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此城天上来
    “去天来城,要账?”

    天枢门的两位阵师听了方原的话,脸上都露出了无比的诧异之色。

    “看样子你们了解天来城?”

    方原一看他们的表情,也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两个人一定是知道此城的,不过奇怪的是,自己平时看书不少,对这世上各方大势力的了解也不少,但却没有听说过什么天来城的名头,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偏守一隅的小势力,但若真是如此,这两位阵师又怎会这副表情?

    “谈不上了解,但又怎么会不知道此城所在?”

    两位老阵师对视了一眼,却苦笑了起来,道:“不过也难怪你不知道,这天来城便是在我霸下州来说,也是一个极其神秘的所在,属于半隐世家族,平时很少露面,也基本不与霸下州其他仙门往来。此城位于蛮山的另一侧,接近了中州之地,虽名为城,实则底蕴浑厚,传承久远,而那天来城之主,地位超然的金氏一脉,更传说是真正传承万载的古老世家!”

    “真正的传承万载?”

    方原听了此言,倒是微微一怔,旋及有些明白了其间的分别。

    而如今,修行界里向来流行崇古之意,一个仙门,若是不说自己有几千年几万年的传承与根基,门下弟子出来了简直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但说实话,上一次大劫才过去了三千年,不知多少传承都是在那一场大劫之后才崛起的,哪里来的这么多万年底蕴的仙门啊?

    不过,也确实有一些实力雄厚的世家与仙门,历经数劫,倚立不倒,反倒因着他们的传承久远,积累了难以形容的庞大底蕴,也封存了无数不为人知的历史与秘密。

    便如乌迟国的主脉,那远在皇州的九重天皇朝一般,典藉有载,他们是十数个劫元之前的黑暗皇朝后裔,依着每劫元三千年来计算,这一支血脉,少说也存在了数万年之久了……

    对于这样的家族来说,其底蕴又岂是普通的修行者所能想象?

    “你怎么会想去天来城讨账?”

    黑发阵师有些诧异的笑道:“再说了,天来城富可敌国,又怎会欠你的账?”

    方原没有立时回答,而是皱了皱眉:“这天来城很强大?”

    黑发老阵师苦笑道:“这么说吧,你知道霸下州之名的由来么?”

    方原微觉诧异,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如今的东土大陆,又称九州。

    其名分别是中州、皇州、幽州、雪州、云州、雷州、霸下州、海州与荒州。

    这九州的命名,大多都不是凭空得来。

    比如中州,便是因为地位九州中央,坐视四方,占据仙道正统,而得名“中”字;

    皇州则是有霸绝天下的皇权道统九重天统御,自命为帝,因此得名;

    而雪州,则是位于极北之地,常年飘雪得名;

    海州则是因为滨临南海……

    可霸下州之名,在九州之中,无疑是最奇怪的,这个名字,找不到什么注解。

    见到方原发愣,两位老阵师登时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银发老阵师道:“年青人总是要谦虚一点啊,还是老夫来教你吧!”

    “霸下州之所以得名,据传是悠久的上古,曾有一只霸下仙兽从天而降,落在了此域,其尸骸下坠之势,击裂了大地,崛起了一片山脉,便是如今的十万里蛮山……”

    “此外还有一种传说,说是当初的霸下背上,负着一个国度,那国度极是繁华,拥有无数的奇珍异宝,珍奇资源,而这个国度,便是被金脉一脉的先祖得到,并藏了起来……”

    “这……有点胡说八道了吧?”

    方原听了一时有些发懵,霸下本是传说中的一种神兽,这倒是真的,据说如今的修行界里,一些偏远之地,都还能够找到一些霸下遗种,但若说有一只霸下从天而降,而且背上还能负着一个国度,就有点荒唐了,更别说什么天来城的先祖居然把这个国度藏起来了……

    你本事这么大,咋不将这国度给吃了呢?

    “传说么,总是多了许多神秘色彩,倒是不必深究!”

    黑发老阵师神秘的一笑,道:“但你还别说,这个传说却也有些道理!”

    “你平时也见了,咱们这十万蛮山之中,妖兽便比别的地方多了不少,而在天来城所在的一带,妖兽更是多了十倍不止,据说原因就是那只霸下仙兽殒落之后的气息,使得霸下州的灵气气息出现了变化,催生了一代又一代的妖兽诞生!”

    “甚至有一种说法,天来城本来就是依着那霸下背上的古国遗址而建,这天来城的意思,便是此城天上来,而且,天来城手里,也确实掌握着一个秘境!”

    “秘境?”

    听到了这里,方原倒是微微起了兴致。

    银发老阵师抢着道:“这个秘境,据传说便是那曾经落在了霸下仙龟背上的国度,里面的奇珍异宝之多,这么多年来,一直就没取干净,甚至说,天来城有时候也觉得自己享用不了这么多的珍宝,有时候便也会大开方便之门,允许霸下州内的修士进入,撷取珍宝!”

    “嗯?此事竟未听过,多久开启一次?”

    方原听了,倒是有些诧异。

    据他所知,修行界里,倒有一些秘境、遗地之类的,比如越国的魔息湖便是其中一种,往往会定期开启,里面有凶险,也有机缘,但这种事,往往都是修行界里的大事,已然形成了一种传统,典藉上面都有明确记载,但为何这飞雪的秘境开启之事,居然无人提起过?

    黑发老阵师瞪了银发阵师一眼,嫌他抢了自己的话,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你没听说过此事,倒也在情理之中,这天来城的遗迹,可与其他的秘境不同,它的开启没有确定的时间,反正钥匙便在天来城手里,他想什么开启,自然便什么时候开启了,上一次开启,应该还是在三百年前,金老太君的千岁大寿之时呢,下一次开启,就看人家什么时候高兴了!”

    “一个家族,便单独掌握着一方秘境……”

    方原一时之间,倒是脸色凝重了起来。

    可以听得出来,这天来城的秘境,还与魔息湖不同,魔息湖里面固然有许多奇珍异宝,机缘造化,但同样也有许多凶险,越国五大仙门,每十年一次进入魔息湖,既是培养弟子们的机会,也同样是他们的责任,而这天来城的秘境,便似乎与此不同,倒像个聚宝盆。

    想到了太华真人留下的遗言,他便又考虑了片刻,问了些其他的事情,不过这两位老阵师看起来无事不晓,实际上对天来城了解也不深,只是知道一些修行界里的传闻罢了。

    眼见得夜色已深,方原回到了洞府之中。

    只见那只白猫不知何时从屋脊上溜了下来,此时正霸占了方原的蒲团,无奈之下,方原便只好将蒲团让给了它,自己坐在了旁边的太师椅上,脸色一时显得无比的沉重……

    “那个梦究竟是真是假?”

    他想起了不久之前的那个怪梦,心里便更显得有些压抑。

    从这两位老阵师的口中,可以得知,这天来城绝对是一方底蕴悠长的大势力,若想去找他们讨债,这压力绝对不会小,话说白了,人家若是想给,当初就直接给了太华真人了,若是不想给,自己能拿这一个古世家怎么样?

    那位玉罗山的散修太华真人,估计也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刻意将自己的遗言留在了小匣子里,只有自己的传人修成了四相雷灵才能看到吧……

    因为这样一来,这传人便无可选择,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可自己却不一样,自己借了阵法之力,提前打开了小匣子,知晓了这个秘辛,这便也让自己有了一些其他的选择,要么便是依着太华真人的安排,前往天来城去讨要秘法!

    要么,便是自毁雷灵,重新开始!

    其实依着方原的性格而言,他倒还真有可能会选择后者。

    修行么,当然是要以稳重为主!

    可是在他意料到了这件事有可能是九姑安排的一场考验之后,那昏昏沉沉里经历的一场怪梦,却让他心里压力倍增,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他知道,没时间浪费了!

    “便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能让梦里的场景成为现实……”

    沉思许久,方原长长的吁了口气,心念坚定了下来。

    “太华真人临死前安排的复仇也好……”

    “九姑设下的考验也好……”

    “这一趟天来城之旅,我都必须去走一趟了!”

    “不为别的,既然那天来城有我修行所需要的东西,那便一定要拿到!”

    ……

    ……

    “先生,你要离开乌迟国?”

    第三天时,方原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天枢门及乌迟国小皇帝,立时引发了轩然大波,且不说天枢门的反应,就连小皇帝也专门跑到了天枢门来,对方原的这个决定十分不解。

    “对啊,在这乌迟国修行,你有几乎享用不尽的资源,有乌迟国皇族做靠山,还有偌大的名望,更没有人敢逼着你去做些什么冒险的事情,简直就是无数修行之人梦魅以求的修行环境吧,便是在这里呆一辈子都是值得的,为何却偏要抛下这一切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两位老阵师也不明白,更舍不得方原走。

    “这里确实很好,我住的也挺舒服!”

    方原对此,也只能低叹着回答:“但修行,本来就不是一条追求舒服的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