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多管闲事
    那是一张精美的人皮,上面还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头的环佩,显得贵气十足,但里面的肉都已经掏空了,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才保证了这人皮的完整。她眼神木然,或者说已经没有眼神了,只在眼眶位置,有着两盏小小的鬼火。随着夜风拂来,这人皮时时扭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人皮里面,仍时时的传出那幽幽的呼唤,仿佛是风吹过了人皮孔窍时的风声。

    小皇子就这么呆呆的抬着头,看着这张人皮,整个人都吓傻了。

    他甚至忘了说话,也没有尖叫,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

    看着他的母后,那张空飘飘的人皮。

    虚空之中,静悄悄的。

    “吕妃说的果然没错,母子连心呐……”

    “若说有什么可以找到小殿下的话,那也惟有与您心心相系的皇后了……”

    慢慢的,有几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夜空深处,便出现了几盏碧油油的灯笼,却是几个身穿黑衣的阴侍,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盏灯笼,那灯笼上面,散发出了碧光,若仔细看,便可以看到,每一盏灯笼里面,都流出了一道若隐若无的丝线,另一头在人皮上。

    那人皮,便如木偶一般,便是这么被他们操控着行动。

    而在他们身后,还有十几名沉默的玄铁甲士,悄无声息,却速度飞快的包抄了过来,将这人皮与小皇子都围在了里面,同时目光都警惕的四下里寻摸着,看是否有人过来。

    “我的龙儿,你出来呀……”

    “龙儿,先知斩了那妖妃,我们安全啦……”

    那张人皮,仍然在幽幽的发出着声音,仿佛一个冤魂的低泣。

    而小皇子看着这张人皮,整个人已木然到了极点。

    “小殿下,吕妃说您背叛了陛下,盗走了一件宝物,看您躲起来不愿见我们的模样,这话想必是真的了,事已至此,您也逃不掉了,便交出那件宝物,跟我们回去吧……”

    其中一名阴侍,轻声的笑了起来:“回到了宫里,您还是乌迟国的小殿下!”

    小皇子还是不说话,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那阴侍见状,便笑了起来,轻轻摆了摆手。

    旁边的玄甲侍卫,立时将钢枪指在了小皇子身周左右,然后便有一名阴侍走上了前来,伸手向着小皇子怀里摸去,直到这只手摸进了自己怀里,小皇子才忽然间反应了过来,猛得一个哆嗦,身边那些玄甲侍卫,手中铁枪立时向前一送,结结实实的将小皇子脑袋压了下去。

    “嗷……”

    小皇子在这几杆沉重的铁枪压制之下,连动也动不了。

    但是他的口中,却猛然发出了一声野兽嘶吼也似的哭嚎,绝望而凄厉,还有恐惧。

    然后他拼尽了全力,猛得跳将了起来。

    就凭他这几乎可以忽略不算的修为,此时那些铁甲卫士手里的铁枪,居然压制不住他。

    “快制住他!”

    便是那阴侍,听到了这一声凄厉的哭嚎,也吓了一跳。

    一时隐隐觉得,这一声哭喊,比鬼叫还要吓人。

    但也是只是一幌神,便反应了过来,冷笑一声,小皇子背后那些持枪的铁甲卫士立时枪势一变,纷纷向前,有的架在了小胁子胁下,有的架在了他的后腰,有的穿过了他的腋窝,倒像是一个架子一般,彼此交错,将他锁在了半空之中,任他挣扎嘶吼,却也动弹不得半分。

    他的手指,明明距离他的母后只剩了半分,但这半分,就是够不着。

    而且在众卫士齐力之下,反而又将他拉得后退了回来。

    “小殿下,您是个聪明人,何必非要做这不聪明的事呢?”

    那阴侍头领阴瘆瘆的一声笑,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压低了声音道:“您若是好好呆在宫里,那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皇后她老人家也不至于如此……”

    “说到底,还是您调皮捣鬼,才害了她呀……”

    说着话时,他已伸手向小皇子怀里摸去,看着小皇子那憋的通红的脸,似乎有些兴奋。

    “过了!”

    可也就在此时,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

    那声音极其的突兀,而且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这阴侍首领大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来,然后就见虚空里,正立着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青袍的年青男子,他负手而立,神色平淡,但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有着些许冷意。

    那种冷意,是厌恶,是不耐烦,甚至夹杂着点痛恨。

    “你是谁?”

    阴侍首领大吃了一惊,凭他的修为,居然不知道这青袍男子何时来的。

    “一个看不下去你们这等做法的……外人!”

    那个青袍男子低声开口,似乎还犹豫了一下,才给了自己一个定位。

    然后说着话时,他便已缓缓向前走了过来。

    “乌迟国皇族的事,你也敢插手?”

    那阴侍首领不敢小觑这青袍男子,虽然他看起来只是筑基修为,但却隐隐的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忌惮之意,一身煞气都暗暗提升了起来,表面却不动声色的喝问。

    “本来是不想插手的!”

    那年青阵师边走边道:“但你们做的事,实在让我有些看不惯了!”

    陡然间,他眼底闪过了一抹厉色:“便是吃人的妖魔,都不会像你们这般狠啊……”

    “那你便是找死!”

    那阴侍首领见方原距离他已经极近,也陡然一声低喝,一身煞气鼓鼓荡荡,直向着方原狂涌了过来,身上的修为,赫然是筑基七层,犹如浪潮一般,一掌拍出,身周黑气狂涌,隐然形成了一上骷髅头形状,张开大嘴,向着方原吞噬了过来,显然与赵奴儿同属一路。

    “唰!”

    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这一掌拍出之际,那青袍男子却陡然间身形一闪,十分诡异的消失在了半空之中,再出现时,却已经到了那被七八道铁枪架在了半空中的小皇子身边,而后大袍向外一拂,那些铁甲卫士便发出了声声闷哼,直被他袖上的巨力震飞了出去。

    小皇子从半空之中落下,他轻轻伸手,握着他的肩膀,帮他稳定了身形。

    “方先生……”

    小皇子直到此时才叫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满面流泪的看着方原。

    “别怕!”

    青袍男子在他肩上轻轻一按,点了点头。

    “你就是那个炼死了赵公公的阵师?”

    那阴侍首领乍一听得“方先生”三个字,顿时一惊,心间将此前得到的诸般消息串连了起来,立时知道了方原的身份,当时他们得到吕妃之命,诸般高手倾囊而出,急急赶来了十万蛮山,不就是因为半步金丹的赵公公与夜护法都被一位神秘的阵师所斩杀了的事情么?

    一念及此,他立时满面杀机,陡然向前急冲了过来,同时大喝:“杀了他!”

    “吼……”

    在随着他一声令下,周围刚刚被震飞了出去的铁甲卫士,以及另外三位阴侍,几乎同时出了手,有的施展了诡异的神通,有的则是直接祭起了一方阴邪的法器,团团打将过来。

    “唰……”

    可也就在此时,方原的身后,忽然一篷火光突现。

    一片火云从下而上,狂涌而来,霎那间拦在了方原的身前,将诸般法器都荡飞了出去,火光之中,赫然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巨汉,手里提着一柄大刀,力量强大的出奇,仅是出刀之时荡起的狂风,便将那些冲到了方原身前来的铁甲卫士等人都刮的身不由己的乱飞。

    “方小哥,我能杀人么?”

    那巨汉眼睛血红,死盯着这些阴侍,沉声喝道。

    在此之前,他却是因为每次出手都没轻没重,已经被私底下嘱咐不可杀人。

    但在这时,那青袍阵师却只是轻轻一点头,道:“杀吧,这些不是人!”

    “好!”

    那巨汉眼底,闪过了一抹凶戾的喜色,狂刀一摆,挟着一片火云,狠狠斩向了四周。

    那些铁甲卫士,连同着另外三位筑基境界的阴侍,在这狂暴力量之前,都有些心惊胆颤,只觉如山海一般的压力狂涌了过来,急切间只能纷纷祭起法器抵挡,毫无还手之力!

    “就凭你一个小小阵师,也敢多管闲事?”

    那阴侍首领眼中闪过一抹恨意,表面上一身煞气狂涌,五指一张,狂暴法力涌出,已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鬼头形状,血红色的披风向外一张,如同一片血海一般覆盖了过来,却是将拦在了他身前一片火云熄灭,而他则诡异的冲到了方原身前来,鬼头凶残的吞噬了下来!

    他看得出来,这个年青阵师,以及那巨汉,修为都不高。

    两个都只是筑基低阶修士而已,但他却不敢太托大了。

    毕竟他们是知道半步金丹的赵奴儿赵公公的死因的,对这阵师很是忌惮。

    因此,他一出手,便是全力,硬要逼得这阵师没有布阵的时间。

    不过,对这年青的阵师来说,显然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让他布阵的。

    眼见得那阴侍冲到了近处,他眼神微冷,屈指一弹。

    在他身边,有一道红色的电光闪烁,已然出现了一只拳头大小的雀儿,扇动着两只短小的翅膀,看起来很是神异,身躯似乎是火焰组成,但是身外却闪烁着一丝一丝的电光。

    “你……”

    乍一见得他身边浮起的雷光,那阴侍首领脸色都变了。

    那阵师的声音在这时候响了起来:“谁告诉你我只是一位阵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