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四章 以剑破法
    “难怪你已经到了越国边缘,却不伺机潜逃,难怪你舍生冒死,入云浮山筑基,原来是想杀我?”听了方原的话,阴山真传甘龙剑却是一怔,旋及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倒不是掩饰心间的慌乱什么的,而是真的感觉可笑:“你以为你结成天道筑基,就真的上天了么?”

    “吼……”

    在他身边,那头狻猊兽也跟着大吼,呼啸四野。

    于此同时,他们这一人一兽,气机同时已经飙升到了极点.

    甘龙剑身上,金火木土四道截然不同的气息轰隆一下升腾了起来,犹如四条仙带荡在他的身后,说出了那番话时,他整个人也已经冲到了半空之中,踏云逐月,犹如神祇!

    轰隆一声,他捏起法印,一条火龙瞬息间从天而降!

    “唰!”

    在这一刻,方原已不及回答,只能横剑于胸前。

    而他体内,刚刚筑基之后,被炼化通透的法力,也陡然升腾了起来,居然使得他身周出现了一种灰蒙蒙的气息,里面夹杂着些许雷光,看似缥缈,但这气息却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无比的凝实,在方原横剑于胸前时,连带着他身边三丈之内,虚空都凝炼如墙……

    轰!

    那一条火龙冲到了方原的身前,狠狠撞在了他的剑上。

    却只听得哗啦啦一阵巨响,方原居然直接被这火龙撞得后退了出去,地面被他的双足割出了一道深深的泥沟,身前火光弥漫,黑烟滚滚,惊人的火意,半晌之后才缓缓敛去!

    仅从这一式看来,他竟是直接被甘龙剑给压制了!

    “哈哈哈哈,这就是天道筑基么?”

    阴山真传甘龙剑则是大笑了起来:“不过如此!”

    说着话时,他陡然大掌一挥,半空之中,立时隐隐出现了一只金色大手,掌纹与他的手掌相差无异,犹如铺天盖地一般,直接向着方原抓了过去,方圆几十丈都被覆盖在内。

    而方原望着这一只巨掌,则眉眼一冷,放弃了硬抗的念头,身形陡然一折,向左侧掠出了数十丈,而后凌空一翻,已然踏在了这只巨掌掌背,身形犹如闪电一般,直直的向着阴山真传甘龙剑冲了过来,单单论起速度,这已然是完全不逊于筑基境界的可怖身法……

    “幼稚!”

    可是甘龙剑见状,却反而一声冷笑。

    巨掌一翻,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之上,而后半空之中,忽有一座大山幻影从天而降。

    那大山幻影半透明,但气机沉浑可怖,便如真正的大山一般!

    不论是谁,也丝毫不怀疑,被那大山幻影压中,会直接变成一摊肉泥!

    方原见到这一幕,只能再飞身急退,看起来犹如一只受了惊的苍蝇一般,十分无力。

    “你现在总该知道与我差距在了哪里吧?”

    而那阴山真传甘龙剑望着眼前的一幕,却立时冷笑了起来,心下大定,他身边时时准备要扑将出去的狻猊兽,也被他一袖子拂到了一边,虽然这只狻猊兽的实力也很是不弱,乃是他平时与人交手的一大助力,但如今他却不想让这狻猊兽出手帮自己了,他要自己动手!

    刚刚看到了方原天道筑基之时,他也有片刻的惊惧,心下没底。

    不过刚刚交手几合,他却也发现了,自己现在不必害怕。

    天道筑基是很强,可是他也需要时间成长起来……

    这青阳宗的弟子,刚刚才筑基成功,根本没有时间去领悟筑基之后对天地变化的感应,也没有时间去积累筑基境界的法力,可以说,他如今只是有个筑基境界的空壳子罢了,本质上还是一个练气境的弟子,倘若自己这筑基六层的阴山真传,还拿不下他,却是个笑话了!

    “盏茶功夫,我要你跪在我面前!”

    阴山真传想通了这些,胆气登时一壮,出手也更为凶悍!

    天地悠悠,煞气凛凛,狠狠向着方原镇落了过去。

    一时间,风火滚滚,金光耀耀,山石翻滚,藤蔓盘绕,云浮山外的这一片地域,简直化作了一片棋盘,尽情的展示着阴山真传甘龙剑对于筑基境界法术的掌控之力,而方原则像是这个棋盘里的一只蝼蚁,看起来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凭借了身法勉强的保住性命!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啊……”

    周围已经忍不住有人眼神黯然:“刚刚筑基,便要挑战筑基六层的强者,差距太大了!”

    “那阴山真传对种种神通术法的掌控实在可怕,远非我等小仙门可比……”

    “那位青阳宗的奇才,他做错了……”

    “他小看了老牌筑基的实力,也太高看了自己天道筑基的实力……”

    “或许加以时日,他也会成长起来,远超这阴山真传,可是眼下……”

    一时间,周围无数人议论纷纷,青阳弟子的脸上,更是焦急如焚。

    已经有人跃跃欲试,想要出手相助方原,可还不等他们真个出手,便只听得身前一声咆哮,却是那只狻猊兽已然冲了过来,阴瘆瘆的扫过了他们所有人,死死的盯着,却是甘龙剑也想到了这一点,为了防止他们到了关键时候出手捣乱,特意让这狻猊兽过来盯着他们了。

    这阴山真传,确实做事小心,不留漏洞。

    “天就天,地就是地,你便借了那法宝之利,也撑不过今天的死局……”

    而阴山真传甘龙剑,出手之势,一波强似一波,每每看起来即将将方原镇压在手下之时,却总是被他逃掉,这也使得甘龙剑有些不耐烦了,厉声大吼了起来:“真以为自己天道筑基,便可以无视世间一切法则么,就凭你,能够走到今天的高度?还是靠了那件法宝?”

    “倘若你现在知趣,将那法宝交出来,或许我还可以只是废掉你,留你一命……”

    这一声喝,到了最后,阴山真传甘龙剑已然双臂一振,天地巨变。

    浩浩荡荡,种种神通翻涌不已,似乎大地都已翻转,彻底碾压向了方原。

    他不愿再浪费时间,也担心青阳宗宗主与长老赶过来,因此他要最短的时间内镇压方原。

    “若论对神通法术的感悟,以及筑基境界的法力,我果然不如他……”

    “但论起他对天地五行的感应,他却不如我!”

    而在这时候,看起来完全被阴山真传压制的方原,心里却是一片平静。

    他刚刚才筑基,正是需要感悟五行之力变化,体会筑基境修士与人交手时的特点之时,如今倒是一个很不错的观摩机会。他修行向来遵守一个脚踏实地的原则,自然也不会奢求自己刚刚筑基,便能够将阴山真传甘龙剑踏在脚底,那太不现实,也太儿戏了……

    要斩甘龙剑,他早就想好了该倚仗什么。

    只是在真正的出手之前,他需要好好观察甘龙剑的出手风格。

    不过也就在这一刻,方原也长长的呼了口气……

    时机差不多了!

    “哗!”

    也就在周围的无数神通之力都向着方原涌来的一霎,方原陡然间出了剑!

    魔印剑一出,便如银丝游蛇,于虚空之间游走。

    周围那铺天盖地的神通术法,在这银丝游走之间,居然皆是轰然坍塌,溃于无形。

    一座大山压下了方原,剑光过处,击在大山虚影左侧,大山立时崩碎。

    金色大手扑来,被击在指掌之间,大手立时烟消云散……

    每一式神通,方原都料敌机先,似乎总是比神通术法的出现快上半分。

    而他的每一剑,都又斩在了那神通术法的薄弱处,将术法击溃。

    ……

    ……

    “你这是什么法门?”

    就连那阴山真传,也大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喝道。

    “这不是法门,比神通术法,我不如你!”

    方原则是平静甚至有些冷漠的回答,身形则已趁机向着甘龙剑冲了过来,在周围的扬起的山石以及肆虐的火光都在渐渐消敛之时,他已然横穿数十丈,到了甘龙剑的面前……

    “所以我准备以剑道斩你!”

    说完这句话时,他掌中魔印剑一道流光,直奔甘龙剑额心。

    “这不可能……以剑道破我神通,你没这么强!”

    阴山真传甘龙剑本来就没有让方原近身的打算,只想凭着筑基六层的修为,死死的将方原压制在三十丈之外,然后生生镇压至死,却没想到方原剑道如此诡异,心间一时有些惊诧,刚刚升腾到了极点的气势倍受打击,但他还是急急捏起了法印,背后火光骤起……

    “咻!”

    一条火龙突兀的出现,直奔方原面门。

    可方原几乎是提前身形微动,便闪到了火龙身侧,一剑斩落,火龙湮灭!

    “我是筑基不久,但我学的很快……”

    斩了火龙,方原便已堪堪逼近了甘龙剑,剑光凛冽,陡乎向前斩去。

    “胡说八道!”

    阴山真传甘龙剑于刻不容发之际,伸手抓住银枪,挡下了这一剑,只觉得双手发麻,心里却更是被方原话里那淡淡的嘲讽之意气的发闷,铁青着脸一张脸,怒火暗起……

    “我知道你理解不了!”

    但还没等到他说什么,方原却又紧跟着一剑斩了过来,冷笑:“毕竟天道筑基的是我!”

    “你……”

    这一下甘龙剑被气的就不仅是怒火暗起了,这回直接明着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