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关傲筑基
    筑基有丹药筑基、五行筑基、天道筑基。

    而五行筑基又分一至五脉筑基,通常情况下来讲,自然是筑基之时炼化的地脉之数越多,潜力越大,筑基之后的实力也越来越大!但是方原明白,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筑基之后,都会修炼神通术法,可以感应并驾驭的五行之力越多,实力自然越强,潜力也越高。

    可是这毕竟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关傲不是普通人!

    他肉身无双,天生神力,偏又笨得可以。

    哪怕方原已经用玄黄一气诀为他补足了心智,但最多也只达到之前的水平……

    指望他自己去参研什么修行之法,那是不太可能的,须知道,哪怕是如今,关傲修炼的,都是方原用天衍之术为他简化到了极致的心法,太复杂的东西,指望关傲学好不容易,或许反而搞糊涂了他,因此方原便决定让关傲在这条简单的道路上,一直就这么贯彻下去!

    一脉筑基,就很好!

    简单,纯粹,干脆利落!

    至于将来的什么神通法术一类的,那都不用考虑了。

    反正就算是为关傲筑成了三脉甚至四脉筑基,他也学不会那么多的神通法术!

    像他这样天生神力的怪胎,不走武法路子,那就是暴殄天物!

    随着对关傲的了解越来越深,方原有时候都会有些期待……

    生就了这样一具肉身的关傲,倘若有一天,真能发挥出自己所有的潜力……

    ……那该有多恐怖?

    之前与洛飞灵道别时,在那仙台之上,九姑曾经对方原说起过这世上历代古世家与仙道传承培养了出来的天骄道子们,虽然听起来可怖,但毕竟没有见过,不过,大概九姑也没想到,其实当时就在仙台下面,山脚旁边,就蹲着一个傻乎乎的怪胎,超级的怪胎……

    而这个怪胎,他是真的在某种程度上让方原都感觉有些羡慕了!

    “筑基便是汲取地脉之力,炼化一身法力,是谓天地有灵,命数有定,人生来便在肉囊之中,生老病死,天命所归,但借大地灵气,结成道基,滋养神魂,便可破此桎梏……”

    望着关傲,方原认认真真,向他解释筑基之道。

    关傲:“哦!”

    方原看向了他:“听懂了?”

    关傲:“完全不懂!”

    方原无奈的叹道:“呆会你进去,逆转法力,引地火入体!”

    关傲大喜:“这回懂了!”

    方原:“地火不满,不要停下,直到浑身沸腾,法力呼啸……”

    关傲:“又不懂了!”

    方原:“……就类似于吃饱了一样的感觉!”

    关傲:“明白了!”

    方原:“吃饱了之后,便炼化地火……”

    关傲:“什么叫炼化?”

    方原:“你平时吃了灵丹宝药,都是怎么解决的?”

    关傲:“一会就消化干净了……”

    方原:“那就按着我之前传给你的修炼心法,一遍一遍的运转法力,发生什么都不要停!”

    关傲:“到什么时候为止啊?”

    方原仔细想了想:“到你觉得自己又饿了为止!”

    关傲听了半晌,道:“就这么简单啊?”

    方原:“……唉!”

    本来方原觉得筑基是一个挺复杂,挺玄奥的过程,里面有大智慧,可也不知怎么的,跟关傲聊过了一通之后,忽然之间,就连他也觉得似乎这个筑基过程简单的过份了……

    不过无论怎么说,总算是让关傲进入了新近建起的洞府。

    这洞府便在火云岭这一条地属灵脉的上游,火行地气最为浓郁之地,依着方原的吩咐,在坡下掏出了两个石窟,周围也布下了一座中型的聚灵阵,而在周围,方原为了稳妥行事,更是又布下了一道北斗星光阵,作为最后的防护,然后他自己守在外窟,为关傲护法!

    事先已经对火云岭诸人说过,自己不出关,不可随便来打扰。

    当初自己在云浮山筑基,前后也只用了一个时辰不到,但方原也知道,自己当时是在冒险,不可以常理计。正常情况下,筑基的过程,起码也要好几天甚至是数月时间的,当然了,那通常都是因为修行之人筑基之前,需要调整状态,寻找灵脉,甚至等黄道吉日……

    关傲没这么麻烦,进去了直接就会筑基,但就算这样,几个时辰总需要的!

    “轰!”

    他在外面,看着关傲入了里面的洞府,挑了一块最烫的地方坐了下来。

    然后他微一凝神,暗运了法力。

    立时便可以看到,地脉之中,有肉眼可见的丝丝火气,缓缓涌进了关傲体内。

    感应着那火气的强横以及数量,方原暗暗点了点头,关傲体质果然不错,引取地气很快!

    照这般速度下去,他差不多盏茶功夫,引取的地气,便要强过很多人了。

    因此,他也凝神观察着,确保这个过程的顺利。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很快一盏茶功夫便过去了……

    然后两盏茶功夫过去了……

    一柱香时间……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关傲依然稳稳的坐在那里,汲取地脉火气的速度非但没有减缓,反而在隐隐的加快。

    方原的脸色早已变了!

    他甚至有了数次冲动,想进去阻止关傲!

    正常人这般汲取地脉火气,大概早就压制不住,撑爆了肉身吧?

    可关傲居然还没有分毫停止的意思……

    而方原,之所以忍住,没有冲进去,也是因为这一点!

    因为他发现,关傲体内的地脉火气,似乎还远没有达到饱和的程度……

    甚至从他这个角度来感应,关傲的状态与刚开始时没什么两样!

    简单来说,这只是一个正常过程,只是关傲汲取的地脉火气,远比别人更多而已!

    “这……这还真是个怪胎啊……”

    方原直接惊呆了,三观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眼见得关傲汲取地脉火气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时,竟如长鲸吸水一般,无尽的地脉火气都被他引入了体内,方原也实在是有些无语了,心想这条灵脉不会被吸干吧?

    火云岭这条地脉,本来就不是什么上好的地脉,正常情况下来说,每让一个人在这里尝试筑基,引走了地脉之气,大概就需要三年时间才能恢复原状,可是如今关傲在这里筑基一次,吸走了这么多的地脉之气,天知道得什么时候才能再恢复到原来的浓郁程度?

    三十年?

    还是一百年?

    这倒使得方原心里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火云岭这次可算是亏大了。

    但他并不打算阻止关傲!

    筑基之事,虽然理论上可以尝试多次,但谁都知道,一次失败之后,第二次筑基便会难度增加许多,也就是说,筑基成功的机会,会越来越小,关傲这一次的筑基,看起来还是很稳定的,但方原不确定他这一次受到了打扰之后,将来再筑基还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因此,他只能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保证关傲筑基成功。

    “轰隆隆……”

    此时不光是在洞府之中的方原,就连火云岭其他地方,正在各处构建护山大阵的火云岭弟子们,也皆发觉了情况不对,身为修行中人,他们也都能感觉到地脉之气的流动方向,此时便明显有些惊诧,因为这山内的火气,居然都在疯狂的向着后山那新建的洞府涌去!

    这等异变,甚至让他们想起了一个传说!

    上古时期有逐日的巨神,口渴之后,一口饮干了大河之水!

    如今他们便觉得,仿佛那后山有一位巨神,在吸光这一条地脉中的灵气!

    “少门主,这……这不对啊……”

    那位李长老,已急急找到了许清盈,惊慌道:“你确定那位阵师是在帮他的护卫筑基吗?若是筑基,怎么可能需要这么多的地气?见鬼的,就算是十个人筑基怕都消耗不了这么多,他一定是在打着筑基的幌子,修炼什么邪门的功法,我们岂能真个让他这样折腾下去?”

    “他……他……”

    许清盈也明显有些慌乱,望着后山的洞府方向,欲言又止。

    她心里也有些狐疑了。

    筑基必然没有这么大阵仗,那个阵师一定暗中在做什么……

    只是一想了起来,她心里却有些无奈:“我的小命还在他的手里,又怎如何?”

    “少门主,我早就想说这件事了!”

    李长老看着许清盈一脸犹豫的模样,心一横,低声道:“你也该知道,如今老夫签了血契,便也只能一心为火云岭考虑,又岂能真个一直看着那阵师掌控着你的性命?”

    “以我之见,如今形势大有不同,不是咱们在玉罗山困在了他的阵里,而是现在他困在了咱们火云岭上,岂可再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阵师在咱们火云岭胡来?不如便由老夫亲自出手,带人将他拿下,逼他解去了你身上的禁制,夺回咱们的天外雷石来,你意下如何?”

    许清盈听了这话,微微一怔,心里顿时有几分乱。

    李长老说的话,推敲起来,倒有七八成胜算,尤其是那个阵师,倘若当真是在借了火云岭的地脉修行什么邪门功法的话,如今正是关键时候,想要出手,再无更好的时机……

    可是这个念头一升了起来,她心里便有了几分沉重。

    莫名其妙,倒想起了那个阵师在来的第一天便说过的话来:“我不是喜欢让人吃亏的人!”

    种种心绪影响下,她踌躇半晌,迟疑道:“还是再等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