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外出游历
    “外出游历?”

    本来以为自己必死,都面不改色的方原,忽然听了这句话,却吃了一惊。

    他呆呆抬头看着秦长老,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宗主的意思!”

    秦长老看了他一眼,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淡淡道:“你惹下了大祸,仙门无能,保不住你,但咱们青阳宗便是再无能,也不会随便屈死自家的弟子,在那个阴山真传说出这件事时,宗主便已经暗中传音给我们,大殿之上,不过是演场戏给众人看而已……”

    “现在你就离开吧,能跑多远跑多远……”

    “出去寻自己的机缘,找自己的造化,如果云长老和宗主他们都没有看错你的话,希望你将来可以有成长起来的一天,或是结成了元婴,或是踏上了金丹大道,成为了仙盟里面的人,到了那时候再回来吧,想必到了那时候,南荒妖王便也奈何不了你了……”

    听了这样一番解释,方原总算明白了过来。

    “我若走了,仙门怎么办?”

    这句话他是下意识问了出来的。

    在此之前,若有机会走,他立刻就走,但现在却忍不住问了这句话。

    “仙门自有仙门的应对之法,你就不用操心了!”

    秦长老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转身向黑狱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发现弟子里有人杀害了南荒妖王之子,我们便二话不说,立时把人囚禁起来了,准备交给南荒妖王处置,这个做法,它还能不满意?呵呵,不过你本事大,自己逃脱了,那却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说着,倒是目光一冷,淡淡道:“那阴山真传若有本事,让他自己去追你好了,我们青阳宗又不会坦护什么,当然了,若是他追不上你,那却是他自己的事情,与青阳无关!”

    方原呆呆的听着这些,脑海中无数的细节瞬间转了过来,融汇贯通……

    先囚禁了自己,表示不敢与南荒妖王正面对抗……

    但私底下又放走了自己……

    在阴山真传甘龙剑想要追捕自己的时候,青阳宗不会有半分的阻拦,甚至还会提供一定的帮助,不过若是追不到自己,那便是阴山真传没用,却与青阳宗没什么关系了……

    在表面上,青阳宗的姿态却是已经做到最低了,南荒妖王自然也没有了再强行将怒火发泄到青阳宗头上的理由,就算他想要灭掉青阳宗,撒一撒气,仙盟也不会再坐视不理,毕竟,仙盟如今不是千年之前遭逢大乱,形同虚设的仙盟了,如今它还是有一定力量的!

    仙盟存在的意义,便是将一切力量集结在一起,对抗大劫,因此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仙门与妖魔之分,世俗间的仇视与对立在他们眼里早注已经淡化到了极点……

    也正因此,在面对仙门与妖魔的内斗时,他们便只有一个态度。

    那就是和稀泥,尽量不要动手,大家还是要讲道理嘛……

    说白了就是,仙盟希望有矛盾的话,大家都通过打嘴仗的方法来解决!

    倘若青阳宗强行护着杀害了南荒妖王幼子的弟子不交出来,摆出一副与南荒妖王对抗到底的态度来,那南荒妖王便是一气之下做出了什么,仙盟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南荒妖王也是苦主,可是青阳宗已然放低了姿态,仙盟便不会再由着南荒妖王胡来了……

    嚣张到底,明着与南荒妖王对抗,那是咎由取祸,被打了也是活该!

    但姿态已经放的如此之低,南荒妖王还硬要来打的话,却是欺人太甚了……

    就算所有人都猜到是青阳宗私下里放走了方原,青阳宗也还是有理!

    我自家的弟子都不敢护着了,只敢悄悄让他逃命去,你南荒妖王面子还不够大?

    至于你再有什么不满意,我装听不见就是了……

    这其实也是一个计谋,叫作死猪不怕开水烫!

    “这……这倒真是……”

    方原想通了这里面的道道,却也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很无奈的方法是么?”

    秦长老淡淡的接过了他的话口,模样却似乎显得有些无奈,甚至隐含怒意:“一切归根到底,还是咱们青阳宗太弱小了,否则的话,斩妖除魔,斩了便是斩了,任你是什么妖王的儿子孙子,敢在人间作乱,便是死路一条,就算你知道是吾宗弟子斩的,那又如何?”

    方原听了,怔怔不语。

    看样子青阳宗从曾经的云州第一大仙门,跌落到了如今的地位,虽然小辈的弟子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但那些上了年纪的长老与执事们,却在内心里都十分不甘……

    他们心里都还憋着一口气!

    “弟子别的不敢保证,但一定会将完整的玄黄一气诀传承还给仙门!”

    方原沉默了半晌之后,才忽然开口,沉声说道。

    秦长老听了此语,却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欠仙门的可不只是一道传承!”

    方原微怔,苦笑道:“弟子明白!”

    修行时培养自己,大难时保住自己,这里面的因果,确实不是一道传承能还清的了。

    “你去吧!”

    秦长老长长叹了一声,道:“阴山宗与南荒城,恐怕都不会轻易的放过你,若想求一个安稳去处,那便只有前往中州了,那里仙道昌盛,宗门繁多,妖魔之属无所遁形,那南荒妖王便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去中州找你,而且机缘也多,你大可以在那里再寻造化!”

    “弟子记住了!”

    方原苦笑了一声,也知道中州是九州之地的核心,也是九州最为繁华,仙道昌盛的一个州,世间修行之人,无不想往中州去看一看,领略一下那里的仙风道蕴,只不过,问题在于,中州远在云州东方,遥遥千万里外,路途坎坷,又岂是这么轻松便可以过得去的?

    “仙门无法在明面上保住你,便只能用暗中的力量帮助你!”

    秦长老仿佛看出了方原所想,轻轻一笑,道:“会有三位老执事带你离开仙门,他们会想尽办法,一直护送你离开越国,直到一万八千里,元丰国辖地之内的沧罗江畔,那里有一座问道山,在那问道山上,却有仙盟修建的传送大阵,你可以通过那方大阵离开云州!”

    在他说着话时,黑牢之外,黑影之中,已经出现了三位老者。

    看这三人的气机,都十分强横,至少也是筑基之上,皆穿着灰袍,看不出身份。

    秦长老继续说了下去:“仙盟的传送大阵,可以用仙盟功德之数开启,你之前在魔息湖试炼之中,得到了巡查使赐予你的三千功德,足够开启一次传送大阵了……”

    方原细细的听着,没想到这些细节仙门都想到了,心下顿时微微触动

    “仙门能做的,便也只有这些了!”

    秦长老低叹了一声,道:“离开了仙门,名义上,你便只是青阳宗的弃徒……”

    “弟子早晚会回来,于青阳大殿,亲自点燃自己的命灯!”

    方原听了,沉默片刻,十分坚定的说道。

    “呵呵,现在看你,倒也不是那般不讨人喜欢了!”

    秦长老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一事:“对了,那件南荒妖王的法宝……”

    方原微微一怔,刚要说话,秦长老忽又摇了摇头,道:“罢了,我们也不知那是件什么法宝,也不知你藏在了哪里,但还是继续不知道的好,随那阴山真传自己去找吧!”

    方原倒是有些意外,但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他在这时候已经确认了,那阴山真传大概并不知道这件法宝究竟是什么。

    甚至说,他可能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件普通的法宝吧?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南荒妖王没有把魔印这件事的真相告诉他,因而青阳宗也没有太把这一点当回事,他们双方更不知道的一点便是,这件法宝甚至已经从自己手里,到了那阴山真传的手里,然后又到了青阳宗长老们的手里,最后却又转回到了自己手里……

    这一切有些离奇,又很正常。

    魔印融入了剑里,只化作了一个浅浅的妖印,在自己施展此剑之时,这妖印会越来越清晰,或许能够引人注意,但在平时,就像是一个普通至极的符印,并没有半点异常……

    但无论怎么讲,这剑都回到了自己手中,或许这就是命吧!

    秦长老若是一定要问,方原有可能会告诉他真相,但他既然不问,自己便不必说了。

    “走吧!”

    那三位执事里,其中一位老者开口。

    方原点了点头,便向青阳宗正峰方向施了一礼,又向秦长老施了一礼,转头便行。

    “仙门行此大险,只为了护住这么一个有些希望成长起来的弟子,你觉得值么?”

    眼见得方原已经离开了黑狱,秦长老才长叹了一声,忽然开口问道。

    “没什么值不值,只有该不该!”

    旁边的黑影里面,走出了一个身材微胖的身影,却是个长须飘飘的胖老者,正是云长老,他抬头看向了方原消失的方向,低声道:“更何况,宗主决定要护着他,怕也不仅是因为他这几分成长起来的可能性,应该还有那一丝淡到几乎看不见,与南海之间的因果吧?”

    秦长老听了此言,倒是有了几分好奇:“那个丫头真的是……”

    云长老道:“八九不离十!”

    秦长老忍不住摇头道:“咱们这青阳宗的弟子怎么能入得人家法眼?”

    云长老闻言却是冷笑了一声,道:“那就看这孩子自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