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师兄总有办法
    “你们都退下吧,自去忙事好了,你给我进来!”

    院子里一帮仆役与侍女,都傻傻的看着方原,只见他伸出了一根手指,指着其中一人,心里都不解他是何意,但见他脸色认真,也只好行礼,准备退下,倒是那个被方原指着的仆役,神色既复杂又有些尴尬,有些无语的道:“这样不好吧,要不我去跟别人换换……”

    “不必了,你进来便是!”

    方原说的毫不客气,然后转身背着手走进了房子里。

    “好生侍奉着这位仙师,万不可惹怒了他……”

    其他几位仆役与侍女都神情紧张的向那仆役叮嘱着,脸色一阵后怕。

    以前侍候的主人里,也确实有不少喜欢那个调调的,可如今这一位,有点心急了吧?

    而且仙师们不都是喜欢粉嫩白净的嘛,怎么这位挑了个枯瘦黢黑的?

    这位仆役无奈,只好进了房间里,然后便见到方原盘坐在太师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直到外面的仆役都离开了院子,这仆役才蹲在地上,无奈的叹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啊?”

    方原笑着站了起来:“孙师兄,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那仆役无奈道:“我也没想到这位天来城的贵客,居然会是你啊……”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方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天来城给自己调了过来的仆役,居然会是他……

    自己入了仙门认识的第一人,偏爱喝酒吃肉说八卦的孙十斤孙管事……

    当初他在帮助方原化解了九幽宫刺客的追杀,又陪着方原渡过了那一次危机之后,便在云州边境与方原道别两个人各有志向,方原当时想要去乌迟国寻传承,而孙管事却一直初心不改,准备再找一个大仙门隐藏起来,老老实实做个杂役,好好过过自己的舒坦日子……

    只是两个人哪里能想到,如今因缘际会,居然又在这天来城碰到?

    “你当时不是朝北方去了么?”

    方原抱了孙管事一下,拉着他坐了下来,笑道:“为何会到了这南方之地?”

    孙管事也不客气,无奈的坐下,点着茶杯示意方原给自己斟茶,叹道:“当时身份不是曝露了嘛,被九幽宫发觉了,好嘛,足足派出了四位无常使来追我,还有一位判官坐镇,我没办法,只好逃啊,这不寻摸了半天,想着天来城与九幽宫有仇,就躲到这里来啦……”

    说着没好气的看着方原:“我哪能想到,躲过了九幽宫,却又碰到了你?”

    方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大概就是命吧?”

    不过嘴上说的轻松,心里却忍不住有些感慨……

    孙管事当初在青阳宗那当真是神仙也似的日子,后来也是为了帮自己,才不得已曝露了身份,像他这等叛逃刺客,那是九幽宫的大忌,定然不追回他去不肯罢休,如今虽然听他说的轻松,但想必被那四位无常使与一位判官盯上时也是凶险至极,历尽苦战才能脱身的吧?

    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

    “哎,这些都不必要说了,赶紧跟我聊聊,你是怎么又摇身一变成了这天来城贵客的?”

    孙管事见方原脸色微黯,知道方原是个聪明人,可以猜到自己当初逃脱九幽宫刺客追杀时的真相,想必心里也有些自责,便忙转移了话题,笑道:“我发现你这本事也不小,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乌迟国的金丹传人,话说你跑到这天来城是做什么的啊……”

    “我?”

    方原苦笑了一声,道:“我是来讨债的!”

    孙管事顿时呆了一呆,旋及八卦心大起:“快说说,我可爱听这个了!”

    面对孙管事,倒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方原便将自己当初如何到了玉罗山,拿到了那位太华真人的金丹传承,后来又如何卷入了乌迟国皇族之争,助小皇子夺得帝位,然后又看到了太华真人的遗言,为了拿到那天罡五雷引的最后一卷,不得已来到了这天来城来……

    孙管事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叫好,不过在听到了方原的来意之后,眉头倒是微微一皱,神情有些凝重的道:“你说的那天罡五雷引,我倒也是听说过的,可以让人结成天道紫雷丹的,五百年前天来城曾经有人修炼成过,很是风光,但后来被九幽宫的刺客给杀了……”

    “被九幽宫的刺客给杀了?”

    方原听了微微一怔,这才明白孙管事为什么说九幽宫与天来城有仇。

    合着两者之间,还有这等旧怨,也难怪他会躲到这里来。

    不过,从孙管事的话里,他却也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意思,眉头微皱,道:“你说这天来城五百年前有人修炼成过天道紫雷丹,那难道说,这五百年来,就没有人再修炼成?”

    筑基修士修炼到了巅峰境界,便要炼成一颗金丹,踏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不过,便如筑基有丹道筑基、五行筑基、天道筑基,金丹也是一样。

    正常情况下,丹光分上下五品,分别是紫、金、白、赤、青。

    丹光越接近紫色,潜力便越强,根基愈是牢固。

    而这天道紫雷丹,里面带了一个“紫”字,便说明这确实是至高的金丹了。

    不过这天罡五雷引,方原如今也修炼到了一定火候,虽然玄奥精深,却也不难参悟,而雷道资源虽然稀缺,但对于天来城这等庞然大物,怕也不是寻找不到,那为何这五百年来,却无人修炼成功?

    一说这话,孙管事便眼睛微亮,方原一看,就知道他说开心了。

    以前每当他打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闻,要说给自己听时,便是这副表情。

    “不是天道紫雷丹难成,而是修炼天罡五雷引的人不好找啊……”

    孙管事一拍大腿,兴奋的看着方原道:“你以为当初你结成了天道筑基,这件事就这么普通么?天道筑基可是世间奇才,不知多少年出一个呢,这天来城啊,高手还是挺多的,小辈里也是人材辈出,可是能够结成天道筑基,得到天罡五雷引传承,然后结成天道紫雷丹,踏上成仙之路的却实在不多,这么说吧,千年以来,大概一共也就那么两三个……”

    “千年之前,天来城的城主就是一个,而且是当时世间的顶尖大修,当时的天来城,可真是风光无限啊,是真正有实力与中州世家齐名的,不过啊,那位老城主带了当时的几位得意弟子,去了昆仑山山巅,与各方高手一起推衍对抗大劫的方法,然后再未回来过……”

    “然后五百年前,便是如今这位金老太君的最疼爱的一个儿子,也是天资惊艳,结成了天道筑基,后来也修炼成了天道紫雷丹,但也不知是与谁结仇,收买了九幽宫的刺客,设下埋伏围杀于他,那一战十殿阎罗都出手了三个,最终还是把这位小天才给扼杀了……”

    “再后来……应该就是二十年前了吧?”

    孙管事说着,自己也皱眉想了一会,才想了起来,道:“是了,二十年前,天来城也出过一位天道筑基的奇才,好像是接过了天罡五雷引的传承,但没过几年,就消声匿迹了,再也没人见过他,不过我倒是无意中听人说起过,这位天才应该是走火入魔了……”

    方原听得顿时一阵诧异:“难道这偌大天来城,居然后继无人了?”

    孙管事摇了摇头,道:“天来城高手如云,仅主家的金丹,便有十位之多,自然不能说后继无人,不过能够走上成仙之路的,却着实很少,这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事情啊……”

    说着一叹,看向了方原的目光倒有些赞许,道:“成仙之路的第一步,便是天道筑基,这可不是什么大白菜,想走到这一步,资质、努力、资源,一样也不能缺!”

    “这天来城雄踞一方,资源自然不差;而且小辈众多,根骨上佳的也定然不少;更重要的是,他们也知道老太君的心愿,自然也都是拼了命的想结成天道筑基,好接受这天罡五雷引的传承,修行上自然也不会懈怠,可谁知道,就是偏偏没有出现天道筑基的仙苗……”

    “若非要找个理由,那只说是这天来城的底蕴,还是比中州大仙门差了一些吧?”

    方原听了这么一番话,都有些诧异了,只能跟着道:“或许如此吧……”

    事到如今,他总算明白了那金家第七祖看着自己时那羡慕的眼光从何而来了!

    原来这天道筑基,还真是他们天来城所缺少的……

    不过方原也听说过,在中州各大仙门与世家里,天道筑基虽然也不会多,但还是每隔上几年,或是几十年的,总会出现那么几个的,为何偏偏这天来城就这么后济无人?

    难道是,运气不好?

    “唉,这种事金老太君想了一千多年,都没想明白,咱们就别多想啦……”

    孙管事一番畅谈,说的心满意足。

    离开了青阳宗之后,他也很少能碰到像方原这种可以老老实实听他说话的了,如今总算是过了一把瘾。

    讲完了这天来城的一桩秘事,他才忽然想了起来似的,道:“如今这天来城里还活着的,修炼成了天罡五雷引,曾经结成过天道紫雷丹的,应该就只有金老太君一位了……”

    “方原师弟,你想好了怎么从她那里拿到这传承?”

    “还没想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一提起这件事,方原便有些无奈,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孙管事见他脸色有些失落,也不由得认真了起来,心想就这么一位师弟,倒不能对他的难处视而不见,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半晌之后,倒是目光微亮,想到了一个主意。

    他的脸色,在这时候也显得有些凝重,低声道:“办法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