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国宝印
    对于该如何利用这水相之灵,修炼成自己的水相雷灵,方原早就已经用天衍之术推衍过,但结果却并不是很愉快。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便越多。

    水相之灵本来就是汇聚天地水脉精华而生的神物,若是修炼成了雷灵,那威力自然强横到了可怖的程度,可是这等神物想要炼化却也没这么简单,方原一个人根本就做不到,除非是找几位金丹境界的高手来助自己行功,帮自己压制这水相之灵,让自己从容炼化。

    但如今他离开了宗门,却是不可能找到长辈照拂了,其他人也信不过。

    于是,早在很早之前,方原心里便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既然找不到信得过的人,那便找几个信不过的!

    后来又出了小皇子这么一档子事,方原倒是很快想通了,两件事干脆当成了一件来办吧!

    因此,这一次来到了定鼎山,他精心推衍大阵,便将这一点考虑在了其中。

    若是乌迟国不派来金丹高手出手,那么方原便毫无惧意,而若是乌迟国派出了金丹高手,那么方原就干脆的把对方的力量运用起来,于是他便设计出了一种变种的聚灵阵,在乌迟国金丹境界的高手攻来之时,将他们的力量引导过来,用来压制这水相之灵的力量,借此行功!

    在这阵法的引导之下,这几位金丹高手无异于在替方原行功护法。

    而水相之灵的力量,又恰好可以用来抗衡那几位金丹高手之力!

    如此一来,虽然环境凶险万分,但他修炼水相雷灵的条件,却已经足备了。

    天枢门的山门,定鼎山,本来就是一个道蕴深厚,灵气浓郁之地,又有了几位金丹境界的高手帮自己镇压水相之灵,更关键的是,如今他手上还有着一样世间难寻的雷道资源!

    仙门道蕴,金丹高手,七宝雷树……

    ……齐活!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方原低声的叹着:“……就看胆有多肥!”

    想着解决了这个问题,心里倒有点小骄傲……

    当然这并不是夸自己的时候,时间紧迫,方原眼见得那水相之灵被压制,立时盘膝而坐,缓缓行功,身边的七宝雷树已经取了出来,而后他沉吟半晌,左手牵引,一道耀眼的雷光,从那七宝雷树之上引了出来,通过了他的肉身,然后以右掌向着水脉之灵按落了下去!

    以三大金丹之力压制,以七宝雷树之力炼化,他要将这水脉之灵,化成自己的雷灵!

    ……

    ……

    轰隆隆……

    三位金丹大高手的强横力量,几乎有着将定鼎山夷为平地之势,但在此时,阵光保护之下,定鼎山虽然看起来惨不忍睹,却还是撑了下来,这看在众人的眼中,包括那位阵法造诣远超旁人的凌光阵师,都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件已经超乎了常理,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这天枢门的护山大阵,就算再高明,也不该撑这么久……

    从两位金丹高手出手开始,这大阵便似乎随时可能攻破,可一直到乌迟国国主也跟着出了手,这大阵还是看起来随时可能攻破,又到了后来,那些玄甲卫不敢在国主出手的时候在旁边看着,便也拼着命攻了上去,让人无语的是,这座大阵仍然还只是可能攻破而已……

    就好像是一条狗在追着自己的尾巴,似乎随时会追上,但就是追不上!

    这破阵始终给人一种即将崩溃的模样,但偏偏就是撑住了……

    ……

    ……

    “一天时间都过去了,连这小小仙门护山阵也破不开么?”

    而在此时,定鼎山下的玉辇之中,那娇媚的吕妃也已有些按捺不住。

    此前眼见得时间一分一分逝去,那大阵却始终摇摇晃晃就是不倒,她的耐性也达到了极致:“若真是那个人的话,他怎么可能有这等本事,连三位金丹也破不开他布下的阵法?”

    虽然看起来,明面那一方大阵还是随时会倾塌的模样,但她心里却不耐烦了。

    夜长梦多的道理,她比谁都明白。

    这也是她无论如何,都想要最快的拿到七宝雷树的原因!

    如今她为了这七宝雷树,将宫里自己的人手都调了过来,甚至是连乌迟国国主的力量都调动了出来,倒是使得宫内虚空,让那个她一直瞧不上眼的小皇子做出了这等忤逆之事,按理说,她只要收回神来,稍作安排,便必然可以将那个小家伙的把戏打个七零八落。

    可是她没有这么做,因为她在意的本来就不是什么乌迟国的地位与尊崇。

    她要的只是七宝雷树!

    七宝雷树便在眼前,似乎唾手可得,她没道理再分心去处理别的什么事情……

    但她没料到的是,本来看起来唾手可得的雷树,居然还没有拿到……

    从乌迟国玄甲卫包围这定鼎山,可是足足过去了六天的时间啊!

    六天时间里,已经可以发生很多事!

    就连她也不知道,如果继续下去,还会发生什么事!

    “没办法了,也得动点真正的手段呐……”

    轻轻自语着,她轻轻擦了一下自己嘴边的胭脂,拇指上登时一片殷红。

    而后,她目光微冷,拇指轻轻在自己的眉心一点,然后目光透过玉辇的珠帘,直向着定鼎山上空的乌迟国国主看了过去,眉心处,似乎有一点灵光飞了出来,一闪而逝……

    “我们三人联手,难道连这小小的仙门护山阵也破不开么?”

    与此同时,半空之中也正眉头紧皱的乌迟国国主,忽然眼中闪过一抹迷茫之色,旋及怒喝起来,仿佛羞恼成怒一般,咆哮之声传遍了四野,震荡的四域草木都瑟瑟发抖。

    “陛下?”

    那两个金丹见乌迟国国主发火,也是微微一怔,神情诧异至极。

    “还是说,你们两个,刚才没有尽全力?”

    那乌迟国国主眼睛泛红,死死的盯了他们两个一眼。

    那两位金丹立时一怔,面上都闪过了一抹隐忍的怒意。

    “哈哈,我不用你们,自己便也破得了此阵!”

    而在此时,那乌迟国国主则大笑了起来,忽然间闪身,再度冲上了高空,大袖一拂,向着定鼎山下看了过来,低喝道:“爱妃莫急,朕这就施展真正的神通,破了这鬼阵!”

    随着他这声音响起,一身澎湃法力皆狂涌了出来,就连一身皇袍,都鼓胀不休,像是被风灌满,周围法力之中,有一丝一丝淡金色的光芒流了出来,慢慢的在他身前汇聚,居然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巨大宝印,隐约可见那宝印之上,有着“受命于天”四个大字。

    轰……

    这宝印一出现在虚空之中,便有层层皇威散发了出来,搅动风云。

    就连这天地,似乎也在此时黯淡了几分。

    ……

    ……

    “什么东西?”

    此时的大阵之中,方原也忽生感应,他对水脉雷灵的炼化,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只差一步便可以成功,却没想到,山外忽然传来了一种让他也莫明心惊的力量。

    这种危险的感觉,使得他心头升起了无尽担忧……

    还撑得住么?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立时放弃对这水脉之灵的炼化,赶紧离阵逃走,要么便是置生死于不顾,咬紧了牙关,继续炼化这水脉之灵,要么便像是一些被吓慌了神的人一般,一般尖叫不休,一边又逃不掉,最后什么都没成,还是被镇死了……

    方原想也不想便选择了第二条路!

    他双目一凝,继续开始了最后一步的炼化!

    因为他心里非常的清楚,这时候根本就是逃不掉的!

    如今,只能寄希望于这自己精心布置了出来的大阵!

    面露一抹厉色,看向了那仍然在挣扎的水脉之灵,五指猛得一张,将七宝雷树的力量引到了极致,一大片耀眼的雷光向着那水脉之灵狂涌了过去,直将青鲤整个裹在了里面!

    心间低喝:“花了这么多功夫,便是真鱼,也得熟了,你还要给我硬撑着?”

    ……

    ……

    “那是……乌迟国运?”

    而此时的大阵之外,两大金丹高手,见了这一幕,顿时惊恐不已,脸色大变。

    他们没想到,国主居然如此疯狂,连这等伤根基的秘术都施展了出来。

    这伤的可不仅仅是国主自身的根基啊,还包括了乌迟国的皇威,此前来自易楼的先知曾经赞许过乌迟国的这种修炼方法,但也说过,此等秘术,一旦施展,必将后患无穷……

    国主居然想也不想便施展此法,难道真个疯了不成?

    “给我破……”

    但还不待他们阻止,那巨大的宝印便已重重的朝着定鼎山砸落了下去。

    轰隆隆……

    虚空都似乎被压碎了!

    那只是一方无形的宝印,但似乎比整个定鼎山都要沉重,要沉重无数倍。

    不必多想了,只要这宝印落下,定鼎山怕是要被砸入地下。

    什么大阵,什么阵师,在这一重击之下,都要直接溃于无形之中……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也就在这宝印堪堪砸落到了定鼎山上之时,忽然间在那山间,一片阵光之中,也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女子飞了出来,她抬起了双手,托住了那一方宝印……

    “那是……皇后?”

    看着那条淡淡的影子,乌迟国两大金丹,以及一众玄甲卫,同时心里一惊。

    惊诧之余,有种复杂的情绪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