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两个傻子
    这洞府外面的大阵,依着方原猜测,应该是共有三层。

    若是少了,对这洞府的守护力度便不那么够,若是多了,这玉罗山周围的灵脉,都会大受影响,到了那时候,便不是隐藏这个洞府了,而是等于为外人指明了这里有大阵。

    三层大阵,一层比一层复杂,破解起来自然也是一层比一层更麻烦,不过好在,方原对破阵之法的领悟,也是一日比一日更深,渐渐的,已经将阵法与自己的天衍之术完全的结合了起来,运用渐渐得心应手,因此在这玉罗山上的破阵速度,反而比起最初的时候更快了。

    前面接近一年时间,他一直都在破解这第一层大阵,但后来破解第二层大阵,却只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到了破解最里面那一层大阵的时候,更是寥寥数月,便已接近完成。

    而在这个过程中,方原对于阵术的造诣,也在飞速的提升。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过程,也是他参研阵法的过程,在这几层大阵即将被破解之时,他对阵法的领悟,也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年多以前的自己,甚至可说是突飞猛进了!

    而做到了这一步,这洞府之内的一切,也即将展现在他的面前。

    但这么接近两年时间过去,方原却一直保持着一个同等的速度,并未着急或是放缓。

    “好个有耐心的家伙啊……”

    只是暗中观察着他破阵的人,却早已有些不奈烦了。

    如今他们暗中观察方原也已经有一年多了,很多时候,就连他们都有些受不了其间的枯燥,却没想到,那个破阵的年青人居然这么有耐心,日复一日的做着那重复不休的工作,似乎很是沉浸入其中的样子,就连蓝袍长老也忍不住疑惑:“难道擅长阵法的都是这等怪胎?”

    不过在这一年多里,他们倒也没闲着,在不惊动那破阵的年青人与他那个大个子的仆人的情况下,他们前前后后已经在这玉罗山布下了许多禁制,确保他到时候插翅难飞!

    当然做完了布置之后,便又是十分枯燥而漫长的等待。

    因为这洞府内的传承,实在太让他们挂心,因此一开始,蓝袍道人与清盈仙子两个人是时时守在这里的,可是到了后来,他们两个却无法一直留在这里,开始轮留交换,一人一月,再到了后来,甚至都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两个都没有过来,只是让人在这里盯着!

    当然,自从方原开始了最里面一层大阵的破解时,他们便都不敢大意了。

    两个人以及一众弟子,都留在了这里,耐着性子守着。

    终于又在半个月后,他们堪堪提起了精神,因为那年青人,终于开始最后的破阵了。

    这一年多时间里,为了不惊动那个年青人,他们从来都不敢靠近鬼哭崖十里之内,只是遥遥用那一方火云岭历代传了下来的法宝,观水镜,来远远的盯着方原的进程,如今便可以从观水镜中看到,那鬼哭崖之上,洞府所在的地方,环境与地势,都已大变其貌!

    原本看起来,只是一片荆棘丛生的山坡,这时候已露出了真貌,却是一座古朴盎然的洞府,依着石壁而建,并未多作雕饰,但自然而然,便带着一股子仙风道蕴,此时的洞府封门石上,正有一副阴阳太极图悬浮,缓缓的旋转,而这,也正是洞府最后的禁制了……

    那个年青人,之前已经在这阴阳太极图前观察了整整三天,然后又在他的洞府之中休息了一天,似乎是在推衍。

    虽然观水镜若是以法力催动,也可以试图看进洞府之中,可是那些,却很容易触动那年青人布下的禁制,也就会惊动他,因此蓝袍道人一直没有这样做过!

    “他要破解最后的大阵了,小心,咱们潜行过去!”

    那蓝袍道人李长老,低声吩咐着,捧着观水镜,缓缓飘落下来。

    在他身边,同样也是筑基境界的清盈仙子,以及火云岭上下搜罗了过来的数十位练气境好手,便同时掠下了山峰,借着几件法器掩匿气息,慢慢的向着鬼哭崖摸了过来,这一次火云岭对那位太华真人的传承,可谓是志在必得,火云岭几乎所有的力量都调了过来。

    慢慢摸到了鬼哭崖周围,蛰伏了下来,只见水境之中,那年青人仍然没有发现,在全神研究着那阴阳太极图,他的那个高个子仆从,则是在旁边伸长了脑袋,好奇的看着他。

    “最后这一道禁制……”

    这时候,他们看着那个年青人在洞府前站了半晌,低低自语。

    蓝袍道人与清盈仙子,顿时面面相觑,心想这年青人阵术造诣高明至极,连外面的三层大阵都破解开了,难不成反而被最后的一道禁制给难住了,打不开洞府之门不成?

    “……居然这么简单!”

    那年青人接着说了出来,似乎有些意外。

    李长老与清盈仙子顿时无语,心想难你妹啊……

    但也就在此时,那年青人不再斟酌,手掌轻轻抬了起来,掌心之中,化出了一道法力,色呈青色,带着一点儿灰蒙蒙的气息,这倒更让李长老心间确定了,这个年青人果然是丹道筑基,否则的话,法力也不会驳杂到这种程度,简直比一脉筑基的废物都不如……

    “哗……”

    那年青人伸出了手掌,在那阴阳太极图上一抹,那旋转不休的阴阳两气,登时变得黯淡了起来,然后便只听得那洞府之内,传来了一阵轰隆声响,洞府的大门,已然打开了!

    “居然真的这么简单?”

    那李长老微微一怔,颇有些意外。

    但也就在此时,那个年青人却已经带着那个高大的仆从,抬步进了洞府去了。

    “动手!”

    身边一声娇叱,却是那清盈仙子率先反应了过来,一道红光急急掠向了前方。

    在她身边,数十道身影同时向前扑了出去,急急抢向洞府之门。

    “呵呵,清盈侄女,还是我先来吧!”

    那位李长老也反应了过来,呵呵一笑,忙一步踏了出去。

    他修为明显更高,却是一步抢到了清盈仙子前面,大袖一挥,便要拂向洞口。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后辈微微生凉,心间立觉不妙,急向斜里跳出,意欲躲避,但却已然来不及,后背被蚊子叮也一口也似,微觉麻痒,一身法力都有些运转不畅了……

    “臭丫头,你敢……”

    李长老急急转过了身来,向着那清盈仙子厉声大喝。

    那个名唤清盈的仙子手里,正缓缓的收起了一个小小的银蛇,却是金属铸就,只是眼鼻舌鳞,栩栩如生,刚刚咬了李长老的,正是此蛇,这时候便已悄然化成了她腕上的银镯。

    “呵呵,李长老,你休要骂我,我这时候若不出手,怕是要被你连骨头都吞了吧!”

    那清盈仙子冷淡的一笑,神情变得很是淡漠。

    “你……”

    那李长老怒急,身形一动,才发觉浑身酸麻,一身法力居然流转不畅了起来。

    他又急又怒:“清盈丫头,我对你火云岭忠心耿耿,你居然如此待我?”

    “忠心耿耿?你当我不知道巨蛟门这个强敌是你勾结过来的?”

    那清盈仙子冷淡一笑,道:“呵,你见我父亲已死,欺我年幼,便想贪图我火云岭基业,只因不知我父亲将那件异宝放在了何处,所以才耐着性子与我周旋,想必你的性子也快磨没了吧?若我猜的没错,待到这洞府一开,你取了里面的传承,也该朝我动手了……”

    她说着眼神冰冷:“须知我可不是傻子,会由得你玩弄于股掌么?”

    “臭丫头……”

    那李长老眉眼一冷,低声骂道,眼见那女子祭起了法器,似乎想来给自己补上一刀,顿时又气又怒,冷笑了起来:“好个死丫头,但你说你不是傻子,难道我就是傻子?”

    那清盈仙子微微一怔,顿时心觉不妙。

    还没反应过来,便忽觉周围劲风响起,她身后的一个黑衣劲装弟子,忽然祭起了一柄飞剑,直向她背后刺来,这清盈仙子大惊,急忙要祭起腕间银镯,但随着她一分心,那位李长老却已急掠了过来,拼命提起了一身的残余法力,狠狠一掌拍在了她小腹之上。

    “噗”

    这清盈仙子大口咳血,飞跌出了数丈之外。

    “我早就知道你这丫头一肚子鬼心思,身边的死士,早就被我控制了!”

    那李长老往地上啐了一口,冷冷向周围一扫。

    其他那些火云岭的弟子,自然也有忠于这清盈仙子的,但在这时,却不敢妄动了。

    “待我取了金丹传承,再来收拾你!”

    那李长老到了她身边,翻出了她的贮物袋,找出解药,而后狠狠踢了清盈仙子一脚,冷笑道:“我为火云岭效力数十年,你爹死了,自然该把火云岭留给我,哼,待我取了这金丹传承,再来跟你算账,你们火云岭我要,你爹留下的宝贝我也要,就连你,我也要了!”

    说着话,服下解药,深呼了几口气,待到感觉法力恢复,才吁了口气。

    他不再多作耽搁,快步走到洞府之前,化出一道法力,直接向着那阴阳太极抹去。

    他之前看到了那个年青人用此法化去禁制,轻而易举,便也如法施为。

    但他没想到的是,法力与那阴阳太极刚刚一触,但陡然生出了巨变,两道阴阳气息,猛然间向外弹了出来,狠狠撞在了他的胸口,直将肋骨都不知撞断了多少根,飞跌了出去!

    与此同时,洞府里面,传出了一个好奇的声音:“方小哥,这就是你之前说的那几个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