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零一章 还没结束
    “这怎么回事?”

    “怎会一直有人连续不断的筑基?”

    此时不光云浮山外,云浮山里面,也已是一片大乱。

    不知多少进入了云浮山,正在准备筑基的仙门弟子都跑了出来。

    云浮山若有人筑基,他们自然也可以感受得到,刚才一次两次,他们也没介意,只以为是有人准备好了,便进行了筑基,可连续四次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却也坐不住了。

    就算是有人开始筑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出来了四个人,这也太巧了。

    然后他们这一出来,看到了筑基之人后,却顿时怔住了。

    “方原师弟,你怎么也过来了?”

    “刚才……筑基的是你?”

    这些人里,还有两个方原熟悉的身影,却是孟还真与巫晴。他们本来就是这一次青阳宗最早送过来筑基的两名弟子,如今也还不知道发生在方原身上的事,只是有些吃惊!

    “不错,正是我……”

    方原向着他们点了点头,却无暇多言,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如今他已完成了火行、土行、木行、水行四脉筑基,身上的气息犹未敛去,只给人一种滚滚荡荡,浩然不绝之意,那气息简直就是恐怖,却把孟还真与巫晴两个人都看得傻了眼。

    对视一眼,他们心间都升起了一个疑问:“那是……四脉筑基吗?”

    “方原师弟,这是刚从云浮宫里出来吗?”

    而此时的云浮山外,则所有人都已经闭上了嘴,他们几乎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脉筑基,这可是只有进入了云浮宫,才能得到的大造化啊!

    仅凭越国一境的资源,数百年才会出现一个四脉筑基的天骄小辈,而如今,这位青阳宗弟子,居然靠着一条一条的道脉,一次次炼化道基,硬生生将自己堆到了这个高度上来?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可以想象,若是平时,方原已经成了五大仙门范围内的一个传奇!

    四脉筑基,这是有足够潜力去传承一方仙门的仙苗!

    更重要的是,他用的还是这样一个艰难的方法,一条一条的地脉分开来筑基的。

    这就更邪乎了。

    若说第一次筑基还算是有把握的话,那在第一次筑基的基础上,再进行第二次筑基,这就是在赌了,属于一翻大小,或生或死的赌局,而这样的赌局,方原进行了三回!

    三回,他全都赢了!

    “但是……”

    心间纵有山呼海啸,他们看到了阴山真传时,却又隐不住心间发沉。

    有这尊凶神守在了这里,便是四脉筑基,又能如何呢?

    人家阴山宗弟子,那可也不低于你啊……

    正常来说,想要筑基,不可能像方原这样一条地脉一条地脉的进行下去。

    只能找到地脉交汇之处,地脉交汇的越多,在那里筑基,便越难得。

    而五行地脉交汇之处,便已经是天生道府一类的神仙宝地。

    这样的洞天福地,偌大云州,也只有那么几个地方……

    而最知名的一处,便掌握在了阴山宗手中!

    而这,也正是阴山宗的底气所在!

    阴山宗的真传,其中佼佼者,便都是在五行地脉尝试筑基的!

    虽然甘龙剑在阴山宗并不算是可以传承大道的宗主一脉弟子,无法拥有五行筑基这样天地罕见的机会,但他也是放眼整个越国都少见的四脉筑基,这就是他的底气所在……

    也是如今众仙门之人,越看方原天资优异,越感觉心间沉重的原因所在!

    你如此艰难,走到了这里,可人家起步,便是从此开始啊……

    更何况,你只是刚刚筑基,人家却已经是筑基六层的修为,这可怎么叫板?

    难道你能……

    “还差一步……”

    而在这时候,方原却没有想这些问题。

    他也不知道阴山宗真传是几脉筑基的,他只是在考虑自己。

    如今他已是四脉筑基,可他还是没有收敛气息,使得自己一身法力龙虎相济,结束这个筑基的过程,而是再一次,缓缓抬步,向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气如渊海……

    然后他在自己的气机感应里,找到了最后一条自己的所需:木行地脉!

    在云浮山,想要找到五脉交汇之地,非常的难。

    可想要找齐五条不同属性的地脉,却是非常简单的,这里之所以被人称为筑基圣地,本来就是因为地脉交汇,金木水火土五行,无一缺失,而方原做的还更简单一些……

    别人找地脉交汇之地,他不用,他直接找五行之气最强的地脉就好!

    “他难道是……”

    眼睁睁的看着方原向着一处木行地气最强的地方走去,孟还真与巫晴都怔住了。

    其他在这云浮山中,准备筑基的仙门弟子也愣住了。

    这时候他们也看出来了,方原不是从云浮宫出来的,他这筑基方法似乎更直接!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则又生火……”

    “五行之力,相生相克,生生不息……”

    方原口中缓缓念诵着,然后慢慢走到了木行地脉之上,驻足。

    然后他长长的呼了口气,陡然之间,右掌高高扬起,然后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轰!

    这一霎间,几乎不用他做什么,地脉之中,木行之力便已呼啸而出。

    如今的方原身上,本来就是四行齐聚,只缺木行之力,却便像是拥有了一种强横无边的引力,直接将木行地脉之力都扯了出来,浩浩荡荡的灌入了方原的体内,炼化无边法力!

    与此同时,方原的体内,已然汇聚了红黄白黑四种颜色的道基。

    陡然之间,忽又多了一种青色的加入,五种颜色流转不已,最终交融到了一起,完美无边,层层洗涮着方原的道基,使他得道基在这么一瞬之间,变得更为凝实,更为完美,有一种苍茫的意境!

    而此时的半空之中,方原一人的气机,则呼啸而上,化作道道玄光!

    外人肉眼可见,五行之力,绕着他的神魂之光旋转,将他神魂化得无比凝实……

    这一幕的出现,居然使得天地之间,有种压抑之感。

    “天啊……五行筑基!”

    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有一个人大声叫了出来。

    他这一声大喊,用尽了力气,仿佛要一次将自己体内的激奋全部吼出来!

    “五行筑基,越国也有五行筑基了……”

    “五行筑基,天骄道子,若大云州,又能有几人?”

    “……”

    “……”

    随着周围无数人的大叫,阴山真传脸色则已变得异常的难看,阴沉的似要滴出水来。

    在他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无边的愤怒,他看着方原,从不值一提的一脉筑基,一直再到修行界里极为罕见的五行筑基,这种滋味,仿佛看着一只蝼蚁,成长为巨象……

    就连守在了云浮山外,只等着将方原扣下带走的他,也有了些许惊惧之意。

    而这种惊惧之意,却更让他忍受不了,因此他陡然间一声长喝,站了起来,厉声喝道:“青阳弃徒方原,便是五行筑基又能如何,如今你也不过是一个刚刚踏上了筑基修为的蝼蚁,甘某在此等你已久,既然你已筑基成功,何不快些出来,到我手下来领死?”

    他这时候还有信心!

    方原过是刚刚才筑基,根本没有时间适应筑基之后的肉身,积累筑基境界的法力,与自己这筑基六层的修为没法比,他绝对有信心一剑将方原斩于剑下,抽取他的神魂……

    没有时间成长起来的五行筑基,仍然只是蝼蚁!

    “快快快,禀告仙门,拼死也要护住方原……”

    但在这时候,周围的青阳宗弟子却再也按捺不住了,不知多少人立时传讯。

    不论之前青阳宗对方原的态度如何,如今都要改变了。

    方原筑基之前,仙门或许为了大局,还会明面上向阴山宗与南荒城示弱。

    但如今,方原已经筑基成功了,而且不是四脉筑基,是五行筑基。

    这就可以说是潜力无限了,仙门哪怕付出再大代价,也非要将他护住不可!

    为此,便是正面与阴山宗或南荒城抗上,也值得!

    无法形容这一霎,云浮山内外的混乱程度,但方原却是平静至极。

    他结成了五行筑基之后,便回过了头来,看向了巫晴与孟还真,怔怔出神。

    这时候巫晴与孟还真,甚至都不敢与他说话。

    他们本来比方原年长,就算方原是真传大弟子,身份隐隐高过了他们一筹,他们却也从来都不会去唤他一声方原师兄,因为在他们心里,方原就是一个小辈,是他们的师弟!

    可在这时候,他们却感觉,方原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庞然大物,足以比肩长老!

    而方原也只是看着他们两个,似乎怔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然后取出了两道玉简,两道神念分别飞了出来,封印在了玉简之中,然后他将两只玉简放开,便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一般,托着飞到了巫晴与孟还真的身前。

    低声道:“这里面分别是玄黄一气诀第二阶段的修炼心法,以及我刚才筑基之时得到的一点感悟,就劳烦两位师兄师姐帮我带回仙门中去吧!”

    孟还真与巫晴呆了半晌,才忽然反应了过来:“你要做什么?”

    方原痴痴怔怔,抬头望向了云浮山最高的一座山峰,那峰如剑,接近了苍穹。

    他过了半晌,才喃喃自语:“我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