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六十章 应该做的
    场间气氛忽然凝重了起来,压抑的厉害!

    就连四大仙门的真传首领,此时也都皱起了眉头,显然没想到事情搞的这么麻烦!

    之前他们派出了那么多人,定要将方原与洛飞灵拿住,便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没想到,出了这么多的人手,苦费这么多的心机,居然还是搞到了这步田地,这却让他们心里都有些无奈了起来,从青阳宗弟子表现出来的绝决态度上,他们也看出了青阳宗力保方原的决心,更知道青阳宗如今乃是有恃无恐的模样,因此一时之间,他们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理了……

    他们这些能够爬到真传之位的,又有哪个是简单人物?

    说白了,都是人精!

    这等搅水摸鱼打嘴仗,都不能算是必修课,而是一种基本功!

    如今青阳宗的这几位真传便是这般心理!

    他们初时对四大仙门的及时来援无比的感谢,那份感激,并不是假的。

    但很快,他们便意识到,四大仙门来援,实在是迫不得已,真要感谢,他们也应该感谢方原与洛飞灵才对,更重要的是,毕竟四大仙门的八荒云台已经炸了,如今这几大仙门的真传要指责方原,却不仅仅是为了惩罚方原,而是想让青阳宗把这份责任背负起来……

    若真是落实了这个罪名,青阳宗必然面临无数的麻烦!

    不但功臣方原要受到严厉惩罚,众弟子们寒心,青阳宗怕也要付出无数的代价!

    仙门之间无对错,他们当然要代表青阳宗的利益行事。

    把这责任推脱掉了,那便不是青阳宗求四大仙门来援,而是四大仙门赶来借路!

    之前答应的什么利益补偿,统统没有,话说不好了,你来借路,还要给我补偿呢……

    这个问题,本来就是四大仙门真传所担心的。

    这也是当时他们都派出了一队高手,去捉拿方原与洛飞灵的原因。

    只有拿住了他们两个,再逼得他们写下认罪状,这件事才辩无可辩,可关键是,直到如今,四大仙门的真传都有些想不明白,明明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进入青阳宗领地时,还听说他们派出去的人正远远的缀在方原与洛飞灵后面,正在外面捉迷藏,捉住他们很有把握……

    “诸位,我也有一问……”

    方原看看时候差不多了,便也在这时候开了口,轻声笑道:“听你们的意思,似乎是有人毁了你们的八荒云台,这才逼得你们不得不立时赶往青阳宗这里来,不过,你们说的倒有道理,四大仙门八荒云台被毁,嫌疑最大的自然便是我们两个,但我有一事不解……”

    他顿了顿,反问道:“你们的云台什么时候被毁的?”

    四大仙门真传都不作声,但有仙门弟子厉喝了起来:“不正是你昨天毁掉的,装什么傻?”

    洛飞灵立时应了一声:“要是我们毁掉的,那我们怎么可能在你们前面赶回来?”

    众仙门弟子听了,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须知道,四大仙门真传可以这么快赶来,因为是数十名高手一起赶路,遇到了什么魔物,便直接斩杀,速度自然快了无数倍,但按理说,方原与洛飞灵既要逃命,又要躲避那些可怖的魔物,恐怕两天甚至是三天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赶得回来,又怎么可能比他们还快?

    “对啊,这两个人是怎么回来的?”

    “他们一直在被我们派出去的人追杀,现在应该还在青阳宗领地的外围才对……”

    就连四大仙门的弟子也都有些迷茫了:“难道说,真不是他们炸了我们的八荒云台?”

    而方原与洛飞灵对视了一眼,却都有些感觉幸运。

    其实这件事若真是打嘴仗,根本不是一时半刻能出来一个结果的。

    毕竟,炸了四大仙门的八荒云台,影响太大,四大仙门都不会罢休,哪怕他们没有留下自己的什么把柄,也一定会死缠到底,这一场嘴仗,还有的打……

    但他与洛飞灵被白猫引着,进入了渡劫泥偶所在的山谷,却在出来之后,不知不觉间跨越了这魔息湖内千余里的地面,直接回到了八荒云台,甚至还赶在了全力来援的四大仙门第一批弟子之前,这便让他们两个有了一份强有力的辩驳言辞了……

    若真是我们炸的,那我们赶不回来啊……

    若你们说可以赶得回来,那好,有本事你倒用半天时间,赶过来瞧瞧……

    见到了方原与洛飞灵神情淡定,青阳宗真传孟还真也猜到了什么,轻轻一笑。

    虽然他也不知道方原和洛飞灵是怎么回来的,但这不影响他借题发挥,在一片沉默里笑着开了口:“诸位仙门同道,且勿动怒,我青阳宗不是不讲道理的,你们若真有什么证据,我们也绝不护短,如今我只想问问诸位,对于炸了你们云台之人,可有什么线索?”

    “线索?”

    “什么见了鬼的结索?”

    百花谷的萧师姐苦笑了一声,看着方原道:“八荒云台被炸之后,听说上清山发现了两个人的身影,倒是巧了,一个穿着青袍,一个穿着白衣,却正好与贵宗这两位弟子相差仿佛,此外,我百花谷弟子在我进入魔域前的一霎,也曾传讯说截到了两个人,虽然脸上戴着面具,但身形袍服,却也都与他们一般无二,不过随后我便入了魔域,这神念却是传不过来了……”

    “戴了面具?万幸!”

    孟还真心里一阵轻松,面上还是十分凝重:“那这两人可留下什么名号?”

    “留了……”

    萧师姐心里一阵无奈,叹道:“据说他们叫黑白双煞……”

    “黑白双煞……”

    所有人都看向了方原与洛飞灵两个,心想这诨号取的可真难听!

    不过相应的,巫晴与孟还真两人却是笑了起来,孟还真道:“有了名号便好说了,这两人居然敢炸了四大仙门的八荒云台,实在罪大恶极,我们五大仙门同气连枝,青阳宗也一定帮你们找出这两个人来,不过从时间上看,定然不是我这两位师弟师妹做下来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赶得回来,说不定此时那两个罪魁祸首,已经被你们门下之人拿住了呢!”

    五大仙门对视了一眼,都是眉头紧皱。

    到了这时候,他们又还能说什么,除了见到那些追捕弟子,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孟师兄说的对,既然炸了你们八荒云台的人是那什么黑白双煞,却和我们青阳宗弟子有什么相干?魔息湖内本来就是凶险重重,而对抗这些魔物,则是咱们五大仙门弟子的责任,想我青阳宗遇到了这么大的天灾,都没说过什么,你们被两个魔头害了,倒是接受不了?”

    巫晴在这时候也接过了话口,神色有些冷淡:“不过无论如何,既然你们四大仙门遇着了大难,形势险峻,要到我青阳宗来借路,看在五大仙门同气连枝的份上,我们也不好拒绝,既来之,则安之,这条路还是会借给你们的,但这云台周围的魔物,便也一起剿灭了吧!”

    “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倒成了我们来求着青阳宗借路了不成?”

    四大仙门弟子听闻此语,一个个的都变了脸色,愤愤不平。

    巫情却不给他们发牢骚的时间,只是淡淡道:“诸位若还想继续吵下去,那也由得你们,反正我青阳宗有理,不怕这场争吵,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周围魔物越来越多了,怕是很快便要再度攻将过来,你们究竟是打算葬身魔物爪牙之下,还是借我云台暂避呢?”

    众仙门弟子这才反应了过来,齐向四周看去,立时脸色大变,却见周围黑烟滚滚,不知何时,已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魔物摸了过来,那数量居然比刚才他们斩杀这些魔物之前更多,如今肉眼可见得,不知有多少鬼火般的眼睛盯着他们,让人毛骨悚然,背生寒意。

    他们这才意识到,这青阳宗八荒云台的危势,当真比他们想象中还要险峻!

    在他们来时,才刚刚清剿了一片魔物,如今却又已聚拢了这么多过来,只是如今见八荒云台周围仙门弟子势大,还在暗中窥伺,目光幽幽,贪婪又阴森的盯着他们所有人……

    如今再拖下去,恐怕这魔物很快便会攻上来,处于外围的他们首当其冲。

    但若就此表了态,他们与青阳宗的争执,无疑便输了一筹……

    现在他们认了,便失了先机,以后更难制住方原……

    但若不认……又还有什么办法?

    种种计较都在各大仙门弟子心间浮沉着,计算着,也在担忧着,忐忑着……

    终于,四大仙门真传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些无奈,然后在一片压抑的沉默里,那百花谷的萧师姐冷着一张脸,缓缓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青阳宗同道借我们一条生路了……”

    “呵呵,不必客气!”

    孟还真与巫晴也对视了一眼,态度谦逊平和:“都是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