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转瞬之间,一梦千年
    浑浑噩噩中,已经到了一方古老仙门之中,方原,或是那个梦里的人,在那里开始了真正的修行,他知道力量的重要性,下的功夫也远远超过了其他人,仙门之中,自然也有一些不快,但相比起他以前的遭遇来却都不算什么,他变得沉默,也变得更为凶狠,他对任何人都在笑,但对方防碍到了自己时,他也不介意捅对方一刀,只要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得到更强大的功法,法宝,他都会用尽一切手段去争取,只要自己能变得强大,便再无恐惧……

    悠悠数百年过去,他已经成为了一方远近闻名的金丹境界修士,也有了一位温婉的道侣,成为了人人羡慕的一方大修士,但老天总是如此不公,他的修为出现了问题,他走火入魔了,然后一切境遇都出现了变化,他枯守在了石室之中,哪里也去不得,一动也无法动弹……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死,但他偏偏就是不死。

    他就在这种状态下,活过了一百年,用这一口气的存在,表现着自己的不甘。

    但他不肯死,别人却等不住了,在童儿推着他去晒太阳时,仿佛是一个手滑,他被推进了崖底,那是伺魔崖,下面有着无数的妖兽,无论是谁跌了下去,都不会有好下场!

    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个动弹不得的老弱残躯?

    但他偏偏活了下来,他运气真的好,仿佛是生死之间,肉身得到了某些变化,他居然可以动了,于是他像野兽一般与妖兽撕咬,咬死了那些想要吃他的妖兽,并吃着它们的血肉活了下来,更关键的是,他居然在这里得到了一道上古仙家的传承,解决了他走火入魔的问题,他不仅恢复了修为,还一举结成了元婴,于是,他便一跃出了魔崖,回到了仙门……

    然后他就搞清楚了,自己的道侣是这幕后的一切主使。

    原因很简单,她只是不想再陪着自己这样一个残废空度百年芳华了……

    她与自己的大弟子……

    于是,他就将自己的道侣,还有自己的大弟子,都吊了起来……

    仙门大惊,皆赶来劝,认为他不该这样做,有失仙家风仪……

    他看着那些伪善的面孔,问:之前我变成废人,被人所害时你们去哪里了?

    怒火难以消止,他与仙门割裂,然后一怒之下,与那些仙门尊长动起了手来,然后他才发现,原来他们也是如此的弱小,他借着元婴之威,直接毁掉了这整个仙门,全杀干净了!

    开始有仙道高手追杀他,指责他是魔头!

    他就把那些人全都杀了!

    在这个过程中,他忽然发现,原来我是如此的强大,那我何不征战天下?

    于是他开始征服各路强者,自建道统,与诸大仙门争锋,与诸般强敌争锋,他发现,自己愈战愈强,愈战愈恨,他恨所有挡在了自己面前的人,将他们全都给杀了,道统也覆灭了,把那些敢与自己为敌之人,残骸炼化,神魂封禁,化作了傀儡,永远跪在自己身前……

    他杀了五大掌道,他杀了十大魔将……

    他收伏了十地神魔,他暗杀了混绫道道主,窃取了对方的道果……

    他最终还是一步一步,渐渐的走到了世界的顶点,成为了世间最强大的几个存在之一,世间再无人可以随便威胁到他,而他的修为,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他触摸到了那缥缈的仙道,也在内心里涌出了自己的大道,从那时起,他便改名为道成空,因为在他看来,一切大道的最终结局,都是空,只有大道成了空,这一切才会有一个安然的结局……

    他觉得当自己这条大道走到了尽头之时,自己一世所求,也终于可以有个结果了。

    然后大劫到来了……

    这每三千年降临一次的大劫,终于又到来了……

    他迎着那从天而降的黑暗魔息冲了上去,他将一身仙道之力布满了天空……

    “你是谁?”

    他隐隐的听到了那无尽九天之上,有一个意志在问。

    他便大喊:“吾乃至尊道成空……”

    那个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你是谁?”

    他便大喊:“吾乃目空一切不死不灭至尊仙王道成空……”

    但那个声音还是在问:“你是谁?”

    方原忽然间醒悟了过来,那个声音是在问自己,他在问自己是谁……

    内心里,有无数的声音在跟着那个意志在喊:“吾乃道成空……”

    “我是道成空……”

    “我是路家的落魄少爷,我是葬灭一切的道成空……”

    方原隐隐的,感觉自己只要喊出了这一句话,那大劫便也不会再如此的可怕,他能够战胜大劫,他能够得到一切,得到这千年之久,积累下来的一切,从此,他又可以逍遥世间,凌驾于众生之上,他将没有任何对手,没有任何束缚,只有那无尽的逍遥等着自己……

    他无比的想喊出那句话……

    但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被那个声音吞噬了。

    但也就在他几乎要失去自己所有的意志,喊出那句话时,他眉心忽然发烫……

    那里,是曾经云长老点在了自己眉心的符篆,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也正是这符篆,唤起了方原的最后一道灵识。

    他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喊出这句话,然后拼命想要挣脱这场大梦……

    眼前的场景渐渐的变了,方原发现眼前并没有什么黑暗魔息,他只看到自己正处在一座仙殿之中,一只脚迈过了门槛,还未落在地面上,就在他的正对面,殿中位置,有着一方黑色的王座,那王座上面,端坐着一位身穿紫袍的男子,他正向着自己看了过来……

    看他身上并无半点生机,居然已经死去了不知多少年,但那空洞的眼睛,仍然直直看着自己。

    “自己刚才是陷入了一场大梦之中?”

    方原这一只脚落地,心神只觉一阵迷茫,他在那梦里,经历了千年的人生,看遍了烟云变化,经历了人生百态,但实际上,这居然只是自己抬脚迈过门槛的瞬间,做的一个梦?

    看着那紫袍男子,他忽然想到了他是谁……

    那是道成空,那是梦里的自己……

    他刚才做的梦,是道成空的梦……

    再看那王座周围,则是跪着一圈的黑影,一个个被反束着双手,朝着王座低头,这些人也足有十数位,每一个皆是衣着古朴,气势不凡,看起来便像是坐镇一方的大人物!

    方原忽然想了起来,这些不是假的,这些都是梦里被道成空做成了傀儡的对手……

    他本以为那是虚幻,没想到这些傀儡仍然在……

    他们仍然在道成空的身边跪着……

    如今已经幽幽万载岁月过去了啊,道成空还是将他们留在了身边……

    更让人心惊的是,方原分明感觉得到,那些跪在了周围的人,似乎不甘在死后继续受辱,时时有一股子冤气冲宵,每一道冤气,都已经在这万载岁月里,积累到了令人心惊的境界,可是那王座上的男子身上,同样也有一股子强横气机释放了出来,死死的压制着他们!

    大道成空,恨意永存!

    他连他们的怨气都不肯放去,仍然要他们继续对自己臣服……

    “看样子我家主人对你很满意……”

    在方原的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那黑衣侍儿正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你家主人就是他……”

    方原抬头向着那紫袍的男子看了过去,心间隐隐一阵发寒。

    那黑衣侍儿淡淡道:“他老人家在万载之前,便因为对抗大劫时殒落了,但一口仙息不灭,仍然在此等候着有缘之人,前来传承他的衣钵,到时候再代替他老人家,入九天再战!”

    “你唤我们来此间,究竟是为了什么?”

    方原身后的洛飞灵在这时抬起了头来,凝神发问,脸上似也有些懵懂之色。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家主人在此,是为了等他的传人,传承他的仙道,将来也好再上九天一战,我在这里等着你们,自然也是为了替他寻找合适的传人过来了……”

    那黑衣侍儿缓缓的说着话,神情似乎有些不一般了。

    “你说的传人是……”

    方原深吸了口气,缓缓的问了出来。

    “当然就是你了……”

    那黑衣侍儿转过了身来,目光淡淡的看着方原,声音似乎有些模糊,但却又清清楚楚的激荡着方原的识海:“我家主人在此已经等了幽幽万载,期间也来过不少人,只可惜他们都不合适,我甚至都开始觉得,或许后辈无能,再也无人有资格继承我家主人仙道,倒是没想到,白公那等高傲的性子,居然也会指点你们两个来到这里,寻我家主人的这番造化……”

    “方原,你能得白公认可,说明根基不俗……”

    “能入此间,说明有缘!”

    “见灵株宝药而不心动,见诸般法宝而犹克制,说明道心坚定……”

    “更主要的是,能入我家主人梦中,便说明得到了我家主人的认可……”

    那黑衣侍儿像是在说话,又像是根本就没有开口,只是一道一道的神念传递到了方原识海里来:“方原,你是一位非常合适的继承人,只要你答应,便可以继承我家主人仙道,继承此间所有的一切,自此资源灵脉,不过土泥,强敌凶仇,只如瓦狗,便是修行路上的一切坎坷,在我家主人大气运护持之下,你也当势如破竹,如此,你便注定成为……人上之人!”

    “自此,世间圣地道子,也不过与你分庭抗礼!”

    “千年老怪,亦须看你脸色行事……”

    那一道一道的神念,皆打入了方原识海,震荡着他的心弦。

    而这神念,又强烈的催动着方原的心神,想让他答应下来,继承那无敌的一切……

    “这就是那只白猫要带我来寻的一场大造化么?”

    方原听着这一切,沉默了很久,然后他摇了摇头:“可惜……我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