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兵分两路
    “唰”“唰”“唰”

    乌迟国一众高手,反应的极快,几乎就在那几位阴侍被杀的同时,他们便已经得到了消息,纷纷赶了过来。更有无数的高手,布防于四周,提防着有人逃出去。

    宫里的吕妃此前已经有令下来,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小皇子,只是小皇子藏的严实,却是只知他在此山之中,不知究竟在何处。如今好容易得到了一点线索,又有谁敢再把这件事办砸了?

    “阴妃有令,小殿下便在此方圆十里之域,便是掘地三尺,也要将他们找出来!”

    为首的乌迟国侍卫统领,皆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一身煞气,走的是夜护法一路,行事干练,雷厉风行,做事也是颇有章法,一来到此处,便即厉声大喝,布守甲士。

    倒不是乌迟国没有金丹境界的高手,实在是因为金丹境界的修士,少说也是一方镇守,属于国之栋梁,便是吕妃,也没这么轻易可以调动他们,只能借陛下旨意,命他们在十万蛮山之外封锁。

    “咻……”

    但也就在他们堪堪布守完成之际,忽然间一道银光冲天而起,直向东方掠去。

    那一道银光飞的极快,但周围的乌迟国统领,还是一眼看了出来,那银光乃是一道银梭,上面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人驾驭银梭,穿着青袍,筑基境界,另外几个,则是一个身材魁梧至极的巨汉,一黑发、一银发两位老者,虽然逃得极快,但里面却并没有小皇子的身形在内!

    “吕妃有命,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此域,否则格杀勿论!”

    那乌迟国统领见状,厉声大喝:“将他们拿下!”

    “是!”

    空中数十名修行之人闻言,纷纷从空中兜转了过来,祭起各种法宝,朝着他们当头打下。

    但没想到的是,那银梭去的极快,他们的包围圈又未合围,居然没有拦下他们,被他们闯了出去,眼看着一道银光直掠向了极东之地,法器却都砸了一个空,未伤到他们。

    “分出一部分人,追!”

    那统领见状,低声喝道:“同时传讯给东方,让他们拦下这几人!”

    其他人闻言,立时领命而去。

    这位统领却是心里想的极是明白,吕妃想要的,乃是小殿下,此乃严令,那几个人虽然在吕妃的话里,也是必杀之人,可是他们的重要性,毕竟还是远不如小皇子的。

    因此他这时候,也只是分出部分人去追杀而已。

    其他的人,还是要守在这里,先找到小皇子再说……

    “咻……”

    那一道银光在空中疾掠,简直便是嚣张,毫不掩饰自己的存在,又似乎是在仓皇逃命,已经顾不得掩饰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下,逃得倒是极快,不到半个时辰,便已飞出了数百里,但也就在此时,只见得前方乌压压一片,却是早有人接到了消息,拦在了这里了……

    “立时受缚,免寻死路!”

    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里,横亘虚空千余丈,里面可见气势森然的黑甲护卫。

    犹如一面铁墙,将这虚空断成了两截。

    乌迟国的力量,到了此时,才展现出了冰山一角。

    倾刻之间,便聚集起这么多的修行之人在此拦路,又岂是一人可抗?

    “想拿下我,你们有这本事么?”

    可是银梭上面的方原,见到了这一面铁墙,却是一声冷笑,银梭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速度,直朝着那铁墙迎了上去,似乎已经发了疯,要直接从这些人里冲过去一般!

    “哼,便是金丹境界,也休想如此轻易过去……”

    而那铁墙之上的统领,却是一声冷笑,喝命众卫士准备出手。

    但也就在那一道银光即将与那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接触之时,银梭之上的青袍阵师,却是忽然眼神微冷,手里已然多了一个铁匣子,他手指快速的在铁匣子上面点了几点,解开了一层禁制,然后一道法力注入,这铁匣子便莲花绽放一般打了开来,露出了一道电光!

    “喀喀喀……”

    从铁莲子里面,居然有一颗小树飞了出来。

    那小树也不过三尺见长,却生满了雷电,被一道道耀眼的雷电缠绕着。

    “那是……”

    为首的领统看到了那一颗小树,顿时吃了一惊,身形疾退。

    但已来不及了,那青袍阵师,已猛然伸手,握住了那棵雷树,然后便看到那棵雷树之上,有指头粗细的闪电飞向了空高,旋及,高空仿佛是回应也似,陡然有一片雷电落了下来!

    道道粗如人腰的可怖闪电,不下数十条!

    那一片乌云,几乎是倾刻之间,便被这数十条闪电劈了进去。

    可怖的电光在乌云里面游走,所有人都乱成了一团。

    “天啊,这什么鬼?”

    “这是天道筑基的修士吗?”

    “不对,这是金丹大修的神通才对……”

    那看起来仿佛是一道坚不可摧的铁墙一般的乌云,转瞬间但乱成了一团,也不知有多少人化作了飞灰,更不知有多少人被雷电劈成了重伤,便是侥幸活了下来的,在这时也全无战意,纷纷倒拖了刀兵,收回了法器,使出了吃奶的劲一般向后逃着……

    “关傲,去!”

    而那青袍阵师在这时候,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急急将雷树收了起来,似乎再继续任由雷树释放神威,他也控制不住了,不过也借着这个功夫,他已然一声大喝,然后便施展了一道玄法,头顶之上,赫然有青气激荡,居然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神相,高立于虚空之中。

    而后,这神相右掌高高的探了出去,在那掌心里,赫然站着一个巨汉。

    那巨汉正是关傲,握着一柄大刀,一声咆哮,狠狠将大刀向着前方斩了过去,难以形容那一刀的力量,一条如同匹练也似的红色火焰充斥于半空之中,中间满蕴着让人心惊肉跳的恐怖刀劲,刀锋所到之处,所有拦路的甲士都被这恐怖的刀意直接斩成了碎片……

    “喀……”

    那黑色铁墙,居然像是被这一刀给斩成了两半。

    而那一道银梭,则直接从这断裂之处冲了出去,遥遥遁向了远空。

    “这阵师,居然有这等本领?”

    足过了半晌,那率人在此拦截的乌迟国统领才反应了过来,如今他也是心有余悸,一身宝甲,已被劈焦了半边,刚才一道天雷,倒是差点劈在了他脑袋上,还好他逃得极快,才躲过了此劫,如今看着那阵师远去的银光,只觉心间沉重,低喝道:“速禀于吕妃知道!”

    说着这话时,心里都有些庆幸。

    还好小皇子没有跟这人一起逃出去,否则他们便是大过一件了。

    不过还好,这阵师逃也就逃了,反正吕妃要找的是小皇子。

    眼下这阵师虽然从他们手里逃掉了,但更外围还有八大镇守,也不怕他能逃出乌迟国去,而他们如今的目的,还是要守住这一片山域,免得被小殿下偷摸的溜了出去才是……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宫里的反应似乎与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那厮手里,真的持着一株雷树?”

    遥远的西方,一道灵光飞快的破空而来,在这统领身前停下,灵光爆散了开来,却化作了一个身穿玄衣的男子模样,一众统领见状,急忙低下了头行礼,知道此人乃是吕妃身边的内侍,地位还在半步金丹的赵奴儿赵公公之上,这可是吕妃的心腹,见他如见吕妃。

    “千真万确,那株雷树很是神异,兄弟们防不住,才被他逃了,不过……”

    这统领回答着,还想要辩解一两句。

    却没想到,那阴侍一听此言,登时脸色大变,厉喝道:“那你们还等在这里,还不去追?”

    这统领微微一怔:“卑职的任务是封索这片山域……”

    那阴侍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尖声大叫了起来:“吕妃有命,那雷树乃是乌迟国宝,被那阵师从小殿下手里夺了去,立时命所有人都去追杀那阵师,不拿回雷树,你们也别活了!”

    “诺……”

    这统领大吃了一惊,急忙领命。

    与此同时,在这一片蛮山之上的十几位统领,也都得了传信,纷纷调转了方向,急赶了过来。

    而乌迟国边疆的八大镇守,更是都得了乌迟国皇帝陛下的圣旨,将边疆护防大阵都开启了,整个乌迟国紧急戒严,如今便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罩子包围了起来,谁也别想逃出去!

    一批一批的高手,顺着那阵师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杀机如浪潮呼啸。

    然后也过了不知多久,在十万蛮山的一片山谷里面,随着一声低低的兽吼响起,一只狻猊背上,驼着一个身穿黄袍的小孩儿冲了出来,向着周围一张,然后转头向着西方窜去。

    坐在了狻猊背上的小孩儿抿紧了嘴唇,眼神显得极其坚毅。

    他相信,有着这只夜行三千里的异兽狻猊相助,再有了方先生给自己做下的一系列安排,自己一定可以成功,只是让他心里有些没底的是:“……方先生,你真有一人敌国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