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七章 四方云动
    “你……我……”

    很难形容这一刻阴山真传甘龙剑心里的感觉。

    看着方原脸上那淡淡的嘲讽之意,他也知道这青阳宗弟子有些故意激怒自己的意思,但是就算知道又如何呢?

    他的怒火还是压抑不住的升腾了起来!

    死死的盯着方原,盯着他手里的魔剑,他脸上的表情已变得无比扭曲,半晌之后,他干脆什么也不说,猛然挥舞起了白骨鞭,铺天盖地,冤魂呼啸,狠狠向着方原当头打了过来。

    而方原也是一言不发,直接仗剑迎了上去。

    到了这时,便不再隐藏,魔印剑血海之威,尽展无疑。

    只是这一战,对甘龙剑来说,却是煎熬得不得了。

    以往他就算是遇到了强敌,血宝一祭了出来,也往往瞬间拿下,可谁能想到,如今面对着方原居然被克制住了,而且不是以仙宝克制血宝,却是以更邪的血宝克制了白骨鞭!

    再一想到,这柄剑其实早就落到了自己身手里,却被自己放弃了,这恨意便更强!

    如今这一战,他还占着上风,死死压制了方原。

    可是心里的苦,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这血宝,强就强在被一千冤魂祭炼过,可如今,每与方原交手一次,这冤魂便少上十几只,这样下去,自己究竟是杀人,还是送宝来着?

    一念及此,他再也顾不得这许多,动手之间,急急散出了最道神念。

    “丑儿快来……”

    “九幽刺客,我知道你们必然有人潜在左近,还不动手?”

    “师兄师弟,速来助我……”

    “南荒城的妖兵妖将,异宝就在越国云浮山……”

    到了这时候,他已然顾不得自己这份功劳是否会被师兄弟抢走,甚至顾不得会不会被南荒城的妖兵妖将抢走了,他只是急需有人相助,生怕自己被方原一剑逼入了绝路!

    只是连他也意想不到的是,它那只战宠是不会来了。

    其实他那只狻猊兽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片山坡下面,一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低声咆哮不已,一身杀气腾腾的模样,可谓难以形容的凶悍,一般筑基都不敢招惹……

    不过在就在狻猊兽头顶的山坡上,却正懒洋洋的伏着一只白色的猫。

    这只猫身材很是肥硕,正旁若无人的在那里舔着自己的腿上的毛,连看都不看那只狻猊一眼,但它这个位置,却恰好拦在了狻猊兽与那片战场之间,那只狻猊兽听得主人呼唤,正急的不行,抓耳挠腮,上窜下跳,明显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偏偏不敢从白猫身边闯过去!

    “吼……”

    这只狻猊被主人召唤的甚急,忍不住一声低吼,上前迈出了一小步。

    “喵……”

    那只白猫忽然身上白毛一竖,猛得窜了出去,跳到了狻猊的头顶,挥着爪子就是一阵乱挠,这头狻猊又惊又恐,口中呜呜直叫,连尾巴都耷拉了下来,看起来无比的可怜……

    然后那只猫挠得够了,便又跳回了山坡上,继续在那里舔毛。

    而那只狻猊,则是彻底的老实了下来,呆呆的看着那只白猫。

    这才是主子啊……

    ……

    ……

    另一个地方,孙管事手里提着一个烟杆,蹲在树下面吧哒吧哒的抽着,还让了朱先生一袋,一边抽一边看着半空中的那一场大战,低声自语道:“那等邪物果然还是要落在方原师弟这样的木头脑袋手里才有用,换一个人过来,这时候怕是早就变成了魔印傀儡了……”

    “咦?刺客们又要出手了?”

    正看热闹看的起劲,他忽然眉头一皱,向着四方扫了一眼。

    心里却似有点无奈,低低一叹,道:“又得再出手一次,我这师兄当的容易吗?”

    说着在鞋底磕了磕烟斗,慢悠悠的站起了身来。

    旁边的斗笠戴到了脑袋上,也在这么一瞬间,他整个人便忽然间消失了。

    ……

    ……

    “原来甘师弟已经找到了那个人……”

    而在这时候,距离越国不远的元丰国一带,一座高山之上,正有一个魁梧的大汉,看到了玉符之中甘龙剑传递的神念,眼神微冷,而后祭起飞剑,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越国方向赶了过来,同时又有一道神念在这时传递了过去:“所有人,不管用什么方法,立时赶往越国!”

    ……

    ……

    “呵呵,他是刚刚才发现的这个线索么?”

    离迟国一栋酒楼之中,一个俊俏的少年见到了神念低声一笑,化影遁去。

    ……

    ……

    “瞧他这般着急,想必是想独吞这份功劳,却吞不下了吧?”

    乌江口,一位红裙的女子淡淡笑着,踏上一方小舟,船浆一扳,小舟冲天而起。

    ……

    ……

    “找到线索了,阴山宗几位弟子,同时赶往越国,一定是在那里有所发现!”

    而就在距离云浮山不足千里之处的一座庄院城,正是一片尸山血海,尸堆里,坐着一个身高三丈,猪首人身的巨妖,正喀喀喀的把一个一个的脑袋往自己的血盆大嘴里塞,也不知吃了多久,仍是一副没有尽兴的模样,不过周围的妖符一直催促,他终于还是拿了起来。

    “呵呵,妖王让我们盯着那几位阴山宗弟子,以防他们见到了法宝,起了独吞之心,亏那阴山宗姓甘的真传还以为自己做的隐秘,实际上早就被鸦散人盯上了,不过之前它说,想等那青阳宗弟子出了越国再动手,以免泄露了行踪,如今无论发生何事,都一定还在它的掌控之中,你们便不要着急了,想要去掺一脚,便过去凑个热闹,我却懒得动弹了……”

    说罢了,把妖符一丢,继续狂吃猛喝了起来。

    “鸦散人为何不告诉我们?”

    “难道这厮也是想独吞这份功劳?”

    “胡闹,妖王之命,当然稳妥之一,这也是争功的时候么?”

    随着这一道神念传递了出去,云州境内,无数妖魔潜形化影,直往越国赶来。

    ……

    ……

    云浮山上空,方原与甘龙剑那一战还未分出个胜负,但已乌云压顶。

    ……

    ……

    “我都已经答应了跟你回去,你还要怎么样啊?”

    云浮山不远处,一座古木参天的道观之中,正有一个道姑打扮的女子慢悠悠的喝着茶,在她旁边,却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扯着她的胳膊乱晃,一脸焦急的模样,快要哭了出来。

    “你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

    那道姑听了女孩儿的话,笑道:“咱们家里那么冷清,不光是你觉得无聊,我也觉得无聊啊,幸亏你溜了出来,我借着找你的借口,才好在外面散散心,乖,听我的,继续在外面呆着就是,青阳宗不好咱们就换一个,去魔边也没关系,我正想去魔边看看呢……”

    女孩儿闻言顿时呆了一呆,哭丧着脸道:“我不管,你先帮我救人……”

    那道姑无奈的道:“我怎么救人啊,阴山宗和南荒城,我都没有熟人……”

    女孩儿急道:“你还用找熟人么,只要去了打声招呼,他们谁敢不听?”

    那道姑顿时哭笑不得,道:“我是真懒得跑这么一趟啊……”

    女孩儿气急了,猛一顿足,道:“好,我记着你了,我也不求你,现在我就去亲自救人去,最好让他们杀了我,你就开心了,回去之后看看老祖宗宗会不会剥了你的皮……”

    那道姑闻言笑了起来:“你现在要有本事杀了自己,我还要贺你修为又精进了呢!”

    “看样子只能智取了……”

    女孩儿知道这等威胁对道姑来说没用,眼珠子转了几转,忽然道:“你知不知道老祖宗宗的洞府里面,有一个七宝藏仙瓶,那个瓶子里,外人传说是藏了几滴可以让人成仙的月华宝浆,但实际上那宝浆早就被我吃了,如今里面藏的,其实是老祖宗的半斤仙留茶?”

    “仙留茶?”

    那道姑闻言,倒是微微一怔,似乎有些意动。

    女孩儿得意道:“你知道所有人里,只有我能随便进入老祖宗的洞府!”

    那道姑沉吟了片刻,低声道:“一两?”

    女孩儿小手一挥,道:“我给你偷一两半出来,只要你去救人!”

    道姑立时敲砖钉脚:“而且事后不能出卖我!”

    女孩儿大方的道:“没事,老祖宗打我板子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道姑闻言,倒是一声长叹,道:“灵儿果然长大了,知道心疼姑姑了!”

    女孩儿一脸的不耐烦:“快去救人吧,告诉阴山宗和那个什么南荒老妖怪……”

    “唉,阴山宗与南荒城都太远了,我还是有点懒得动弹……”

    那个道姑听了,却是一声叹,似乎有些退堂鼓。

    女孩登时急了眼:“你……”

    那个道姑摆了摆手,道:“你听我说完,我是实在懒得去和阴山宗还有那群妖怪打交道,他们也没这个资格让咱们去求情,没得让他们有了个机会,顺着杆儿往上爬呢……”

    女孩儿顿时一愣:“那该怎么办?”

    “你不就担心他们对那个小子不利吗?”

    那道姑笑了笑,懒洋洋的起身:“我去把那些追兵全杀了不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