶颈之时,我便去向孤绝山的剑道宗师柳先生求剑,在他老人家洞府之前跪了三天三夜,他老人家便传了我一式剑法,我苦苦参悟了一年之久,终于领悟到了这剑法中的三处精妙之处,因此终于剑道大进!”

    “若要论剑,再简单不过……”

    说着,他声音低了下来,看向方原:“我不想占你便宜,逼你封了道筑基之力只与我比拼剑招,因此,我们换个方法好了,只要你能说出这剑法之中任何一式暗手,便算你赢!”

    “居然是这等斗剑方法……”

    凉亭里面,懂些剑道的人便皆暗暗点头。

    这厉道雄还真是讲究,果真没有占方原的便宜。

    虽然他想通过方原这位天道筑基来印证自己的剑道,但他却不知方原有没有修过剑道,自然不能逼人家一定要以剑对剑,而若是任由对方出手的话,他也承认,天道筑基法力强横,恐怕自己不是对手,因此他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法,那便是考较方原的眼力……

    如果是真正交手,这一式剑招使了出来,不过是须臾之间,便分了胜负。

    倘若他这一剑之中可以藏三道后手,那么在向方原出手之时,便有三种方法可以将方原斩于剑下,真动手时,随机而动,哪一种方法都可以,而如今,他却只是在赌方原能不能看到其中任何一道后手,这样一来,便等于是自己放弃了其中两次机会,以求公平起见!

    “唰!”

    顾道雄手持长剑,捏个剑诀,而后陡然间剑光一闪,斜斜转动,藏在了身后。

    一霎那间,他身边剑影流转,道道雪光在他身边旋转不已。

    凉亭里,一霎那间冷艘艘的,离得近的人都忍不住裹紧了衣袍,微微后缩。

    足足过了数息功夫,顾道雄身边的雪光才缓缓消失,归于无形。

    而在此时,顾道雄也缓缓吁了口气,向方原看了过来:“可看清楚了?”

    方原转过身去,用竹竿拔动两颗棋子,又与那三位棋手交了一个回合。

    然后他头也没回,道:“没看!”

    厉道雄登时目光一缩,额头青筋毕露:“你……”

    方原道:“你的剑法一开始就使错了,我有什么必要去看?”

    厉道雄忽然间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方原的眼神,却显得有些冷漠了起来。

    很明显,他以为方原只是一口托辞。

    但没想到,方原回了那三位棋手各一子后,又转过了身来,道:“出剑吧!”

    厉道雄微微一怔:“嗯?”

    方原道:“花样再多总是没用,剑道,比过了才知高低!”

    “……好!”

    厉道雄明显心里有些不满,但却没有再说什么,修炼剑道的人,总是想着一剑破万法,干脆利落,因此往往说话做事也都比别人更直接了几分……孙管事除外,虽然九幽宫也是使剑的,但他似乎没有染上半点剑道修行者的特点……所以厉道雄不再说话,直接出剑!

    “哗!”

    他藏于身后的剑光暴闪,虚空之中忽然多了无尽的白光!

    直到亲眼看到他出剑,才知道他刚才那一式剑法之中藏了多少暗手,如今的虚空之中,居然像是起了一层白茫茫的雾,尽皆向着方原迎头罩了过去,铺天盖地一般……

    而在这层剑雾里,更是有着诸多小漩涡,隐隐封住了方原身周各处方位。

    那都是他留的后手!

    他这一招剑法里,不是有三道暗手,而是十七道。

    这十七道暗手,便决定了方原无论如何抵挡,他都有足够的反制手段!

    但迎着这一层茫茫剑雾,方原只是反手一挑。

    他的手里握着一根青色的竹竿,这是因为他要一人同战三道棋局,侍女们怕他够不着,所以给他拿了过来,用来推拔棋子用的,因是随手折下,上面还挂着几片青青的叶子……

    而如今,方原便用这竹竿,向后一挑,直送了出去!

    “唰!”

    这竹竿在他的力量之下,划出了一个弧,然后又笔直的绷紧。

    厉道雄那漫天的剑雾,忽然间都消失于无形,他的身体,还保持着出剑的姿势,剑还在手里,正横于半空,随时都有数道暗手施展,只是到了这时,他却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方原的竹竿,已经指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

    他足足过了三息功夫,才颤着声音开了口:“这怎么可能?”

    随着他这声音出口,周围也哗的一声嘈乱了起来,无数人都在交头接耳。

    看向了场间的眼神,简直就是诡异。

    “没什么不可能的!”

    方原收回了竹竿,轻轻移动了身左的一颗棋子,将一位棋手逼进了死角,那三位棋手倒是认真,在厉道雄出剑之时,别人都心惊肉跳的看着,他们三个却真把这当成了自己的机会,纷纷施展妙着,似乎打算着趁着方原分心斗剑之时,把棋盘上面的颓势给逆转回来。

    不过这一动,刚才的胶着之势也没了,立有崩盘危险。

    而方原在分别下了三手定住乾坤的棋子之时,口中仍然不停,在向厉道雄说着话:“你的剑法里面,有着这么大的破绽,藏再多的暗手也没用,一剑就被人刺死了……”

    “可是不应该啊……”

    厉道雄一脸哀绝,几道要哭了出来:“我不应该有这么大的破绽的啊……”

    “难道说……”

    他忽然抬起了头来,一脸绝望:“我的资质就如此愚钝,柳先生传我的剑法,我参悟了整整一年,都还没有参悟到这剑法里面的精妙之处?”

    “不是你的参悟有问题,是那个人传你的剑法有问题!”

    方原回头扫了一眼棋局,然后头也不抬的回答了一句。

    “你……”

    厉道雄脸上,闪过了一抹不忿之意,修行中人讲究个尊师重道,而且愈是勤修苦读之人,愈是看重传承,对这一点便也愈是在意,方原展露了高明剑道,若是叱骂厉道雄,谅他也不敢还口,但听到方原居然直接说点拔自己剑道的柳先生有问题,心里却顿时生起怒来……

    旁人听了,也是一个反应:这乌迟国修士当真骄狂,难道认为自己剑道比那柳先生还高?

    方原并不理会这些,只是淡淡开口道:“一年之前你感觉到了瓶颈,那便是到了突破剑法局限,返璞归真,修炼剑势之时,可那个人没有将明路指给你,反而让你去追求更多剑法上面的变化,这本来就是一种误导,依此修炼,你在错路上越走越远,剑道又怎么会有进境?”

    说着竹竿横了过来,轻轻在厉道雄额头敲了一计。

    这一敲看起来简单至极,毫无变化,只是气定神闲,舒展肆逸。

    更关键的是,在厉道雄看来,这一敲居然与自己刚才那一剑莫名其妙的相似。

    “化繁为简,破法为势,就是这么简单!”

    方原转头看了那厉道雄一眼,道:“我话只及此,能明白多少,便是你的事情了!”

    “剑法……剑势?”

    厉道雄傻傻站在了原地,头上不停的流出了一层一层的虚汗。

    而方原却不再与他多说什么了。

    我都没让你跪个三天三夜,拿无缺剑经里的道理解你一惑也就很够意思了!

    说到底,他也只是看这厉道雄是个诚心学剑的,因此对于那位所谓的剑道大宗师故意给他指点错误的修剑方向,很是不满,甚至有些忿忿不平,才刻意给他点明了一条路!

    通过这位小剑痴,他也想起了最初学剑时的自己,在那时候,自己何偿不也是一昧苦心练剑,甚至入了魔,但同样也苦于没有明师指点,愈练愈是痴迷,险些坏了根基?

    若不是自己运气好,无意之间,从青阳宗后山寻到了青阳宗剑痴留下的“无缺剑经”,为自己指明了方向,从此窥得门径,剑道开始突飞猛进,如今的自己,又会是个什么模样?

    人家诚心求剑,你要么不教,结果教都教了,却又误人子弟,这是何用意?

    这修行界里的人,究竟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