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七宝雷树
    小皇子钻进了殿左的通道之中后,便如同换了一个人。

    他转头看了看,只见天枢门的两位阵师,以及方原三个人,都正在凝神破着那帝王心鉴后面的禁制,可是他们想不到的是,那帝王心鉴却没有这么容易摘下,在皇陵周围的禁制已然消失的时候,这帝王心鉴便也自动开启了神通,那三道光华成为了引动帝王心鉴神威的引子,使得那一面帝王心鉴,已不知不觉之中,神通光现,照进了那三位阵师的神魂之中!

    有资格悬挂在乌迟国皇陵墓梁之上,这帝王心鉴并不仅仅是警示帝王而已!

    它还是这乌迟国皇陵的最后一道禁制!

    只是它与别的禁制不同,不会直接除掉来敌,而是潜移默化,神通自彰……

    他看得出来,那三位阵师都已经被帝王心鉴慑住了,起码在三天之内,轻易的脱身出来,他便也稍稍的放下心来,小脸上露出了一抹毅然之色,祭起了一张紫色的符篆……

    那符篆材质非绢非帛,上有符纹,灵性十足,在他默诵咒语半晌之后,便主动飞了起来,于空中折叠,却成了一只纸鹤模样,飞在了半空之中,左右飘飞,灵性十足,直向着通道深处飞了过去,小皇子见了,便也低声的叹了口气,展开身法,急急向着通道深处掠去!

    皇陵深处,通道纵横,复杂古怪,凶险重重,但他却分毫不惧。

    皇陵之中,大阵已敛,但还有些暗中的禁制,但他却都轻而易举的绕了过去。

    很明显,他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准备。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已然来到了一扇沉重而黝黑的青铜大门前,那大门紧紧关闭,给人一种沉重至极,又危险至极的感觉,不说门上有没有禁制,仅此重量,便非常人可以打开。

    可是小皇子却显然早就知道这青铜大门的存在。

    来到了此处,他便跪了下来,默默祈祷半晌,便取出了一柄蓝色的小刀,轻轻在右手食指指尖一划,挤出了一滴鲜艳的本命精血,然后起,喂在了那青铜大门的兽首口中。

    看起来像是死物一般的青铜兽首,忽然间睁开了眼睛,森然的看着小皇子。

    小皇子分毫不惧,也抬头看着那青铜兽首。

    半晌之后,那青铜兽首似乎确定了什么,忽然又缓缓闭了眼睛。

    “轰隆……”

    沉重的青铜大门,忽然慢慢的打开,露出了一道缝隙。

    门缝里面,有耀眼的光芒射了出来。

    而小皇子则松了口气,带着飞在了身边的纸鹤,慢慢的走进了青铜大门里面。

    一入此间,他也立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青铜大门后面,赫然是一个极大的地窟,方圆百丈不止,而在地窟周围的石壁上,则是凿开了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的洞窟,每一具洞窟之中,都有一具紫色的铜棺,上面纹着精美的纹络,正是乌迟国皇族所特有的纹路,而那些铜棺里的人,便是乌迟国历代先皇!

    所有的先皇棺椁包围之中,洞窟中间,则是一片电火耀眼的池子。

    那池子也有方圆十余丈大小,里面的雷电时时滋生,又不停的幻灭,将这洞窟照得如同白耀一般,远远看去,便好像是盛满了一池的雷电,而且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

    可那只是幻象,小皇子透过了表面耀眼的雷电,便可以看到池底。

    在那池底,赫然生着一株三尺多高的小树苗,叶如松针,茎若青铜,虬劲苍拔,所有的雷电,都是从那小树苗上面生长的雷电上面流窜了出来的,彼此碰撞纠缠,连结成片,在这雷电的滋养下,就连小树苗下面的泥土,都凝结成了岩石的形容,蕴满了雷电之力。

    而更让人惊诧的,却是这小树苗的颜色。

    它是在时时变幻着的,赤橙青蓝紫金翠,变幻不停。

    而在这小树苗颜色变化之时,那雷电的颜色,便也在不停的变化着。

    电光映照,使得这一方洞窟,也不停变幻着各种颜色。

    “七宝雷树……”

    小皇子看着那株小树苗,也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徐徐吐了出来。

    “母后说了,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他低声自语,然后将乾坤袋里的一个铁匣取了出来。

    那铁匣四尺见方,上面镶嵌着一个铁八卦。

    小皇子挤破刚才割开的手指,挤了一滴鲜血在那铁八卦上面,便见那八个阵位,缓缓的变化了起来,半晌之后,一道白光从八卦中间投射了出来,而小皇子则急忙抬手,将那八卦扔了出去,铁匣子像是有着自己的灵性,立时飞到了那雷池上空,缓缓翻转了过来。

    无尽的白光,都从那匣子里流落了出来,笼罩了整个雷池。

    半晌之后,那一棵雷树,居然整个被拔了起来,慢慢的飞进了小匣子里面。

    而后,小匣子上面的八卦图案,便再次变化,重又回到了之前的模样,那一株七宝雷树,便也被这铁匣子封在了里面,而这铁匣子,便也似忽然失去了灵性,向地上跌来。

    小皇子急忙跳了过来,双手抱在了怀里。

    匣子轻盈,但他却像是抱着整个天地般沉重。

    低低的叹了口气,便要跟着纸鹤,从另一个通道离开此间。

    “你果然没有说实话!”

    但也就在这一霎,忽然有一个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皇子大吃了一惊,险些一跤摔倒,急转过身来,便看到了一袭青袍的方原。

    他不知何时也进入了这方地窟之中,就在门口处静静的看着自己。

    两个人距离如此之近,他却甚至不知道方原是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他已来了多久。

    “你……你……”

    小皇子惊慌开口,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有些想不明白,这时候方原本该被帝王心鉴给镇住了才对。

    就算他与那两位阵师,可以脱困,那也少说要三天之后,到时候自己早就远走高飞了。

    “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对么?”

    方原淡淡开口:“那帝王心鉴是一方通灵之镜,天生便知道守护你们乌迟国皇陵,他悬在了墓梁之上,便其实是这皇陵的最后一道禁制,但凡有外人进来,哪怕是生出一丝想要从这皇陵之中带走任何东西的心思,都会被它锁住心神,轻则神魂紊乱,重则永远镇压!”

    说着话,他眼神淡淡的看向了小皇子:“你觉得我现在应该被锁住?”

    小皇子死死的盯着方原,深呼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怀里紧紧抱着那匣子,努力维持着自己声音的稳定,道:“你……你是怎么……怎么脱困了的?”

    “我神魂有秘法守护,寻常法宝镇不住我!”

    方原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又道:“更何况我一直就不信你,又怎会真的去破那铜镜禁制?”

    “你……你为何不信我?”

    小皇子脸色愈发惊慌,后退了一步,道:“我哪里引你怀疑了?”

    “指望一面镜子你去解除你父皇所中的妖法,本来就是个笑话,你若真带了那面镜子回去,且不说能不能成功,怕是连你父皇的面都见不着,你很个聪明,没道理不明白这个!”

    方原平静的说着,慢慢向前走来,又道:“更关键的问题是,你之前告诉我七宝雷树所在的时候,我便不相信你了,虽然我确实对七宝雷树了解不多,但这天下间的诸般灵药神木之药典,却看的不少,甚至还懂一些培育灵植的道理,我知道这等神木,断然不是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培养得起来的,要么便是独一无二的神异宝地,要么,便须反其道而行……”

    他慢慢的说着,十分有自信:“所以你说那株七宝雷树,养在了你们乌迟国祭坛里,这句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信过,乌迟国毕竟是小国,没有可以培养七宝雷树的宝地,那么,有可能让你们培养这株雷树的,便一定是阴邪黑暗之地,滋养它的,也一定不是凡物……”

    目光看向了周围的棺椁,他才继续说道:“雷道神物,非普通之事可以滋养,惟有人心可养天道,因此,我想了很久,可以滋养这等神物的,也只有你们乌迟国统御一国的皇威了,而这样一想,除了你们乌迟国历代先皇的残灵,还有什么更合适的东西可养这雷树?”

    小皇子听了这番话,脸色已变得极其古怪:“你一早就知道七宝雷树是在这里?”

    方原道:“随便猜猜罢了,看样子猜中了!”

    小皇子实在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他暗中咬了几回牙,手里握紧了一枚紫色玉简。

    方原目光看向了他,道:“看样子你还有一道后手,但你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与我相差很远,这后手会是什么呢?”目光看向了四周,淡淡道:“是了,这里皆你们乌迟国先皇的遗骸,想必也有些残灵存在,你大概是想将他们激发,引动他们的力量来镇压我吧?”

    然后他摇了摇头:“别这么做了,我不想杀你!”

    小皇子被他说破了心事,心间慌乱又绝望,险些摔倒,那玉简终究还是没敢捏碎,怀里紧紧的抱着那个铁匣子,眼神绝望的道:“你别过来,我把雷树毁了,都不会给你……”

    “那你毁吧!”

    方原丝毫不停,直走了过来,淡淡道:“反正不是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