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石破天惊
    当方原换了一衣新的仙袍,头发用乌木簪子束起,在一众杂役的簇拥下赶到了青阳宗正殿前时,各门各派的长老与真传们,早已候在这里了。等在了殿前的云长老,以执礼长老的身份引着方原入内,见到了各大仙门的长老等人,方原自然要都要一一行礼问候。

    不过急切之间,也招呼不了这么多,偶有疏漏,在这时候自然也没谁会怪罪他。

    而在此时,青阳宗宗已然在殿内坐下,身前列着香案。

    如今只要方原过去,接受宗主训话,行拜师礼,这名份便可定下了。

    “这位就是在魔息湖试炼之中大放异采的方原师弟么?果然一表人才!”

    不过,也就在方原进入了大殿,往里面走去时,前方一人迎了上来,连声赞叹。

    方原抬头看了一眼,却见此人看起来二十多岁年纪,一身修为却已深不可测,定然是筑基境界无余。见他面带微笑,神情谦和,不必别人介绍,便知道定然就是阴山宗来的真传了,刚才过来的路上,众执事都已经跟他讲过,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忙停下脚步来问礼。

    那阴山宗真传上下打量着方原,笑道:“我自从离开了仙门,四下游历,也见过不少仙门奇才,但像方原师弟这等天骄,却当真罕见,越国魔息湖试炼一事,我也有所耳闻,在那时便对你钦佩有加,一直想要见你一见,如今终于遂了心愿。方师弟你年纪轻轻,便可立下这等大功,实在惊才绝艳,可见传闻不虚,恐怕等你筑基之后,便是我也比不过你了……”

    周围众仙门的长老与真传等人听了,顿时一个个又惊又羡。

    以这阴山宗真传的身份,居然如此夸赞方原,实在太让人感觉意外了。

    别说方原如今便要拜青阳宗宗主为师,平步青云,名动四域,便是没有这拜师一事,有这阴山宗真传的一句话,也足以让方原名传越国了,毕竟以这阴山宗真传的身份实在不俗,怕是其他越国的诸位真传,便是想要结交,那也结交不上,得其一赞,胜过俗子万言……

    “甘师兄谬赞,小弟可担当不起……”

    方原也笑了笑,客客气气的回了一句,然后准备向前走去。

    “甘师兄这边请……”

    在这阴山宗真传的旁边,神宵峰大弟子段飞渊也忙说道,准备引这位阴山宗真传坐回去。

    虽然这位阴山宗真传刚来时,是神宵峰秦长老接待的,但以秦长老的长辈身份,总不能一直陪着他,因此饮宴之后,一直负责着陪同这位阴山宗真传的,便成了段飞渊,他显然也很将这件事当回事,昨日宴后,便一直陪在左右,照顾周到,礼数周全,很是尽心。

    “呵呵,不着急!”

    那位阴山宗真传望着方原,笑道:“若我听说的没错,方原师弟修行至今,也不过才三年又四个月吧,前面还有一年时间是做了杂役,耽误了不少时间,如果居然可以修炼到练气圆满境界,这份速度着实可赞,便是我阴山宗大力培养的几株仙苗,亦不过如此……”

    “甘师兄误会了,这位方原师弟,也有他自己的造化,却不是全凭修行得来……”

    神宵峰真传大弟子闻言,忍不住插了句嘴,然后抬头看着方原,道:“方原师弟,你今番高升了,不过以后你是真传一脉,却也要学些大家风范,行事……不可如此绝决了!”

    方原听得他话里有话,忍不住微微一怔,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与这位神宵峰真传大弟子,以前倒也远远的打过几回照面,但并不熟识、

    后来魔息湖试炼之后,更是因为刘墨真与严机之事,与神宵峰关系并不融洽。

    而且这一次他回来之后,也曾听孙管说过,刘墨真一事,惹得仙门不少人都有些震怒,认为他做的太过火,不仅是刘墨真背后的家族,便是神宵峰上下,也对自己没有好感,按着常理说,这些人自然不会吃这么一个大闷亏,少不得也要想尽了办法来报复自己。

    只不过,自从出了魔息湖,他便一直势头强劲,这些人都不敢来找麻烦而已!

    如今这神宵峰真传大弟子的话里,似乎意有所指,方原自然听得出来,却是懒得理他。

    “呵呵,修为一事,或许可以有些造化,一株灵药,一颗宝丹,都能让人修为提升不少,可是昨夜我与段师弟你促膝长谈,听你说到了这位方原师弟在魔息湖内,斩魔鹰,镇内乱,这可都是实打实的本事,乃是自己苦练得来,却不是一句造化,便可以说得过去的……”

    甘龙剑听了,倒是一笑,话里似有些维护方原之意。

    段飞渊听了,则是神情有些尴尬。

    昨天夜里,他陪甘龙剑参加完了仙宴,送他回去,甘龙剑邀他再饮几杯,这是何等的面子,他当然不会拒绝,于是二人对月长饮,面对甘龙剑问的一些问题,他也毫不保留,都说了出来,虽然那些问题,都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在话里话外,却没说多少方原的好话。

    “他怎么对我在魔息湖内的经历这么熟息?”

    方原也微微皱眉,看了段飞渊一眼,心里便已明白了大概,不愿再多说什么,便向着甘龙剑行了一礼,道:“日后若有机会,自然该向甘师兄讨教,还望甘师兄不啻赐教!”

    说完了这话,便已是告退之意。

    此时众人都等着观礼,他自然也不能在这里陪甘龙剑说的太多。

    “赐教不敢当,有机会一起切磋便是!”

    甘龙剑笑了起来,道:“虽然我修为略高于你,但方原师弟练气四层便可斩妖除魔,此等天资,又岂是可以等闲视之的?说不定一番交流之下,得到好处的是我也不一定!”

    “这阴山真传,怎么话这么说?”

    方原顿时心间有些无奈,便不再回答,只是拱了拱手。

    “呵呵,你们说话投缘,那事后再谈便是,莫要误了时辰!”

    云长老似乎也感觉这阴山真传话太多了,轻轻一笑,便按住了方原的肩膀,向前走去。

    “呵呵,时辰差不多了,快行拜师之礼吧……”

    周围的殿内诸人,在这时也都笑了起来,皆在前面让开了一条路。

    眼见得方原便要走到那香案之前,后面的阴山宗真传,看着方原的背影,忽然间一笑,道:“方原师弟且慢,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这人人不喜仙门枯躁,专爱游历天下,结交同辈英雄,曾经在前不久,我到太岳城游历之时,便曾听说了方原师弟在那里一剑斩妖魔的传说,从那时候起,便已经对你起了结交之心了,只是我很好奇,你斩杀的那只妖魔……”

    “这阴山真传恁不知礼?”

    这时候不管是谁,都微微皱起了眉头,觉得这阴山宗真传屡次开口,未免失礼。

    就连段飞渊,这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妥了,忙低声劝道:“甘师兄,先观礼吧!”

    而那甘龙剑听了这话,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奇异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道:“观礼自是要观的,只是观礼之前我倒想问问,方原师弟杀了妖王世子一事,却要瞒到何时呢?”

    “什么?”

    这话一说了出来,所有人都蒙在了当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段飞渊等人,更是彻底怔住了,不解的看着甘龙剑。

    而方原则是脊背一凉,握着剑的手紧了几分。

    一片疑惑之中,神宵峰秦长老忽然缓缓转头向阴山宗真传甘龙剑看了过来,神色颇有些恼怒,缓缓开口道:“阴山宗的小友,此乃吾宗盛典,你却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

    “胡说八道?”

    甘龙剑缓缓笑了笑,慢慢悠悠的向前走了过来,迎着大殿之内无数人的目光,缓缓开口道:“我此次外出游历,一来是为了增长见识,二来,也是因为我师尊的挚交好友,南荒妖王托我查访他那离家幼子的下落,我受他所托,四处明查暗访,这半年来,走遍了云州十三国,终于确定了它的行踪,若是所料不差,他……应该就是死在了方原师弟手中吧?”

    “南荒妖王?”

    咋一听到甘龙剑口中说出的这个名字,殿内仙门诸人,顿时都一片鸦雀无声。

    云州仙门小辈听说过这个名字的怕是不多,但老一辈人物,却无人对这个名字陌生。

    千年之前,趁着仙盟大乱,有妖魔大举入侵云州,屠戮无数百姓及仙门修士,直杀得血流成河,千里赤地,云州无数仙门道统覆灭,是为云州数千年来第一大灾劫……

    而在那无数的入侵妖魔之中,统领众妖,推动此劫的,便是南荒妖王。

    后来这场浩劫,被仙盟干予,最终妖魔撤回云州,阴山之西,但给云州造成的阴影却一直没有消失。不过那南荒妖王倒是消停了不少,蛰伏在九幽妖城,千年来未履云州一步。

    渐渐的,云州修士,都已快忘了他,谁又能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个魔头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