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三息为侠义
    “那百花谷的真传发疯了?”

    此时的八荒云台之内,方原自重伤昏迷的状态之中醒了过来。

    看样子百花谷的丹药,果然很有作用,而且他之前炼化的那一颗火珠果,也十分的神异,这才使得他,在吞下三转疯魔丹,又以暗伤处处的肉身施展出了那惊人的一剑之后,伤势没有失控,只睡了三天时间便醒了过来。

    只不过,即便如今他已然醒转,却也发现,自己如今当真是毫无一战之力了。不像之前,他表面上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如今这暗伤已发展成了明伤,便连坐起身来也难了!

    听得身边的小竹峰弟子讲述了外面发生的一切,他也微微一怔,有些明白了过来。

    “那百花谷的袁姓弟子无比的可怕,他的修为,甚至比筑基还强,真不知他如何做到的,更可怕的是,现在他真的像是疯了一般,面对仙门弟子,居然毫不留情的杀戮。而且如今的外界,魔物又已开始汇聚,似要再度攻将过来,但那些魔物,居然对他视而不见……”

    “倘若真到了魔物再攻时,两者相加,八荒云台是定然守不住的,我们所有人……”

    “……恐怕都要死在这个鬼地方!”

    小乔师妹的脸色无比的苍白,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连她自己也感觉无语。

    死在这个鬼地方……

    这话她都已经忘了自己说过多少遍了……

    因为这一次的试炼,尤其是对小竹峰来说,当真是凶险到了极点……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这一次次的绝境,怎么就没个头了……

    这还属于试炼吗?

    这应该是对仙门弟子的一次屠戮吧?

    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次试炼的难度,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试炼应有的水平了!

    “如果真要死,我们大概早就已经死了!”

    方原听了,只是沉默了半晌,才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长长的吁了口气,听到了小袁师兄的变化之后,他便隐隐的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也正是他之前的担忧所在,本来他内心深处,也在祈盼着这个担忧不要成真,但似乎是命中注定,那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渡劫仙偶……”

    他心间闪过了四个字。

    他想起了当初迷失在山谷,于一场幻梦之中看到的一切,听到一切,那所有的记忆,都像是一场大梦,梦醒之后,梦里的经历便立时变得残缺无比,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迟,越来越残缺,直至了无痕迹,但直到现在,他还是记得在梦里听到的那几个信息的关键点……

    “世间后辈无能,无力对抗大劫,就连你们这些仙门弟子,也是他们抛弃的祭品……”

    “将尔等献给大劫余息,以求推延大劫降世之日……”

    “尔等皆是案上待宰羔羊,必死无疑,我家主人选中你,便是再给你一次生机……”

    那些本来已经快要遗忘的话,又被他生生的从识海深处翻了出来。

    甚至,他如今都不必去看小袁师兄的模样,便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也闯进了那片山谷,他也度过了心炼……

    然后面对那渡劫仙偶的传承诱惑,他做出了和自己不一样的选择!

    自己和洛飞灵都深知那泥偶的传承没这么简单,选择了拒绝,也是因此安然离开了那片山谷,但小袁师兄却接受了那传承,大概这才是他忽然之间实力暴涨的原因吧,也是他忽然之间变得如此疯狂的原因,惟一不解的就是,此人为何定要赶到八荒云台来亲自杀掉自己?

    因为按那仙偶的话来说,大概就算他不来,所有的仙门弟子也别无生路!

    毕竟,周围的黑暗魔息太可怖了。

    这就是一个会不段滋生魔物的魔地,他们留在这里,本就必死无疑。

    最大的区别,也不过是早些或是晚些……

    ……

    ……

    “那个疯子说的,或许是真的……”

    而在这时候,八荒云台之内,诸大仙门真传也都有些绝望的看着外面,上清山真传梅大志声音里已多了些绝望之意:“这一次的试炼,可能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出去的希望,可笑我们之前还以为倒楣的只有青阳宗,以为我们可以轻松的离开,这简直太幼稚了,若是我们没有来的话,大概如今五大仙门的弟子,已经被屠灭一空了……”

    “若是我们没有来的话,青阳宗的八荒云台,大概四天之前便被攻破了吧,然后这些魔物的实力便会暴涨一截,黑暗魔息也会涌向其他仙门的领地,实力大涨的魔物,甚至可以直接在一天之内,便屠灭第二个仙门,然后是第三个,然后是第四个……直至屠灭所有仙门!”

    百花谷的萧师姐显然也意料到了这个问题,事实上不光是他们,所有的真传弟子都不是傻子,他们意识到了这个可能性,他们两个不过是最早把这个可能性说了出来而已……

    可问题在于,就算发现了又如何?

    他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直到现在,也仅仅是想到了某些可能而已……

    在各大仙门来说,他们是天骄真传,但在偌大修真界,他们又算得上是什么?

    弃子么?

    若说他们是棋子,那么弃子被抛弃,还有什么怨言!

    “方原,你出来,我便为你而来,你应该感到骄傲……”

    而在这时候,八荒云台之外,疯了一般的小袁师兄仍然在大吼着,如今的他,仿佛化身魔物,咆哮天地,一身红莲剑光在身周飞转,狠狠的与仙门弟子的大阵撞到了一起,说他像是魔物,甚至不如说他如今像是魔物与仙门弟子的结合,这也使得他一身力量更恐怖,而且给人了一种幻觉似的,他的实力仍然在增涨,时时在增涨,一转眼间,便又深厚了许多!

    “你们真要与我对抗到底?”

    他轻蔑的看着那些仙门弟子,愤怒之余,却生出了一抹嘲讽:“大概你们还没意识到眼前的局势吧?若你们交出方原,我还能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成为我的傀儡奴,像她一样……”说着小袁师兄指了一指身后的吕心瑶,笑容更加狰狞了起来:“毕竟可以继续活下去,但若是你们不肯交出方原的话,呵呵,你们真以为这场铺天大网,是你们逃得出去的?”

    “傀儡奴?”

    所有的仙门弟子,此时都大吃了一惊,

    他们都呆呆看向了小袁师兄身后,那提线木偶一般,面无表情的吕心瑶。

    心里这才明白,原来她成为了傀儡奴……

    那是一种修行界里的歹毒法门,可以将人炼作自己的奴隶,成为别人一种类似于傀儡一般的存在,说是奴隶,倒不如说是提线木偶,根本连自己的神识都消失不见了……

    “各位师兄,我们怎么办?”

    众仙门弟子连番大战,都已经被杀寒了胆。

    八荒云台无法开启,他们也彻底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若要交战下去,恐怕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小袁师兄的手里,那个人都已经疯了,连百花谷的同门,他都毫不犹豫的杀掉了许多,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其他仙门的弟子?

    而在最后,听着小袁师兄的话,他们也有些犹豫了……

    成为傀儡奴,自然谁都不想,因为这本来就是修行界里的人最惨的结果之一,仅次于死!

    可无论如何,总比死强些……

    “怎么办……怎么办……”

    百花谷的萧师姐身边围了越来越多的人,她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抹去了嘴角涌出的血迹,她面上带着些许绝望之色,苦笑了起来:“你们问我……我又该问谁怎么办?”

    听到了这话,八荒云台之内,一片寂寂。

    每一位真传身边,都围满了仙门弟子,他们在等待着这些人的示下。

    甚至包括了青阳宗,也有不少人呆呆的,怔怔的,围在了孟还真、巫晴、严机乃至凌红波的身侧,他们都带着一些惊恐又无助的眼神,傻傻的等着这些真传弟子来下令……

    而在这时候,这些真传,眼神自然也下意识的,向着八荒云台深处看去。

    那正是方原疗伤的所在!

    “难道你们真想要把方原师兄交给那个疯子,只为做一个提线木偶?”

    在这一片尴尬的而忧心的沉默里,洛飞灵挡在了众人目光之前,冷声大喝。

    闻得这一句,所有的仙门弟子神色都变得无比的尴尬。

    尤其是面对着洛飞灵那一双明亮而暗含怒意的眼睛,居然没有人敢去直视……

    一息……

    两息……

    三息……

    这种沉默,足足持续了三息时间!

    三息时间之后,终于有一位玄剑宗的真传叹了口气,神色毅然,准备要开口。

    “多谢诸位!”

    但也就在他即将开口,却还未说出话来时,方原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了那八荒云台的深处,此时他看起来十分的虚弱,就连走路,都是小乔师妹在搀扶着他,但看到了他出现,这八荒云台之内,气氛却陡然间变得有些压抑,众仙门弟子的目光皆纷纷向他看了过来!

    “……方原师弟,你在感谢我们什么?”

    玄剑宗的那位真传见到了方原出来,便没有说出那句话来。

    倒是百花谷的萧师姐,苦笑着问了一句。

    “我在感谢你们没有三息时间之内便做下决定来!”

    方原深呼了口气,迎着怒气冲冲的洛飞灵摆了摆手,道:“你们没有立时做下决定来,便说明你们心里在犹豫,说明你们也不想把我交出去,这就够了,所以我谢谢你们!”

    听了他的话,场间诸真传人人微怔,旋及目光复杂。

    毕竟不久之前,方原才刚刚奋死一剑,斩了魔鹰,他们都是受惠之人。

    而且也是到了如今,他们才意识到,八荒云台被炸,不见得是坏事。

    所以,在这时候,他们若是交出方原的话,那就是冷血无情,铁石心肠……

    但他们沉默了三息功夫!

    谁也不知道这沉默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但毕竟他们沉默了这三息功夫!

    这三息的沉默,便是人性本善!

    所以方原便打断了那玄剑宗弟子后面的话,不让他说出来!

    那句话不说出来,便谁也不知道他是想说交人还是不交人,便只剩了这三息沉默!

    “方原师弟,我们真的……”

    青阳宗的真传孟还真长叹了一口气,沉沉开口,神色绝望。

    “我们该出去了!”

    方原咳了一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什么?”

    诸真传以及仙门弟子齐齐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方原。

    一时间,他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是说,咱们该出去了,这场试炼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方原深呼了口气,维持着声音的平静,低声说道。

    “难道……你可以修好八荒云台?”

    过了不知多久,紫云峰真传巫晴,颤声问道。

    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方原,虽然修好八荒云台,听起来很不靠谱。

    方原摇了摇头,道:“八荒云台的阵理太复杂,我怎么可能修得好?”

    众仙门弟子的眼神,又顿时有些绝望。

    听着八荒云台之外,传来的袁崖怨毒大叫之声,方原出了会神,然后才反应了过来,道:“他说的是没错的,咱们可能一开始便陷入了一个陷阱,在这个陷阱之中,咱们所有人都是要死的,要献祭给冥冥之中的某个存在,只有接受了那道传承才能活下来,但是……”

    他微微停顿,眼神有些发狠了起来:“这个陷阱,也不一定便能杀得了我们……”

    “唰”“唰”“唰”

    无数的目光都向着方原看了过去,又是疑惑,又是希翼。

    “难道你有什么……”

    不知有多少人开口,急急的发问。

    但方原却摆了摆手,道:“此时来不及解释这么多!”

    他顿了一顿,平稳了一下气机,神情凝重道:“诸位仙门师兄弟,你们护我方原之恩,我必没齿难忘,如今我等困于死境,坐以待毙,未免显得我等太过没用,方原心间有一法,或许可以带我等逃出生天,若是你们信我,便请集结各仙门之力,护送我去个地方吧……”

    他的话,使得各仙门真传又是紧张,又是意外,又是犹豫。

    他们如今都是束手无策,方原却说他有办法?

    而且要放弃这八荒云台的话,便只能出去,直面那姓袁的疯子,直面无尽魔物……

    况且,方原自己说出那话的时候,便显得不是很有信心……

    因此,他们只是犹豫了不到三息功夫,便都同时做下了决定!

    “集结青阳宗弟子,准备杀出八荒云台!”

    说话的是青阳宗的三位真传,巫晴、孟还真、严机!

    “兽灵宗弟子,又有一场好战了!”

    说话的是兽灵宗第三真传,如今他已是兽灵宗最有资历之人。

    “我玄剑宗向来敬佩强者,你是五大仙门第一真传,值得我们在你身上一赌!”

    说话的是玄剑宗第二真传。

    “若要护送你出去,当集结各大仙门弟子,设金光浮甲阵,此阵最是玄奥复杂……”

    说话的是上清山第一真传梅大志,他微微一笑:“……但我正好很擅长!”

    听得这几大仙门的声音,方原沉默了片刻,再次道:“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