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二十章 天罡五雷引
    两年的时间总算没有白废,方原还是成功进了这个洞府。

    洞府之中,比方原想象的要冷清许多,只有三丈方圆,对面一个石台,左首边有一个破旧的丹炉,右首边则是一个贴壁而立的木架子,方原仔细检查了一下这个洞府,确定了里面并没有什么让人防不胜防的禁制,这才放下了心来,在这洞府之中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架子上放了一些瓶瓶罐罐,不过里面并非什么灵丹宝药,却多是一些为凡人治病的伤病之药,而在石台之上,那位散修盘膝而坐,早已逝去,不过时日未久,肉身尚未腐化,可以看得出他的相貌,童颜鹤发,下巴生着灰白的短须,身上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蓝衫。

    在他的遗骸身前,放着一副卷轴,方原已取了过来,便是在许清盈进来时他正在看的东西了。也正是这道卷轴,使得方原明白了,九姑指引自己来找这卷心法的原因所在!

    卷轴的名字为:天罡五雷引!

    在外面的这些火云岭的傻子内斗,争论不休之时,方原便一直在洞府之内观看着这一卷天罡五雷引的内容,只是几眼扫了下来,倒也大略知道了这天罡五雷引的修炼方法。

    此法,便是修行界里,难得一见的雷法!

    通过此法,不仅可以让方原在筑基之界,一直提升修为,掌握强横至极的神雷之力,甚至,在最终走到了筑基之路的尽头时,还能够炼化道基,结成世间罕见的紫雷金丹!

    九姑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道极其高明的传承!

    当然,具体的修炼方法,方原还需要进一步的参研,不过有一点是很重要的,修炼天罡五雷引,已经不只是用世间随处可见的普通资源就行的了,除非世间罕见的天雷宝身,否则的话,一定需要雷系修行资源才可以,而这,也正是方原不杀这火云岭少门主的原因!

    这一颗天外雷石名字里面的“雷”字,便足够让方原动心了!

    当然了,方原自然也不会真就这么轻易的信了那清盈仙子,毫无防范。

    那位火云岭的少门主许清盈,此时正心里微有怨念呢……

    她年纪轻轻,有胆子接任父传下的基业,自然也是有几分本领的。

    对她来说,最大的倚仗,便是从小修炼的媚功。

    这也是一种邪门功夫,虽然是一种媚惑人的玄功,但却是不可破身,否则媚惑之力便会大减,而相应的,她保持纯阴之身的时间越久,媚惑之力便也会越强……

    许清盈一直守着最后那条底线,尚未被人碰过,因此她修为或许不高,只有筑基二层,可是这媚功却十分厉害,就连李长老那等人老成精的怪物,其实也暗中受了她许多影响,在她父亲死后,这李长老其实有许多次杀她的机会,可总是到了头来,又改变了主意。

    对李长老来说,总是觉得时机未到,但实际上,这却是暗中受了她的媚惑影响。

    而如今,这许清盈便想对方原施展稍许,但没想到方原居然全不受影响。

    对方甚至连心绪也未波动一下,让她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挫败感……

    “咻!”

    也就在许清盈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再施展一次媚功试试之时,忽然之间,方原抬起了手来,轻轻一指,点在了她的额心,指尖一道法力一闪即逝,打入了她的眉心之中。

    随着那一道法力入体,许清盈只觉浑身暖哄哄的,有种被热水漫过的感觉。

    这让她感觉十分的舒服,浑身酥麻,居然微微的失神,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出来。

    不过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方原:“前辈你这是?”

    “让咱们彼此多些信任!”

    方原低声道:“我刚才将一道法力打入了你的体内,倘若你将来动了什么怪心思,它可以随时可以要了你的命,除了我之后,谁也无法将这道法力收回来,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只要你依着咱们说好的来做事,这道法力非但不会害你,还会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你的修为!”

    清盈仙子眼神里面,顿时露出了十分复杂的情绪。

    她自然也感觉得出来,那一道法力诡异至极,堂堂正正,雄浑精纯,绝非邪法,留在自己体内,确实可以帮助自己更好的掌控法力,提升修为,刚才法力入身的一刻,她甚至舒服的要呻吟出来,便是这个原因,得到了这么一缕法力,简直比吃了一颗灵丹还要舒服!

    就连之前被李长老打出来的伤,这时候都无形中好了很多。

    可是这样一缕法力,毕竟属于外人,远远超出了自己可以炼化的程度,留在了自己体内,便对自己也是一种制约,除非自己真有把握炼化或逼出这道法力,否则真要谨慎行事了!

    “去吧,把你们门中的事处理好!”

    方原平静的嘱咐了一句,自己仍然留了下来,翻看着那一卷心法。

    “是……”

    紫盈仙子长长的吁了口气,慢慢的起身行礼,然后退出了这一方洞府。

    到了洞府之外,她先向关傲行了一礼,点头示意,表示自己是奉了方原的命出来行事的,然后才走到了李长老的身前,眼神冰冷的看着他,李长老心间只觉发毛,知道清盈仙子已经说动了那洞府里的年青阵师,心里只觉一阵发苦,谁让自己没有打动那个人的异宝呢?

    “清盈侄女,你……你莫杀我,我对你们火云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急切间,只能苦苦哀求了起来。

    清盈仙子冷哼了一声,道:“我不杀你,但这一道血契,你便签了吧!”

    “签……签血契?”

    李长老顿时傻了眼,一脸的不甘不决。

    这等血契,可是修行界里最欺负人的玩意儿了,一旦签了下来,自己将来这条命人家随时可以拿走,一辈子供人驱使了,以前的他,乃是火云岭的长老,被前任宗主客客气气的请了过来的,每年都是大把的灵精供奉着的,可如今,这是要成为火云岭的奴隶了不成?

    “你若不起异心,我也一辈子会奉你为火云岭长老,当你作长辈,可你既然趁着我父亲死了,要夺我火云岭基业,那我现在就算杀了你,也无人会说我什么,更何况血契?”

    清盈仙子直接将话说的明明白白,血契递到了李长老面前。

    在她心里,也未必没有想杀了李长老的打算,可是筑基高手难寻,洞府里面那位,她又不敢太过指望,留着这位对火云岭事务了若指掌的李长老,于她来说是有大好处的……

    “好吧……好吧……我签!”

    李长老狠了几回心思,终究还是不敢反抗,一咬牙,主动交出了一滴本命精血。

    精血落入了血契之上,便是一阵灵光闪烁,封印了起来。

    清盈仙子收起了血契,这才轻轻吁了口气。

    从今日起,这李长老才终于算得上是对火云岭,对她忠心耿耿了!

    望着那李长老,她的脸色也好看了稍许,低声道:“李叔……”

    李长老摆了摆手,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但只是略一停顿,便抬起了头来,指着那几位火云岭弟子道:“李武、赵真、农四儿……那几个人,你都杀掉吧,他们都暗中收过巨蛟门的好处,是替对方效力的,还是过了我的手,另外,回去之后,清风堂堂主,也要除掉!”

    “连清风堂堂主也……”

    清盈仙子吃了一惊,大出意料。

    而在这时,刚才被李长老点到了名的几个人,皆已大吃一惊,有人急忙跪了下来的求饶,也有的一见不对,立时便要冲出去逃走,可冲出了几丈之后,才想起这里已经被大阵封了。

    而清盈仙子则更是什么也不想,指尖一弹,手腕上的银镯便化作了一条小小银蛇飞了出去,她毕竟是筑基境界的修为,加上方原为她打入了一道玄黄气,伤势也恢复了不少,小银在她的驾御下,飞得极快,转瞬间便已从那几位弟子身边一绕,然后飞回了她的手中。

    “噗通”“噗通”“噗通”

    那几位弟子都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再无半点声息。

    在旁边看着的关傲撇了撇嘴:“靠法器杀人,这算什么本事咧……”

    清盈仙子十分无语,只是不敢反驳。

    她快速的命剩下的几个弟子扶起李长老,又打扫干净了外围的地面,然后才恭恭敬敬的向着洞府里面的方原说道:“前辈,火云岭内事都已处理干净了,还请前辈移驾!”

    洞府里面的方原,轻轻吁了口气,站起了身来。

    那卷轴里的诸般文字,他都已记在了心间。

    而这卷轴本身,便又重新放在了那遗骸面前,低声道:“前辈,我奉一位高人指点,前来学您的传承,虽然我不是你亲自选中的传人,也非天选之人,但我得了您的传承,便也算是你的传人了,至少欠了你一份因果,您若有什么遗愿,我会尽力为你完成!”

    说着直起了身来,打算看看周围还有有没有什么纸字记录这位散修的身份。

    但没想到的是,随着他这番话出口,那位老散修的遗骸,垂在了身体右侧,轻轻握着的手掌,忽然慢慢的展了开来,在那手掌里面,居然握着一个紫色的小盒子,布满了符文。

    “这是……”

    方原微微一怔,然后便留意到,那手掌的指尖,正朝向了洞府之外。

    方原微微皱眉,低声自语:“前辈是想让我带这个盒子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