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最后一卷雷引(四更)
    “依着这般进度修炼下去,我炼出了木相雷灵,再将四道雷灵都修炼到巅峰状态,然后寻找合适的宝地,将四大雷灵与我自身结合,便可以依着天罡五雷引最后一卷的引导,结成天道紫雷丹,到时候,这筑基境界也就跨过去了,可谓顺利至极,五年时间都用不了……”

    “而我能得到这么顺利的修炼,便与那玉罗山的太华真人脱不了干系!”

    “虽然他也帮他的后辈解决了问题,但这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遗愿,他留下的小匣子我还没有打开,也不知这匣子里面,究竟有没有留下他什么未了的心愿,还是先看看吧……”

    这般想着,方原便再一次将那个小匣子取了出来。

    一年之前,他便有数次想要打开这个小匣子,但总是因为修为不足,无法打开,而如今,自己金相雷灵已成,修为再也度进了一阶,已有筑基七层的修为,比起一年多以前,可谓是进境极大,那时候无法将这小匣子打开,如今却可以试试,好歹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说到底,方原心里也是有一些疑惑的。

    两年之前,他不知道这太华真人的身份,自然觉得这份机缘一切正常。

    可是后来,他已然知晓,这位太华真人,实际上就是乌迟国皇族的人。

    这便让人有些诧异了。

    乌迟国拥有雷道资源,可是并没有相应的雷道传承。

    这太华真人既然有天罡五雷引这等高阶传承,又是乌迟国皇族之人,那么他为什么不将这天罡五雷引传授给皇族之人,而是留在了玉罗山死阵之中,等待有缘人的出现?

    方原很早之前便隐隐想到了这一点,也问过乌迟国小皇帝。

    可是对这件往事,这小皇帝也不知道原由。

    甚至对于太华真人,他也只知道这位先祖为情所困,才隐居玉罗山而已!

    也正是这份困扰,使得方原在炼化木相雷灵之前,决定先打开那个小匣子……

    托在掌中,方原缓缓催动了法力!

    随着法力缓缓灌入了小匣子之中,上面立时便有一颗一颗的符文亮了起来。

    待到方原一身法力已经催动了极致之时,那小匣子之上,已然亮起了七颗符文!

    “终还是差了一分力气么?”

    方原皱起了眉头,忽然间心里一动,左掌五指向下虚压。

    轰!

    他身边有八道阵旗出现,围着他旋转不已。

    周围天地间的灵气,便皆通过这八道阵旗聚呼而来,又在他的引导之下灌入了小匣子之中,这却是方原设计的一种法阵,看起来简单,但却不是普通的阵师可以布得出来的,借天地灵气为己用简单,但要让这些灵气加持在自己的法力之上,却需要极为精巧的布置。

    如今他法力不足,想要打开这个匣子,便恰好需要这样的法阵。

    果不其然,随着一丝一缕的天地灵气通过方原的手掌,涌入了小匣子之中。

    渐渐的,那颗一直黯淡的最后一颗符文,慢慢的亮了起来。

    方原心里一喜,继续灌入法力,然后就看到,随着那最后一颗符文亮起,小匣子周围忽然传出了轻微的“咔咔”声,仿佛里面有什么机关被触动了,在这一刻,方原自不敢大意,召唤出了雷灵青鲤出来,绕着自己缓缓旋转,以免小匣子里有什么禁制伤了自己……

    不过担心的一幕没有出现,这小匣子符文一闪,最终却是缓缓的打了开来。

    然后方原静静的等了半晌,里面也没有什么暗箭符光什么的出现,这才放下了心。

    他将小匣子放在了案上,凝神向里面打量了过去。

    但很出人意料的,这小匣子里面居然只放了一根铜色珠钗,此外别无他物。

    方原眉头皱了起来,缓缓伸手,向那珠钗拿去。

    也就在他的指尖刚刚接触到了那珠钗之时,忽然间珠钗之上,陡然有一道灵光闪烁了起来,方原心间微沉,忙向后退了一步,召唤出了青鲤挡在自己身前,凝神向前看去,便见那匣子里的珠钗之上,居然有一道灵光飞到了半空之中,化作了一个灰袍老人的模样。

    方原眼神一凝,便认了出来,这老人形貌,正与那玉罗山坐化的太华真人一模一样。

    “这是他的残灵?”

    心里微觉纳闷,皱着眉头看向了那灰袍老人。

    “你若可以看到老夫的这道残光,便说明老夫已死,你得到了我的传承!”

    那太华真人的影子飘浮在半空之中,栩栩如生,但眼神显得十分空洞,很明显,这不是一道真正的残灵,只是太华真人留在匣子里用来交待后事的一道神念:“而且能够打开这个匣子,便也说明,你起码已经修炼成了四道雷灵,天罡五雷引小成,只差最后一步结丹了!”

    方原微怔,看样子自己打开这匣子的时间,比这位太华真人预估的早了一步。

    倘若自己不借阵法之力的话,那确实要在修炼成了四道雷灵之后,才能打开它。

    这却让他心里起了一种奇怪的念头,留神听起了这残灵的话。

    “而若是已经修炼到了这一步的话,便也说明……你再也无法退出了,只能走下去!”

    那太华真人残灵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抹笑容,带着些许无奈,也带了些许歉意,低声叹了一句,才继续说了下去:“而到了这时候,老夫也就必然要将这句话告诉你了……”

    “……这天罡五雷引,是假的!”

    方原听了这句话,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眉头皱起了一个疙瘩。

    这是什么意思?

    天罡五雷引精妙玄奥,自己照此心法,已经修炼成了三道雷灵,怎么可能是假的?

    “或许你也会有疑问,因为你已修炼成了四道雷灵,威力不俗,神通强大,这天罡五雷引明显便是真正的神诀,又怎么可能有假?而这,正是老夫即将告诉你的话,望你可以听个明白,天罡五雷引前面皆是真的,但最后一卷结丹篇却已被人动过手脚,万不可照班修炼!”

    听着那太华真人说的话,方原的脸色已变得有些愕然。

    他在修炼这天罡五雷引之前,已用天衍之术推衍过,分明是可以结丹的啊……

    “便连老夫,也是在依着这天罡五雷引上面的法门,一步一步,修炼出了四相雷灵,而后与自身结合,结成了天道紫雷丹之后,才意识到了这最后一卷有问题,但可恨老夫在那时候,已经没有机会回头了,我也不愿因此而受制,这才心伤之下,退隐玉罗山等死……”

    “但老夫恨啊……”

    “老夫不解,当初我备足千两雷石,万两灵精,前去天来城求法,又帮她们做成三件大事,效力十年,如此诚心诚意,为何她们仍要骗我,仍要在最后一卷秘法上面做手脚?”

    太华真人残灵的脸上,露出了一种难言的愤然之色,可见他当时留下这一段遗言时,心里是多么的痛苦,足足停顿了数息功夫,才缓过了劲来,继续说道:“所以老夫才要留下这样一段遗言给传人,你既修炼此法,便也走上了我的老路,前路已绝,后退无能……”

    说到了这里,他的脸上倒似闪过了一抹绝望之色,眼神也有些酷烈了起来:“所以,若不想落得与老夫一般的下场,那你便只能听我的指点,按着我的要求,去做一件事!”

    “带着老夫留下的珠钗,到天来城去,将真正的最后一道雷引之卷取回来……”

    “切记,你不是去求法,而是要讨债!”

    “去将他们本来就欠了老夫的债,给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