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来金家
    “仙师请吧!”

    那名为“刘伯”的长须老者,引着方原入了城门,便见城门之后,已经停驻着一架银光闪闪的银梭。方原与关傲,还有那头狻猊都踏了上去,然后这刘伯便驾起银梭,直向着城内飞去。一路上,方原打量着这城内的层峦殿宇,恢宏建筑,也暗暗感叹天来城之阔大。

    一路飞去,便见此城分内外二城,外城之中,多是一些商贾店铺,行人众多。

    而内城却十分森严,少见人影。

    这位刘伯带了方原,沿途之上为他随口介绍,才知此城本就是汇聚了四方商贾,有许多修行中人都在此城做交易。十万蛮山之中,本就多妖兽灵脉,因而引来了无数的修行之人捕猎妖兽,开崛灵矿,而天来城便为这些人提供了交易场所,引来了无数商盟仙阁驻扎!

    而且这老者虽然没有明说,但方原依着自己之前搜集到的消息,便也明白,这所有的生意里,恐怕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掌握在天来城手里的,简直就是源源不断的财路啊!

    很快,银梭便已遁入了内城之中,一路上飞,便到了一座位于山巅之上的宅邸之前,此宅远远看去,只觉古老而沉重,犹如帝皇,坐于山巅,高高在上,俯视着天来城。

    入了山门,便见内里奇峰贮立,灵气浓郁,四时花开,倒不像是一方世家宅邸,而像是一方仙园也似,就在宅邸入门之后,月亮拱门之下,此时已有一位身穿紫袍的中年男子等在了那里了,见到了银梭过来,这中年男子便笑着迎了上来:“太华的传人在何处?”

    “这位乃是我天来城的第七祖,总掌家族一应大小事务!”

    长须老者低声为方原介绍了,便收起了银梭。

    “太华真人弟子方原,拜见前辈……”

    方原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上前几步,向着那人躬身一礼。

    那男子忙笑道:“呵呵,快快起来,你不必唤我作前辈,我曾与汝师太华一同修行,算起来我比他还年长几岁,那时候他叫我作师兄,如此算起来,你便该称我一声师伯了……”

    “师伯有礼!”

    在这一块方原从善如流,怎么说便怎么做。

    “呵呵,入殿内叙话吧!”

    这位天来城金氏家族的第七祖神色和善,转身带着方原向后面一间大殿行去。

    方原凝神打量,便觉得这中年男子修为深不可测,必定是金丹境界的修士,心里也是微微一凝,想起了自己这几天里打探到的消息。这金氏一族可以掌管如此之大的天来城,底蕴自然深不可测,据说仅仅是为人所熟知的金丹高手,便有十位之多,号称金氏十祖。

    而这,还仅仅是明面上的,暗中是否还有一些隐藏的高手,则不为人所知。

    眼前这人名列第七,可见地位着实超然。

    而在金氏十祖之上,还有一位传说中的老太君,据说这已经是老牌的元婴境界高手,三百年前,刚刚才过了千岁大寿,也是在那时,天来城才开启了秘境,与天下修士同庆。

    自己来向这样一方巨无霸讨债,实在是压力不小啊!

    不过也没别的办法,修行之事,本就是艰难险阻,步步是劫!

    他还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如今来拜见,便是先正面接触,试一试口风,然后再寻找机会。

    反正对于他来说,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就一定要拿到那金丹之法的最后一卷!

    具体怎么讨债,就看怎么做有效果了!

    “算起来,我与太华师弟,也有二百年未见了,自他回了乌迟国后,便渺无音信,我还着人打探过,却得知他并没有回到乌迟国皇都,唉,如今他不知过得怎么样了?”

    入座叙茶之后,这位金氏第七祖便沉声一叹,关切的问道。

    “师尊他……已经坐化了!”

    方原微一沉默,低声说了出来。

    他在拜贴之中,并未写明自己真正的身份,只言自己是被太华真人在二十年前收留并教导的,而且这个出身,也曾经在离开乌迟国前与小皇帝打过招呼,以免无意中穿了帮。

    “他……坐化了?”

    那金氏第七祖闻言却是一怔,脸色变得甚是惊愕。

    方原留神看着,倒发现他这神情不似作伪。

    “不错,师尊他三年之前便坐化了,临死前留下遗命,只言自己的修炼功法出了一些问题,许是参悟有差,因此命我在结丹之前,到天来城拜会诸位前辈,还说他的功法便是学自天来城,我身为他的弟子,倘若修行之中有什么疑难,各位前辈也会不啻指点解惑……”

    提前想好的说辞交待了出来,方原再次行礼。

    那金老七听了,倒也不疑有他,只是长声一叹,道:“果真是世事无常,没想到太华师弟居然殒落的这么早,不过你说的话倒是无防,当初太华师弟来我天来城求法,本来就得到了老太君的许诺,你既是他的传人,修行之中有什么问题,问我们这些师叔师伯也是无防!”

    说罢了,倒是沉吟片刻,看向了方原:“你既能修此法,便是天道筑基?”

    方原点了点头,道:“蒙天之恩,确实结成了天道筑基!”

    “唉……”

    那金老七听了,眼中倒是闪过了一抹复杂的意味,似乎有些羡慕,又有些赞许,叹道:“当初太华师弟可以凭着自身的努力,结成了天道筑基,便已是惊才绝艳,世间少见,没想到他才过了二百年不到,居然又教出了一位天道筑基的弟子,这可当真是让人羡慕啊……”

    迎着他的目光,方原倒是不觉得意外。

    天道筑基,本来就是一份足以自傲的根基。

    这世间金丹修士不少,甚至可以说极多,可是天道筑基,却未必会有多少!

    而众所周知,只有天道筑基,才可以在筑基境界,便开始雷法的修行。

    而且,这金老七如此赞许自己,便说明他们天来城小辈里,天道筑基也不会有很多?

    “呵呵,修行之事你不必担心,你是太华师弟的传人,便也是我们天来城的小辈,自然会有人给你解惑,不过我毕竟不是天道基,也没修炼过这天罡五雷引,倒是无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了,只有到时候求老太君她老人家,只是她老人家如今正在中州道统作客,你便先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吧,只管将这里当成自己家,但凡有什么事,前来找我说就是了!”

    金老七又陪方原感叹了一会,叹些太华真人,又赞一会方原,期间还让方原展露了一番天罡五雷引的修行,然后便又将那位姓刘的管家唤了过来,让他带方原去好生安置。

    方原也自然知道这件事不急于一时,便从善如流的答应了下来。

    这位刘姓的管家也是筑基境界的修为,依方原看来,怕是已经接近了金丹境界,不输于当初被自己活活炼死的阴侍赵奴儿。不过却以下人自居,主动驾起银梭,带着方原向一片山脉飞去,解释道:“这里乃是家中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之一,修筑了许多庭院,专为家中贵客准备,七祖已然吩咐了,老奴也不敢怠慢,小仙师便先在这里择一方庭院住下如何?”

    “好说!”

    方原答应,便在这老管家的指点之下,选择了一处庭院,却见这庭院与洞府无甚差别,坐落在一座险峰之上,风光透丽,灵气浓郁,设有书房丹室等等,住下他与关傲绰绰有余。

    “庭院已打扫干净,小仙师这便住下即可,稍后自有侍女奴役,一应安排过来!”

    方原闻言,便笑道:“侍女奴役却是不用了,我自己打理便好!”

    那老管家却摇了摇头,道:“小仙师不必客气,七祖吩咐了,把您当作天来城的少主们一样看待,每个月还有灵精份额发放,这些洒扫粗事自然也该有人照料着才是……”

    见他这么说,方原便不再多作坚持,答应下来。

    然后那老管家又取出了一道玉简,双手奉上,道:“小仙师初来乍到,怕是对家里不熟悉,老奴为您准备了一道玉简,这里面标明了家中一些禁地与各方职司,到时候多作留心即可,再有什么不清楚的,到时候问问那些杂役侍女,或是直接来问老奴都是可以的……”

    “那便多谢了!”

    方原点了点头,收了起来。

    那老管家又说了些话,这才驾起了银梭离开。

    “果然不愧是古世家啊……”

    方原感受着周围浓郁的灵气,又见这房中的陈设,居然都是一些珍奇古玩,放到了外界,恐怕都是可以卖出高价来的,心里也有些感慨,对这天来城的底蕴,更多了几分认识。

    然后,他在心里又推敲了几遍自己的行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关系到最后一卷雷法的事情,一时间还没有什么头绪,只能见过了老太君再说。

    而在老太君回来之前,那便只能先暂时等着了。

    “小仙师在么?”

    便在此时,门外响起了一声呼唤:“我等刘管事之命,前来听候小仙师的差谴……”

    “还真调了些杂役过来侍奉,也不知是不是意在监视……”

    方原心里一叹,便起身出来,见院里已经站了四位侍女,八个杂役,都低了头站着。

    “你们……”

    方原刚想开口让这些杂役们自便,却一眼看到了最前面的一个青帽杂役,顿时一呆。

    定睛看了个仔细时,却是险些一跤跌倒,忍不住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