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五章 无缺剑意
    方原说甘龙剑理解不了他的剑道,到也不完全是嘲讽。

    五行筑基与四脉筑基,看似只差一脉,实则有天壤之别。

    五行筑基,已近趋圆满,对天地灵气的变化感应无比灵敏,这也是刚才方原在甘龙剑的神通术法碾压下可以逃脱的原因,也是之后方原可以以剑破法,斩灭甘龙剑神通法术的原因。

    毕竟甘龙剑的神通,还没有达到四脉如一,浑然天成的境界!

    当然,但对于方原来说,只是斩灭或是躲避神通,当然还远远不够。

    所以他直接冲到了他身前来,比拼剑道!

    能够做到这一步,靠得便是他五行筑基之后,对天地灵气的感应!

    所以他说甘龙剑理解不了!

    当然,甘龙剑虽然不是五行筑基,但其实也是能够明白这个道理的。

    只是方原不愿向他解释,确确实实是嘲讽了他!

    因为在这时候,倘若甘龙剑不信这个邪,立时抽身后退,还是与方原拉开距离,然后不停的施展神通法术压制他,方原还是支撑不了太久的,毕竟他相对于筑基境界而言,法力太低,火候太浅,以剑破法之术,可一不可再,时间长了,他根本就无以为济,还是要糟!

    所以方原要激怒他!

    甘龙剑被激怒后,便一定不会在自己近身之后,立时想着与自己拉远距离。

    他不会允许自己被一个刚刚筑基的人逼得狼狈后退!

    而当他反应过来时,他便已经无法再与自己拉开距离了!

    “你这刚刚筑基的小儿,也敢大放厥辞?”

    阴山真传甘龙剑果然被方原激怒了,他对方原本来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怒意,就是那种本来很瞧不起方原,结果发现这个让他瞧不起的家伙,居然可以在筑基之时,远远超过了你,像是蝼蚁忽然长成了大象,这让他隐隐的有种后悔之意,后悔不该随便碾压这蝼蚁……

    但这种后悔之意可以有,却不可以被方原说破。

    而方原如今居然在以一种居高临的目光看他,却让他这后悔之意转化成了愤怒!

    不就是五行筑基么?

    不就是天脉筑基么?

    你牛什么牛?

    “哗啦……”

    他掌中银枪陡然之间调转了过来,筑基六层的修为疯狂提升,荡荡狂风骤起,直接狠狠的向着方原刺落了过去,不提这一枪之烈,仅仅是那周围带起的狂风,便如幽冥一般恐怖,直摧得周围飞砂走石,虚空都似乎被他那一枪搅出了一个空洞,直直向方原荡了过来。

    临着此枪,就连方原也是眉角一跳,身形腾挪,让了开去。

    他不敢硬接,因为在甘龙剑筑基六层的法力加持下,那一枪的力量的确可怕!

    “你以为可以硬我神通,我便奈何不了你?”

    而甘龙剑一枪抢得上风,便接连不断,狠狠向着方原暴打了过来。

    “甘某筑基已七载,潜心修行,参研武法,无论是神通,还是枪法,都已臻化境,而你,不过是一只走了些许运道,得到上苍眷顾的小辈,居然想小瞧我,当我七载苦功是虚的?”

    轰!轰!轰!

    他说出来的话,正是心间气势所在,这也使得他的枪势锋芒无尽,直冲九宵!

    某种程度上说,甘龙剑这一手枪势,确实已经接近了巅峰。

    修炼神通术法,各有境界,而修炼武法,也一样有境界!

    最低阶的武法,便是各种招式,变化繁妙。

    再往上,便是势!

    方原修炼剑道,便悟出了剑势,这是高于剑招的另一种境界!

    但在武法上面下过苦功的,显然并不只有方原一个。

    甘龙剑也是如此,他居然也修炼出了枪势,而且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

    在这种情况下,方原施展无缺剑经四大剑势,未必便输于他,可偏偏,甘龙剑的修为却是远远高于他,同样的武法境界,那比拼的便是修为与力量,这一点方原远不如他……

    所以甘龙剑说的不错!

    拼神通术法,方原积累不足,远非他的对手!

    但比拼武法,甘龙剑也一样不惧,方原还不是他的对手……

    难怪甘龙剑果然不退,要与他较量武法!

    除了被激怒之后,他对自己的枪术也很有信心,这也是原因之一!

    可迎着甘龙剑的狂暴枪势,方原却没有半分的退避之意,反而也是杀气暗升!

    甘龙剑的武法之强,是他没有意料到的。

    但这一场大战的整体趋势,却没有出乎他的计算。

    毕竟,方原不是一个做事鲁莽的人,虽然他如今做的事也已经接近了鲁莽。

    被九幽刺客一路追杀,他看到了太多青阳同门的死,这使得向来淡漠的他心里有些承受不住,对这阴山真传与九幽刺客的恨意,也渐渐提升到了极点,也正是因为这种恨意,让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走,自己要回去,否则他将会日日夜夜,内心不安,不能再好好修行……

    所以他决定做一件鲁莽的事情!

    那个被他以道元真解推衍了出来的筑基之法,非常凶险的筑基之法,他本来没打算这么用,但还是心一横,就这么用了出来,在做下这个决定时,他心里已抱了死志……

    倘若筑基不成,当然就是死!

    倘若筑基成功,却对付不了甘龙剑,那还是死!

    筑基成与不成,方原只能尽力去做。

    可能不能对付甘龙剑,却是方原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的事情。

    别人还以为方原天道筑基之后,一时心高气傲,忽略了刚刚筑基与筑基六层之间的差距,但实际上,方原从来就没有小看过这种差距,他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怎么弥补这差距!

    “无缺剑经,第二卷……”

    迎着甘龙剑那狂暴无双的枪势,方原身如纸鸢,竭力的避趋。

    但他眼底,却是愈发冰冷。

    这一刻,他脑海里闪过了自从自己逃出了青阳宗,这一路上,被无数青阳宗弟子护送着,拼命向着越国之外逃去的场景,每闪过一幕,他的心便沉一分,剑上妖印便亮一分……

    到了最后时,他身周已然聚拢起了无尽的煞气。

    他那一身的法力,随着他的心意运转,居然隐隐显化出了那些为他而死之人的模样!

    这一幕,无比的诡异,看起来就像是那些人的魂魄归来,围在了方原周围。

    “你又在搞什么鬼名堂?”

    阴山真传甘龙剑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一幕,但他只是略略一惊,便一枪直击了过去,狠狠砸落,对于天道筑基的方原,他心下也有些忌惮,不过如今他也看了出来,方原刚刚筑基,只是法力的凝实与肉身的强悍,都有了一大截的提升而已,对筑基的玄妙根本没有领悟。

    所以他也就决定了,根本不理会方原搞什么鬼,直接以强横力量将他镇压!

    但他也没想到的是,对于这一枪,方原根本就没有躲避。

    他陡然之间,睁开了眼睛,而后掌中剑光,陡然间朝着甘龙剑眉心刺了过来。

    与此同时,他身边的无数魂魄,也随着剑势的展开四面游走,周围居然无端生出了一种悲哀的意境,那种意境,就像是一汪泉水,阴山真传强横无匹的枪势,击入了方原身周十丈之时,居然像是搅入了水中,那枪身之上蕴含的无边力道,正在被一分一分的化解……

    这也就使得甘龙剑那一枪越来越慢!

    而方原那一剑则是暴烈无双,直接刺到了甘龙剑的额心。

    “唰!”

    甘龙剑大吃了一惊,心间霎那做下了一个决定,弃枪而走。

    一退便是几十丈,只觉额心微凉,伸手一摸,赫然是满头的鲜血!

    方原那一剑,赫然已刺着了他的额心,险些贯脑而入。

    “那是怎么回事?”

    此时云浮山内外,无数人见着了这一幕,却只觉惊恐异常。

    刚才他们看到了甘龙剑压着方原斗,就算心里再觉得压抑,也觉得那是正常的,可忽然之间,方原施展了这样一道奇异的剑道,反而一剑逼得甘龙剑弃枪而走,性命垂危。

    这却让他们有些琢磨不透了!

    “那是剑意么?”

    所有观战之人中,只有云浮山上空的守阵人,上清山那位年青长老看了出来,而他的脸色,也犹如见鬼了一般:“这青阳弟子,小小年纪,居然可以领悟到剑意之妙?”

    “这是什么……”

    而甘龙剑一掠退去,掌中银枪已然撒手,也是一脸的惊恐,他几乎想也不想,便急急捏起法印,身前已然涌起无边的烈焰,拦在了他与方原之间,与此同时,他则疯狂的后退!

    “说起来我要第二次多谢你!”

    “无缺剑经第二卷,我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直到拜你所赐,一路被人追杀,看到了这么多人死在我的身边……”

    方原随手扔了甘龙剑的银枪,然后身形缥缈,直向前追了过来,身边残魂飞舞,而他掌中的魔印剑却是愈发的明亮,那一抹妖印清晰到了极点:“到了那时候,我才有所触动,总算知道剑势之上是什么样的境界,惟有心意精纯到了极点,化入剑中,才可突破剑势!”

    “突破了剑势,便是剑意!”

    “这一道因你所迫,才领悟了出来的剑意,便是我送给你的大礼!”

    说到了此时,方原已骤然扑出,剑光横贯天际,直向着远空中的甘龙剑斩了过去。

    “若非要给它取个名字,我叫它作万里悲歌!”

    “唰……”

    一剑斩出,横贯数十丈,就连甘龙剑布下的一片烈焰,都因这一剑而熄灭。

    “丑儿,快来……”

    而甘龙剑看着这一剑,也惊恐到了极点,终于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到了这时候,他再也不想什么面子不面子了,急急的召唤狻猊前来助阵,就算日后被人嘲笑,说他堂堂筑基六层的阴山宗真传弟子,最终却是借了战宠之力,才将一个刚刚筑基的青阳宗弟子斩杀也顾不得了,毕竟比起那个所谓的面子和名声,还是活下来才最重要!

    “……”

    只是一声大吼之后,却悄无息声,毫无反应,这让他登时急出了一脑袋冷汗。

    “战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