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五大仙门,义薄云天
    “你说什么?”

    正是一片欢欣之际,上清山真传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众长老倒是一怔。

    而那上清山真传则是面色不变,继续道:“诸位长老且听我讲来,此前在魔息湖内,我等曾遇一只强横魔物,凶狂难当,尤为可怖,五大仙门真传齐出,都斩它不得,险些害得我等全军覆没。在那时,我们便定下了一个约定,若是谁能斩杀了魔鹰,我们便甘心奉他为五大仙门第一真传,后来形式危急之时,青阳宗方原师弟一剑飞天,斩杀魔鹰……”

    说着将那事叙述了一遍,而后沉声道:“这一战,我等心服口服,自愿尊方原师弟为五大仙门第一真传,此事听来或许可笑,却是生死之间的赌注,还望各位长老成全……”

    “不错,我也正有此意!”

    “这是我们私下里打的一个小赌,但愿赌便该服输!”

    听闻了他的话,百花谷的萧伏苓与其他几大仙门的真传都站了出来。

    “什么?”

    “五大仙门第一真传之名?”

    几大仙门的长老听了此言,却顿时微微一怔,神色都有些复杂。

    倒是青阳宗的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眼底皆有喜色。

    在他们这等地位,自然不会将一个真传弟子的名誉太过放在眼里,可关键是,他们却也知道,这第一真传之名,实在太难得了,这些修行界里的小辈弟子,一个个都是从芸芸众生里挑选了出来的人尖子,天资过人,却也心高气傲,得有多么难才能出现一人,技压群雄?退一步讲,便是出现了,其他几大仙门也不会承认,否则岂不是涨他人威风?

    现在各大仙门,便都有几个当成了宝贝一样的真传大弟子,那些人都是曾经冠绝一时的存在,可就算是他们,也从来没有人得到这个名声,甚至连接近都没有过。因为你说自己是第一人,谁能证明?难道要凭斗法来决定?可是各大真传都有自己的压箱底本领,等闲切磋,难分高下,若真要分个胜负,怕是得拿命去拼才可以,但哪个仙门又舍得?

    这也正是让几大仙门长老都惊讶的地方,如今这各大仙门真传,居然要同时推举这位青阳宗的弟子?

    对于各位长老来说,这自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不过看到了自家门下的真传弟子,甚至是所有仙门弟子的认真模样,他们却不好拒绝。

    答应了,凭白便宜了那青阳宗弟子,不答应的话,自家仙门弟子怕也会有些失落。

    因为那样,便好似他们的承诺不值钱似的!

    而在这时候,青阳宗的长老及宗主,则是暂时保持了沉默,没有急着说话。

    本来就立下了大功的方原,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名声,倒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惊喜。

    “此事,我们会考虑,不过眼下,你们还是休息一日,待明日参与仙宴吧!”

    过了良久,才有上清山的一位长老,轻轻点了点头。

    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明显私下里还要有上一番计较。

    “弟子遵命!”

    其他几位真传都答应了下来,退回人群之后。

    不过退回之时,却都有意无意的看了方原一眼,那一眼大有深意,却明显是在告诉方原,当时那一场赌,他们都是认真对待的,如今在人前当着众长老的面提了出来,也是为了证明这个承诺,虽然这是为了给予方原五大仙门第一真传之名,但证明的,却是他们自己的骄傲。

    各大仙门弟子,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场,不过各仙门长老,却注定休息不了。

    魔息湖试炼已经过去,但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需要他们细细捋个清楚。

    “什么?”

    “那青阳宗弟子,居然炸掉了咱们的八荒云台?”

    而在夜里,众仙门弟子最为详细的讲述入了几大仙门的耳朵之后,最令人震惊的自然便是这件事,本来他们便因为这第一真传之名的归属,对方原关注的厉害,又听说他曾做下这等大事,心里顿时更为苦笑了起来,难怪最后发现时,所有的仙门弟子都在一起啊……

    居然是那青阳弟子,用这种方法将他们逼到了一起!

    “不错,虽无实证,此事却千真万确,还望长老示下,该如何决议!”

    百花谷一方,萧伏苓面对着百花谷几位长老,低声回禀。

    白日时,她们一力举荐方原为第一真传,但到了晚上,对他做过的事情却也无丝毫隐瞒。

    “此子大胆!”

    红丹长老第一个按捺不住,重重一拍案几:“为了他们青阳宗弟子性命,便置我们几大仙门弟子的性命于不顾么?这青阳宗,还真是教出了一位绝心绝性的好徒弟啊……”

    其他弟子见了红丹长老愤怒的模样,脸色顿时都有些惴惴。

    如今他们都已经知道,红丹长老的入室弟子吕心瑶,在魔息湖内遭逢大变之后,已然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但多半已经无幸,再加上听说了之前众弟子们见到她时,她还是和袁崖那堕化之子在一起,这使得红丹长老心里本就有着一股子懊恼之意,无从发泄。

    如今,偏又听到了这件事,谁知道她会不会发起火来,与那青阳宗弟子过不去?

    “红丹师妹的意思是……”

    有人苦笑着,向红丹长老看了过来。

    红丹长老一脸冷熬,喝道:“此事断不能干休,要与青阳宗分说个明白!”

    “呵呵,你说什么事呀?”

    但也就在此时,百花谷谷主闻香真人却是苦声一笑,道:“这两个青阳宗弟子能做下这等事来,自然是够大胆,也够聪明,可咱们手上也没什么证据证明是他们做的呀……更重要的是,他们毁了的八荒云台,本来就已经被人动过手脚了,具体原因还不知晓,但多半有些隐秘,仙盟已经答应了去查,我们也只能等着,难道你还要越过仙盟,亲自去查这件事不成?”

    红丹长老听了这话,顿时微微一怔:“闻香谷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闻香真人摇了摇头,道:“青阳宗弟子有难,求援到了百花谷,但结果因为咱们百花谷弟子不愿冒险,是以打算冷眼旁观,但结果,被人炸掉了八荒云台,没了退路,这样被逼着赶去了青阳宗救援……这件事情的真相,你觉得一旦说了出去,咱们脸上好看吗?”

    百花谷众长老以及萧伏苓等真传,都顿时怔住了。

    她们已然听出了闻香真人的弦外之音……

    “所以,此事再也休提……”

    闻香真人轻轻叹了口气,脸色倒是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沉声道:“伏苓她们做的没错,但既然已经救援了,那对外人说起时,便只说是我百花谷弟子听闻青阳宗同道有难,主动毁了八荒云台,取其破釜沉舟之意,与青阳宗弟子共进共退吧,与旁人没有半点干系!”

    “这……”

    所有人都呆了一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过过了半晌,几位长老倒是都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才是事实!”

    “可是……”

    惟有红丹长老有些不服气:“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成?”

    闻香真人淡淡道:“那就看青阳宗什么态度了!”

    不光百花谷在进行着这等商谈,其他几大仙门,也同样如此。

    而且他们商讨的结果,最终竟然出奇的一致……

    也是在这时候,青阳宗云长老、古默长老等人,同样也在商量着,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云长老便命人去准备厚礼,一应资源多多筹备,准备明日给四大仙门送将过去,陪同几位长老说话的龙吟峰真传孟还真却有些不解:“几大仙门并无实据,咱们不必赔偿吧?”

    云长老笑着摇了摇头,道:“谁说这是赔偿了?”

    长长叹了口气,他起身道:“这一次的事情,明明便是咱们青阳宗弟子先遭异变,谴人往四大仙门求援,而四大仙门义薄云天,为了表示心间绝决之意,自己毁了退路,与你们汇合,五大仙门同心协力,这才历尽艰难,抗过了这一场大劫,其间虽有些幸运,但更多的是因为这份敌忾之心,我们准备这些厚礼,不是陪偿,而是来感谢四大仙门弟子的侠义之举的!”

    孟还真听得都呆了,半晌之后,才躬身道:“弟子受教了!”

    古默长老也苦笑道:“如此一来,越国五大仙门,怕是要名传万里了吧!”

    云长老道:“本就是你好我好的事,传传名声又如何?”

    说罢了,向着孟还真吩咐道:“去跟小方原说说吧,让他做好准备,明日升仙大会之上,四大仙门一定会赐予他第一真传之名的,这也是他应得的,便让他好好担着此名吧!”

    “好,弟子这便去了!”

    孟还真听了,也是欢喜,笑着答应,便领命去了。

    古默长老等孟还真走了,才道:“方原年纪轻轻的,何必真要给他这份虚名?”

    云长老听了,却只是轻轻一笑,道:“若无这份虚名,他有资格入云浮宫筑基篸?”

    “云浮宫?”

    古默长老闻言也是微微一怔,向云长老投过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云长老只是淡淡道:“小辈做了他们该做的,我们自然也要做好我们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