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阵师心思不可测
    “御神龙,你好大胆,居然强攻我火云岭,不怕坏了规矩吗?”

    火云岭上,巨蛟门弟子争相杀将了上来,火云岭弟子分明抵挡不住,已被他们倾刻间占据了诸方阵枢。正要一鼓作气,将整个火云岭拿下,却见山腰里有一道身影冲了出来,双臂一振,将数巨蛟门弟子震飞了出去。而后立身于一座宫阁顶端,向着山下厉声大喝。

    众火云岭弟子看时,心下微安,正是火云岭大长老李龙鱼。

    “嗖!”

    那位巨蛟门门主御神龙,脚踏独角巨蟒,破土游走,直向前冲了过来。

    口中却是冷笑:“李龙鱼,你这三姓家奴,本是先主动投靠了我,要借我巨蛟门之力,谋了火云岭基业,甚至连火云岭的几颗钉子,都是你帮我暗中收买了下来的,可谁能想到,就在马上要动手的时候,你倒先自萎了,甘愿做了别人的家奴,还好意思暗中蒙蔽我?”

    “幸亏,我可没有一直信你,收买的钉子,也不只有那么几个!”

    御神龙看着火云岭李长老脸色已变,笑得更是得意:“你暗中将投靠了我火云岭的人或杀或囚,却反倒引起了其他人的警惕,早就暗中将一切消息都传递给了我,本来我还想等你护山大阵布置完成,再来一个雀占鸠巢,但如今形势紧急,也只好给你们这个小惊喜了!”

    火云岭大长老李龙鱼签了血契之后,他已心性大变,什么面子之类的也都顾不上了。

    便是这样被御神龙讥讽,也面不改色。

    只是冷笑道:“修行界里,攻人山门乃是大忌,御神龙,你还真是狂妄到不管不顾了,就真对自己的实力那么有自信,以为我火云岭老门主坐化之后,便没有人可以治得了你么?”

    说着这话时,他已法力一荡,背后三道气机冲宵,映照一方虚空。

    三脉筑基的修为,已然显露无疑。

    而与此同时,如今的火云岭少门主许清盈也走上了前来,身上同样也有金木两道法力显露了出来,却是她虽然是火云岭少门主,但却没有借火云岭的地脉筑基,而是她的父亲,当时花费了无数代价,才帮她谋得了一个其他地方的二脉筑基机缘,也是不容小觑……

    在他们身后,则是火云岭的另外几位长老,却都是一脉火行筑基或丹药筑基,沉默不言。

    少门主连同四位长老都在,火云岭此时的实力自然也不可小觑!

    可那巨蛟门门主御神龙显然早有对策,见状只是冷笑:“御某既然敢来,便不怕你们拼命,不过是几个一脉筑基的废物还有一个筑基二层的少门主,又能算得了什么?”

    说着话时,在他身边,背后的黑暗中,也浮现了几道人影出来。

    其中,除了巨蛟门威震四方的三位筑基境长老,赫然还有两个裹着黑色斗篷之人。

    “老先生,咱们这就……”

    御神龙看向了其中一个穿着黑色斗篷之人,低声问道。

    “休要这么多废话,小主子该等的不耐烦了……”

    那披着黑色斗篷之人冷声回答。

    御神龙忙一点头,道:“好,这就收了火云岭吧!”

    说着一声大喝,先与那三位筑基境长老狠狠的向前冲了过来,道道法器祭起在虚空之中。

    他们这一动,在他身后的一群巨蛟门精英弟子也跟着向前冲来。

    一时之间,最大的一场恶战便在这火云岭山翻翻滚滚的展开。

    只是这么一交手,火云岭众长老便感觉压力倍增。

    除了大长老李龙鱼与少门主许清盈尚有一战之力外,其他的几位一脉长老,本来就不擅战斗,只是以处理门中事务为主,如今在这正面恶战中,很快便被巨蛟门的几位长老压制住了,而那大长老李龙鱼倒是摆出了一副拼命的样子,法术灵光滔天,迎向了巨蛟门门主。

    可是那巨蛟门门主实力强横不说,更有那一条灵兽独角巨蟒相助,只是几招之间,便已将李龙鱼压在了下风,背上都吃了巨蟒一尾,对着巨蛟门门主御神龙,明显有些不敌了!

    “李叔莫急,我来助你!”

    许清盈在一旁看着,心下担忧,大喝声中,一条青藤破土而出,缠向了巨蛟。

    “哼,些许手段,也敢卖弄!”

    可是那随着巨蛟门门主而来的两位斗篷老者,却有一人冷笑。

    屈指一弹,一道灵光直直飞向了那条青藤。

    陡乎之间,那青藤便已燃起了熊熊火焰,直接化成了灰烬。

    许清盈大吃了一惊:“巨蛟门从哪里请来了这等高手?”

    眼见得斗起来吃力,而火云岭其他几个方向,巨蛟门弟子在异兽巨蟒的相助下,也都已经杀上了山来,整座火云岭,看起来已是去了大势,许清盈似乎在这时候,眼神绝望,终于做下了决定,厉声大喝道:“李叔,暂且留得青山在,咱们不与他们硬拼,走啊……”

    说着,倒是第一个飞身直向着火云岭山巅冲了过去。

    那大长老李龙鱼,也应声而退,与另外几位长老,急急向山上冲了过去,竟是直接逃遁。

    “哈哈,火云岭那个老家伙死了,果然已不成气候……”

    巨蛟门门主御神龙则是大喜,呵呵大笑,纵起独角巨蟒,直从背后赶了过来。

    眼见得他们已占住了火云岭主殿,阵脉中枢之地,但火云岭却毫无还手之力,而自家众弟子也都已经攻上山来,甚至都没有受到多少阻拦,这一番突袭,真可谓大获成功了。

    他也是心下大喜,放声大笑了起来,下一步便要纠集人手,先将许清盈拿下了再说!

    可也就在此时,那逃到了山头之上的许清盈,此时却已变了一番模样。

    她见到巨蛟门众弟子都已经被引上了山,刚才脸上的惊惶之色,如今便已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冷笑:“巨蛟门御前辈,你看我手里这是什么?”

    那御神龙一怔,见她手里拿着一道阵旗,冷笑道:“臭丫头,到了这时候还搞什么玄虚?”

    “是不是玄虚,你马上便知道了!”

    许清盈一声冷笑,陡然之间,将着阵旗祭起,直向山腰里一个地方插去。

    在那里,有着一块青色的大石头,石头上,有一个龙眼。

    看起来,那块大石头毫无异处,但在阵旗插进字那个龙眼之时,却异变陡生!

    轰隆隆!

    那块大石头上面,出现了一片黄澄澄的光芒,猛得一震,便崩碎了开来;巨石的碎片,恰好击中了三丈之外的一棵大树;大树轰然倒榻,却恰倒搭在了一处残阵之上;那残阵看起来已灵光黯然,早已废弃,但随着巨木倒榻,却牵引上了另外一道残阵,灵光陡然冲宵。

    “嗖”“嗖”“嗖”

    在这片残阵里,几道阵旗破土而出,飞向了四方。

    有的定在了半空之中,有的定在了崖顶之上,有的插在了火云岭正殿匾额之上。

    一霎那间,所有阵旗落定之后,立时便有耀眼的灵光出现。

    自那匾额之上,投射到了另外一道阵旗之上,再转折向下一道阵旗。

    几乎霎那之间,这一道灵光,便通过几道阵旗,贯通了整片火云的半空……

    若从高空看去,便可见那些阵旗之间的灵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敕”字!

    也在这一霎,火云岭上四处都传来了一阵隐隐的巨石崩裂之音,而后泼天的阵光拔地而起,犹如一片彩云,转瞬间便笼罩了火云岭各个地方,而后,火云岭四处,那些虽然已经布置完成,但因为还未启动,如今只能算是摆设的道道残阵,便都在这时候复苏了过来……

    哗啦啦……

    一片肉眼可见的阵光,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不知有多少冲上了山来的巨蛟门弟子,倾刻间被这阵光镇压,绞成了碎片。

    那些混杂在了众弟子之中,凶势滔天的巨蟒,也都被突如其来的阵光撕成了碎片……

    “你们……”

    那巨蛟门门主大吃了一惊,急忙冲宵而起,想要逃下山去。

    可在他的来路之上,一片金光闪烁,如浮云一般向着他当胸直撞了过来。

    “呼……”

    这巨蛟门门主咬紧牙关,双掌齐出,与那金光一触。

    旋及,他被撞回了原地,口喷鲜血,脸色都萎蘼了起来,右臂臂骨已然断裂。

    这一刻,他眼神又惊又怒:“火云岭护山大阵不是没完成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殊不知,在他心间惊骇莫名之时,许清盈与李长老也是又惊又喜。

    他们几乎下意识的,朝着后山看了一眼,内心里庆幸之余,倒多了一丝惊惧。

    “阵师的心思,果然难以猜测……”

    许清盈低声道:“他看似让我们拆解了原有的大阵,好布置新的阵法,但实际上,早就暗中将这一道道残阵,依着一定阵势布置好了,若有强敌深入,便可以临时启动,陷强敌于大阵深处,而这些布置,甚至还是我们亲手做的,但不看阵图,都不知道还有这等神效!”

    “清盈丫头,你之前的选择是对的……”

    可大长老李龙鱼则是面露惊惧,低声道:“他恐怕也没有想到巨蛟门会攻来,这等后手,却是给我们准备的,倘若我们火云岭对他起了歹意,逼他引发了此阵,那我们满门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