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真传斩魔魁
    “众仙门弟子听令,全力抵御魔物,不可教它们靠近八荒云台半步……”

    在远处,随着那只魔鹰双翅一振,扫动狂风,那无数缓缓向着八荒云台压了过来的魔物也陡然间大声咆哮了起来,然后直向前冲了过来,速度越来越快,简直给人一种山崩海啸般的压力,众仙门弟子心间正有些惊慌之际,听到了众真传的大喝之声,便皆是心一横,纷纷祭起法宝,推动大阵,如同道道乌光弥漫长天,围绕在八荒云台周围,抵住了无边魔物。

    “诸位真传,出手吧!”

    而在更上方,那玄剑宗的真传秦无争却已一声大喝,身形陡然冲天而起,在他身边,那一柄龙纹古剑灵动飞舞,直随着他向前冲了出去,在他向前冲去之时,身形越飞越快,那柄剑同样也是越飞越快,然后到得中途,他与那柄剑都积蓄了足够的势头,顺势握住,一剑横斩!

    “哈哈,这等妙事,岂能让你玄剑宗专美于前?”

    兽灵宗真传首领陈太阿也是长笑一声,身形紧跟着冲了过去,沿途所遇诸般魔物都视而不见,直冲向前,头顶之上灵光一荡,却已显化出了一只三头雄狮的模样,踏着空中云气,直从无边魔物头顶之上飞过,三颗头颅都张开大口咆哮,然后狠狠向着那魔鹰咬落。

    “五大仙门多久没出现过公认的第一真传了?”

    上清山真传首领梅大志笑了起来,大袖一抖,手里便已经多了一柄软绵绵的蛇剑,然后他缓缓迈步,向着那头魔鹰走去,速度却是越走越快,最后直接化作了一道闪电冲向前方……

    “而今这第一真传之名,我要定了!”

    “牡丹花开天下痴……”

    而在他身后,百花谷萧师姐忽然一声长啸,身形投入了半空之中,双手纤柔捏起了数道印法,然后周围虚空里,便忽然间盛开了大朵大朵的牡丹花,犹如一片花海,快速的向着那头魔鹰蔓延,萧师姐的声音在这花海之中轻轻响起,却带着一股子不容人置疑的自信!

    “牡丹乃是花中之王,那这越国真传第一人,便也该是我的名号……”

    眼见得四大仙门资历最老的弟子在这时候都已经出手,全无畏惧,巫晴与孟还真两人也对视了一眼,巫晴笑道:“孟师兄,五大仙门谁也没有服过谁,门中弟子也是一个比一个心高气傲,如今居然有希望让人心服口服的承认一位第一真传,这等机会,我们又怎可错过?”

    孟还真笑道:“平时我倒少与人争,不过今天,我却是争定了!”

    说罢,两个人也同时长啸,径直向着魔鹰冲了过去!

    “嘎嘎嘎……”

    那只魔鹰见到六位真传同时向着自己冲了过来,也是嘶哑着声音大叫了起来,它的叫声很怪异,怎么听怎么都像是在冷笑,尤其是那双燃烧着黑焰的眼睛里,居然像是露出了一抹轻蔑笑容,一直等到诸多真传冲到了它身前来,各种剑光,法术,法宝,都向着自己迎头打了过来,它才忽然之间尖啸一声,一只大翅猛然挥了出去,天地之间,顿时狂风大作!

    它那一翅之力,居然难以形容的狂暴,无尽狂风平地刮起,飞砂走石,天昏地暗,就连地上的尖石险峰,都被这狂风平地刮去了一层,而那六位向它冲了过来的真传,更是身形立时站立不稳,都没冲到他身前,便已经被那狂风刮的向后跌了出去,犹如风中纸鸢……

    “嘎!”

    那魔鹰一翅扫飞了六位真传,紧接着便是一声尖叫,双爪在地上一弹,挥动双翅,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而后尖锐铁爪向前伸了出来,直接便向着距离它最近的玄剑宗真传抓了下去,仅看那能够将山峰撕裂的铁爪之锋利,被它抓上,估计连肉身都直接被撕碎了!

    “扶摇云海剑……”

    那玄剑宗真传秦无争虽然在狂风大作之下,站立不稳,但他显然没有被这一幕吓着,眼见得魔鹰向自己抓了下来,却是一声大吼,身形摇摆,居然借着风势,展开了某种身法,人在空中腾挪了几番,却从那魔鹰的爪下翻滚了上去,而后转身出剑,一道剑光划破了天幕……

    “唰……”

    那一道剑光突兀至极,本是斩向了魔鹰的眼睛,却没想到魔鹰尖喙一扬,居然斩在了它的嘴巴上,发生出一声生铁也似的交击之音,足以开金裂石的一剑,居然没有在它嘴上留个印记下来,实在可以想象,这魔鹰的嘴巴,怕是已经比大部分的法宝还要坚硬许多……

    而这一剑,虽未奏功,却也激怒了那魔鹰,似乎没想到这蝼蚁居然还挺难缠,一声嘶哑厉叫,大翅直接挥了出来,这一翅挥来,根本无法躲避,简直就是一座山推了过来,那玄剑宗真传登时连人带剑,都被拍飞了出去,而后这魔鹰喙如剑,直向他身上啄了下去!

    “妖魔,我们可是仙门真传,你当我们是如此好杀的?”

    眼见得那玄剑宗真传秦无争无幸,在他身前,却陡然盛开了大朵大朵的牡丹花,那魔鹰一嘴啄了下来,居然探进了牡丹花丛之中,虽然那大片的牡丹立时便被撕烂了,但它这一啄之力,也消散了许多,随后,一只三头雄狮跳到了它背上,大口的嘶咬,一道灵蛇也似的软剑,已刺向了它的左眼,而巫晴与孟还真,更是直接向它铁翅交连之处攻了过去……

    却是其他真传,已在此时赶到了!

    “嘎……”

    那魔鹰见真传们如此凶狠,也真的发怒了。

    一声厉鸣,双翅一抖,浑身上下,无尽铁羽都散发出了惊人的乌光……

    “唰唰唰唰唰唰……”

    那些冲到了它身边去的六大真传,几乎都被这乌光扫中,身形控制不住的跌了出去,更有人身上都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血痕,却是一击之中,便已然被这诡异的乌光伤了肉身了。

    “就凭几位师兄师姐之力,怕不是那魔鹰对手啊……”

    “呵呵,我觉得,咱们都是真传弟子,自然也有角逐第一真传之名的资格……”

    “哈哈,不错,为了这第一真传之名,便是面对着自家的师兄师姐,那也不能让……”

    而在这时,战场后方的四大仙门其他的真传弟子,也都在关注着这一战,此时见了六大真传左支右拙,似乎难挡魔鹰一击的模样,心里便皆是一沉,不过他们脸上,却都在笑着,然后有人调侃了起来,对视一眼,便皆明白了彼此心意,同时纵声长啸,直冲了出去。

    一时间,前前后后,竟有十多位真传弟子化作灵光,冲向了那只魔鹰……

    各大仙门入魔息湖试炼,本来就都是一位真传领着一队弟子,前后算下来,每一门都有四五位真传弟子,五大仙门加起来,这真传弟子之数,倒达到了二十多个,不过试炼到了如今,也有一些殒落的,受伤的,或是为了追杀那“黑白双煞”,如今尚未回来的,此时留在了这片战场的,却还有十三人,他们面对着那只魔鹰,赫然都选择了出手,没有丝毫惧意……

    表面上,他们都说着要争那第一真传的话,但脸上,却都露出了死志!

    “真传弟子,平时便享受着仙门的资源倾斜,享受着仙门长辈的精心培养,实力也比普通仙门弟子高出了许多,这是为什么?便是为了在仙门遇到了危难之时,我们要负起担当,如今大难已至,那头魔鹰强横可怖,寻常弟子怕是谁也不是对手,我们不出手,又待何来?”

    “杀!”

    “真传弟子,便是要在这时候体现自己的作用!”

    咻咻咻咻咻……

    十三道彩华冲到了那魔鹰身前,道道法术临头打落了下去!

    “真传师兄师姐们出手了……”

    “天啊,他们全都出手了……”

    而八荒云台附近的普通仙门弟子,此时也看到了十多位真传同时出手的模样,一个个心神激动不已,纷纷大叫了起来,本来看到了这无数的魔物,看到了那只体躯如此之大,气机如此恐怖的魔鹰,他们心里都恐慌到了极点,但在这时候,却感觉战意渐渐升腾了起来!

    “真传们去对付那只魔鹰了,这些魔物,便都交给我们吧!”

    “四大仙门的同道们,咱们比比谁杀的魔物更多如何?”

    “哈哈哈哈,输了的叫爸爸……”

    随着声声大叫,八荒云台周围的仙意灵光,忽然间便暴涨了数倍……

    这是一场关乎性命的血战!

    要么胜,要么死……

    魔物虽然势头强横,但仙门弟子却也无所畏惧……

    “魔息湖内,究竟出了何等异变,居然会变成了这般模样……”

    而在此时,方原也正盘坐在八荒云内,一脸的不解,这一场魔息湖试炼,本来不必如此之难的,可如今,这难度超过了之前的试炼何止十倍?只因着这一场异变的出现,整个试炼便都被打乱了,就像有棋道造诣极深的高手,随便布下了一子,整个局面,便已全部变化!

    “难道,真的是……”

    方原想起了自己遇着那渡劫泥偶之时,似梦似梦的状态里,听到的一些话。

    他心情便忽然有些沉重了起来……

    “但不论怎样,这场劫难,我们都要撑过去……”

    良久之后,他低叹了一声,脸色重又变得坚毅。

    世人皆如棋子,自己也不过小小兵卒!

    如今棋面已然出现了变化,有人动了棋盘,那自己又有什么办法?

    不过是尽了全力,去冲锋而已!

    “方原师兄……”

    有人低低开口,将出神的方原唤了回来。

    他抬起了头来,就见数位小竹峰弟子,押着一个人到了自己的身前,那个人身上下着禁制,脸色苍白,眼神却显得十分平静,只是静静的看着方原,一言不发,正是严机!

    “把他身上的禁制解了吧!”

    方原点了点头,向那几位小竹峰弟子吩咐,然后抬头看着严机,淡淡道:“在这场大劫难面前,小竹峰与神宵峰的问题,便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你也不再是我小竹峰的阶下囚,解去了你的禁制,便参战去吧,那份认罪状我会还你,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谢谢!”

    严机沉默了半晌,忽然开口:“谢谢你让我有参此一战的机会!”

    方原出了一会神,道:“不客气!”

    严机并没有多说什么,解去了禁制之后,便转身大步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大喝着让人拿丹药过来,他毕竟被束缚了数日,需要服下一些丹药,才可以尽快的恢复状态……

    而方原还是呆呆的在原地坐着,像是在想着什么。

    “方原师弟……”

    又等了一会之后,陆青官,候鬼儿、小乔师妹、关傲等人,都出现在了他面前,这些人也不知道方原此时唤他们过来是做什么,神情都有些疑惑,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方原的伤势,如今的方原身有暗伤,是无法参与这等没头没尾,会消耗大量时间与法力的大战的!

    “呼……”

    看到了这些人过来,方原轻轻吁了口气,然后看向了陆青官,道:“陆师兄,这最后一波魔物,并不好对付,就算各大真传都已经出手,也不一定能够斩杀得了那只魔鹰,我亦想参战,可以我现在的状态,恐怕坚持不了多少时间,所以我请你过来,是想让你帮我推衍一个计划,我需要找到一个出手的机会,全力一击,将那魔鹰斩杀……”

    陆青官听了,似乎并不觉得意外,过了一会才道:“你现在还能出得几剑?”

    “那魔物厉害,怕是达不到筑基层面的力量,根本伤不得他……”

    方原暗暗揣测了半晌,道:“如今我若凝聚全身法力,也勉强可以施展出不输于筑基力量的一击,但只有一剑!”

    他停顿了半晌,再次确定,点头道:“最多只有一剑!”

    陆青官沉默了半晌,低声道:“只有一剑的话,若不成功,你便只有死!”

    “大劫当前,人命是最不值钱的!”

    方原笑了一声,道:“事已至此,便赌一赌又何防,要么死,要么一剑定住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