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拜师大礼
    仙门之主,往往很少收徒,有各峰长老在,传授弟子神通法术,也用不着麻烦宗主。

    但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例外,或是宗主看上了某个天骄,觉得自己才能教得好,又或者是,宗主年事已高,感觉应该培养自己的传人了。不过就算是宗主想要培养自己的传人,那也一般都是从自家的后裔子孙里面选择天骄,而很少从外面挑选,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看出来了,青阳宗三千年来,共诞生了七位宗主,这七位宗主里面,倒是有五个都是姓陈的……

    而如今这一位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因为正值壮年,还一直没有过收徒的打算,可谁能想到,他如今居然忽然在这大殿之上,动了收徒的念头,还是要收一位外姓弟子?

    这难道是要立传人不成?

    “呵呵,诸位不必惊讶!”

    宗主陈玄昂像是看出了殿内诸人的心思,笑道:“这件事怪我,倒是没有提前和几位长老商讨过,不过我也是越看这孩子越喜欢,倒是起了亲自教导的念头,不过我收了他,也只是记名弟子,不算亲传,是因为有了这个名份,更合仙门的规矩罢了……”

    他这句话,当然是在释去众长老心间的疑惑了。

    只是记名弟子的话,那就不一定有将来继任宗主之位的资格,但众长老心间的凝重,还是一时之间,无法释去,因为无论如何,宗主收徒,都是大事,只要方原拜在了宗主门下,那便属于宗主一脉,无论将来谁是宗主继任之人,都是他的师弟,辈份都在他下面!

    这样一来,他将来至少也是一个宗主师兄的身份!

    “此事事关重大,宗主三思!”

    神宵峰秦长老反应了过来,立时沉声开口,神情严肃。

    掌管戒律院的太石长老也道:“这件事确实非同小可,不能随意定下!”

    “宗主慎重……”

    一时之间,殿下诸位长老倒是都劝解了起来。

    很明显,在他们看来,这件事,简直比送方原进云浮宫筑基还要严重了。

    宗主择徒,那可是能够影响到整个宗门的大事。

    不过在这时候,宗主陈玄昂倒是轻轻的一叹,道:“诸位长老,收这孩入我一脉,虽然是我刚刚才提了出来的,但这想法,却是我一直都有的,你们的担忧与谨慎,我都明白,但我只想问你们一句,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千年前大长老一脉,是如何断了传承的?”

    此言一出,众长老都有些沉默,有些人脸上,还露出了些微的恨意。

    这些长老年岁不一,但少说也有两三人是经历过那件事的,其他人也都听说过那件事的前后因由,因为这件事影响太严重,他们就算没有亲身亲经历,也是印象深刻的……

    千年之前,诸脉高手为了共商抵御大劫之法,结果同时消失,此事一出,却是搞得修行界大乱,就连那时候的仙盟,都几乎形同虚设,也就在当时,云州之西,有妖王大举入侵,吞食百姓,祸乱天下,当时还是云州第一大仙门的青阳宗义不容辞,自然要率众仙门抵御妖魔,只可惜妖魔势大,青阳宗那一战里不知殒落了多少高手,数千年底蕴,都毁于一旦!

    正是那一战,使得青阳宗从云州第一大仙门,掉落到了如今的位置。

    甚至七百年前,青阳宗顾松长老拼了命,去夺来了一本《道元真解》,都是因为当时的青阳宗后济无力,为了重振仙门,才将这希望寄托在了那《道元真解》这部奇书上……

    而青阳宗宗主所说的大长老,也就是千年之前,玄黄一气诀的最后一位传人,更是可以比肩青阳宗宗主的最强之人,他便也是在那一战里,为了护着当时的宗主传人逃命,才一路上恶战十大妖将,最终身死道消,不过,总算还是将那宗主的传人,护送了出去……

    许多人都已不记得这段往事,但此时提了起来,却都不陌生。

    如今的青阳宗宗主,正是当时被护送了出去的宗主传人的玄孙……

    “当时的大长老顾玄,便是为了护着我祖上逃脱妖魔追杀,才终遭妖帅率领的十大妖将围攻,最终殒落,那玄黄一气诀的传承,便也自此断绝。后来我祖上挑我为青阳宗传人时,曾无数次对我讲述过这件事情,也使得我一直对此事念念不望,深感无以报顾玄长老大恩,如今我看到了这孩子,也未免在想,若是他可以重现顾风大长老的传承,便也算是我隔了千年之后,略微替我家祖上,还了顾玄大长老些许恩情了,而这,也是我要收他为徒的原因!”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话说的非常简单,但众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时的那位顾玄大长老,没有留下什么后裔,也还没来得及培养传人。

    如今,当然就是谁学会了玄黄一气诀,谁便是他的传人。

    若是宗主为了报恩,想让这一道传承重现于世,为此不惜亲自教导方原,这便可以说得通了,甚至说必须如此,因为这于宗主个人,于宗门,都是一件极其有利的事情……

    “若是如此,那便恭喜宗主收得佳徒了……”

    一片沉默里,忽然有一个声音轻轻响了起来,正是小竹峰云长老。

    也是在这时候,才有人想了起来,其实云长老当年,也与顾玄长老有些渊缘,因为他当时,本来就已经被顾玄长老看中,想要挑他作为玄黄一气诀的传人的,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接受那玄黄一气诀的真气,便遇到了妖魔叩关这件事,自此命运才与之前大为不同……

    “恭喜宗主……”

    “此事本为佳话,我等又如何能阻?”

    一时间,仙殿之内,不知多少长老、执事,都同时恭贺,再无二言。

    便是神宵峰的秦长老,这时候也保持了沉默,拱手一礼。

    青阳宗当任宗主收徒之事,居然就在这大殿之上,这么确定了下来。

    后面的事,自然有人安排:

    方原斋戒三日,正式拜入宗主一脉,成为记名弟子。

    拜师之后,则由青阳宗宗主亲自带着,前往云浮山深处的云浮宫筑基。

    这件事,也很快就传遍了仙门,众弟子之间,自然议论纷纷。

    有人感念青阳宗宗主念及旧情,千年不忘,也有人觉得,青阳宗宗主或许只是为了将方原这一枚重要的棋子控制在手中,以护住他们陈氏一脉在青阳宗牢不可破的地位,更是为了防止云长老势大,不过这些猜测,却都阴险至极,一旦说了出来,都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宗主要收方原为徒,那是为了报恩!

    方原可以去云浮宫筑基,那自然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那些猜测,未免太小觑了人心!

    而对此,青阳宗众弟子,自然也是羡中有妒,妒中有畏,所有人,包括那几峰的真传大弟子,都在这时候保持了沉默,他们都明白,经此一事,方原在青阳宗算是真正的崛起了,筑基之后归来,他不但是青阳宗最年青的筑基修士,更是宗主一脉的记名大弟子。

    这个身份,已经比之前的小竹峰真传大弟子,更高了一筹。

    若是说小竹峰真传大弟子,在五峰大弟子里面,只能排名最末。

    那么宗主一脉的记名大弟子,便已凌架于诸峰大弟子之上!

    而在这三天里,被这个消息震动了的,倒也不只是青阳宗,越国五大仙门,听说了这个消息,也都谴来了使者庆贺,毕竟宗主一脉收徒,而且是第一名弟子,哪怕只是记名,也是一件大事,于情于理,他们也都要谴出使者来观礼,送来贺仪的,否则面上不好看!

    “百花谷红丹长老仙驾,奉七转仙丹十枚,恭贺青阳宗主喜收仙徒……”

    “上清山缥缈峰真传大弟子梅仙儿代师尊紫烟真人前来观礼,献如意一对……”

    “兽灵宗百狂长老仙驾,奉紫眼玉狮子一对,恭贺青阳宗主传承万载……”

    “……”

    “……”

    一时之间,青阳宗贵客盈门。

    虽然这一次青阳宗宗主收徒时间安排的太紧,三天之后,便要带着方原赶赴云浮宫,没有留给四大仙门多少准备时间,但收到了消息的四大仙门,还是都抽时间赶了过来。

    一来自是因为青阳宗宗主收徒是大事,二来,却也是因为方原之前在魔息湖刚出了一个大风头,众仙门都知道了他这么号人物,如今自然非要来看看不可!

    至于越国的一些小仙门,小势力,各世家散修,那更是来的不计其数了。

    对此青阳宗弟子自然上上下下,都忙活了起来,脸上皆是喜气洋洋的模样,以前各大仙门对青阳宗可没有这么上心,就连他们,也能感受到四大仙门魔息湖前后的变化。

    “阴山宗真传大弟子甘龙剑,奉清荷仙露一瓶,恭贺道友方原仙途永畅……”

    “……”

    前来观礼之人络绎不绝,每听得一位大人物名声传来,青阳宗弟子脸上喜色都更浓一分。

    但直到第三日下午,又有一人到来时,众人脸上的表情,却顿时惊讶了起来。

    “什么?就连阴山宗也派人来了?”

    “这高高在上的云州第一大仙门,可是从来不理会咱们越国仙门间的小事的啊……”

    “居然还是真传大弟子亲自来此,这份颜面,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