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七十章 一死护国(一更)
    想想从一开始小皇子被逼的无处可走,想要带了七宝雷树逃出乌迟国,再到皇后被逼死,炼成鬼物来找他,再到人皮一跪触动了方原,甘冒大险在这定鼎山上一守七天,暗中小皇了回宫夺位,然后下诏清君侧斩妖妃,最终得到乌迟国上下各种力量爆发,一致认同了小皇子的态度,几乎同时表态逼老皇做出选择,终于逼得吕心瑶与乌迟国国主抛下一切逃走……

    这其间的明流暗涌,各方角力的过程,实在是复杂至极,当时一口气做了下来,倒不觉得什么,可是事后想想,还是风险很大的,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后果都不堪设想!

    毕竟,在当时那个局面下,就算小皇子得到了先祖的赐福,但倘若不是乌迟国上下各方势力,也都因为皇后之死起了义愤之心,认同了小皇子那句清君侧斩妖妃之言,逼着他必须要斩杀掉吕心瑶以证自己未被魅惑的话,那么凭着老国主的威望与实力,就算小皇子已经得到了先祖赐福,有了名份,他再杀将回去,将小皇子直接拿下,也不算什么难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方原才觉得这个过程确实太顺利了。

    甚至可以说有些侥幸!

    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在方原心里一闪而过,没有深究。

    兴许,这只是因为吕心瑶当时做事太过,激起了乌迟国各势力的反弹吧?

    当时她控制了乌迟国老国主,借着老国主的威望与修为,在乌迟国内翻云覆雨,无往而不利,但终究是太顺利了,这使得她一时间没了轻重,最终做的事有些过了火……

    乌迟国皇后毕竟是一国之后,地位又岂可小觑?

    你将人家逼死不算,还炼成了鬼物,这等狠辣手段,又怎能不激起百官反击?

    “先生,我派了很多人去找父皇与那妖妃的下落,但却没有找到他们,倒是前几日有边疆镇守说,曾有一位金丹带着一个人闯了出去,边守大阵都拦他们不下,应该就是父皇和那个妖妃了……”

    小皇子抬起头来,脸上还有泪痕,向方原说道。

    无法亲手为母后报仇,小皇子心下自然有些失落。

    “如今这个结果,已经非常不错,你母后想必也很欣慰,报不报仇,倒是其次!”

    方原低声劝告,将小皇子拉了起来,

    在他这个旁观者的角度而言,其实觉得这件事实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当初在吕心瑶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情况下,小皇子可以即位成功,扭转国运,逼得妖妃放弃了对七宝雷树的觊觎以及在乌迟国内两年时间的经营逃走,这还不够么?

    毕竟当时的小皇子与皇后,可是已经有了面对灭国的准备了!

    “不过你登了帝位,倒要用些心,这位子坐的没这么轻松的!”

    “是不轻松!”

    小皇子抹着眼泪说道:“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比一个奸猾,心里都有自己的主意,还好我手握乌迟国印,制约着他们,不然的话,恐怕我这皇帝的位子根本就坐不稳……”

    方原对此倒也不担心,以国立道,本就与仙门立道有些不同。

    仙门立道,对门中长老、执事等人的制约,要轻了许多,大家更多是因为理念与传承,才凑在了一起,而以国立道,则是更多的因为利益与名份,且讲究尊卑有别,上下有序,便如在仙门之中,小皇子这等修为,不可能成为一大仙门之主,便是做了,也无人服他。

    可是在乌迟国,他有这名份,便可以堂堂正正的登基。

    便是有人不服他,也只是动些小心眼,多谋些好处,却不可能动摇得的了他这根基。

    “不过先生你放心吧,再不轻松,我也一定会做好这个帝位!”

    小皇子发泄了一番,倒显得更坚定了起来,道:“我母后临死之前,留了一封信给我,她在信里让我好好做皇帝,以前我没听过她多少话,但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她失望的……”

    “嗯!”

    方原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对。

    他皱起了眉头,望着小皇子道:“你母后在信里让你好好做皇帝?”

    小皇子微怔,道:“对啊,她在信里还跟我说了很多别的呢,帮我把很多事都想到了!”

    听起来只是很平常的话,方原却陡然怔住了。

    此前一直有些没想明白的事,忽然在这时候变得无比清晰了起来……

    “皇后怎么会预料到小皇子会登基为帝?”

    “她死之前,小皇子明明是打算逃出乌迟国去的吧?”

    这个念头一生了起来,便无法压制的延伸了出去,将许多事都串在了一起。

    一霎那间,方原心里那无数的疑惑忽然都有了解开的迹象。

    然后他的脸色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

    在那一场乌迟国变局之中,吕心瑶输了,然后被逼离开,表面上看起来,是她输给了自己,想抢七宝雷树,却没有抢到,最终功亏一篑,无奈的退出了这一场乱局,连带着,乌迟国国主也被逼走了,于是这皇位只能留给了如今尚且年幼,修为都未成的小皇子……

    可是这一切真的这么简单吗?

    决定这一场胜负的,是自己,还是这乌迟国上下各种力量?

    自己不过是个变数,让小皇子即位更加顺畅而已!

    真正决定了这场胜负的,是乌迟国上下各种力量的爆发啊……

    当时即便小皇子已经即位,吕心瑶也并未太过担心,乌迟国国主一人力战三位金丹,不落下风,而吕心瑶与自己交手,也未分出胜负,变数还存在,可是直到吕心瑶看到乌迟国大军到来,齐要对抗自己时,才意识到大势已去,这才放弃了七宝雷树,与老国主离开的!

    而那乌迟国大军,为何会来?

    要知道便是吕心瑶,当时借了老国主的名头,也没这么容易调动他们!

    皇后的死……

    不得不说,皇后的死,便是推动这乌迟国内局势变化的一个引子……

    在皇后死前,这些人虽然有不少都发现了乌迟国国主有些不对劲,但也宁愿继续龟缩,任由那妖妃祸乱朝纲,也不敢跳将出来做出头鸟,直到皇后被妖妃害死这件事出现,才使得这些人有了一种危机感,内心里的不安才爆发了出来,借着小皇子的旨意站了出来……

    当初吕心瑶离开,她在乌迟国的两年苦心经营,便也就此毁于一旦……

    这自然不是她不想留下,继续谋划,而是她没办法留了。

    乌迟国已经容不下她!

    ……

    ……

    方原心里种种复杂的念头升了起来,一种别样情绪在心头。

    吕心瑶终究还是太稚嫩了啊……

    她自以为神通厉害,手段过人,却不知道,论起了朝局上的手段,她差得远……

    事到如今,方原已经有些想不明白了。

    是吕心瑶逼死了皇后,激发了乌迟国上下的反对情绪……

    ……还是皇后以自己的死,引动了这整个乌迟国对吕心瑶的反抗?

    或许吕心瑶直到离开,都不知道自己是输在了谁的手里吧?

    对方原来说,他如今甚至有些拿不准,倘若自己不出手帮小皇子这个忙的话,是不是也会有别的人出面,将小皇子推到如今的帝位上!

    “先生,你在想什么?”

    小皇子见方原忽然怔住,脸色复杂,忍不住小声问道。

    方原这才反应了过来,过了半晌,道:“你母后的骨骸找回来了么?”

    小皇子眼睛有些发红,道:“找回来了,会在宫内停柩四十九天,然后举行国葬!”

    “嗯,做的隆重些!”

    方原点了点头,拍拍小皇子的肩膀,道:“你有一位好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