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是一场赌
    修行界里,虽然也有以国立道的传统,却毕竟与凡俗间的皇室不同,不是只要兵强马壮,威压一方,便可以布诏天下,即位称帝的。在乌迟国,历代以来,皆有传统,新皇即位,必要入乌迟国祭宫,为国运祈福,三日之后,若能得历代先皇认可,赐下福缘,便可以得到国运加持,正式登基称帝,到了这时候,才算是有了名份,可以驾御文武百官,坐拥天下。

    历代以来登基帝王,无不是老皇坐化,新皇将其送入了祖殿之后,才回宫祭国,然后登基为帝,毕竟,只要老皇在世,新皇便几乎没有机会可以安安稳稳的在祭宫里呆上三天!

    但如今,却出现了谁也想不到的一幕。

    小皇子居然真个入了祭宫,而且居然真个得到了先祖赐福!

    也就是说,如今的乌迟国,赫然有了两位国主。

    “此乃忤逆!”

    乌迟国国主听到了这番话,看向了那一道半空之中的圣旨,脸色只显得一片深沉,似乎有着难以言喻的怒火,半晌之后,他才沉沉开口:“这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烦了……”

    “并非忤逆!”

    那古袍老者闻言,眼底精光一闪,但还是保持着恭敬如常的模样,沉声道:“按理说老皇在世,新帝不可能得到祭宫历代先祖赐福,小皇子可以成功,便是因为他在历代先皇面前立下了毒誓,自己一心为国,而非觊觎皇位,更不愿父子之间兵戎相见,以弱国势……”

    “不愿与我兵戎相见?他也配说这句话?”

    乌迟国国主闻言,脸上闪过一抹怒意,寒声冷笑了起来。

    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已经起了杀意。

    而那古袍老者,则视而不见,只是淡淡道:“新皇不但在历代先皇面前立下了毒誓,也在我等面前许下承诺,只言无意犯下忤逆大罪,只是深忧陛下被妖妃魅惑,损了国运,因此,只要陛下可以斩杀妖妃,以证心明,那么他自愿伏膝陛下身前,任由陛下责罚……”

    周围众人,无论是两位金丹高手,还是一众玄甲卫统领,甚至是一些阴侍,听闻此语,都是心里微沉,心想难怪小皇子可以得到祭宫国运加持,因为他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夺位了。

    某种程度上而言,他是在向历代先皇弹劾自己的父亲。

    这就等于是,先占了名份,然后狠狠的将了自己的父亲一军……

    “魅惑……哈哈……”

    乌迟国国主听了这话,却是放声大笑了起来:“你们看我像是中了妖法的样子吗?”

    一听此语,两位金丹,还包括那古袍老者,便皆是沉默了下来。

    因为这也是他们所一直被困扰的问题!

    自从吕妃入宫之后,他们便发现陛下有些时候好像是变了一个人,太吕妃宠爱太过,但若说他被魅惑,失了心智的话,却又不像,无论是说话行事,陛下都一如既往,神智清明,绝非受了妖法之相,更何况,陛下毕竟是金丹修为,也不可能中一位筑基修士的妖法……

    但虽然他神智清明,某些时候,做的事情却又偏偏让人万分不解。

    比如平时因为某个大臣的一句话便要杀人,比如前不久刚刚才发生的皇后自缢宫中……

    简单来说,他不像是被妖法魅惑,但显得异常昏聩!

    “陛下或许未受妖法魅惑,但小殿下之言,也非全无道理……”

    不知过了多久,那古袍老者忽然沉沉开了口,然后周围的气氛顿时显得压抑了起来。

    便是连乌迟国国主身边的两大金丹,在这一霎,神情也显得有些凝重。

    就连乌迟国国主面对这老者,也不敢太不在意,因为这老者本身便是乌迟国四大藩镇之首,若按着一般的仙门规矩来算,乌迟国国主便是仙门宗主,而这位古袍老者,却能算得上是这乌迟国的大长老,而他所说出来的话,自然也就代表了乌迟国大部分人的意见!

    这意见自然很明显!

    乌迟国内,谁也无法确定这位乌迟国国主有没有被妖法魅惑。

    但有一点他们是确定的!

    那便是小皇子圣旨里面的:“清君侧,诛妖妃!”

    “你们,想逼我斩了爱妃?”

    而在此时,那乌迟国国主见众人不说话,脸上已闪过了一抹浓重的怒意。

    他目光缓缓的在那古袍老者面上扫了过去,然后又扫过了自己身边的两位金丹。

    “你们……想逼我斩了爱妃?”

    他又问了一遍,声音里已如同藏着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但在这时候,那古袍老者,以及另外两位金丹,则都保持了沉默。

    很明显,这其实就是他们的态度!

    “真是无趣……”

    也就在此时,山下玉辇之中,那位丽人一直听着这边的谈话,脸色却是渐渐变了。

    “何必这么麻烦呢?”

    拇指轻轻,沾了一点殷红,将那一点殷红点在了自己眉心。

    然后,她在心里轻轻一叹,道:“陛下,难道这些臣子,人人都可以逼你不成?”

    “哈哈,对,你们又算得什么东西,也敢来逼我?”

    此时的定鼎山上空,那乌迟国国主心里也是越想越气,脸上的怒气渐涌,忽然间沉喝道:“吾乃乌迟国国主,继承国运,执掌天下,尔等阶下之臣,居然也敢来逼我?”

    “陛下息怒……”

    乌迟国国主面前,几位金丹同时心里一惊,低声提醒。

    “朕为一国之君,你们却要逼着朕杀了自己的女人?”

    那乌迟国国主怒意越来越盛:“若连一个女人都护不住,朕这皇帝又算个什么?”

    那古袍老修目光已显得极为复杂,沉声道:“陛下,你且……”

    “老东西,你敢反我?”

    乌迟国国主忽然间一声咆哮,直接双臂一振,法力呼啸,五指叉开,向老修抓了过来。

    “陛下,得罪了……”

    而见着这一幕,那位古袍老者也是脸色一惊,大袖一拂,整个人倒像是变成了一片红云,急急向后退去,可是乌迟国国主愤然之下暴起出手,实力何其之强,单手一抓,一条金色龙影浮现,向前荡去。那古袍老者已然来不及避开,只能拼起一身法力,硬接了这一计。

    “噗……”

    那位古袍老者脸色微变,一口鲜血涌了上来,但眼神在此时却变得更为坚定。

    “陛下,果然已经疯了……”

    他强压心间涌动的气血,猛然间一挥大袖。

    轰隆!

    空中的一道圣旨,又是金光一闪,一行大字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太上皇已患心疾,若不斩那妖妃,便暂软禁,徐徐为治……”

    见得这几个大字,就连那一老一少两位金丹,也变了脸色。

    他们知道,这圣旨是给他们两个看的。

    殿下,或说是新的乌迟国国主,在逼着他们两个做出选择!

    脑海里,闪过了乌迟国国主不惜损害国运也要破掉这大阵,以及皇后残灵从山上浮现,托住了那一国宝印的景象,他们心里那残存的犹豫也终于消失不见,同时选择了出手!

    轰!轰!轰!

    一场发生在四位金丹之间的恶战,居然就这么在定鼎山上空展了开来。

    这位乌迟国国主,实力居然恐怖如斯,以一敌三,却仍不落下风,那三位金丹便是竭尽了全力,也只是将这战场拉向了不远处的虚空,以免这恶战将山间玄甲卫波及到而已!

    可是要说拿下这乌迟国国主,却根本做不到!

    “哼!”

    而见着这一幕,那玉辇中的人,终于也按捺不住了,明明是大好的局势,明明自己只是想拿到这乌迟国国宝而已,明明在自己接近了两年的努力之下,这位乌迟国国主也渐渐放下了最后的执念,答应了将这七宝雷树给自己,可谁能想到,最后一刻,居然出了这等事!

    七天时间以来,她每每总感觉这七宝雷树,就在自己面前。

    自己自己伸伸手,便能拿到,可居然就是没有拿到!

    事已至此,她也不可能不明白,这是那山顶的人,和自己的一场小赌。

    自己一直在赌,可以在这几天里拿到那七宝雷树。

    可那个阵师却是在赌,自己拿不到……

    局面上来看,似乎是自己是从上风,落到了下风?

    玉辇中的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好,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娘娘,您……”

    玉辇旁边的阴侍听到了这一声叹,忙凑了过来,小声问询。

    但话犹未落,忽然之间听得一声巨响,这玉辇已爆碎了开来,而后只见得一抹碧影,引动了无边的煞气,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向着定鼎山上冲了过去,途经那玄甲卫首领身边时,已顺手将他腰间的佩剑取了下来,然后一剑如雪,挟着她这一飞之势,直直的冲到了山顶。

    “哗啦……”

    那山顶的残阵,在这一剑之下,瞬间四分五裂。

    玉辇中人与那阵中的阵师,也在这一霎,同时看到了对方的模样。

    “……居然是你?”

    “……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