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九章 威胁
    “我操,杀啦?”

    随着方原那一剑刺下,云浮山外,所有看到了这一幕的修行中人都下意识的抖了一抖。

    堂堂阴山宗真传,年不逾三十,便已臻筑基六层的小辈强者,就在不久之前,还曾经以一人之力,压得整个青阳宗抬不起头来的大人物,居然就这么被方原一剑了结了性命?

    人的生命啊,简直太脆弱了!

    这时候,周围围观的已经不只是那些陪着方原来到了这里的青阳宗弟子了,还有一些来自五大仙门的护阵人,在云浮山内准备筑基的五大仙门弟子,以及得到了之前朱先生等人的传讯,急急赶了过来,准备拼死护住了方原的青阳宗大人物们,还有一些看热闹的!

    谁也不知道虚空深处,夜色尽头,还有多少人关注着这里的事情进展。

    而如今,这一幕便落进了他们所有人眼中!

    但这一切还未结束!

    方原一剑刺入了阴山真传甘龙剑心脏,以筑基修士的强横生命力,这一剑自然也不可能立时要了他的命,这阴山真传甘龙剑还在不停的挣扎着,无声哀嚎着,双手无力的扶着剑,想要将这一剑从胸口之中抽出来,可是方原握剑的手无比稳定,却让他动摇不了分毫!

    “我名叫方原!”

    “我是一名青阳宗弟子!”

    “我只想好好好修行!”

    方原按着那柄剑,抬起了头来,他目光看向了西方,仿佛穿过了无尽的山川与地域,直接看向了那两个庞然大物,声音里却隐含着一种隐而不发的力量:“我可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我必然会一步一步的走向更高的地方,你们都知道,我有这个潜力,有这个本事!”

    “我不愿随便沾染因果,只想走自己的路!”

    “可你们若非要逼我,那我将来一定会回来,与你们算个清楚!”

    轰!

    周围显得无比的压抑,仿佛天空跌落了下来。

    但在这压抑之后,却又瞬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沸腾之意。

    他们忽然间明白方原要做什么了!

    他们也终于明白方原为什么要回来……

    不只是为了杀这位毁了他前程的阴山宗弟子而已!

    这个阴山宗弟子,只是顺手杀了的,不值一提,他是想借此表明一种态度!

    这个则刚筑基的青阳宗弟子,赫然是在威胁那两大势力!

    无论是阴山宗,还是南荒城,当然都不会将一个筑基弟子放在眼里……

    可方原这一次回来,却是用杀了阴山真传甘龙剑这件事在威胁他们,我就是这样一个拥有无限潜力的人,我刚刚筑基,便能够斩杀你们筑基六层的真传弟子,所以就算你们如今再强,也不要忽视我的存在,因为你们不知道我将来我以什么样的境界与姿态归来……

    而事情也是如此!

    阴山宗与南荒城,大概谁也不会把一个刚刚筑基的仙门弟子放在眼里。

    但倘若这是一个天道筑基的仙门弟子呢?

    倘若这是一个刚刚筑基,便能用一个筑基六层的阴山真传祭剑的仙门弟子呢?

    只要他不死,那么他就永远是一根阴山宗与南荒城心里的刺……

    “好……好小子!”

    此时的乌云之后,其实早就已经赶来的青阳宗四位长老,听到了方原这样一番话,心里居然也忍不住一阵激动,云长老激动的连胡子都哆嗦了起来,口中只是连声的称赞!

    而青阳宗宗主陈玄昂,脸色则是水一般的平静,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才低声道:“吩咐下去吧,青阳宗弟子,全数戒备,无数是阴山宗也好,南荒城也好,所有来的人,一率杀无赦,方原若留,咱们便作好与南荒城开战的准备,他若走,咱们便保证他后顾无忧!”

    “强行保他,代价太大了……”

    秦长老一脸的阴沉,低声道:“不过就算是我,也觉得非常值得!”

    “这件事,又岂是青阳宗一个宗门的事情?”

    也就在他们做出这个准备的时候,忽然间不远处的空中,紫霞闪耀,一片火云急速冲了过来,青阳宗几位长老顿时吃了一惊,宗主陈玄昂认出了来者气息:“闻香真人?”

    “还有我等!”

    随着话声,另外几方,也各有几道强横无边的气息,接踵而至。

    青阳宗几位长老看去,神情愈发的凝重。

    上清山太合真人!

    兽灵宗九头狮王!

    玄剑宗九宵真人!

    而在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黑压压的乌云之中,更有无数气机沉重涌动,可见那里面,还不知藏了多少大人物,都在隐而不发,但是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迎战一切的准备!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微微一怔,看不出喜怒:“你们何时来的?”

    “呵呵,天道筑基,又岂能瞒得过人?我们早就来了!”

    百花谷谷主闻香真人轻声一笑,回答的随意。

    兽灵宗九头狮王嗡声嗡气的横了青阳宗宗主一眼,冷喝道:“你们以为这还是青阳宗自家的事情吗?呵呵,天道筑基,呵呵呵呵,还是他妈的五行筑基加天道筑基啊,这是什么人,你们青阳宗怎么教得出来?还不是沾了我们四大仙门的气运,才出来这么个怪胎?”

    上清山太合真人道:“别忘了刚才可是我上清山长老放他进入云浮山的!”

    玄剑宗九宵真人道:“斩妖除魔,本是仙门弟子理所当为之事,便是那妖魔有什么背景又能如何?咱们膝下小的把他们的小的斩了,倘若他们老的不服气,便由咱们老的把他们的老的也一起斩了!我们越国五大仙门隐忍多年,难道还真能让这些妖魔在此放肆不成?”

    另外四大仙门的宗主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个吹的有点大了!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低声一叹,道:“你们究竟是来做什么?”

    百花谷谷主闻香真人道:“想要护着这位天道筑基小辈的不只是你们青阳宗而已,这也不只是你们青阳宗的事情,而是我越国五大仙门的事情,如今我百花谷三大长老,三十六位筑基执事,已经各方高手,都已接讯赶来,无论阴山宗还是南荒城,都休想在我越国撒野!”

    兽灵宗九头狮王也徐徐道:“吾宗四大长老,三千战兽,都已候命待发!”

    玄剑宗宗主九宵真人淡淡道:“三千玄剑,只饮魔血!”

    上清山宗主道:“刚才你们青阳宗弟子可是我上清山的长老放进去的……”

    青阳宗长老:“……”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叹道:“你们还真是一群老狐狸啊!”

    百花谷闻香真人淡淡一笑,道:“那你是打算青阳宗独自揽呢,还是大家一起?”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长叹了一声,忽然沉声道:“诸位越国同道,妖魔肆虐,乱我人间,吾青阳弟子斩妖除魔,却遭人仗势欺压,今我青阳宗为护道统,誓与妖魔周旋到底,还望诸位同道鼎力相助,任那妖魔只手遮天,为留一点正道香火,也要护我青阳弟子到底!”

    其他几位宗主齐声道:“合该如此!”

    青阳宗宗主喝道:“百花谷的道友,还请你们守在西方,但有妖魔来犯,立斩不赦;兽灵宗的道友,还请你们守在东方,提防有变;上清山的道友,请你们守在北方;玄剑宗的道友,请你们守在南方;而我青阳宗上下,将会守在弟子周围,不教妖人有半分可乘之机!”

    其他几位仙门宗主闻言齐声大喝:“便是如此,我等去也!”

    说罢了,虚空之中,乌云荡荡,无数强横气机,便就此散向了四方。

    此时的下方,云浮山周围,诸修行中人只见得天上云气聚散,也不知多少浩荡气机藏于其中,东往西去,心下都隐隐猜到了什么,只觉得一阵压抑,但又有隐隐的激奋之意。

    只是方原如今却不考虑这些,或说这些也都是他之前曾想到的。

    杀了那阴山真传之后,他便深呼了口气,举目四望,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大树后面,躲着的阴山真传甘龙剑带来的俊俏小奴,方原没有见过他,但看到孙管事正在那小奴旁边笑嘻嘻的抽着烟袋,再看到那小奴身上的袍服,便已猜到了些许,便直接提了剑向他走去。

    那小奴看到方原一身的煞气,直吓的脸都白了,哆嗦个不停。

    刚才他就想逃走了,只可惜被孙管事盯上。

    方原根本就不愿多说,只想着过去一剑斩杀了那小奴,阴山宗真传他都杀了,那阴山宗的来人,自然是有一个算一个,都不能放过,但也就在他直接便要提剑斩去之时,忽然那阴山宗小奴身前,出现了一个穿着厚厚的棉袄,肤肌如雪一般的小女孩,定定的看着他。

    “是你?”

    方原认出了这是关傲的妹妹。

    只是他一时疑惑,举目四望,却是没有看到关傲的影子。

    “那位阴山宗的真传你已经杀了,总得留个人带我去阴山宗才是!”

    关小妹声音脆生生的,很认真的看着方原说道。

    “你要去阴山宗?”

    方原微微一怔,旋及皱起了眉头。

    “阴山宗有一道传承,很适合我,不但能让我活下来,还会活的很好!”

    关小妹的声音很好听,但说出来的话里,却让方原心间微沉,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他忽然低声喝道:“你哥哥在哪里?”

    “我哥哥现在处境并不好,等着你去救他呢……”

    关小妹脸上,忽然浮现了一抹笑意,道:“所以你若答应了我,我便告诉你他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