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祭台上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凶兽兽灵……

    事实上,祭台上面只有一只肥肥胖胖的白猫,正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呼呼大睡。

    白猫的旁边,还蹲着一只小牛犊子大小的狻猊兽,正讨好的用爪子轻轻的帮那只白猫揉着似乎吃撑了一般的肚子,见到了这么多人忽然出现,那只狻猊兽吃了一惊,冲着方原等人吡了吡牙,而那只白猫则只是睁开了眼睛,懒洋洋的看了他们一眼,有些厌烦也似,又缓缓的躺了回去!

    无论是小皇子,还是那两位阵师,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这是什么鬼?

    祭台上怎么会有这么一只白猫,那凶兽兽灵呢?

    这里可是乌迟国皇室祖殿的范围之内啊,遍布阴邪兽灵,这猫是怎么来的?

    它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那些不敢靠近这祭台的兽灵,害怕的难道是它?

    相比起小皇子与两位阵师,方原心里的吃惊只有更多。

    不但是因为看到了这只十分不应该出现在了这里的白猫,心里异常的古怪,更是因为,他和这只白猫,还是一个旧相识,甚至与那只狻猊兽,某种程度上也是属于旧相识!

    ……魔息湖内,他就遇到了这只白猫,还得它帮过一个大忙。

    可是离开了魔息湖之后,他却一直没有再见过它。

    如今此地距离越国魔息湖,少说也有数万里之遥,这只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那只狻猊兽,明显就是当年的阴山真传甘龙剑带在了身边的战宠吧,当时自己与甘龙剑恶战之时,这只狻猊兽似乎开了小差,没有出现,如今怎么跟这只白猫混在了一起?

    “难怪周围的兽灵这么少,难道都是被它……”

    天枢门的老阵师低声说了一句,脸色已然惊恐到了极点。

    刚才他们一路过来,完全没有遇到想象中那么多的兽灵,按理说,乌迟国每一位老皇驾崩,这里便会多炼制数百只兽灵放进来,数千年来,便是有一些妖灵会因为各种原因消散,但余下的数量也绝对不会少才是,不然的话,这第二层防御禁制,便不会有太多威力!

    可是他们这一路上进来,却只是遇到了小猫两三只。

    刚才还以为这些兽灵都聚集在了祭台附近,如今看看,祭台附近根本一只兽灵也没有。

    包括那只应该存在于此地的凶兽兽灵,也毫无踪影!

    再看看那只白猫撑得几乎要胀开的肚皮,他们又怎么会不产生一些联想?

    只是,这个联想太惊悚了!

    难道大部分的兽灵,还包括那只堪比金丹的凶兽兽灵,都被它吃了?

    “师兄,施展四相诛邪阵……”

    天枢门的两位老阵师手心里的汗都出来了,抬头看看方原,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便互相一点头,按按取出了一套布阵的法器出来,事到如今,虽然没有看到那只凶兽兽灵,但这只猫恐怕也不会比那只凶兽兽灵好对付,也只能拿出压箱底的宝贝与它周旋一二了……

    “方小先生,我们师兄弟露一手,烦你帮我们掠阵,盯着那只狻猊!”

    他们两个暗中做好了准备,慢慢向前走去。

    不过也就在此时,方原忽然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来吧!”

    那天枢门的两位阵师立刻道:“好!”

    后退了一步,手里的家伙也都收了起来,隐隐的还松了口气。

    不到万不得己,他们才不想招惹这等恐怖的存在。

    人不可貌相,妖也如此!

    这只白猫看起来越正常,越不可以常理计!

    只不过,正在他们隐隐有些期待的等着,想看方原用什么手段来对付那只妖物时,却忽见方原什么也不做,就这么长长的叹了口气,空着两只手,抬步向祭坛上面走了过去。

    “方小先生,你……”

    两位阵师都吃了一惊,急忙要叫住他。

    方原只好朝他们摆了摆手,道:“不必如此紧张,它跟我……是熟人!”

    “啊……”

    小皇子与两位阵师都呆住了。

    方原则是直接走上了祭台,然后向着那只白猫走了过去,见到他过来,那只狻猊立时吡起了獠牙,一脸的凶相,喉咙里发出了威胁的声音,可是那只白猫忽然就翻过了身来,一爪子挠在了那狻猊的脑袋上,狻猊立时露出了一脸委曲的模样,趴在了地上不敢动了。

    然后那只白猫转过头来,懒洋洋的打量了方原一眼,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

    仿佛是在问方原过来做什么!

    “又见面了……猫……”

    蹲在白猫身前,方原打了声招呼。

    只是在想该如何称呼这只猫时,犹豫了一下,叫猫前辈?猫大哥?猫小祖宗?

    好歹那只猫并不在意这个,只是高冷了看了方原一眼。

    从那眼神里,方原分明看出了一种“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不耐烦劲儿。

    “魔息湖分别之后,一直未见,倒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方原皱着眉头,低声道:“你是从魔息湖跟着我过来的,还是只是偶然在此碰到?”

    那只白猫转头看了狻猊一眼,心想这个家伙心里怎么一点数也没有……

    方原也看了那狻猊一眼,他也是看到了这只狻猊,才隐隐的猜到,这只白猫应该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不过不会时时在自己面前出现罢了,而这,也使得他心里生出了一些疑惑,这只白猫明显来历不凡,本领怕是也不小,但是它一直跟着自己,却又是为了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

    方原试探着问道。

    那只白猫脸上,似乎露出了一抹冷笑,心想你还真看得起自己!

    “那要么就是,你是为了什么东西而来?”

    方原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可那只白猫却头也不抬了,蛇一般的尾巴懒洋洋向着祭坛后面指了过去。

    方原心里忽然明白了:人家这是让自己该干嘛干嘛去……

    “唉……”

    他也只好无奈的站了起来,又看了这只猫一眼,向它作了个揖,然后转身下了祭坛,面对着小皇子等人疑惑的眼神,他也只能随便的回答了一句“问题解决了”了事。

    不过这却使得小皇子与那两位阵师肃然起敬……

    能跟那只神秘的白猫扯上关系,方原在他们眼里明显更有些深不可测了。

    “咱们继续吧,它应该不会影响我们!”

    方原低声说了一句,一行人便绕过了祭坛,继续向前走去。

    如今,这第二层禁制也算是到了尽头,他们也已真正的接近了乌迟国祖殿位置,却见在祭坛后面,乃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也不知有多深,一眼看下去,只有无尽的青雾,一段黑玉铺就的石桥,从祭坛直接跨过了悬崖,伸向了另一侧的黑色古殿大门,十分的险峻。

    周围的虚空里,可以看到时时有若现若现的光华闪现,明显布满了厉害禁制。

    “这里应该就是进入祖殿的最后一段路了,我倒是知道,想要进入祖殿,便只能在祭坛处祭拜先祖,得到历代先祖们的神念加持,然后通过这段石桥,石桥尽头,有一个阵枢,可以暂时性让周围所有的禁制休眠,然后就可以让人运送先皇的遗骸进入祖殿安葬了……”

    小皇子也明显是做过功课的,低声的向方原说道,然后摊了摊手,道:“不过咱们现在可没办法得到历代先祖们的神念加持,只能先凭本事闯过石去,然后操作桥头的阵枢……”

    “通过石桥……”

    天枢门的两位阵师都有些惊异,就连方原的脸色也有些沉重。

    些许用了点手段,稍一试探,他们的脸色便更差了。

    这石桥,该能算得上是这通往皇陵的最后一层禁制,几乎比外面的两层禁制加起来都可怕,那石桥之上的各种秘法与禁制,简直就是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难以想象,别说是他们这等修为,就算是金丹境界的修为,怕也是不可能这么轻松的闯到石桥的另一端去吧?

    而如今要一点一点破去这上面的禁制的话……

    银发老者道:“师兄,我起码得一年时间才有可能,你呢?”

    那黑发老者沉吟道:“我比你快一点,也得大半年吧……”

    然后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方原!

    而方原在这时候,也在打量着那石桥,手指轻轻掐动着。过了半晌,他才道:“半个月吧!”

    “半个月?”

    两位天枢门的老阵师都呆了一呆,有些傻眼。

    虽然这已经比他们快了很多,但也有些久了,万一乌迟国皇族有人知道,前来阻他们怎么办?

    “若不如此,那只能找一个人,带齐了所有的防御法器,直接冲过去,小心避开所有的禁制,实在有些避不开的话便硬撑下来,也许可以撑到石桥尽头,接触到那阵枢……”

    方原又慢慢的提出了一个建议。

    可听了这个建议,众人却是更傻眼了……

    这与找死有什么两样啊?

    不过,也就在他们前后犹豫,始终定不下来一个合用的方法时,后面的祭台之上,那只懒洋洋的白猫,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忽然跳了起来,慢慢悠悠的就跳到了那石桥上去,然后摆着蛇一般长长的尾巴,逛街一样的向着石桥的另一头走了过去。

    “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白猫走到了石桥另一头,朝着那个阵枢位置,一爪子挠下!

    轰隆隆……

    一片肉眼可见的灵光波纹流过,周围所有的禁制,都缓缓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