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要生事
    冥冥之中的事情,自然很难一语说的通透。

    方原也不知这个小盒子的出现只是因为这散修遗骸坐化太久,肌肉松驰,因此才出现的巧合,还是这位老修当真在天有灵,在自己临走之时将这个小盒子给了自己。

    但他稍稍凝思之后,便将这小盒子拿在了手中,微一打量,发现这个小盒子不过比核桃大了一点,触手生凉,只是盖的非常严实,却无法打开。

    见到上面有符文,他便灌了些微法力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小盒子四周,有三个符文缓缓的亮了起来,但盒子依然没有打开。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一类的符文,共有八个,如今只是亮了三个而已。

    “难道要八个符文同时亮起,这盒子才能打开?”

    方原皱起了眉头,这却不是自己如今的修为可以做到的了。

    但他还是将小盒子收了起来,向着那遗骸一拜,低声道:“前辈尽管放心便是了,这小盒子里,倘若有前辈的遗愿,那晚辈必然会尽力为前辈达成,以报今日因果……”

    洞府之外,一道微风吹来,老修灰白的胡须轻轻飘动,看起来就像是在点头。

    “……告辞了!”

    方原吁了口气,便转身走出了洞府,重新关闭了洞府大门。

    双臂一振,捏起诸般法印,之前被他破解掉的守护残阵,这时候便又都飞了起来,道道灵光交织辉映,如藤蔓一般的虬结在一起,而后阵光闪烁,一层大阵已恢复如初!

    “他……他居然又将这大阵给重新布了起来……”

    许清盈与李长老远远的对视了一眼,心间的震惊难以言喻。

    “能破阵且不说,还能够随手布阵,这人年纪青青,阵术道诣,怎地如此之高?”

    在他们敬畏又不解的眼神里,方原连布三道大阵,将这洞府恢复原样,然后才带着他们向外走去,又在自己的洞府里收拾了些东西,向着许清盈道:“此番跟你过去,我不会白拿你火云岭的东西,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帮你们火云岭些忙,但你们先要做好三件事!”

    这高深莫测的年青人居然主动说出可以帮忙,许清盈大喜过望,忙道:“前辈请吩咐!”

    “第一,不要对外提起我!”

    “第二,回去之后立时将那颗天外雷石拿给我!”

    方原一条一条的数了出来,道:“第三,在你们火行灵脉最浓郁的地方,建一方洞府!”

    许清盈前两件都答应了下来,第三件听了却是微微一怔:“前辈要住,晚辈自然会将我火云岭历代门主所居的洞府让出来给前辈,这新建一方洞府的原因是为了……”

    方原看了关傲一眼,淡淡道:“我自有用途”

    许清盈不敢再多问,忙答应了下来,便在前面引路,带着方原往火云岭而去。

    火云岭的山门,便位于玉罗山东方千余里的一座山上。

    也是依山而建,座落着几片殿宇。

    门下弟子只有数百,而且实力参差不齐,修为浅薄的外门弟子倒占了大半,筑基境界的长老也不多,除了李长老与少门主之外,便只有一位丹药筑基的长老,以及两位一脉火行筑基的长老,整体实力实在不强,与其比起来,就算青阳宗,也可以算得上是庞然大物了。

    不过火云岭传承粗浅,本来就像凡俗的帮派,多过于像仙门。

    若说火云岭惟一能教人看得上眼的,便是那么一条火属地脉了。

    这毕竟是可以让人实现火行筑基的修行资源,在修行之人眼中颇为珍贵,若说起来,火云岭所有的基业里,最为值钱的便是这一条地脉,也是如今的火云岭会被人盯上的原因!

    一路上,不必方原主动问起,这位火云岭少门主许清盈便将火云岭如今面临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方原也只是表示明白了,并未多说什么,而这位火云岭少门主心里也非常有数,只是点到为止,便客客气气的一路将方原接到了火云岭山门中来,恭敬的请方原进去。

    到得山门之前,方原抬头看去,便见火云岭座落在一片孤伶伶的小山之上,四面空旷,无险可依,委实是个易守难守之地,并无地势可借,只能靠着护山大阵守着山门。

    想来火云岭也是无奈,若不是那条地脉就在这里,他们也绝对不会选这么个鬼地方来建立山门的。

    “你们的护山大阵是什么时候布下的?”

    方原站在山脚,没有急着登山,而是打量了片刻,皱着眉头问道。

    那少门主许清盈却是微怔,显然不知这么久远的事情,下意识看向了李长老。

    李长老忙道:“好教方道友得知,这火云岭的护山之阵,乃是三百年前,少门主的曾祖父请一位有名的大阵师专门布下的,此后三百年,一直依仗着它抵御外敌,每过十年,便会请些阵师来修缮一次,不过却一直请不来高明的大阵师重新布阵了,只是勉强支撑而已!”

    “按照典藉上讲,仙门护山大阵,便是仙门命脉,至少十年便要改换一次八方阵位,百年便要重新布下一座新的大阵,你们就这么凑合着用,不怕被敌人摸清了阵法方位么?”

    方原微皱眉头,淡淡问道。

    可李长老听了,却是看了那许清盈一眼,面露难色:“这个……这个大阵师……”

    方原点了点头,已明白了过来,示意他不必再说了。

    十年一次,请普通阵师来修缮大阵,这代价火云岭还能负担得起,但若是请大阵师来重新布阵的话,那代价可就高了,高明的大阵师架子都大的很,不狠狠出点血可请不动他们!

    看着山上这一方大阵,他心里却是微微一动。

    这两年时间里,他阵术水平提升不少,正是手痒之时,倒也有心试试自己的布阵本领,这对他来说,却是一个练手的过程,布下的大阵越多,他对阵法的掌控力便愈强。

    不过他虽然有心在火云岭的护山大阵上练练手,但也知道自己主动提了出来,反而拉低了自己的身价,没得引人怀疑,因此他也只是轻轻的一笑,便道:“那就上去吧!”

    火云岭少门主与李长老见了,心里便都是一动。

    引着方原在前面走,暗中却是传递了一道神识,低声商量着什么。

    方原猜到了他们的目的,只作不知,由得他们一路引上了山来,在殿内坐下了饮茶。

    直到盏茶喝完,才见那火云岭少门主鼓足了勇气,向着方原轻盈一礼,迟疑着道:“前辈,清盈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前辈答应,我火云岭如今四面楚歌,强敌窥伺,这护山大阵,委实到了好好修缮,甚至是重新布置一番的时候了,只是阵师难寻,高明且信得过的阵师更难寻,因此一直拖了下来,如今见到了前辈,也算是清盈有幸,却不知前辈……”

    听了他的话,方原心里一声笑,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他本来就想拿着火云岭的护山大阵练练手,可若主动提了出来,却显得他动机不纯,没准还引起了火云岭的猜忌,虽然这少门主都被自己制住了,也容不得她不答应,可那样毕竟是无端生出事来,于是便故意拿着架子,等这火云岭的少门主主动将这件事提出来。

    他也相信,这少门主与那李长老,都不是傻子,会想通这一点的。

    若要找人布置护山大阵,那么一是要找高明的大阵师,二是要找信得过的阵师,以免护山大阵太过粗陋,极易被人破掉,又或是阵师心术不正,在布阵时暗留了什么玄机。

    不过这两点,方原却是正合适。

    若论阵术高明,李长老与火云岭少门主,都见到了他在玉罗山上破解太华真人留下来的死阵过程,那等死阵都能破解,可见阵术造诣绝对不浅,虽然看着方原年轻,不像个大阵师模样,但说不定人家也是明师高徒,布下火云岭这样一处简单的护山大阵并不在话下。

    而若论信不信得过……

    火云岭当然信不过方原了!

    可信不过又能如何呢,连少门主都被人制住了,人家想要什么,都直接抢便是了!

    也正是想通了这一点,李长老与那少门主才商议决定,要请方原出手。

    “阵师有阵师的规矩,不会随便替你出手……”

    方原没有立时答应,而沉吟着开了口。

    李长老与少门主许清盈听了,都是微微一呆,面露难色。

    阵师架子大,出手代价高,这是谁都知道的。

    可是如今的火云岭,那一件天外雷石,已经许给了方原,不算自己的东西了,此外还答应了要给方原一千灵精,那已经是火云岭能付出的最大代价,倘若再额外付给方原布置护山大阵的报酬的话,这小小的火云岭怕是掏空了家底也交不出来,难不成把地脉给他?

    “不过也罢了!”

    方原在这时候,却又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你们将那一颗天外雷石,以及千两灵精许诺给了我,虽然之前是为了在我手里换取性命,才答应了下来的,但我也不愿凭白得人好处,这一次我会出手替你们布置护山大阵,就算是用这大阵还了这天外雷石与灵精吧!”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还是说了出来:“我还会在火云岭逗留一段时日,与其彼此算计,废心废神,浪费时间,倒不如先将话讲清楚,我不是一个喜欢让人吃亏的人,便是会拿你们一些东西,也不会白白占这个便宜,而你们,也最好不要生什么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