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血祭兽灵
    不论这两个老阵师同不同意,这探路的活还是交给了他们。毕竟这一行人里,方原是破阵主力,小皇子是东主,那个提着大刀的傻大个子,又明显很不好惹,他们两个是阵师,不擅长跟人打架,估计不是这傻大个子的对手。选来选去,似乎也只有自己合适了。当然了,黑头发的是师兄,地位高了一些,这先探路的就成为了那银发老者,颤巍巍的向前走了过去。

    一段路走完,头上已出了一层冷汗,好在一切安然,忙转头叫道:“过来吧,安全!”

    诸人这才跟了上去,然后继续推衍。

    如此步步为营,一段一段的深入了进去,过程枯躁,却时时隐藏凶险。

    两位老阵师也十分无语,心想自己这天枢门两位老祖,怎么就成了专职探路的了呢?

    不过好在,方原推衍之能十分厉害,这一路行来,并未出现失误。

    两个老者提心吊胆了一路,到了最后时,也终于略略放心了。

    虽然嘴上还是觉得,他们两个加起来应该比方原强了一点点,不过倒也真个暗暗佩服起了这个年青的阵师来,已经口头上郑重邀请了方原一次,请他入天枢门做客卿长老。

    然后被方原以一句“水平不够”给委婉的拒绝了。

    两位老阵师觉得方原很谦虚,一致觉得方原的阵术水平其实已经够了。

    小皇子在旁边适时的笑了一声:“呵呵!”

    如此走走停停,终还是有惊无险的深入了大阵之中。

    而伴随着这个破阵过程,方原也自觉阵术一道提升极快。

    从一开始他只是试着利用天衍之术来推衍阵术变化,到了后来时,几乎运转的得心应手了,这一方笼罩了几乎整座幽谷,看起来似乎无穷无尽一般的护陵大阵,在他眼里,便好像成为了许多部分组成的,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部分中间的缝隙,并得心应手的拆解。

    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也避免不了借助天衍之术。

    不过如今他对天衍之术越来越熟悉,推衍一些简单的变化时,消耗的神念微乎其微,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只有在到了一些关键时候,需要消耗大量的神念来推衍时,他才会盘坐下来,取几块灵精来炼化,代替自己神念的消耗,这在外人看来,倒也显得十分的正常。

    “天衍之术,果然神妙无双,用来推衍阵法变化,几乎比用来推衍修炼功法还要合适,可见我之前想的还是简单了,它能够藏在道元真解之中,这潜力远比我想象的更高……”

    如此向前行了一日,方原中间停下来休息了三回,便已深入大阵之中。

    只觉得,周围的阵势已渐渐稀少,简单,知道这外围的大阵已经闯了出来。

    “吼……”

    正在诸人都觉得心里微松,准备找个地方先休息片刻,再深入这片山谷时,忽然间右侧响起了一声咆哮,众人急抬头看时,便见十几丈外,一只身形庞大,如同小山一般的巨猿,身上散发着道道黑烟,恶狠狠的向着他们冲了过来,这一下事起仓促,大出人之意料!

    “吼……”

    站在了方原身边的关傲,也是跟着一声大吼,回身便是一刀斩了出去,他如今也渐渐适应了自己筑基境界的法力,一旦出手,力随身涨,一身火光便自然而然的显化了出来,同时大刀里封印的那一条夜护法的战魂也随之出现,看起来倒像是比那凶猿还高大了几分……

    “喀喇喇……”

    那头凶猿被方原一刀斩成了两半,跌落在了一旁。

    但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没有血液流下,反而慢慢的化成了两截黑烟,消失于场间。

    方原见了,心里微动:“这不是真正的妖兽,而是……”

    “天啊,血祭兽灵……”

    那两位老阵师也大吃了一惊,忙警惕了起来,看向了四周。

    “你们识得此物?”

    方原微微一怔,向他们两个看了过去。

    那两个阵师一见方原问向了自己,脸上同时露出了一抹喜色,那银发老者抢着道:“这也是禁制的一种,不过却不是依着阵术布下的,而是拘禁妖兽,抽其生魂,以秘炼炼制,保持它们生前的实力,囚禁在这一片区域里,但凡有生人气息进来,必然被它们捕杀至死!”

    黑发老者被师弟抢了话口,十分不满,瞪了他一眼,道:“这等禁制十分的阴毒厉害,兽灵也可怖,若无法找到它们的尸骨,将其烧毁的话,这些兽灵便不死不灭,这时候看起来把它杀了,但一定时间之后,又会恢复过来,是一种非常厉害,也很罕见的守墓之灵!”

    “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

    小皇子插了句嘴:“以前我们乌迟国好像也有这个传统,每到老皇驾崩,需要葬入祖殿之时,便会大肆捕捉十万蛮山里的妖兽,看样子,便是为了在这里布置血祭兽灵……”

    “看样子这就是第二层禁制了!”

    方原微微皱眉,然后向小皇子问道:“这些妖兽,都是何等实力?”

    小皇子想了一会,迟疑道:“大部分都是七阶或是八阶的妖兽吧,如果我记得没错,好像还有过捕捉到凶兽的记载……啊,是了,确实有过这种记载,我们乌迟国有一个世家,世受皇恩,地位尊崇,这个世家,便是因为祖上曾经给我乌迟国皇族献上过一头凶兽……”

    “凶兽?”

    方原等人闻言,皆隐隐吃了一惊。

    这世间的生灵,受到灵气滋养,皆可修行,不过却是两个方面。

    有一类妖物,在灵气滋养之下,开了神智,便走上了和人类修行者一样的道路,吞吐灵气,结丹筑基,甚至学会了变化之术,可以变成人形,行走坐卧,一应与常人无异……

    这种妖类,便是凡俗之人口中的:妖精!

    而它们的等阶划分,也与修行之人一模一样,筑基、金丹、元婴……

    但也有一类,是和这些妖魔完全不同的。

    它们也受到了灵气的滋养,但却未曾提升神智,而是生出了一种强横无双的肉身,不会走上修行之路,只会按着本能去追逐灵气,继续生长,这一类的妖物,往往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生长在深山之中,保持着兽性,因此,这一类的妖物,便是常人口中的:妖兽!

    不过妖兽,实力也有强有弱。

    修行之人,往往将他们划分了一至九阶妖兽,阶层越高,便代表着这种妖兽实力越强,可是在九阶妖兽之上,还有更为恐怖的存在,这便已经无法再用“妖兽”二字去形容他们了,而是凶兽,虽然这些凶兽与普通野兽一样,未开神智,或是神智不高,但却极其的可怕。

    传说中,九阶妖兽,其力量已可匹敌筑基境界的修士。

    而凶兽,那便只有金丹境界的修士才能对付得了了。

    倘若这片山谷里面,存在着一只凶兽之灵的话……

    几双眼睛都向着方原看了过来,询问之意十分的明显。

    方原看了看四周,道:“只能小心一些了,随时准备保命再说!”

    事已至此,自然不能退缩,而且这种禁制,也是无法推衍的,兽灵任意的在这片区域之内游走,无法预测它们的动向,除了小心一些,机灵一些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好,我走在最前面!”

    关傲见状,便主动挑起了大梁,第一个向前走去。

    而后方原与小皇子,走在了中间,把控大局,那两位老阵师,只好跟在最后压尾。

    轰隆隆……

    这一次再向前走去,却与之前的凶险四伏不同,时时都会遇到一些妖兽兽灵出现,凄厉吼叫着向他们冲了过来,而关傲便也义不容辞,第一个冲将了上去,好歹他天生神力,又是一脉火行筑基,走阳刚一道,克制这些没有神智,又属于阴邪一道的兽灵却是相相得益彰。

    大部分的兽灵,都是一个照面之间,便被他斩了,偶有一些厉害的,方原便及时出手,在旁边助他,也是有惊无险的便斩成了两半,一路深入了进去,倒是没有伤亡出现。

    只是,虽然暂时顺利,便众人心里却都沉甸甸的。

    他们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兽灵,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少,实力也并不很高,可一想到,这里有可能潜伏着一只凶兽级别的兽灵,便一个个心间沉重,半句轻松的话儿也不敢说!

    如此向前走着,他们已然靠近了一座黑气沉沉的祭台。

    距离尚远,便感觉到了那祭台之上,滚滚而来的邪异气息,空气都似乎沉重了许多。

    “哗……”

    一靠近了这祭台,之前一直追逐着方原等人的兽灵,居然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强横而可怖的力量,本身就没有什么神智的它们,也本能的恐惧了起来,纷纷四散游离,远远逃开!

    “躲不开了,准备这场恶斗吧!”

    方原低声一叹,将那五色羽扇取在了手里,法力缓缓灌入。

    而其他几人,也或是举起了大刀,或是祭起了各种法器,一步一步,悄然摸了过去。

    “唰……”

    到得祭坛下方,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间同时冲了上去。

    高高跃在半空之中,手里的法宝法器,便都要狠狠砸落。

    但也就在此时,他们看清了祭坛上面的存在,却同时都是脸色一变,收住了手。

    呆呆看着那祭台,神情都十分的古怪:“这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