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六章 阴山血宝
    “唰……”

    方原剑光犀利,紧追而来,阴山真传甘龙剑却是心间大惊,甚至还带着些许迷茫。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往他遇险之时,都不必召唤,这狻猊便冲了过来护主,如今居然左唤右唤不见影,飞到了半空中去举目四扫,更是完全看不见那狻猊的身影,这却使得他完全琢磨不透了。不过紧急形势下,却也没时间考虑这个,保命要紧。

    “唰”“唰”“唰”“唰”……

    他身形翻滚,躲了出去,随后各种法器祭起在了空中,散发五彩光芒镇压向了方原。

    这时候他已不求伤敌,只求阻拦方原片刻。

    刚才初时被方原近身,他并不在乎,因为他也很擅长近身缠斗,一杆银枪上,他也下了无数的功夫,再加上一身法力的加持,自认为可以硬压方原一头,赢得漂亮而干脆!

    可他没有想到,方原的剑道修为居然如此之强!

    他甚至很难想象,青阳宗这鬼地方,怎么可能教得出这么强的剑道?

    因此他只能一边急退,一边祭起了无数法器,横布在他与方原之间。这些法器,每一件都是威力甚强,甚至已经接近了法宝级别的存在,不过甘龙剑也知道,凭着方原的修为与实力,这些法器恐怕是可以轻易避过的,他也不求伤敌,只求可以阻拦方原稍许,拉开距离!

    若是拉开了距离,他便还是占据了主动!

    若斗,他可以施展神通术法,试着压制一下方原的剑意。

    若逃,他可以施展神通,远远遁走,方原不见得能追上,毕竟他才刚刚筑基!

    只可惜,方原也猜到了他的意图!

    面对着空中飞浮着的法器,他深吸了一口气,剑光陡然亮起。

    一种悲凉而绝决的气息,随着他的剑光激荡了开来!

    然后方原迎着那无数法器,直接一剑斩了出去……

    轰!

    这一霎间,那悲凉气息笼罩了整片虚空,使得虚空之中,都出现了水纹一般的波影,而方原的一道剑光,却在波影之中,显得无比明亮,而又真实,更关键的是,快!

    那一道剑光,居然直接便划过了虚空,划过了布满法器的一方区域。

    所有的法器,都在空中爆碎了。

    就在它们发挥出自己的威力之前,便已经被剑意撕碎。

    然后这一剑未绝,直接斩到了甘龙剑的面前!

    无缺剑经第二卷!

    意在剑之先,剑在意中藏!

    方原所有的精气与心念,都沉入了这一剑里,自然便拥有可怖威势!

    “青阳宗有这么高明的剑道吗?”

    “三元御剑术,乃是飞剑之术,而且……也不可能到这境界!”

    云浮山内外,此时已经赶到了许多人,却大多数都是被方原的天道筑基所惊动的,如今都赶了过来观战,在这一霎,不知有多少人被这一剑惊艳到了,沉声低吼了起来。

    “难道……你们忘了,青阳宗曾经出过一位剑魔?”

    无数嘈杂声里,只有一个上了年岁的修士,忽然间低声开了口。

    他这一句话,立时使得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在这时候都觉得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是你逼我的……”

    而在众人心间转过了那个念头时,空中又已生出剧变。

    方原那一道剑光,直斩了过来,直吓的那位阴山真传神情扭曲,头发都披散了下来。

    而在他身前,则是出现了一片阴云密布,笼罩了数丈方圆。

    那一道剑光,斩入了阴雾之中,仿佛被什么拦了下来。

    而那阴山真传甘龙剑,劫后之余,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厉色。

    随着这阴雾出现,他堂堂仙门弟子身上,居然出现了一股子阴邪的意味!

    “吾乃阴山宗真传弟子!”

    他望着方原,低声厉吼:“你真以为我一身修为都修到了狗身上,会容你如此欺我?”

    阴云散去时,在他身前,已然出现了一条白色的骨鞭!

    那骨鞭看起来只有四尺来长,一节一节,生着白色的骨刺,上面却时时涌现着黑色的煞气,看起来居然像是一个人的脊椎骨一般,肉眼可见,上面都纹着道道诡异的符纹,在这白骨鞭出现的一瞬间,甚至可以听到声声凄厉的吼叫,将人耳膜刺的生生作痛……

    “阴山宗不是早就不炼这种玩意儿了吗?”

    不远的云浮山上空,那位上清山的长老见到了这一幕,已然大吃了一惊,眼神冷厉到了极点,再看向了那位阴山宗弟子时,甚至已经出现了一种看向仇敌一般的愤恨之意。

    “血宝……那居然是血宝……”

    周围许多人见了,也都是识货的,神色瞬间变得无比诡异。

    世间法宝无数,炼法无数,难以分得清楚,但若论正邪,那还是有个说头的。

    最普通的,便是兵器,修炼武法的修行之人最喜使用,他们甚至都不必在兵器上铭刻符纹法阵等等,只是借此来施展自己的一身武法,结实,抗造,容易修复,这就行了!

    方原的剑,甘龙剑的银枪,都是此类!

    而在这普通兵器之上,还有法器,那却是铭刻了法阵,拥有种种妙用的了。

    有的可以助人飞行,有的可以引风聚火,有的可以唤雨落雪,也有一些是专为了防御或是伤敌而铸,总而言之,这通常都是低阶弟子使用的,练气境界最多,威力也往往有限。

    当然了,因为这一类的玩意儿最多,所以很多筑基境修士也在使用。

    方原就有不少这种玩意儿,但他走的是武法路子,以修炼神通与武法为主,却不愿借助这些法宝之利,像他这样的修行之人,通常都是视法器为偏门,迫不得已才会用!

    而再往上数,则是法宝,这是真正有了一定威能,与无限潜力的宝贝。

    这一类的宝贝,在修行界里,已经数量骤减,因为需要特定的材料以及炼宝法门,也往往导致它们价格极高,普通的筑基修士,那都是买不起的,便是买了,也不怎么舍得用。

    可若是买不起,那怎么办,还有一个简单的办法,便是炼血宝!

    所谓血宝,便是以妖邪手段炼制出来的法器,这种炼法,不需要用什么特殊材料,人骨兽骨都可以,也不需要一些多么高明的手法,人魂人血,都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可谓是简单便捷,只不过这种手段太过邪门,往往为仙门正道所不耻,任谁提了起来,都会嗤之以鼻!

    曾有传说,当年妖魔大举入侵云州,便是想掳去千万生灵,炼制血宝,提升实力!

    也因为有着这个传说,因此云州修士更是对这种炼器之法深恶痛绝,千余年下来,这等血宝法宝,在云州近乎绝迹,非但不会广为流传,更有人是见一件,便立刻毁一件!

    阴山宗,据说就曾经是炼血宝起家的一个大宗门。

    不过如今的阴山宗,乃是云州第一大仙门,身份不同,也不缺少资源,为了名声考虑,自不会冒天下之大不违,近千年前,便已经明令禁止弟子们再炼这等玩意儿了。

    可谁能想到,阴山真传甘龙剑,如今居然公然亮出了这样一道血宝?

    “你……”

    方原看到了这一道白骨鞭,望着阴山真传甘龙剑的眼色立时变了,之前他望着甘龙剑,还只是恨,如今却多了一抹难以掩饰的厌恶:“你也是仙门弟子,居然炼制这东西?”

    “少用这种眼神看我……”

    阴山真传甘龙剑死死的盯着方原,阴瘆瘆的说道,而后脸上似乎也出现了一抹嘲弄之色:“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真以为我会相信,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偏远仙门弟子,可以起于幽微,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高度?哈哈,笑话,你还不是借助了南荒妖王的法宝?”

    随着他话音一落,他已伸手抓起白骨鞭,高高一扬,然后狠狠向着方原打将了下来。

    他此时距离方原,至少也有十余丈,而那白骨鞭,却不过是四尺长短,可是随着他这一鞭抽将下来,那白骨鞭,却瞬间变长了十余倍,直接抽到了方原头顶,而随着这一鞭抽出,天地之间,更是一片凄迷,似有无数冤魂出现,纷纷向着方原扑了过来,撕咬抓扯。

    而迎着那无数的冤魂,方原只是冷冷的皱起了眉头。

    “你一直在说什么法宝法宝,可你见过那件法宝吗?”

    说着话时,他陡然间横剑于胸,而后一身法力疯狂灌了进去!

    一霎那间,魔印剑陡然亮起,剑身中的一方妖印,直显得无比醒目!

    那无数近了方原身来的冤魂,随着方原这一剑斩落,居然直接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就像是被方原一剑斩灭了……

    可问题在于,那些冤魂本来就只是死物啊,又如何能斩灭?

    只有阴山真传甘龙剑呆了一呆,发现了什么。

    那冤魂不是被斩灭了,而是被吃掉了……

    “你这是……”

    阴山真传甘龙剑,却是瞬间大惊,整个人都有些失神。

    只是这么一瞬间,更让他觉得惊恐的,却不是方原做了什么。

    而是他为何能够做到……

    看着方原手里的那一柄魔印剑,看着方原缓缓执剑走了过来,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难道这就是?”

    “不错,这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东西!”

    方原点了点头,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道:“你曾经将他拿在手里看了半天,但后来还是还给了我,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这应该是我第三次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