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快走
    越国四大仙门前来观礼,少说也得来个长老级别的重量人物才行,便是来了真传大弟子,那也不能以自己的名义观礼,而是要以他师尊的名义,否则便是礼数不够。但阴山宗,只是来了一个真传弟子,青阳宗上下便立时一片惊喜之声,因为谁也没有想到阴山宗会来!

    虽然青阳宗上下都不愿提起这件事,但也不得不承认,阴山宗已经是如今的云州第一大仙门,雄视云州十三国,大大小小百余仙门,无人不服,无人不敬。而且阴山宗行事,也十分的教人佩服。千年之前,妖魔入侵,青阳宗不敌,损失惨重,后来在仙盟抽出了精力来,一番调解之下,妖魔才退出了云州,只是虎视眈眈,却仍是让云州各大仙门惴惴不安。

    但也就在那时,阴山宗掌教许下重愿,愿为云州门户,道统西迁,坐落在阴山一带,西接魔城,东临云壤,成为了魔城与云州之间的一道门户,守住了云州大门。如今千余年来,妖魔再未叩关,阴山宗也已渐渐崛起,取代了曾经的青阳宗,成为了云州第一大仙门!

    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阴山宗都有这个资格,也有这底气,承这云州第一之名!

    而这,也正是阴山宗真传前来观礼,让人又惊又羡的原因!

    谁不知道,阴山如今名大势大,就连云州仙盟,都对阴山宗的弟子礼遇有加,如今值得阴山宗结交的,也都是云州十三国内的寥寥几个大仙门,但无论怎么数,越国五大仙门,都不在这一行列,别说是宗主收徒,便是越国五大仙门宗主即位,阴山宗能来就不错了!

    “小可云游世间,恰到此处,听闻了越国魔息湖试炼一事,也知道青阳宗出现了一位了不起的后起之秀,早就想要一见,如今恰好听闻青阳宗宗主收那位小奇才为徒,如此盛事,怎可错过?因此唐突来访,还望诸位前辈与同道恕罪,莫要怪我这小辈无礼才是……”

    阴山真传甘龙剑是身穿白袍,身材修长,面如冠玉,骑了一头紫毛的狻猊兽当坐骑。

    那兽生得健牛也似,凶猛异常,见谁了谁都一种阴瘆瘆的模样,似乎要上去咬一口,一落下来,便吓得周围的青阳宗弟子人人头皮发麻,远远的躲了开去,生怕被它伤了,不过这甘龙剑本人,倒是态度谦逊,入了青阳山门之后,便立时跃了下来,向周围行礼。

    “原来是云游途中偶然遇到的……”

    “就算是这样,也很了不得了……”

    周围人听了,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阴山真传并非奉了仙门之命到此,而是偶然遇到了这件事,便随性前来观礼,心里的疑惑倒是消了不少。只是仍然有些羡慕青阳宗,羡慕方原,能够得到这么一位大宗门的弟子前来观礼,这该是一件多有脸面的事情啊……

    “呵呵,甘小友太客气了,你能驾临蔽宗,实属青阳盛事!”

    这阴山真传亲自到来,一般的执事自然没有接引资格,很快的,便有青阳宗神宵峰秦烽秦长老亲自驾云而来,远远抱拳,与甘龙剑叙话。虽然两个人辈份不同,而且秦长老乃是金丹修为,但在这阴山真传面前,却仍是以平辈之礼相交,言辞之间,更是十分客气。

    “秦长老这样说,可是折煞晚辈了……”

    那甘龙剑也急忙说道,连连拱手,然后牵着狻猊兽,左右一望。

    这时候他已下得地来,按着礼节,自然该有仙门弟子过来,帮它牵走狻猊兽,找地方安置,不过这狻猊兽实在凶猛,看起来又是一番凶神恶煞般的模样,望那一身可怖气血,比筑基强者还强横了几分,因此一时之间,青阳宗众仙门弟子居然人人胆骇,无人敢上前来。

    这却使得秦长老微微皱起了眉头,难道让他这个长老亲自给人去牵坐骑不成?

    “甘师兄这头坐骑,当真雄伟,实在教人羡慕……”

    也就在此时,旁边一个身穿淡黄衣袍的男子越众而出,大着胆子迎上前来,接过了甘龙剑手里的狻猊兽辔头,同时笑着答话,众人看时,却是神宵峰的真传大弟子段飞渊。

    “师弟谬赞了……”

    阴山真传甘龙剑向着神宵峰真传大弟子点了点头,便在秦长老的陪同之下向山间走去。

    “阴山宗的真传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这份修为,这份气度,果然不是寻常小仙门弟子可比……”

    “天啊,就它那一头狻猊兽,怕也有筑基中层的修为吧,这真传的实力……”

    周围人见了这位阴山真传,顿时议论纷纷,远远的围观着。

    也有人想到:“方原师兄也是人中之龙,将来的成就,怕也不输给这阴山宗真传吧?”

    “这话倒是狂妄了,方原师兄自非凡俗,但要比阴山宗真传,怕还是有些勉强了……”

    而在这时,青阳宗大殿之内,无数长老执事,甚至也包括其他四大仙门前来观礼的长老及真传等人,也都早已齐聚于大殿之内,准备一睹这阴山宗真传的风采,更有许多执事暗中吩咐了下去,今天晚上的仙宴,看样子要准备得更为丰盛一些,才不致坠了青阳颜面。

    而对这位阴山真传的来访,方原自然并不知情。

    如今的他尚在斋戒三日的过程之中,这是青阳宗例来的规矩,拜入宗主一脉之前,都需要好好静心养性,思索肩上重任,问己问心,能否护佑青阳一脉,能否传承青阳大道!

    这三天时间里,他都在飞云山一方静室之内度过,谁也不会来打扰他。

    不过这毕竟只是一个形式,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因此方原便趁着这三天时间,又将自己这一身的修为梳理了一遍,他要确保的,是自己去筑基的时候,能否有足够的把握成功!

    “如今我要筑基,方法倒是不少,但最好的方法应该是……”

    趁着还有些余暇,方原一番思虑,又以天衍之术,推衍了一番自己的修行。

    天旋地转,无数金色经文在他识海里翻滚,将一条一条的修行方向,铭刻于他的心间。

    而方原,则在这无数的道路里,静心择取着。

    从魔息湖回来后,他便也知道自己面临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筑基,因此找来了许多关于筑基之道的典藉,翻阅了一个遍,如今对筑基的了解已然极深,此时又借着天衍之术,将自己对筑基的了解,和自己一身的修为结合了起来,去推衍成功的可能性与未来的潜力!

    而这一发现,却让他陷入了一种选择的困境之中!

    “丹药筑基……”

    “五行地脉筑基……”

    “天道筑基……”

    一念一条路,一路一天地!

    最简单,最稳妥的,不见得是最合适自己的!

    可是最适合自己的,又不见得是最好的!

    最好的,限制太多,又不见得是自己能够得到的……

    诸般思绪,诸般念头,在方原的心底纷呈飞舞,让他时而皱眉,时而轻叹……

    “难道,还真要这样走不成?”

    不知推衍了多久,他无奈之下,还是重回了现实,倒是忍不住苦笑,这推衍之法,还是在推衍一些简单的事情时最好,因为那样,选择不多,只管去做就是,可是如今,面临了太多的选择,都是有好有坏,各有千秋,倒是让他时时生出了一种需要赌一赌的心态……

    “赌是不好的,要有把握才行啊……”

    这种心态让他感觉十分的无奈,轻叹着睁开了双眼。

    “咦?”

    刚刚睁开了眼睛,忽然间他微微一怔,留意到了一个变化。

    就在他身前三丈之外的门边,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字纸,像是被人塞进来的。

    刚才他处于推衍之中,居然一直没有发现,更让他有些诧异的是,如今他处于静修状态,按着青阳宗的规矩,谁可也不可打扰他,那么这张字条,却又是被谁塞了进来的?

    身形一动,他便已到了门边,捡起了纸条来,顿时微微一怔。

    却见纸条上面,只写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字:“快走!”

    他心下顿时疑惑不小,忙推开了木门,却见门外空旷寂寂,到处都是浮云与隐约的阵光,根本不见半条人影,因为这个地方,本来就是青阳宗飞云山上,最为隐秘安全的所在,除了长老那等地位与身份,没人可以随便闯将进来,又会有谁,可以来到这里,递纸条给自己?

    “难道是长老有什么吩咐?可是长老又何必递纸条给我?”

    方原心里甚是惊异,又忍不住想:“这纸条上写的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正心里纳闷,百思难解之时,忽见远远的,阵光敛去,禁制消弥,露出了一条云间的栈道,而在那栈道之上,却有数位执事领着一个童儿,捧着一叠新的衣袍,从栈道的那一头走了过来,远远看到了方原,脸上顿时一喜,笑道:“方原师兄,这却正好,辰时将至,宗主及各位长老,还有各大仙门前来观礼之人,都已在大殿等候,这便换了衣袍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