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中州崔家
    实在不知道那只白猫看到了什么,如此兴奋的进了城,但方原也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好怏怏的回来,自己安排自己的事,一路上,那只狻猊见方原吃了瘪,很是得意的模样,沿途瞅个空子,还打算开溜,反正猫大爷跑了,它也就没必要再跟着方原,不过关傲看出了它的打算,上去一拳锤在了它脑袋上,然后硬是揪着它的顶瓜皮给扯回了客栈来了。

    对于这种欺负灵兽的行为,方原用眼神给予了关傲无声的鼓励!

    在客栈里,一番探究,方原安排下了计划,决定第二日便直接进城去。

    到得第二天一早,方原便换了一袭青袍,用一根乌木簪子束起了头发,葫芦系在了腰间,与关傲一起往那天来城城门赶去。

    由于怕那狻猊溜了,关傲便用铁链子拴住了,然后牵了它跟在方原的身后。

    那只狻猊一开始对关傲这不尊重自己的行为很是恼火,还想反抗来着,结果被关傲揍了一顿,只好无精打采的从了,只是心里还是盼着自家的猫主子赶紧回来……

    到得天来城城门处时,天刚刚蒙蒙亮,城门未开,已有许多人等在了这里。

    天来城正面,朝着大路的方向,开了一扇巨大的城门,足有百丈高,不过这一类的城门,多是战略所需,等闲不会开启,因此又在下方开了三扇门,中间一扇约十余丈高,是留给拜访天来城主人金氏一脉的客人的,另外两扇七八丈高,则是留给入城的商贾与修行者。

    方原是过来要账的,堂堂正正的正式拜访,自然要走大门。

    如今城外等候城门开启的虽然不少,但等在了中间那大门前的却是不多,周围人见了方原,便都暗暗打量,见他一袭青袍,甚是齐整,虽然修为只是筑基,看起来不算太高,但身后却站了一个铁塔也似的巨汉,手里牵着一只异兽狻猊,实在是威风凛凛,看样子来历不俗。

    “吱呀……”

    在东方的旭日投射了出来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城门上时,那一扇中间的大门缓缓打了开来,然后又过了数息功夫,另外两扇大门也打了开来,露出了里面铁甲森然的甲士。

    城外等候的人立时一阵骚动,站起身来,排队入城。

    两侧的城门处,已经有守卫在盘查入城之人,一切依严规办事,秩序井然。

    而中间的城门里面,则是立了几位蓝袍的管家,态度平和,满脸带笑,见到门外居然真有人在这里等候,倒是一怔,然后忙迎了上来,笑道:“不知仙师来自何方,所为何事?”

    “乌迟国修士,拜访此间主人!”

    方原也迎上前来,奉上了一位拜贴,道:“劳烦老先生奉予此间主人!”

    “仙师稍待!”

    那蓝袍的管家里,便有一位接了拜贴去了。

    方原也知道这种古世家规矩森严,便老老实实的候在了门外。

    过不了多时,旭日已然高升,蓝袍老者还未回来。

    却也就在此时,人群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方原也微微一怔,转头看去,便见远处的半空之中,赫然有一队修士飞来,打头的乃是四五位黑衣修士,统一装束,气机森严,而在他们身后,则是一老一少两个,老者身穿麻衣,气机深沉,看不出修为,少者则是身穿白袍,骑了一头高大的白色犀牛,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他们一行人在城门前十余丈外落了下来,然后缓缓向前走了过来。

    前方开路的黑衣修士向前方的城门走了过来,正被身材高大的高傲拦住了去路,为首一人登时皱了皱眉头,微微驻足,沉声向关傲说道:“兄台劳驾,往旁边让让!”

    关傲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先来的!”

    为首的黑衣修士冷哼了一声,抬手向着关傲的肩膀上推了一掌……

    ……然后关傲一动未动!

    那黑衣修士周围的几位同僚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这为首的黑衣修士也是一呆,用上了力气,又推了关傲一把。

    ……然后,关傲还是一动不动!

    “你想干嘛?”

    他低头看着那黑衣修士,眼神古怪的问道。

    那黑衣修士个子不矮,但在关傲面前,明显矮了半截。

    “你……我叫你让路!”

    那黑衣修士明显动了些羞恼之意,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向着关傲胸口推了过来。

    “唰!”

    不过这一次关傲也不耐烦了,也是一把推到了他身上,道:“你想干嘛?”

    那个黑衣修士一个不防,只觉得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推在了自己肩膀上,居然两足站立不稳,直接被推出了数丈远,而后余悸未消,还在地上还滚了几个跟头,别提多狼狈了。

    “唰”“唰”“唰”

    旁边的黑衣修士顿时大惊,纷纷亮起了手里的法器,将关傲围在了中间。

    “你们想干嘛?”

    关傲也是一怒,“哗”的一声,手里多了一把大刀。

    眼见得场间局势莫名其妙的,居然出现了一股子肃杀之意,周围人顿时远远让了开去。

    “出了什么事?”

    前方城门口处的方原,以及黑衣修士后面的一老一少两个修士,都发觉了这里的情况,几乎同时开口喝问,然后向这里走了过来,见到关傲人高马大的在那里站着,自家的侍卫头子却摔出了几丈远去,还以为是关傲动了手,脸色顿时有些不悦,冷冷看向了关傲。

    “他们明明来的晚,倒让我们让路,我不让,他就推了我一把!”

    关傲不理会他们,只是皱着眉头向方原说道。

    方原也皱起了眉头:“然后呢?”

    关傲道:“然后我也推了他一把!”

    方原顿时有些无奈了,心想凭着关傲这把子力气,一把人还真受不住。

    “阁下是什么人?”

    在这时候,那一方里,身穿麻衣的老者也冷声开了口,目光有些不善。

    “我也是来拜访天来城主人的!”

    方原拱了拱手,道:“已经递了拜贴,在等候入城!”

    “呵呵,天来城金家的客人就可以这般猖狂了么?”

    那麻衣老者面上冷笑了一声,他们倒不至于盛气凌人到动辄欺人,不过自家的侍卫被人一把推了出去,还滚了几个蛋儿,都被这城外的人看在了眼里,实在面子上有些无光,依着这麻衣老者的心思,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们点教训才是,不然这中州崔家的脸面往哪搁?

    说着话,已打算走上前来。

    “天来城前,便不要多事了……”

    但也就在此时,那白色犀牛背上的年青男子忽然轻声吩咐了一句,麻衣老者便也点了点头,退了回去,然后那白色犀牛背上的年青男子打量了一眼方原。

    见他身穿青色仙袍,袍子是修行界里最常见的布料,以青蚕雪丝织就,此布生来便是天青色,这明显是未经过氤染的,身上也别无挂饰,只在腰间悬了一个葫芦,虽然不说有多寒酸,但终究是少了几番精致。

    再见关傲人高马大,手里牵着一只狻猊,就更少了几分风范了……

    如今修行界里的人对自己的战宠的态度,便代表了这个人的修养,哪个不是驯养的服服贴贴,还要靠铁链拴着才能带出来,这是靠蛮力收服了,故意带在身边耍威风的么?

    真当战宠是大狼狗?

    心里立时有了评价,想必不知是哪个偏远野山里出来的修行者,难怪如此不懂规矩。

    如此也自然少了几分敬意,只是哂然一笑,道:“阁下这仆从倒有一副好骨架子,只是想必缺了调教,见到人来,却连让个路也不懂么?”

    只是让个路的话,方原倒还真的不介意,又不是争着去投胎,抢什么呢?

    不过对方的审视目光和说话的口气却让他不是很舒服,尤其是将关傲说成了自己的仆从,又指责他不懂规矩,更像是在说他不知礼数一般,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他不是我的仆从,是我同门师兄弟,而且我已递了拜贴,马上进城,阁下也不妨先将贴子递进去?”

    “哈哈……”

    那白袍年青人听了,倒是觉得有些好玩,坐在白犀牛背上,笑吟吟的向方原眨了眨眼睛,笑道:“这一点阁下就不知道了,你们,进天来城需要等,而我,是从来不用等的……”

    方原顿时微微皱眉。

    不过虽然此人有几分高高在上之意,但无冤无故的与人结仇也殊为不智,何况刚才关傲与对方的侍卫互推了一把,也没吃亏,便不打算与他们纠缠下去,准备让开路来。

    但也就在此时,见那中间的城门里,一道蓝影一晃,却是一位颌下留着长须的老者出现在了城门之中,目光微沉,四下里扫动,这白袍年青人见了这老者,便笑着跃下了牛背,向前迎了上去:“刘伯,您出来了?”看他这模样,倒果然与这天来城里的人很熟络也似。

    “崔公子到了?府里已等候良久!”

    那长须老者见了这白袍年青人,也是微微一怔,而后点头示意。

    “呵呵,有劳了……”

    这白袍年青人便轻轻一拍手,准备让人入城。

    但也就在此时,那长须老者打了一声招呼后,却没有再理他,而是急急的抬起了头来,向着四方一扫,沉声道:“不知哪位是乌迟国来的太华真人传人方原方仙师?”

    方原站了出来,朗声道:“正是在下!”

    那长须老者打量了他一眼,恭敬道:“仙师远来辛苦,赶紧入城休息吧!”

    “额……”

    一听此言,那白袍年青人还有他身边的黑衣侍卫们,同时都愣了一下。

    “刘伯……”

    这白袍年青人忍不住向那长须老者唤了一声。

    长须老者歉意的向他一点头,道:“还请崔公子稍等……”

    说罢了,便迎上了前来,引着方原往城内走去。

    眼睁睁看着方原与关傲入了城,白袍公子一行人脸色都变得不怎么好看。

    只是心里也不免觉得有些诧异:“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被天来城如此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