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雷灵已成
    乌迟国内,除了少数几个,其他人甚至还不知道皇后已死的消息,因为吕妃将此事做的隐秘,陛下更是帮她隐瞒着,以致于大家只知道皇后消失了几日,却不知去了哪里,如今看到了皇后的影子出现在定鼎山上,便顿时猜到了一种可能,心里滋味顿时复杂了起来!

    就连方原,也是如此,没想到在这一刻,会是皇后帮了自己。

    他也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皇后,只是某种被皇后加持到了自己身上的气运,借助于她的影子,于此时笼罩在了定鼎山上,然后替自己托住了那来自于国主的恐怖一击……

    仿佛是冥冥中注定,这气运之争,在此时便显得很有冲击力!

    难以形容乌迟国两位金丹与众玄甲卫心里的滋味!

    这一幕对他们来说,实在影响太大,更触动了他们心里的某根弦!

    就连那乌迟国国主,在看到了这一幕时,也似乎微微一怔,反应略慢。

    但也就在此时,那山下玉辇之中,吕妃轻轻冷哼了一声。

    这乌迟国国主旋及脸色一狠,一身金光大作,这宝印还是砸了下去。皇后影子的力量比那宝印弱了许多,只是支撑了稍许,那残缺的宝印便穿过了她的身体,砸在了定鼎山上。

    但无论如何,也使得这宝印的力量消弥了大部分,砸到了定鼎山上之时,却只见漫天烟尘冲到了天际,残破的阵光呼啸不已,犹如破了的口袋,大片的山石滚滚落下,看起来一片狼藉与凄迷,只是无人想到的是,也就在这一霎,那一片硝烟里,忽有一道雷光冲宵而起。

    定鼎山周围所有人,都看到了空中出现一道宝光。

    那居然是一条浑身上下闪烁着雷光的鱼,在虚空里缓缓游来游去……

    正是这一条雷鱼的出现,盘旋四周,将那宝印余光皆给荡了开来,护住了定鼎山。

    否则别说山上的大阵,就连定鼎山,也起码塌上半边!

    “那是……雷灵?”

    乌迟国其他人,都陷在了无尽迷茫之中。

    倒是那两大金丹,却很快便注意到了那条雷灵的不凡,甚至勾起了心间的些许往事。

    世间对雷道力量的修行与参悟,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但每一道传承,都有其自身的特点。

    乌迟国有雷道资源,却无雷道传承,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不过乌迟国皇族却也不是没有做过这一类的努力,曾经乌迟国皇族的祖上,有人去追求过此类的传承,而且还成功了,但是最终,也不知因为什么事情,那道传承并未流传下来,那个老祖也隐居了!

    曾经因为这件事,那位老祖与乌迟国皇族,还闹的不是很愉快。

    如今小一辈的乌迟国族人,对那个老祖,都已几乎遗忘,但这两位金丹却不陌生。

    如今他们一看这雷鱼的出现,便隐约觉得,居然和那位隐居的乌迟国老祖的神通有些像!

    这却使得他们一惊不小,心里已有些乱了!

    ……

    ……

    “难道他是……在修炼神通?”

    而与此同时,定鼎山下的玉辇之中,那位贵人也看到了这一条雷灵,脸色却是微微一变,甚至有些羡慕,以她的眼光,自然看得出这雷灵的厉害之处,心里也隐隐的想明白了些什么,包括这个阵师为何一定要抱着七宝雷树躲在大阵之中,又究竟在利用这雷树做些什么!

    “你我都想走上这条路,没想到你居然比我还快了一步……”

    而在想通了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至极,甚至是越想越气,隐隐有些咬牙切齿:“一边拆我的台,一边还没落下自己的修炼,天下的便宜,岂能被你占尽了?”

    恨恨想着时,她再度抹下了嘴边一点殷红,点在了眉心。

    ……

    ……

    而于此同时,那半空中的乌迟国国主,也是微微一怔,眉头紧皱,他自然也看出了那一条雷鱼,和之前他的叔父历尽千辛万苦求了过来的传承有些相似,甚至是一脉相承。

    也猜到了这阵师应该和自己这乌迟国皇族有些因果,再加上刚才乌迟国气运以皇后的影子现身,托住了他的宝印,也让他心里一颤,隐约有些愧疚升了起来,默默在半空站了许久。

    可是在玉辇中人的胭脂点在了眉心之时,他却心间烦躁了起来,目光微微一冷。

    “你居然是在借我乌迟国国宝修炼……”

    他陡然看向了那定鼎山的残阵,厉喝道:“就不怕有命修炼,没命施展吗?”

    大喝声中,他身形冲天而起,一掌狠狠拍落。

    定鼎山上的护山大阵,刚才经得宝印一击,虽然被皇后托住了大部分,又被雷灵荡去了一部分,但还是有一部分落在了山上,使得这山上护山大阵有些残缺不堪,这次却不仅仅是看起来随时有可能崩溃了,而是真真正正的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只是勉强还存在而已!

    乌迟国国主这一掌拍了下来,那可不仅仅是这大阵,怕是连阵内的人也要被生生拍死。

    “陛下……”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斜刺里有两道身影闪了过来,堪堪拦下了乌迟国国主这一击,却是那两位金丹,他们急急劝道:“这山里的阵师有皇后之灵庇护,又似乎修炼的是太华老真人一脉的路子,想必与我乌迟国有些关系,陛下且莫下了杀手,倒是先问问他的好……”

    “皇后?”

    山下玉辇之中,一个声音冷冷笑了起来。

    乌迟国国主则是目光一寒,冷声喝道:“提那不识抬举的女人做甚,你们也敢拦我?”

    说着双臂一振,将这两位金丹震飞了开去,紧接着又要向定鼎山冲来。

    ……

    ……

    “大功告成了……”

    而在此时,定鼎山上,残存的大阵之中,方原缓缓吁了口气,他暗捏法印,那在半空之中灵动游曵的雷灵便也缓缓变小,到了他的身前来,只见这雷灵仍是那么一条青鲤的模样,只是周身缠绕着电光,看起来极是神异,随着他的心意,变大变小,忽左忽右,如臂使指。

    水相雷灵,修炼成了!

    按着道理来说,这水相雷灵,本该是玄武形状,但是方原用来作为雷引的水脉之灵太强,倒是炼成了这样一条青鲤模样,不过这都是表象,重点在于,本质上,它仍是自己的雷灵!

    如今,四相雷灵,他已有了朱雀、雷鱼,还有养着的魔印剑,只差东方木相雷灵了。

    当然,还有最后的土相雷灵!

    但土相雷灵,那是结丹的关键,属于更高的一层境界,暂时不必考虑。

    而做到了这些,他便也收了行功,抬头看向了山周。

    眼神微凝,自语道:“还没到么?”

    他与小皇子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此前他便答应了小皇子,会替他吸引乌迟国上下的注意力,撑过七天时间,在这七天时间之内,小皇子自可以去做一些他想做的事情,然后再借小皇子的力量,帮自己解围。

    简单来说,当初他虽然答应了小皇子要帮他,可只是给了小皇子一些建议而已!

    他没有打算去解决乌迟国的问题!

    他只是来这天枢门,好好修行一场,把自己当作了诱饵而已。

    真正解决乌迟国这个大问题的,是小皇子自己。

    当然,方原不确定小皇子是不是真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也留了后手,如今约定时间已到,倘若小皇子再不出手的话,那么方原便准备用自己的方法逃离这定鼎山了。

    ……

    ……

    “那是我乌迟国七宝雷树,给我还来!”

    此时的外界,定鼎山上空,乌迟国国主如疯如魔,震退了两位金丹,再次鼓动一身法力,狠狠向着山巅拍来,金色丹光光耀一域,犹如一颗烈日一般,而在这等可怖攻势之下,那定鼎山上,飘摇欲坠的阵光,看起来简直不值一击,整座山都要在这一掌之下崩溃开来!

    “且慢……”

    可也就在这时候,忽然间远远有一声大喝响起来,却见在极西之地,一道红光犹如闪电,飞快袭来,人还未至,声音已遥遥响了起来:“新帝有旨,乌迟国上下立时退出定鼎山!”

    “什么?”

    乍一听得“新帝”二字,定鼎山下,皆是脸色剧变,神情大惊。

    半空之中,正准备出手的乌迟国国主,也是猛然回头,狠狠向着西方看了过去。

    而在山下的玉辇之中,那位贵人,则是冷冷“哼”了一声。

    西方天际,那道红影如云,终于来到了近前,却只见那是一位身着古袍的老者,面目苍瞿,手里持着一卷圣旨,到得了近前,一身法力还急急旋转,半晌之后,才缓缓压了下去,可见他这一路赶来,有多么急迫,立定身形半晌,才缓缓向着乌迟国国主行了一礼。

    “你刚才说什么?”

    乌迟国国主缓缓看向了他,声音低缓,沉沉问道。

    那位古袍老者沉默半晌,才低声道:“新皇有旨,乌迟国上下立时退出定鼎山去,山间阵师乃是皇叔祖君太华之徒,亦是新皇帝师,有敢伤其一指者,皆以诛九族罪论处!”

    “哗……”

    这一番话说了出来,周围众人听得清楚,心里更是一惊。

    乌迟国国主脸上,更是微变,旋及露出了一抹冷笑:“称帝?就凭那小兔崽子?”

    “殿下三日之前入祭宫,为乌迟国祈运,已得历代先皇赐福,坐了帝位!”

    那古袍老者缓缓说了一句,然后直接将手里的圣旨往空中一抛。

    那圣旨在半空之中,陡然展了开来,上面金光耀眼,大字浮现,皇威涌斥四方。

    定鼎山周围诸人见状,皆是大惊失色。

    殿下居然真的即位了?

    从那圣旨上来看,他已得国运加持,作不得假,可关键是……

    ……乌迟国国主还好好的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