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拿命去填
    轰隆隆……

    自从乌迟国大军围了定鼎山,这对山上的攻击,便没有停止过。

    尤其是在吕妃下了严令之后,乌迟国玄甲卫,更是不要命也似的向着山上攻了过去。

    无论是军中统领,还是宫中阴侍,又或是乌迟国皇帝身边的侍卫,此时都已然竭尽全力,仿佛潮水一般冲向了定鼎山,灵光如雨,法器如山,轰隆隆一发涌了过来。

    在这么多高手威势之下,偌大定鼎山,也如风中飘摇。

    看起来,这定鼎山周围的护山大阵,便犹如纸糊的一般,随时会崩溃……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似乎纸糊一样的护山大阵,居然就一直这么撑着,足足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虽然那代表着第一层大阵的淡淡蓝色已残缺不堪,摇摇欲坠,却仍未轰塌。

    “只差一线了,让孩儿们加把劲!”

    吕妃身边的阴侍来到了统领身前,望着山上,冷笑说道。

    那统领抹了一把头顶上的冷汗:“已经损失了太多人手了!”

    那阴侍冷笑道:“你若在这时候放弃,之前死的人,便也白死了!”

    那统领一咬牙,再次传令下去,这一天一夜里,已前后有数十人终于冲破了那山外风雪的阻隔,终于踏上了定鼎山,正在迎着山间的无穷禁制,去破这定鼎山外围第一层大阵的阵眼,对他们来说,因为推衍不出那阵眼的所在,便干脆的,直接将一切都轰灭……

    便是这等粗鲁的做法,某些程度上,倒是有用的。

    只不过,伤亡多了些而已!

    又在支撑了三个时辰之后,那定鼎山外围的一层地皮都被揭了起来,岩石没有一块是完整的,树木也没有一棵是站着的,在这种直接大范围的强攻之下,作用倒也是有着一些,终于随着一道插在了野山石后面的蓝色冰晶被玄甲卫打碎,那外围的阵光中间,立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漏洞,半空之中的风雪,也减弱了许多。

    “找到阵眼了么?”

    定鼎山周围,玄甲卫顿时大喜,高声大叫了起来。

    但叫声未落,忽然异变又生。

    那个漏洞出现之后,忽又引发了大片的坍塌,漫天风雪,明显的向中间一缩,而后暴涨。

    轰!轰!轰!

    破碎的阵光,夹杂着无数冰屑,猛然间向外冲击了过去,就好像一个炸裂的羊皮筏子。

    无尽的残余阵光,以及可怖的爆作之力揭起的一层一层碎石飞沙,皆如飞剑一般向着四周飙射而出,那些围在了定鼎山周围攻打大阵的乌迟国将兵,还没来得及为打破了这第一层大阵而欢呼,便被眼前的末日景象吓傻了,发一声喊,拼命向后逃去,但速度已然不及。

    那第一层大阵爆开的余波,仿佛是浪潮一般袭卷四方,将无数将兵卷在了里面。

    不知多少人,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便直接被这阵光撕成了碎片。

    “这……可恶!”

    那坐镇于山前,指挥手下卫士冲击大阵的统领,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大变。

    拳头紧紧捏了起来,额头都渗出了一层冷汗。

    这一下子,死了多少人啊……

    强攻大阵,便是这么一个下场,就像是硬要靠脑袋去磨钝一柄刀的刀刃!

    这定鼎山的第一层大阵,他们破解不开,因此只能靠着人手去强行打破这大阵,虽然说起来,这也是一个办法,毕竟人多势众,这么多卫士出手,这么多的符篆法器打将出去,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再强大的大阵,也总有达到极限,被他们硬生生打破掉的那一刻……

    但这样,等于是用人命去填啊!

    那玉辇之内的陛下和吕妃或许不在意打破这一层大阵死了多少人,但他是在意的,从昨日攻打这大阵开始,一直到刚才第一层大阵终于被打破时的余波,一天半的时间里,已足足有数百名普通的玄甲卫,十四位筑基境界的统领,三位筑基的阴侍丧命在了这定鼎山下……

    这些可都是人命,是乌迟国的底蕴啊!

    乌迟国不是仙门,而是效仿皇州,以国立道,但说到底,乌迟国也是一方修行道统,自然不会像凡间的小国一样,但凡青壮劳力,都可以披甲上阵,他们的玄甲卫,每一位,都是可以修行之人,起码也要达到了练气六层以上,才有可能成为玄甲卫,为皇族效力!

    而这样一来,玄甲卫的数量自然不可能太多,一直只有三千左右。

    昨天他本来带来了三百玄甲卫,在初次攻山之时,便已伤亡惨重,若不是后来吕妃赶了过来,为了攻山,便又借了陛下的旨意,将其他地方可以调动的玄甲卫都调动了过来,他甚至已经集中不起足够的力量来进行这已经维持了一天一夜时间对定鼎山的进攻!

    而如今,虽然好在将定鼎山第一层大阵打破了,但玄甲卫的损失也已经大到了极点。

    这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前面有一只恶兽,他们却不想着如何去斩杀那只恶兽,而是一条人命一条命的送过去,任由那恶兽吃掉,指望着可以靠这么多的人命来把那恶兽撑死!

    靠人命来强行填补,强行破阵,还有比这更蠢的方法吗?

    “哈哈,做的好,第一层大阵破了,那缩头乌龟便躲不了多久了,继续攻山吧!”

    那替吕妃传话的阴侍再度过来,向着那统领笑了起来。

    “还要继续强攻吗?”

    这统领听了,心下已隐隐大怒,狠狠向着那阴侍看了过去。

    难道真要将三千玄甲卫,都葬送在这里不成?

    他们也都是人命啊……

    “哼,娘娘有旨,无论如何也要打破定鼎山,拿下那阵师,你不愿意?”

    这阴侍看出了统领心间的不满,冷冷瞥了他一眼。

    这统领闻言,背后渗出了一层冷汗,低声道:“可若继续强攻,这损伤的人手就太……”

    “便是损失了人手,那也是陛下的人手,是娘娘的人手,与你何干?”

    那阴侍森然一笑,目光有些狰狞的向着这统领看了过去。

    “是……是……”

    这统领大吃了一惊,急忙答应,而后令旗一摆:“继续攻阵!”

    轰!轰!轰!

    好容易攻上了定鼎山的一众玄甲卫,闻言立时再度大喝,继续向着山腰里攻去,只是刚刚冲上前了没有百丈,却只听得半空之中,一片惊天动地的响动,一片一片的尖锐山岩从地底突出,犹如利刃一般的分割着,地面,众玄甲卫提防不及,不知多少直接被分尸。

    而有人见势不妙,急急向空中掠去。

    但还没冲出多高,半空之中,便已有一片火云涌来,遮蔽四面八方。

    “啊啊啊……”

    那些冲上了山的筑基修士一个个被烧的皮开肉绽,通身邪火,惨叫着退了回来。

    回到了山脚下时,倒有大半被那山上的阵火烧成了重伤。

    “娘娘,如此攻阵,倒着实有些……”

    而看着这一幕惨状,那阴侍似也有些不忍,微一犹豫,低声向玉辇之中说道。

    “……着实有些慢了!”

    玉辇之中,那个娇媚的声音响了起来,似有些不悦:“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仙门护山阵,居然攻打了两天,却连山腰都未打上去,乌迟国养了这么多的玄甲卫,是养着玩的么?”

    那阴侍听了一头冷汗,忙道:“是,是,这些人太没用了,奴婢去催他们!”

    “哼!”

    那个娇媚的声音道:“陛下还没来么?”

    阴侍闻言,忙道:“陛下昨天便已启驾,再有一天,便该到了!”

    玉辇之内的声音道:“四大藩镇呢?”

    阴侍道:“这个……我奴婢给他们递了信儿,可是四位藩镇并没有答复奴婢……我想着,许是这四位金丹高手,脾气都大的很,也许只有陛下亲自下旨,才能召他们过来吧!”

    玉辇之内的声音半晌未曾开口,只是明显有些冷意。

    她自然不会不明白这阴侍话里没有说出来深意……

    在这乌迟国内,皇帝一手遮天,而她又倍受皇宠,自然可以调动无数的高手,与无数的力量,可这些力量里,却不包括四大藩镇,因为那四位都是金丹级别的高手,乃是乌迟国的最强力量,便是皇帝对他们都客客气气,以笼络为主,更何况是她这样一个妃子?

    “那难道就真任由那阵师,如此得意的躲在里面不成?”

    过了许久,玉辇之内,那个娇媚的声音才有些不耐烦的响了起来,已有些怒意。

    这阴侍也不敢随便回答,但也就在此时,一道灵光向此处飞了过来。

    这阴侍挥手捉住了灵光,细细一察,心里顿时一喜,忙凑近了玉辇笑道:“娘娘,不必让陛下召金丹高手过来了,之前咱们派人去请阵师来相助,没想到请来了一位厉害的……”

    玉辇之内的声音,微微一怔:“是谁?”

    那阴侍忙道:“三纹大阵师,凌光先生,他本是天机书院第一大阵师,平时难得一见,咱们派人去玉女湖来请人破阵,没想到凌光先生也在那里作客,便被咱们请了过来……”

    “三纹大阵师?”

    玉辇之内,微微一怔,旋及淡淡道:“那便让他来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