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世来了
    “方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你不明白?”

    听到了方原那句话,吕心瑶脸色已骤然大变,忽然间双目一凝,身上层层煞气涌动了起来,便好似她身边出现了一片浓重的黑雾,挟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浩大力道,直向着方原卷了过来在最前面的黑雾,居然化成了一只黑色的大手模样,抓向了方原手里的七宝雷树。

    仅此一击,方原便已然可以确定,吕心瑶此时的修为,已接近了金丹的边缘!

    “若连半分底限也无,这人,还是一个人么?”

    而事已至此,方原自也不会服输,反倒冷笑了起来,而后身形后掠三丈,捏起了法印,眼神在这一刻也显得有些冷厉:“连个人都做不明白,这样的人,又还修个什么道?”

    轰!

    在他身后,也陡然有一只赤色的朱雀显化了出来,绕着他的身体而飞,那朱雀身上缠满了闪电,冲到了方原身前的魔气与它迎面一撞,立时溃散,那只大手也崩溃了开来。

    而与此同时,方原也如遭重击,噔噔噔连退了几步。

    虽然这一条雷灵之力将那魔爪击溃,但魔爪上面的巨力,却不这么容易化解。

    “唰……”

    吕心瑶见那一道魔爪被击溃,脸色不变,紧跟着剑如流星,直向方原额心刺落。

    她一招既出,竟是接连不断,定要将方原斩于剑下。

    “果不愧是魔种,进境居然这么可怖么?”

    而方原则是咬着牙,右拳一握,身边雷电环绕,随着方原头顶之上,却升起了一尊神相,正是青阳宗的阴阳御神诀,如今随着方原修为提升,对道基之力的雷电之力运转更为如意,二者已然合而为一,一经施展,拳锋之上雷电闪烁,直接与吕心瑶击来的一剑撞在了一起!

    轰!

    周围飞砂走石,树木摧折。

    而方原与吕心瑶,则是各退了数丈,眼神相击,似要迸出火星。

    在这一刻,方原脸色虽然平静,心里却在瞬间想了许多。

    这吕心瑶当初在魔息湖时,尚远不是自己的对手,只能借了袁崖之力与自己相斗,却没想到,如今三年未见,她倒是有了这等本事,她的修为方原尚且看不透,但应该没有结丹,只是魔气森然,澎湃可怖,却是远远不是筑基境界的几个等阶可以随便给她定位的了。

    如此一来,便可见她修为提升之快。

    三年时间之内,居然堪堪跳过了一个大境界!

    这等修为,恐怕已经不输于九姑对他提起过的世家道子,是真正的强敌。

    “呵,你有底限,你有原则,但这给你带来了什么?”

    吕心瑶眼神冷冷的盯着方原:“瞧你这三年里的进境,也不过如此……”

    “这底限与原则,让我无论什么时候说话都能有着几分底气!”

    而方原则手里握着七宝雷树,冷声道:“你若真觉得我不行,便过来将此树拿走!”

    “哼,我若不是魔丹未成,还会与你废这么多话?”

    吕心瑶冷笑了起来,忽然间一声沉喝,周身魔气,同时都收进了她的体内。

    而后,她就地一踏,坚实的岩石地面之上顿时出现一片裂纹,白色的鞋袜都被她这一脚上蕴含的巨力崩裂了,露出了晶莹如玉的赤足,而在地下,则隐隐响起了一片轰隆之声……

    似乎,巨岩内部都已被她一脚踏碎,她背后,则赫然显化出了三道肉身可见的魔息,每一道魔息,都如山岳一般沉重,力道加持在了她的身上,便使得她整个人身形都虚无了起来!

    “不过,即便是魔丹未成,也够你受的了……”

    吕心瑶脸上,似乎也有着一抹痛苦之色,但她却向方原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她身形一闪跃在半空,一脚向着方原踏了下来!

    只是一脚踏落,别无任何变化。

    因为她这力量已经强大到超出她控制的极限,因此她只能施展最简单的动作!

    但就算是这最简单的动作,也足以将方原身周四面八方的虚空凝滞,仿佛将虚空都压缩成了一个小点,而方原便被禁锢在这虚空之中,犹如被镣铐锁住,半分也动弹不得……

    “从仙子堂开始,我便想将你踏于脚下,如今终于得偿心愿!”

    迎着这一脚,方原也是脸色大变。

    他周围虚空都似乎凝固到了一处,他居然像是连法力都摧动不起来,在这时候,也只能脑海里电光石火般的一闪,改变了主意,所有的法力,都拼命灌进了七宝雷树之中!

    “喀嚓嚓……”

    七宝雷树之上,耀眼雷光冲宵而起,充斥了四周。

    那被吕心瑶强行镇住的虚空,在这雷光呼啸之下,也终于有了片刻的松动。

    借着这个机会,方原陡然抬手,握住了吕心瑶的赤足。

    “是么?”

    他抬起头来,目光血红,看着吕心瑶:“我还以为你在仙子堂时挺喜欢我……”

    吕心瑶被方原捉住了脚,心下大怒:“你胡说些什么?”

    而方原则狠狠道:“那为什么,你当时要撺掇着你父亲招我为婿?”

    说出了这话时,他也已成功运转了法力,身周忽然雷光一盛,借着七宝雷树上面散溢的雷光,犹如一片海洋里陡然跳出了一条鱼,一条周围闪耀着雷光的青鲤从方原背后飞了起来,灵动异常,夹杂着难以形容的恐怖雷电之力,直向着吕心瑶那通红的脸的冲了过去……

    “你……”

    见到了这一条雷灵,吕心瑶也大吃了一惊,挣出了被方原抓着的脚,身形后翻。

    “嗖!”

    险之又险的情况下,那条青鲤擦着她的面孔飞了过去,似乎发丝都焦了。

    “呼……”

    她与方原两个人交手了这一回合,都心神紧绷,喘着粗气。

    虽然只是一招,但她们两个却都施展了全力。

    对吕心瑶来说,是心有不甘,总觉得可以拿下方原,但居然没有拿下,正相反的是,倒是差点被他这诡计成功,那一条雷灵若是打到了自己的身上,便是自己,也要重伤……

    而对方原来说,则是有些庆幸。

    若不是自己走运,刚刚修炼成了这一道强横至极的水相雷灵,那么一个不留神,还真有可能被这吕心瑶直接制住,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水相雷灵刚刚才修炼成,所以还无法发挥出它最强的力量,所以也无法将吕心瑶反制住,一时间,倒是成了这半斤八两的局面!

    只是都松了口气,两人便又同时提起了心神,便要再次出手。

    但也就在此时,定鼎山下,忽然一片轰隆作响,却见得虚空之中,一大片黑压压的大军赶了过来,领首之人,皆身披甲胄,却都是乌迟国的一方镇守,此前连吕心瑶都调他们不动,如今他们却都赶到了定鼎山,口中都在声声大喝着:“陛下有命,清君侧,斩妖妃!”

    “你们……都要反了不成?”

    而在远空里,那一人独斗三大金丹的乌迟国国主,更是怒气冲天,狠狠一掌扫落,起码数百个黑甲军都被他这一掌扫成了肉酱,疯了一般大吼了起来:“朕……要诛你们全部!”

    “陛下,大势已去,收手吧!”

    那三位金丹见状,则急忙将乌迟国国主围在了里面,奋声大喝。

    “他们来的这么快,看样子,瞧你不顺眼的不只我一个……”

    方原看了一眼山外,低声向着吕心瑶说道。

    “哼!”

    吕心瑶见到了这一幕,死死的看了方原手里的七宝雷树一眼,又看了方原一眼,也知道大势已去,身上刚刚凝聚了起来的魔气,便缓缓的散了开去,慢慢的直起了身子,刚才脸上那一抹狰狞之色便也消失不见,似乎重又变成了那娇媚无双,却又贵气逼人的贵妃。

    “看样子,这一场赌,还真被你给混赢了!”

    她淡淡的看着方原,低声一笑,似有些无奈的说道。

    方原只是冷冷的看着她,不回答这样的话。

    “不过,我们真的不必如此敌对下去的……”

    吕心瑶皱起了眉头,又有些不甘心的向方原说道。

    这一句话方原就更不愿回答了。

    “从仙子堂时你便这样,明明什么也没有的牧牛儿一个,偏偏骄傲的厉害,还记得祈啸风他们小时候打你么?你明明打不过,却还是一直站着,若不是我帮你拉开,或许你会被他们活活打死也说不定,但我就算是帮了你,你也没有半句谢我的话,就那么倔强……”

    吕心瑶叹惜着,似乎有些无奈。

    方原开口了:“因为我知道,你是在旁边看了很长时间之后才过来拉开的,若不是因为你在旁边看着,他们或许不会打的那么狠,在那时候,我便知道自己和你们不一样了,你们都有着骄傲的资本,有着比我更多的东西,但谁说这样的我,便生来比你们低了一头呢?”

    吕心瑶道:“这便是你傲气的来由?”

    方原摇头道:“我那时候不是傲气,是自卑,但我宁愿让自己表现的很傲气!”

    “那就,继续保持着你这傲气吧……”

    吕心瑶终是无奈的叹了一声,知道自己说不服方原了,脸上便也露出了一抹冷笑来,轻声道:“你知道么?大世要来了,这一次的大劫与以前不同,因为以前大家都知道是可以渡得过去的,可这一次不一样,谁也没有信心可以渡过去,所以,什么样的天才也好,怪胎也好,魔种也好,都已经出世了,我也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而且还是根基受损的一个……”

    她说着笑了起来:“我倒想看看,在这个大世,你还能否继续保持这傲气……”

    方原听了这番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了那里,没有开口。

    而吕心瑶则是轻声一笑,伸手抹了一点唇边的胭脂,然后便身形疾掠,直向着崖下坠去,而与此同时,远处正被三大金丹缠斗的乌迟国国主,则忽然疯了一般朝着她冲了过来!

    “嗖!”

    他凌空抱起了吕心瑶,丹光震荡,凌空而去,转瞬消失在了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