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来劫狱
    再度得回了自由,方原在三位老执事护送下,直向地牢外面赶来,回想起了这一日之间遇到的事情,就连他也觉得一言难尽。先是即将拜入青阳宗宗主门下,又要前往云浮宫筑基,可谓一步登天,但就在云端,却又因斩妖一事被打落凡尘,囚入黑牢。自忖必死之际,居然又得到了仙门暗中的保护,赶往中州,这种种变化,实在让他心情复杂,难以言喻……

    但无论如何,虽然自己如今成了逃犯之身,心里倒存了一丝暖意!

    闯出了地下黑牢之后,便已见漫天星斗,他也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三位前辈……”

    他深呼了一口气,便转头向那三位老执事看了过去。

    其实在看到了这三个人的时候,他也基本上知道这三个人的身份了,他们都属于仙门“护道者”一类的人,修为精深,但却隐藏在仙门之中,甚少见人,外人也不知他们的身份,而他们自己,甚至也已经忘了自己的过往与姓名,甘心藏于仙门之中,只为仙门效力!

    宗主会派出这等些老执事帮着自己,已经让方原深感意外。

    通常,只有宗主一脉的传人,才有资格被护道者守护。

    自己倒是不错,居然一下子得到了三个……

    “不必称呼我们为前辈,当我们是奴仆则可,自被宗主所救,我们便已忘了姓名!”

    那三位老执事中,其中一人嘶哑着声音说着,然后大袖一拂,祭起了一道银梭,低声道:“你如今毕竟筑基未成,法力不纯,便是有飞行法宝,也根本不可能逃脱另一位筑基修士的追踪,所以宗主才派了我们三人出来,可以让你在最短时间之内,离开越国……”

    另一位老执事道:“这一路上,你不必管顾我们,只管护着自己便是!”

    方原微微一怔,倒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是谁?”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还不等方原回答什么,三位老执事忽然同时反应了过来,齐向一个方向看了过去,然后方原便看到,在那个方向,居然出现了一条高大而凶悍的身影,肩上扛着一柄大刀,正鬼鬼崇崇的走了过来,听到了三位老执事大喝,那人也明显吓了一跳。

    “呼……”

    那道身影被人发现,居然甚是凶悍,一言不发便挥刀砍了过来。

    那一刀强横至极,力量狂暴,就连方原也不敢小觑……

    “杀了!”

    那三位老执事中的一人,低声喝道。

    另一位执事,立时便出了手,枯瘦的手掌,犹如厉爪,直接向着那大刀迎了上去。

    只听得“啪”一声响,他已经抓到了那大刀之上。

    但出人意料的是,那刀上的力量实在太猛,就连那老执事,居然也被震的后退了一步,但这老执事毕竟是筑基修为,只是略略一退,便法力涌动,直接贴进了那人身去,枯瘦的爪子犹如兵器,直接向着那高大的人影喉间撕了过去,却是毫不留情,直接下了杀手。

    “慢着……”

    方原见到了这一幕,却也顿时大吃了一惊,急忙叫道。

    “嗯?”

    那老执事闻言,厉爪一收,陡然退回了原地,有些诧异的看着方原。

    “这个人好像是……”

    方原苦笑了一声,向着那高大的人影看了过去。

    “咦?是方师弟么?”

    而那高大的人影,似乎浑然不知刚才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有些惊喜的叫了出来。

    不是别人,居然是关傲……

    “这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方原顿时苦笑,向着那三位执事赔了一礼,苦笑着向关傲问道。

    “我来救你啊……”

    关傲很自然的道,收起了手里的大刀,憨笑道:“你怎么自己跑出来啦?”

    “过来救我?”

    方原倒是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关傲。

    关傲点了点头,认真道:“听他们说你明天就要死了,我可不能不管,所以我过来救你!”

    方原打量了他一眼,只见他身上赫然穿着自己给他的那一套铁甲,扛着那柄大刀,正是在魔息湖里斩杀魔物时的那一身,一张大脸,满满都是凝重的神情,心里一晃神,才明白了过来,这个傻子……他居然真是来救自己的,他是打算直接杀进黑狱把自己劫出来吗?

    不说是他,就连那三位面无表情的老执事,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了。

    看着关傲的目光,便如看傻子也似。

    “你就这么过来劫狱啊?”

    方原也是一脸的无奈,道:“那你刚才又在这里晃悠啥呢?”

    关傲道:“我还没找到杀进去的路呢……”

    方原:“……”

    三位老执事:“咳……”

    也亏得这傻子想得出来,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扛了一把刀来劫狱,如果不是秦长老提前放了方原,真被他杀了进去,恐怕都不用暗哨动手,他便被这大阵给困住了……

    不过这做法虽傻,倒让方原心里微微一暖,笑道:“多谢你了关师兄,不过我现在已经脱困,你还是快些回去吧,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这件事,以后我再报答你!”

    关傲道:“我没打算回去啊,我得护着你逃出去!”

    方原倒是看出了关傲真心是一副想要救自己的模样,心里却也不免有些无奈,长叹了一口气,道:“关师兄,你这心意我领了,不过你陪我走了,那你妹妹可怎么办?”

    关傲听了嘿嘿一笑:“我早想到了!”

    方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关傲轻轻向着远处草丛里招了招手:“小妹,快来!”

    然后就见那草丛慢慢的分开,一个瘦瘦的人影走了出来,却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穿着一身大红的棉袄,裹的严严实实,双手与小脸都白的可怕,没见过一点阳光也似,在她怀里抱着一个硕大的花瓶,把小脸都遮去了大半,两只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方原和老执事们!

    这回方原是真愣了:“你来劫狱还带着你妹妹?”

    关傲道:“我就想着,劫了狱我也不能回去啊,得浪迹天涯,这可不能丢下我妹妹!”

    “……还是先出去吧!”

    方原也当真是有些无语了,有种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感觉……

    但一时间,话不及多说,只能先带了关傲和他妹妹离开这里。

    这里可是青阳宗的后山重地,一旦被人发现,必有重罚。

    关傲擅闯后山,还抱有劫狱的念头,那少不得得有一个禁闭,甚至说,前不久他刚刚才得到的,重新拜入仙门的机会,都有可能直接被取消。而关小妹情况就更特殊了,她可不是青阳宗弟子,来到了这种地方,那又是天大的麻烦,被人发现,格杀勿论都有可能……

    所以方原定要先带他们出去,免得被别人撞见。

    说着这话时,方原更是小心的看了三位执事一眼,倒发现他们都没有什么反应!

    看样子这三位果然是除了带方原离开越国,其他的事情都不关心。

    “好嘞!”

    关傲急忙点头,一手提了大刀,一手抱了他妹妹,然后撒腿就跑。

    方原忍不住喊:“回来!”

    关傲回头不耐烦的道:“方原师弟啊,这是逃命的时候,你啰嗦啥呢?”

    “……”

    方原道:“你跑错方向了!”

    ……

    ……

    “呵呵,段师弟,你好像有些心神不宁……”

    而在这时候,青阳宗客峰之上,一片殿宇之间,某个布置奢华的房间里,阴山真传甘龙剑,正与神宵峰大弟子段飞渊下棋,段飞渊似乎棋力不佳,连续数局,都被甘龙剑轻易定住了乾坤,末了,甘龙剑便也不下了,只是微笑着看向了似乎有些失魂落魄的甘龙剑!

    “额……没有啊……”

    段飞渊一头是汗,抬起了头来,连忙摇头,手忙脚乱的布置棋盘。

    “你心绪已乱,休息一会吧!”

    甘龙剑却是笑了一声,拂乱了棋子,望着段飞渊道:“我倒也在想一个问题,你说到了明日,你们青阳宗的那几位长老与宗主,会这么放心的把那位青阳宗弟子交给我么?”

    段飞渊听了顿时一怔,呆呆道:“人不是已经囚入了黑狱吗?”

    甘龙剑笑道:“囚入了黑狱,也是可以私下放走的呀……”

    段飞渊似乎也没想到这一茬,微微一怔后,却急忙摇头:“不会,他不值得仙门那样做!”

    “呵呵,便是做了,其实也无防!”

    甘龙剑轻轻的笑了一声,道:“我那头狻猊兽,是洪荒异种,每盯上了一人,便记住了那人的气机,便是对方逃到了天涯海角也能被它找到,这次可以找到了青阳宗来,便多亏了它呢,所以了,你还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咱们好好下一局棋吧,反正结果是不会变的!”

    段飞渊听了这话,顿时抬头,有些怔怔的看着他。

    而甘龙剑则只是端起了茶盏,轻轻饮了一口,脸色如风淡云轻。

    “吼……”

    夜色里,不知多远的距离,忽然传来了一声暴躁的咆哮,正是甘龙剑的那头紫毛狻猊兽。

    那声音如雷,滚滚荡荡,幽幽远去。

    仿佛向山外传递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