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三章 现在是我要杀你
    “难道,这就是天道筑基的妙处?”

    接连被天雷劈中了九次的方原,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过了好半天他才彻底的缓过了神来,运转神识内查时,他便发现自己体内的道基,已然晶莹剔透,五行之力暗蕴其中,点点雷电游走于外,就连他自己稍稍一触,都会感觉这道基之中,蕴含着磅礴而恐怖的力量,那仿佛是将一座大山压缩到了拳头大小般的力量!

    更关键的是,他的道基已然晶莹无比,纯净如天色!

    之前他结成了五行筑基之后,这道基还没有这么纯透,似乎有些浑浊之意,可在这时候,经过了一番天雷的洗炼,他却彻底洗去了道基之上的浑浊之意,有了接近无瑕的道基!

    而他整个人的感觉,便是一种通透至极的……舒爽!

    仿佛浑身上下,三万万个毛孔都张了开来,正有点点灵气在毛孔之中涌入体内……

    那所有的灵气,都进入了道基,又在道基之中被炼化,然后进入四肢百骸,进入他的血液,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血液,简直变得如同灵液一般,在洗涮着他的肉身,每洗涮一次,他的肉身,都会更强横一点,早已超过了一个极限,而且还拥有了更为高远的一个空间!

    “炼血化骨,肉身重塑?”

    方原感受着这种变化,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筑基成功了?”

    有人傻傻的叫道,难以置信的看着山峰上的他。

    此时的方原,已然没有了那种冲宵而上的精气,一身法力都收回了体内。

    又或是说,是刚才被天雷劈回体内的。

    法力回身,便凝于道基,已是龙虎相济,暗合玄黄,宝光四溢,气凝如浆!

    整个的筑基过程,他都已经完成!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他如今究竟算是什么筑基?

    天道筑基,那是传说中的筑基方法,云州修士,怕是没有几人见过。

    而且在他们的想象中,天道筑基,也不是这么简单,被雷劈几下就行了的……

    可他们也很确定,方原的筑基,绝对不是五行筑基这么简单!

    他既然引动了天雷之力,便定然已经一步迈进了天道筑基的范畴……

    “方原……”

    而在这时候,那阴山真传也已经呆住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怎么可能呢?

    自己不过是下山帮自己的师尊寻找一件法宝而已,只是这件法宝,牵扯到了一位青阳宗的弟子,所以自己就随手夺去了他的一切,而且准备随手再次他碾死……

    这一切的一切,本来就该如何此简单才是呀……

    但怎么可能,这只他一开始根本就懒得放在眼里的青阳宗弟子,居然是天道筑基?

    天道筑基,怎么可能诞生在越国这等偏远小国?

    那种难以形容的打击,让他心间生出了一种极为荒诞的感觉!

    而在这荒诞的感觉深处,甚至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这可是天道筑基啊,这样的人,谁知道将来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而自己,居然得罪了这样一个人?

    自己居然和一个天道筑基的人结下了死仇!

    这特么是什么世道?

    在他惊恐之后,紧接着升了起来的,便是杀意。

    浓重到了极点的杀意!

    他绝不可能看着这个弟子成长起来,甚至不能给他任何一丝的机会!

    因为这种人,一旦成长了起来,便绝对前途无量,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

    起码在此时此刻,他对方原的杀意,已经超过了对法宝的觊觎……

    “轰!”

    他陡然间大袖一拂,冲到了半空之中,而后伸手向着虚空里一抓,一柄银色长枪,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他握紧了长枪,在虚空之中一摆,一身筑基六层的法力,浩浩荡荡的施展了开来,就连他身边的狻猊兽,都感受到了他的杀气,向着云浮山方向嘶吼!

    “哈哈,青阳弟子方原,天道筑基的滋味很不错吧?”

    手持银枪,他踏着虚空,缓缓向前走了过来,脸色无比的阴沉:“可惜你没有机会去展现天道筑基的潜力了,你杀了南荒妖王的幼子,便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或许,能遇见你,也是我最大的幸运,因为就连我也没想到过,居然有机会杀掉一个天脉筑基的奇才……”

    “唰”“唰”“唰”

    在甘龙剑缓步向前走去之时,忽然之间,无数人影冲到了他的前面来。

    是那些青阳宗弟子!

    如今他们以朱先生为首,纷纷赶上了前来,拦在了甘龙剑身前。最前面的人喝道:“阴山宗弟子听着,此子乃我青阳宗真传,他筑基之事已然传递给仙门,恐怕宗主甚至几位长老,都会立时赶来,你敢伤其一根汗毛,我青阳宗上下便是拼着灭门,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阴山宗真传甘龙剑的脸色,立时冷了几分。

    他倒知道,这些人说的是真的!

    方原天道筑基的事情一传出去,恐怕会震动整个云州!

    青阳宗之前,若是还不想正面与阴山宗与南荒城对上的话,那么现在听说了方原天道筑基的消息,恐怕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哪怕是与整个云州为敌,他们也要护住这个弟子……

    就连仙盟,恐怕都不会允许南荒妖王伤害一位天道筑基的仙苗!

    但这,却又恰是甘龙剑一定要除掉方原的原因!

    他越是看到了方原潜力无限,越不能留下他,否则将来倒楣的岂不是自己?

    所以他根本想也不想,便直接冲了过来。

    面对着拦路的青阳宗弟子,他大袖一拂,天地之间,狂风大作,乌云滚滚,那些拦在了他身前的青阳宗弟子,皆被他这一拂之下,横扫了出去,而后他横跨天际,带着那头凶猛异常的狻猊兽,轰隆隆直赶向了云浮山,厉喝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谁敢拦我?”

    “上清山的乔长老,你真要袖手旁观不成?”

    这一众青阳宗弟子,也知道凭借自己这些人的实力,根本拦不住甘龙剑。

    有人急切间想起了其他的方法,急向着那位守阵的上山清长老大叫了起来。

    而那位上清山守阵人,此时也是一片沉默。

    最初看到了方原天道筑基之时,他甚至起了杀意,因为他太知道天道筑基的潜力了,若是任由这位青阳宗弟子成长了起来,越国五大仙门,还有什么和青阳宗抗衡的资格?

    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因为他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若是此子只是四脉筑基,那我们越国四大仙门,便必定会倒楣,因为他会帮助青阳宗崛起,与我们争夺机缘;但当他筑成五行筑基之时,我们便不必考虑这么多了,因为他注定会跳出越国,进入更庞大的世界中去;而如今,他是天道筑基……”

    “这等仙苗,又岂是会与我们争什么机缘造化的存在?”

    “他对我们越国五大仙门,已经不是威胁了,而是一个随之崛起的良机!”

    “今日是我有幸,恰在此地值守,若再不出手护他,结份善缘,又待何时?”

    如此想着的同时,这位上清山长老,忽然呵呵大笑,大袖一拂,云浮山周围,阵光一时冲天而起,将云浮山护了一个结实,而后他冷眼看着阴山真传甘龙剑,厉喝道:“小子,越国什么时候成了你撒野的地方,都跟你说过云浮山不可擅闯,你真要和我过过招不成?”

    阴山真传眉头一皱,已然听出了这上清山长老的前后言语变化,心间恼怒却是更盛,其势更狂,向前赶了过来:“我奉师尊之命前来,拿下这青阳宗弟子,你又算什么东西,也敢横插一手?仔细想想,你们上清山,真能当得了我们阴山宗与南荒城两方的怒火吗?”

    这话倒真让那上清山长老微微一怔,有些犹豫。

    可也就在此时,云浮山上空,最高峰上,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们都让开吧!”

    所有人听到了这句话,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然后就见那最高峰上,方原已然收敛了一身法力,他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一件崭新的青袍,向着身后一扬,穿在了身上,换掉了刚才因为天道筑基而变得破破烂烂的仙袍,然后又随手一张,就插在了云浮山山腰里的魔印剑直向着他飞了过去,被他轻轻握在手中。

    他取一方丝巾,仔细的擦亮了魔印剑,然后便右手倒执,缓缓朝着山下走了过来。

    “你这是要……”

    云浮山内外,众人见了,都是大吃了一惊。

    此时此刻,最聪明的做法自然是躲在云浮山中,等仙门长老赶来才是啊!

    为何他偏偏这么傻,居然非要在这时候出来?

    望着他走了出来的模样,就连阴山真传甘龙剑,也是微微一怔,停住了脚步。

    “我本来是要逃走的!”

    方原到了云浮山边缘,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直接一步踏出:“可是我回来了!”

    “从我回头开始,就已经不是你要杀我了!”

    他直直的向着甘龙剑走了过去:“而是我要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