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只一条路
    “解决不了?你说解决不了?”

    此时的魔息湖之外,传送大阵旁边,仙盟巡查使正愤怒的朝着数位身着黄袍的卦师发着火,他几乎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而在他身边,越国五大仙门的宗主,长老、执事等等,则守在他的身边,听着他与卦师的对话,脸上的神情,显得又是焦急,又是绝望,却不敢插嘴。

    那为首的卦师冷冷看了巡查使一眼,淡淡道:“越国魔息湖内的五大云台,都已经被破坏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想要修得好,除非派谴修为最高的阵师借传送大阵进入魔息湖内,重塑八荒云台,可魔息湖内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你比我们更清楚,难道你真要我们去送死?”

    那位巡查使闻言,顿时气咻咻的,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那卦师又道:“就算你真想让我们去送死,恐怕我们这些人也不够,除非你能请来易楼的那些阵师来,可能一个还不够,至少也得十几位,而且最终也不能保证都活着出来……”

    他说着这些话,那巡查使却是越听脸色越苍白。

    “难道……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

    他甚至显得有些结巴,又急又躁的问了一句。

    那卦师道:“道理便是这么个道理,你若有别的方法,你来教我好了!”

    巡查使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其他五大仙门的长老,也尽皆脸色怔怔,谁也说不出话来。

    “便是真要请易楼的阵师出手,怕也赶不及啊……”

    巡查使暴躁的四下走动,忽然看向了四方,大声喝道:“谁有办法?你们谁有办法将那些失陷的弟子救出来?你们若是谁能做到,我保你们在仙盟功德簿上有一万功德……”

    他的声音传遍了四野,不知多少人听得神色大惊,复又无比的贪婪!

    仙盟的功德簿,可不是这么容易上的……

    世间各大仙门,皆有自己的功德簿,也都支持弟子们赚取功德,以作激励,可是这所有的功德簿,却都是从一个地方学来的,那便是仙盟,高高在上,掌御修真界命运的仙盟!

    世间修士,无不想在仙盟功德簿上占一个名额,包括各仙门长老与宗主。

    但也包括了各仙门长老与宗主,他们个人在仙盟功德簿上,怕也不到一万功德,因为仙盟的功德乃是至高无上之数,很难积攒,就算是哪个仙门,每年因为奉献了多少资源,调教出了多少优异的弟子等等,得到了不少功德,那也只会算到仙门头上,而非他们个人。

    因此,乍一听了这巡查使许诺的功德之数,谁不心动?

    只此一桩,便不知道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啊……

    只是再心动,看向了那远处幽幽荡荡的一片魔云,也忍不住心生绝望!

    没办法啊……

    连仙盟御下的阵师都没办法,他们都能怎么样?

    ……

    ……

    “喵……”

    白猫走在前面,动身轻盈而灵活,时不时转头看向仙门弟子,似乎嫌弃他们太慢。

    在它的面前,也时常会遇到一波一波迎面而来,凶狠狂暴的仙门弟子,好多看起来都强横无边,似乎一脚便可以将这只白猫踩成肉泥,可这些魔物,在与白猫迎面相撞时,却总是会下意识里忽略掉它,或是直接绕开了它,或是干脆挥爪将它拔拉到一边去,都不理它。

    看得出来,这些魔物并不惧怕白猫,似乎也没有将它当成一员,它们只是下意识里忽略了它,这只白猫不将它们放在眼里,它们也不在乎这只白猫的存在,并不像是见着了任何生灵之后,便拼命扑杀的模样,两者井水不犯河水,都是一副懒得搭理彼此的模样……

    不过白猫走的轻松,众仙门弟子却只能一路杀将过去,可以说步步杀戮,走的十分艰难,不过也幸亏各大仙门弟子的实力不是假的,而且这些冷不丁从路上冒了出来的魔物,也总是比后面追杀了上来的小袁师兄好对付一些,因此他们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向前冲去!

    “哈哈哈哈,魔息湖已是一片死地,你们还想往哪里逃?”

    “方原,你不是狂妄的很嘛,何不转身与我一战?”

    “拦我者,杀无赦,你们这群蝼蚁……”

    小袁师兄此时戏谑般的跟着后面,时时大喝,时时杀戮。

    不过在这时候,他似乎有种奇异的心理,就是有些舍不掉杀掉这些仙门弟子。

    不是不忍心,而是真的舍不得。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把这些仙门弟子当成了观众,要让他们在临死之前,见证自己杀掉方原的一幕一般,因此,他虽然敢于下杀手,却不想一下子杀的太多……

    毕竟,观众少了,是种很扫兴的事情!

    抱着这种心态,他一边大叫着,冷笑着,一边时时出手。

    之前一众仙门弟子观察的不错,他的实力确实一直在上涨,对付仙门弟子时也越来越轻松,这更使得他淡定从容,仿佛一跃从老鼠变成了猫,高高在上,看着老鼠们逃命,时时给他们一下子,让他们更为惊慌,然后欣赏着他们急切想逃,却又总在自己掌心里的快感!

    “这就是强者的感觉吗?”

    “这就是仙道给我带来的大气运吗?”

    “这果然很了不起,也果然只有我,才能承担得起这种大气运……”

    只是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渐渐在他留意到那一众仙门弟子逃向的方向时,有些变了味了,眼见得那些人在山坳峰谷之中转悠,东一折,西一转,居然莫名的奇妙的,接近了他那一身气机传来的方向,这却使得他大吃了一惊,眼睛也眯了起来,心中升起一个念头……

    “应该不会吧,那个地方,明明离这里还很远……”

    可这个念头还未过去,他便已经跟着那些逃命的仙门弟子,转过了一道山峰,然后抬眼看去,整个人顿时大吃了一惊,这里居然正是自己得到了传承的那道神秘山谷……

    “轰……”

    在那片山谷出现在了众仙门弟子的面前时,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轰鸣之声响了起来,似乎有一种古怪的意志降临,笼罩了这一整片山谷,也就在这意志出现之时,沿途着仙门弟子们扑杀、嘶咬的魔物,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同时瑟缩了起来,缓缓向后退了出去……

    它们赫然不敢离着这片山谷太近!

    “这……这不可能!”

    而小袁师兄看到了这片山谷,第一个念头便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他明明记得,那神秘山谷位于青阳宗领地的边缘,他们也是在追杀方原时,无意中闯进去的,就算这些仙门弟子想要赶过去,那起码也得赶上一天多的路,就算是他要回去,也起码得花上大半天的功夫,但如今,分明不到一柱香时间,他们居然都过来了……

    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

    他只是跟在了这些仙门弟子身后而已……

    然后也是在这一霎间,小袁师兄忽然猜到了方原想要干什么……

    这使得他脸色大变,厉喝道:“方原,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

    闪过了这个念头的同时,他也毫不留手,无尽红莲剑光斩落了下去,铺天盖地。

    “所有弟子准备,休要让那疯子进来……”

    一入山谷,众仙门弟子便直觉得感到了一阵轻松,所有追着他们厮杀的魔物,居然都溃散了去,不敢靠近这山谷半分,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便只剩了小袁师兄一个人了……

    在这种情况下,小袁师兄便是再可怕,也不足以让他们丧失一战之心!

    随着上清山真传梅大志的一声大喝,众仙门弟子阵法再次一变,便以这山谷为关,化出了一道大阵出来,玄剑宗、兽灵宗、上清山三宗弟子同时催动了一身法力,一霎那间虚空之中金光闪闪,犹如金云,直接上向涌了出来,那金云蕴含了三宗弟子最强法力,难以形容的可怖,就连这个时候的小袁师兄,也被这强横的法力冲了一个跟头,立时恼羞成怒起来。

    “让开,这里……这里是属于我的……”

    “方原,你不是不想要吗?如今又何必厚着脸皮回来?”

    可是到了这时,小袁师兄却不敢有半分的放松,拼命大吼大叫了起来。

    在他身周,无边无际的红莲剑光斩落,简直就像是一片剑潮,狠狠轰落到了下方。

    可是下方的谷口,上清山真传梅大志集结众仙门弟子之力,化出了一座大阵,却也将这山谷守的结结实实,任由小袁师兄疯了一般将一片片的红莲剑光劈将了下来,这大阵也只是随之浮动,片片金光化去了剑上的法力,却分明不是他一时半刻可以破得开的!

    “呼……”

    而在这种情况下,方原也长长的吁了口气……

    既然已经安全到了这片山谷,他心间便不再惊慌!

    在前面领路的那只白猫,在到了山谷谷口时,便已然懒懒散散的跳进了旁边的一座山坡后面,消失不见,似乎懒得参与这山谷里的事情,方原也未留它,只是远远向着它的背影作了一揖,然后便整顿衣饰,也不提剑,便这么空着两只手,缓缓向山谷深处走了过去……

    “呵呵,你还是回来了……”

    在他向山谷之中走了几步之后,便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他没有再看到那些仙院,也没有看到黑衣侍儿,只是听到了这个缥缈的声音。

    “难怪我走的时候你不留我,原来你知道我一定会回来!”

    方原抬起了头,望着山谷深处,用很平常的声音,轻轻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会回来……”

    那个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带着些许高高在上的审视与望着蝼蚁的轻蔑之意:“毕竟生路只有一条,你不回来,便只有死,我不相信你这样的人做不出这么简单的选择……”

    “你找的传人很一般……”

    方原回头看了一眼,小袁师兄正在谷口大闹,他明显已经感觉到恐惧了,正愤怒的大吼着,想要冲进山谷中来,但却被谷口的仙门弟子堵住,任是他这时候再无半分留手,杀伐可怖,但仙门弟子集结之力仍然非常强大,起码可以在一定时间之内,将他堵在外面!

    方原说的“一般”,似乎便是指他这时候的暴躁与恐惧。

    “他确实很一般……”

    那个声音也似沉默了半晌,才轻轻开了口,然后在方原的面前,那一具山谷中心的泥偶,分明未动,却给人一种它转过了身来的感觉,有种饶有兴致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然后幽幽开口称赞了起来:“你仍然是我最欣赏的后辈小子,若你想要,这传承我还是可以给你!”

    “什么?”

    外面的小袁师兄明显听到了这个声音,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红莲剑光都黯淡了许多。

    而方原却是脸色如常,平静问道:“那其他的仙门弟子呢?”

    那个声音淡淡道:“我说过了,生路只有一条,其他的祭品,不可能活下来……”

    这一回却是轮到众仙门弟子震惊了,一个个又惊又恐的转过了头,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到了这时,他们也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最为可怕的问题。

    之前他们已经发现了小袁师兄身上的异变,也听到了这个疯子说出来的一些话,知道自己等人都已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只有死路一条,惟有这小袁师兄,似乎得到了某个神秘的造化,最终可以活下来,甚至在他们甘愿做他的傀儡奴之后,也可以让他们活下来。

    而他们之所以相信方原,便是方原保证了可以带他们离开这里……

    直到此时,他们也听到了这虚空之中传来的那股子意志的声音,才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难道说,方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也想借众仙门弟子之力,来这山谷争夺那个传承?

    难道他说的带众仙门弟子离开,也是想让他们成为他的傀儡奴?

    难道,方原是撒了个弥天大谎,骗了他们?

    一时虚空寂寂,阴风啸啸,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方原,心里发凉。

    包括了洛飞灵,她这时候也呆呆的抬着头,远远的看着方原的背景。

    她似乎有些害怕,害怕方原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然后在一片凝重的气氛之中,方原深呼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还是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