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说困死你,就困死你
    “本已放你一条生路,你却自己找死!”

    远方夜空之中,一声厉喝远远传了过来,阴侍赵奴儿身形如电,来的极快。

    此时他头发都没有束起,披头散发,穿着妖艳的红袍,如同一个疯子一般。

    明显是在修炼之中得到了消息,立时不管不顾的追将了过来的。

    脸上的怒意,可不是假的,对那“阴山宗真传”已恨到了极点。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本以为那阵师已然怕了,不敢再作乱,万万没想到,好容易等到了自己趁着月圆之夜修行之时,他居然又要作怪,暗中带了小皇子逃将出来,害自己前功尽弃,万一在自己看着的情况下,小皇子都溜了出去,吕妃会如何严惩自己?

    想到了后果,后背都发凉了!

    所有的账,他都算到了方原头顶,打定主意非弄死他不可!

    反正吕妃已然说过,让自己不必顾忌什么阴山宗真传的身份,该杀便杀就是了。

    还好他反应得快,没有被那阵师真个带了小皇子逃走,这一赶了出来,便遥遥看到了那阵师在前方遁逃,急忙施展了一身的法力,提升速度追来,远远的就看到,那阵师似乎是怕了,也知道在自己手上逃不掉,居然直向着下方一片山谷里钻了进去,布下了大阵……

    “将小皇子交出来!”

    阴侍赵奴儿冲到了那山谷上空,一声尖叫,五指成钩,直接抓了下去。

    这一下用了全力,五指居然都有黑气钻出,化成了五个巨大的鬼头,分成五个方位围在了山谷的周围,向着中间噬咬了过去,沿途所遇树木山石,皆被这鬼头腐蚀的烂了。

    “巅倒五行,乾坤逆转,疾!”

    而在这一霎,迎着赵奴儿这半步金丹的妖邪神通,方原自然也不敢硬接,但他也全然无惧,沉着一张脸,飞快的将这一片山谷之中剩余的大阵布置完了,眼见得鬼头从头顶之上冲了下来,便一声暴喝,飞身向前,抬手一挥,最后一道阵旗,狠狠的插在了一处悬崖上!

    轰!

    也就在这一霎,整片山谷上空,便轰隆一声浮起了一个淡蓝色的圆弧,从谷底向半空之中弹了上去,那五个硕大的鬼头,已然冲了过来,却被这圆弧直接又弹回了半空之中。

    “死到临头,还想反抗?”

    那阴侍赵奴儿望着下方的蓝色大阵,森然一笑:“我倒看你这破阵,能撑到几时!”

    大喝声中,忽然一扯身上的红袍,而后向着空中一荡,那一件红袍,迎风就涨,居然变得有若这片山谷一样大,而后那赵奴儿扯着这红袍的一角,用力一甩,红袍立时飞快的旋转了起来,甩成了一个漏斗形状,尾部尖尖,飞速旋转,直接向着那大阵钻了下来……

    而赵奴儿,则躲在了红袍之中,要借红袍之力破开大阵,冲将进来!

    这赵奴儿显然也非无知之辈,知道这等大阵易守难破,若凭自己的修为强行打破这大阵,那有些吃力不讨好,因此便也以巧破巧,幻化玄功,攻其一点,借机冲将进来……

    反正在他理解之中,阵师便是缩在了壳里的乌龟。

    打破了这个壳,里面的人便任由自己拿捏了!

    “嗯?”

    大阵里面的方原,似也吃了一惊,双手疾按,又接连布下了两道阵旗。

    轰隆隆……

    山谷之间,蓝色圆弧之下,两道赤色火盘飞速转,向着赵奴儿攻来之处冲了过去!

    “找死!”

    赵奴儿的袍角,已撕破了这大阵一角,见到火盘飞来,却是一声阴笑,而后张口一吐,便见得一道黑气裹挟着飞剑,狠狠向着火盘斩了过去,那两个大如磨盘的火盘,居然皆是应声被他的飞剑斩成了两半,而后飞剑去势不绝,带着一股子黑气,狠狠斩到了方原面前。

    “唰……”

    方原见飞剑来的甚急,急捏法印。

    头顶之上,陡然间一个紫色的神相虚影出现,却是施展了阴阳御神诀,又同时加持了紫气流云诀的法力,那神相凝现在了他的头顶时,赵奴儿的飞剑已堪堪斩了过来,神相无声嘶吼,双手用力的在空中一合,恰将那飞剑夹在了掌间,然后被剑上巨力冲得疾速倒跌。

    轰轰轰!

    跌出了十余丈后,那神相便已溃散,方原也跌到了大阵的边缘。

    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出青阳宗两大传承,居然在赵奴儿飞剑之下,也撑不到数息功夫。

    他们之间的修为差距,果然极大。

    凭着这赵奴的一身法力,恐怕他如果不是残缺之身的话,说不定早就结丹了。

    “哈哈,这就是云州第一大仙门阴山宗的玄功么?”

    赵奴儿见方原狼狈,大笑起来:“咱家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笑声之中,他已破开了笼罩山谷的大阵,冲了进来,五指如钩,疾向方原抓去。

    “你说错了……”

    在这时候,那阵师布下的大阵已被他攻破,他整个人也完全暴露在了自己爪下,明显是技穷之际,却没想到,那个阵师脸上,居然没有半分的慌乱,反而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迎着自己的来势,他忽然摇了摇头,冷冷说了一句话,然后身形向后飞掠了数丈……

    只此数丈,他便已退出了大阵!

    自己攻入了大阵来,他却退出了大阵去!

    然后他站在阵外,很认真的向自己解释:“阴山宗不是云州第一大仙门!”

    说罢了这话时,他陡然间从袖子里抽出了一道阵旗,向空中一荡。

    轰隆!

    刚才那笼罩了整座山谷的大阵,忽然疾速缩小。

    蓝色光弧闪耀,挟着整座大阵之力,皆向着赵奴儿身上挤压了过去!

    “嗯?”

    赵奴儿大吃了一惊,已然猜到了方原的用意。

    “这厮是故意引我入阵来着?”

    眼见得四面八方,都有巨大的阵力挤压了过来,赵奴儿眼神微冷,却丝毫不惧,身上红袍一展,陡然变大,而后鼓胀了起来,犹如一片红云也似,撑住了周围挤压了过来的大阵,然后他手里,已然多了一柄通红如玉,上面似乎要滴出血来一般的妖刀,疾斩而出!

    “幼稚,凭你这小小阵师,也敢冲咱家耍这点小心思?”

    喀喇!

    那一刀斩在了大阵之上,居然劈得大阵一阵乱晃,蓝色光弧上,隐有裂痕出现。

    “咱家既然进得来,便出得去!”

    赵奴儿森然阴笑:“你想用这破阵困住咱家,是打错了算盘!”

    说着这话时,一身阴气暴涨,妖刀接连不断的向外斩了出来,一时间阴风四溢,那蓝色光弧之上,已然出现了片片裂痕,似乎承受之力大到了极限,已到了崩碎的边缘……

    赵奴儿这般自信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阵法布的仓促,又没有什么天材地宝做阵眼,怎拦得住他?

    可方原在这时候,任由赵奴儿破开大阵,却是全不理会,似乎他也知道赵奴儿破开那一层大阵,不过是时间问题,在这时候,只是冷着一张脸,身形于山谷上空四下里游走。

    左手不停的掐动,右手则是一道一道的阵旗都甩了出去,布置在了山谷四周。

    “临时抱佛脚?”

    赵奴儿一眼瞥见,哈哈大笑:“倒看你是布阵快,还是咱家破阵快?”

    说话间,妖刀锋芒催动了极点,狠狠斩出。

    喀喇……

    那裹着他的蓝色电弧,终于被他斩碎,光芒四溢,而后快速的黯淡了下来。

    这大阵,终于还是被他硬生生从里面破开了!

    赵奴儿森然大笑,身形暴涨,便要直向着方原迎头斩将过去。

    但他没想到的是,身形刚刚冲到了一半,便见方原最后一道阵旗已然脱手而出,精准无误的插在了一块青崖之上,然后就看到一道灵光激射而出,与刚才方原布下的所有禁制与令旗结合在了一起,迅速的将所有的力量贯穿成了一个整体,漫天火光自上空降落了下来!

    赵奴儿刚冲了上来的身形,便直接被这火光逼着退了回去!

    “你……还真这么快?”

    赵奴儿又惊又怒,大大出乎了意料。

    再厉害的阵师,布阵都是需要时间推衍的。

    这也是阵师公认实力弱的原因之一,因为在临敌斗法之际,你根本没时间布阵。

    不过修行界里一个公认的事实就是,阵师实力虽然低,但如果你给他一定的时间布置的话,那么同阶修行者里,怕是没有哪个人敢去攻他布下的阵法,那太吃亏了……

    可从方原带了小皇子逃将出来,到赵奴儿追出,前后不过是盏茶不到的时间差。

    这个时间,连推衍出合适的阵图时间都不够,更何况是布置?

    这也是赵奴儿完全没有将方原放在眼里的原因!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阵师居然布置速度这么快,似乎都不需要什么时间来推衍一般,随手一挥,阵旗便去了指定的位置,前来勾连,合丝合缝,自己刚刚才破开了这一道大阵,速度已然极快,半盏茶功夫都不到,他居然便已经把一层新的大阵布置了起来……

    而在赵奴儿又惊又怒之时,方原根本看也不看他。

    他已然飞在半空,目光四扫,快速推衍,又开始布起了一层大阵……

    对他来说,赵奴儿从追出来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