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这棋下的有点凶
    “输了学狗叫?”

    方原听了也是一怔,笑道:“好有趣的规则!”

    然后他便不再多说,端坐于棋盘之前,看了对面的黑衣修士一眼。

    那位黑衣修士修为不高,但气度却甚是不凡,似乎往这棋盘前一坐,便如同换了一位纵横沙场,手握千军万马的将军一般。方原也明白他这自信从何而来,当初修行界里的那位老前辈,发明了“阵棋”之道,其实就是为了培养修士指挥大军与魔物作战而来。

    毕竟,对普通修士而言,多是喜欢单打独斗,但大劫来时,却还是要大军上阵的!

    也正因此,修行界里倒有不少人,将参研这阵棋,当作了最主要的功课。

    为的,便是磨砺自己的谋略之道,以便将来派上用场。

    当然,方原对这个理念,并不是很认同的。

    游戏就是游戏,冠上偌大一个名头,难道就不是游戏了?

    “阁下远来是客,先请吧!”

    那黑衣修士自是身份,微微一动,请方原先动棋。

    因为大劫先至,才有了天下修士抗衡大劫之举,因此在阵棋里,先动子者,便属“邪”之一方,所以阵棋之中,为敬尊长,都是小辈先执棋,可如今这黑衣修士修为上不如方原,却请方原先执子,未免有些不敬,不过他是自恃棋力过人,倒也不能算得上是故意怠慢。

    方原也不跟他客气,直接提上了一颗法子棋,算是中庸开局。

    那黑衣修士见了,便淡淡一笑,拈棋落子,风度偃然。

    二人一来一往,初时落子速度极快,七八子后,这黑衣修士已经满面笑容,似乎胜劵在握,但半晌之后,却忽然微微一凝,一枚剑棋执在手中,半晌都没有落将下去……

    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凝重,甚至有些错愕。

    过了许久,才终将剑棋向前推了一步,然后抬头看着方原。

    方原不动声色,移了一步符棋。

    然后这位黑衣修士便“啧”了一声,又举着棋子半天不动了。

    周围人初时看的有些眼花缭乱,如今却是有些惊心动魄,凉亭之内,久久无人开口。

    “局面不是好的很么?”

    霜儿小姐看的十分诧异:“奉师兄怎么不定他的乾坤?”

    旁边的崔云海脸色十分难看,低声解释道:“奉师弟少算了一子,如今便始终慢了一步,他不是不想去定对方的乾坤,而是定不住,因为他只要敢定这乾坤,对方便要趁势打跨他的局面……”说着,眼神微冷:“此人心机很深啊,如此高的棋力,却只说略懂阵棋……”

    霜儿小姐十分的诧异:“奉师兄棋力如此之高,难道还不如他?”

    崔云海听了,却只是脸色一冷,话也不说了。

    因为这时候,他已然看到,可以说已经公认是自己未婚妻的金寒雪,此时居然正在认认真真的看着方原下棋,而且指尖掐动,明显是在推衍棋步,这却让他心里更不舒服,因为以前他也不是没邀金寒雪下过棋,可这位道痴向来只说棋乃外道,根本不屑一顾的啊……

    合着我找你下棋就是外道,天道筑基下棋就不是外道了?

    霜儿小姐见了崔云海不满,心里便也跟着不满。

    如今,眼见得局面已经很不好看了。

    这又不是什么正经的阵棋较量,而是仙宴游戏,因此向来只下快棋,以免弱了酒兴,可如今,奉师兄每落一子,都要考虑大半天,人家却是信手拈来,真论起来,奉师兄已经输了。

    她不由得眼珠儿一转,心里有了主意,忽然轻轻笑道:“方原师兄?”

    方原微微转头,看了她一眼。

    霜儿小姐笑道:“我还没问你今年多大了呢?”

    方原沉吟了一番,道:“比你虚长了几岁!”

    霜儿小姐笑道:“那你是几岁开始修行的呢?”

    方原回头落了一子,道:“也有几年了……”

    霜儿小姐眼中露出狡黠之色,紧跟着道:“对了,你是怎么过来的呀……”

    方原道:“横穿蛮山……”

    霜儿小姐见方原回答的简单,微微皱眉,忽然道:“方原师兄,没想到你下棋这么厉害,其实我也对阵棋很感兴趣的,只是一直下不好,你说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教教我的呢?”

    众人到了这时候,已然明白了过来。

    霜儿小姐这是故意跟方原说话,好让他分心来着,心里顿时都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而那位黑衣修士奉师兄,脸上也未免红了一红……

    他们都是这天来城各方势力的公子少爷,小辈天骄,自恃不凡,何时下一局棋都需要靠这些盘外招了?

    方原自然也明白这霜儿小姐的用意,心里早有些不悦,便不再回答她的话,而是干脆的道:“若是你对下棋也感兴趣,那何不布一局棋在此,我们也玩耍一局,反正……”他指了指对面的黑衣修士,道:“……这位老兄谨慎,落子较慢,我应该还有时间考虑别的!”

    “什么?”

    场间诸人听了,已然有些惊异:“这是要同时跟两个人下棋?”

    霜儿小姐听了,却是脸色一喜,干脆的笑道:“我棋力不好,哪敢跟你下棋啊,不如你跟他们两个各布一局吧,我在旁边看着,兴许也能学到一些你下棋的技巧不是?”

    方原转头看着她笑的一脸精明,却偏偏扮出娇憨模样,心里只觉十分厌烦。

    便轻轻一点头,道:“也好!”

    这霜儿小姐便立时指了另外两个人,却都是这场间除了黑衣修士之外,棋力最为厉害的,这两人平时也自重身份,干不出这等三个人同时和一个人下棋的事来,输赢且不论,说出去了便丢人,可是霜儿小姐亲自指了他们两个,却也不敢拒绝,只好命人搬来了棋盘!

    于是方原以一敌三,再度开了两局阵棋。

    “啪”“啪”“啪”“啪……”

    这两人有心要打乱方原的思路,故意下快棋,落子极快。

    而方原也毫不犹豫,无论对方如何布局落子,他都保持着一个速度……

    ……一个很快的速度!

    要说起来,自从学棋至今,他也只跟两个人下过棋。

    一个是仙子堂的朱先生。

    一个是青阳宗灵药监的小辣椒凌红波!

    朱先生本来爱棋如命,后来教会了方原之后,便封棋了。

    小辣椒凌红波本是青阳宗小棋仙,但与方原下过棋后,谁提这外号便跟谁急……

    而且跟这两个人下棋,本就是玩耍为主,方原也没认真过。

    如今却是第一次动了真格的,仔细的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天生便对阵棋有着一种很敏感的反应,一看到了这些棋子,便感觉其中每一颗棋子的走势,布局,都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了心里,算起了棋路再简单不过!

    有时候就连他也忍不住想,或许读书不算自己的天赋,只算一个爱好……

    ……而自己真正的天赋,是下棋?

    若是修行能如下棋这般简单,或许自己如今早已结成元婴了吧?

    只是看在了旁人眼里,这棋就下的有点恐怖了。

    这位老兄的棋力有点凶啊……

    眼见得不过数十子,那两位新加入的棋师落子也慢了起来,便如黑衣修士先前一般,每落一子都需要考虑半天,一脸纠结不定的表情,倒是方原,又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了……

    “嘀哒”“嘀哒”“嘀哒”

    那三位已经有许久未曾落子了,凉亭里一片寂静,人人大气也不敢出。

    只有漏壶里面的水滴,轻轻滴在了铜盆里的声音,单调而枯燥,还带点尴尬……

    “我要不再找几个……”

    霜儿小姐再笨也看得清局势了,忍不住要站起身来。

    “让他们认输吧!”

    崔云海却在此时,忽然轻声一叹,向霜儿小姐说道。

    霜儿小姐顿时呆了一呆:“凭什么啊?”

    崔云海揉了揉眼睛,一脸的低落,道:“刚才是我看错了,原来不是奉师兄少算了一步棋,而是对方在让着奉师兄,不想让他输的太难看,其实现在无论是奉师兄还是那两位,都不是在考虑,而是在拖延时间,他们不敢落子,因为每落一步,便离着输棋近了一步……”

    “这么厉害?”

    霜儿小姐吃了一惊,眼睛眨了眨:“三个人,都翻不了盘?”

    崔云海沉默不语,他也推算不出来。

    “哪怕只赢一局也好……”

    霜儿小姐忍不住嘀咕着,眼珠子又骨碌碌转了起来。

    方原目未侧视,但感受到了左侧投来的不善目光,知道那是霜儿小姐与崔云海所在的方向,心里便生出了微微不悦之意,他不怕对手使奸滑,却有些不耐烦等着一步一步看对方如何出招,反正孙管事已经说了要赢的漂亮,那自己何防主动出击,放开了手和他们玩玩?

    “呵呵,你们……”

    便在此时,霜儿小姐似有了主意,嘻嘻笑着开了口。

    只是不待她开口,方原的声音便先响了起来:“刚才是你想挑战我的剑道?”

    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位麻衣年青男子,声音平缓。

    那麻衣男子微微一惊,站起了身来,双眼只是看着方原。

    “那就一起来吧!”

    方原还是端端正正的坐在棋盘前,向着那个麻衣的年青人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