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巡查仙使
    “时间到了,该让孩子们回来了……”

    在此之前的魔息湖之外,眼见得旭日东升,已至辰时,早就坐守在传送大阵旁边的诸仙门长老,也都同时睁开了眼睛。这半个月来,他们也一直守在传送大阵旁边,从未离开过,只是等着试炼结束,将弟子们接出来的一刻。在他们心里,未免也有些担忧,毕竟,这一场试炼结果如今,伤损多少,弟子们又能取到多少资源,这都是连他们也预料不到的事情。

    “便从百花谷开始吧……”

    几位长老谦让了一番,却先将这个第一个机会让给了百花谷的红丹长老。

    那红丹长老也不客气,谢过了几位长老,便缓缓掐动了法印,一身法力涌入了传送大阵之中,眼见得阵光微亮,大阵开始飞速旋转,诸长老也都抬起了头来,看着传送大阵之上的结果,但没想到的是,大阵转了九转,阵光明亮到了极点,但最终却是……

    ……毫无反应!

    传送大阵还是那传送大阵,无人出现,也无变化!

    “嗯?”

    百花谷红丹长老吃了一惊,定了定神,再次捏起了法印。

    其他几位长老也同时皱眉,心想难道红丹长老施错了法印,或是法力不足不成?

    大阵已然推动,弟子们却没接出来,这实在是三百年来最可笑的意外了!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大阵再次转了九转,还是毫无反应!

    红丹长老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眉角已可见微微的冷汗,双唇更是紧紧抿了起来!

    “红丹师妹少歇,让我先来试试!”

    玄剑宗凌虚长老沉声叹道,然后不待红丹长老答应,便捏起了法印。

    别的长老都没有笑,因为他们心里也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凌虚长老捏起法印,将传大阵推了九转,然后众人皆朝里面看去,神情凝重了起来。

    仍是毫无人影!

    “这怎么可能?”

    兽灵宗的百狂长老忍不住道:“难道你们两宗弟子,此时并不在云台之内?”

    这虽然是一个可能,但明显最不可能!

    仙门弟子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试炼结束时应该进入八荒云台?

    难道他们还想一直呆在里面不成?

    “换来我试试……”

    几位长老都坐不住了,纷纷出手,推动大阵。

    可意外之事出现了,无论是兽灵宗,还是上清山,又或是青阳宗,最终的结果都是如此,传送大阵可以照常运转,但偏偏大阵之中,不见任何人出来,甚至说,在青阳宗古默长老推动大阵之时,更是察觉到,传送大阵虽然在转动,但却明显没有与魔息湖内的八荒云台产生感应,也就是说,无论他们怎么推动大阵,都无法同时开启魔息湖里面的八荒云台了。

    “难道……是妖魔动了手脚,要害我越国仙徒?”

    百花谷红丹长老终于忍不住了,一声大喝,拍案而起。

    在她脸上,已然出现了无尽的怒意,而这怒意深处,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恐惧。

    试炼结束之时已然到来,但传送大阵居然无效,这实在是让她沉不住气了,自从八荒云台建起至今,十年开启一次,这实在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异变,所有的仙门弟子,居然都被困在了魔息湖里,这可怎么说,难不成要让这些弟子一直呆在里面,生死不知不成?

    “事关我越国五大仙门弟子的性命,谁敢如此胡来?”

    兽灵宗百狂长老怒喝道:“若是我们无法将弟子们接应出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魔息湖内八荒云台与外面这传送大阵,必有其一出了问题,当初我们可以将弟子传送进入魔息湖,便说明外面的传送大阵没有问题,那也就是说,出了问题的,只可能是里面的八荒云台!”

    “里面?”

    玄剑宗凌虚长老喃喃自语,脸色渐渐有些愤恨:“魔息湖平日都是封禁状态,不借传送大阵,根本无法入内,就算是有人想要捣乱,又怎么可能在不惊动我们五大仙门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溜进魔息湖去,毁掉了里面的八荒云台,却又将我们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快快……禀报五大宗主,此事,太可怕了!”

    几位长老立时不再有半分犹豫,急急的向各大宗主传信。

    “这件事,怕是宗主也解决不了,他们知道的未必比我们更多,现在我们要问的是仙盟!”

    青阳宗的古默长老忽然沉声开口:“十年一度魔息湖试炼,本来就是仙盟在掌控,也惟有他们可以任意进出魔息湖,更关键的是,仙盟之内,有专门陪养了出来的望气士,起码可以先通过他们,看一看魔息湖内如今是什么情况,我们也好及时做出些对应……”

    几大长老听了,同时点头,然后取出了一块令牌。

    他们是各仙门派了出来,执掌此次试炼的长老,若遇紧急情况,可以不通过宗主,直接与仙盟巡查使传音,但却一定要他们五人全都同意才行,不过如今确实事出反常,形势紧急,他们五人自然谁也没有异议,五块令牌同时祭了起来,灵光四溢,铺染一片虚空……

    “仙道鸿昌,镇守四方……”

    那一片灵光里,道道光华氤氲四散,有一种轰鸣般的吟唱惊动四方。

    过了许久之后,那一片光华里缓缓出现了一位身穿紫袍,头戴黑冠的中年男子,正是奉仙盟之命镇守云州的巡查仙使,他目光冷淡,缓缓的向着五大仙门看了过来,声音缓缓响起,仿佛天边的闷雷,滚滚荡荡,时远时近:“越国五宗,何事惊扰本座修行?”

    五大长老对视了一眼,皆是脸色凝重,古默长老开口道:“魔息湖试炼出现意外,试炼已然结束,但五宗弟子却无法出来,迫不得已,打扰巡查使,还望示下,如何解决?”

    “出了意外?”

    那巡查使沉默了半晌,淡淡道:“生死有命,又何须惊慌,找出原因便是!”

    五大仙门长老听了他的话,顿时有些面面相觑……

    找出原因?

    又如何查?

    那些仙门弟子被困在了魔息湖内,明显就是遇到了极大的意外,也不知道如今里面形势如何,若是仅仅是出不来,也就罢了,若是还有其他的异变,性命垂危,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坐得住?看那巡查使一副冷冷淡淡,并不如何在意的模样,他们又如何能不恼怒?

    甚至说,已经有好几种可怕的猜想,在他们心间升腾了起来……

    “难不成,我们亲自进去看看怎么回事不成?”

    兽灵宗长老按捺不住,第一个喝道:“那就让我先来,我进去看看!”

    说着,一个按捺不住,便要冲进传送大阵之中。

    就连他们这等金丹修为,也无法强行闯进魔息湖内,只能借助这传送大阵,不过,他们修为越高,在魔息湖内受到的影响便越大,可以说很难活着出来,这兽灵宗长老如今居然要不顾一切,进入魔息湖内,可见他确实已经有些愤怒了,打算拼上性命,进去看上一看……

    当然了,也有可能借此发一通火,表示自己有些不满。

    毕竟我家弟子都困在了里面,生死不知,你这巡查使未免太淡定了些!

    “放肆!”

    见得这百狂长老如此,那水境之中,巡查仙使一声厉喝,隔着无尽虚空,目光冷冷向着那百狂长老看了过来,直吓得那百狂长老背后一阵发寒,便不太敢再撒泼了,而那巡查仙使则冷声道:“魔息湖内,尽是大劫余息,就凭尔等修为,进去了也是送死,传我仙旨,异变之事,自由仙盟调查清楚,诸派长老,皆不可轻举妄动,违令者,劫罚台上走一遭……”

    “这……”

    五大仙门长老闻言,皆是神情一凝,心底有些压抑。

    巡查仙使这一句话出来,便是对他们的最大警告了。

    可如今毕竟形式紧迫,他们难道什么也不做,只是坐在这里等消息不成?

    但那巡查使显然是不屑,或是不想跟他们多说,大袖一摆,便要隐去……

    “且慢……”

    但也就在此时,青阳宗古默长老忽然沉声开口。

    那巡查使微怔,目光冷冷看了过来,冷喝道:“你也想违抗仙盟之命?”

    古默长老摇了摇头,道:“老儿不敢,但有一句话要对巡查使讲……”

    那巡查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快说!”

    古默长老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此番魔息湖异变,实属意外,老夫希望仙盟可以尽快查个清楚,将那些孩儿们接回来,否则的话,就算要上劫罚台,老夫也要进去看看了!”

    “你……大胆!”

    那巡查使闻言,一声冷喝,就连虚空都似乎在震荡。

    其他几大仙门的长老也都大吃了一惊,转头看着古默长老,心想你以为你们青阳宗还是千年之前的那个云州第一大仙门不成,居然敢和镇守一方的仙盟巡查使这般较劲……

    但青阳宗古默长老面对着巡查使的震怒,却面色不改,甚至显得有些深沉,过了半晌,才道:“老夫有件事要告诉巡查使,还希望巡查使可以仔细听完,再做这番决定……”

    那巡查者脸色深沉,冷淡道:“那你倒说说!”

    古默长老深吸了一口气,道:“我青阳宗自是大不如前,偏守一隅,但也还有些家底,修行之法,也颇受同道赞誉,时常有些故知旧友,将他们的子孙后裔,交由我青阳宗来教导,四年之前,我青阳宗便收了这么一个,那是老夫的一位故知送过来的漂亮女徒……”

    几位长老,甚至是那巡查使,闻言都有些诧异。

    这等事在仙门甚是常见,这古默长老,于这危急时候,说这做什么?

    但他们都知道古默长老开口中必然有因,因此谁也没有打断他,耐着性子听着。

    “那女娃儿聪明伶俐,也有些调皮捣蛋,却也是小娃儿常有的事,老夫也未多想,使让她留在紫云峰修行,后来偶尔观察了几次,倒是发现她天资当真极高,虽然性情懒惰,却是无论什么东西,一学便会,但会了便忘,不像是修行,倒像是在学着玩儿一般……”

    古默长老沉声说着,声音冷淡,不急不慌。

    “你究竟是想说什么?”

    那巡查使却有些忍不住了,冷冷的看着他问道。

    “老夫想说的是……”

    古默长老抬头看向了那巡查使,低声道:“观察了几次,我倒也发现了那女徒与别个有些不同,隐隐猜到了她的来历,还曾去问那位引她过来的旧友,那位旧友却只说让我看破即可,不必说破,这本就是我青阳宗的一大善缘,我深为认同,便也由得她去了……”

    “自此她在仙门之中自在修行,一切皆与寻常弟子无甚不同……”

    “在老夫看来,自是希望她一直这样呆下去,直到某一天她呆的腻了,或是修为有成,独自离去了,自然皆大欢喜,但如果她因为某些事,陷落在了魔息湖之中……”

    说到了这里时,古默长老猛然抬头,目光森然向那巡查使看了过来,沉声道:“别说我青阳宗难辞其咎,阁下这巡查使……甚至是这云州渡劫仙殿,怕是也承担不起……”

    “唰!”

    猛然听到了古默长老这般威胁,四大仙门长老脸色皆是大变!

    居然这样威胁巡查使,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但出人意料的,那巡查使却并未动怒,半晌之后,低声问:“那女徒哪里来的?”

    古默长老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说了两个字:“南海!”

    周围一时寂静无声,只有风在呼啸,高高在上的苍穹,似乎忽然低了几分。

    “此事当真?”

    那巡查使过了半晌,才缓缓问出了一句。

    古默长老沉默了一会,才道:“只是老夫猜测,但巡查使要冒这个险吗?”

    那巡查使不说话了,只是忽然大袖一摆,喝道:“本座一个时辰之后赶到!”

    空中水镜已然无形,周围寂静的可怕。

    红丹长老过了很久,才缓缓开口:“古默师兄,你说的那件事可是真的?”

    古默长老只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希望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