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各怀鬼胎(二更)
    “他居然真的就这样走了?”

    没想到方原居然真的会一气之下离开,几大仙门真传也过了半晌才反应了过来。

    第一反应都有些气愤,到了后来,却是越想越觉得可笑了起来。他们不知道方原为何离开,看起来就像是受不了众人的讥嘲与冷落,一气之下就走了,可是就眼下这场间局面,其实无论换了谁来,都知道一个忍辱负重的道理,这也是他们身为仙门真传的必修功课之一。

    只是看样子这位青阳宗的真传似乎没有学过这一课,说甩手就甩手了。

    当然,那也只是青阳宗的事情,反正着急的不是他们。

    “呵呵,什么年青一辈第一天骄弟子,不过如此……”

    “他要走,那就让他走好了,这件事他都不着急,难不成还是咱们着急?”

    “不错,青阳宗弟子都不将同门性命放在心上,咱们便不救援,谁能怪到我们头上?”

    几位真传说笑着,便要相约去饮酒,一个劲儿的催着小袁师兄把百花酿拿出来。

    “小袁师兄陪着几位师兄去休息,我且去看看那位小心眼的人儿……”

    就连吕心瑶,此时也是一脸的苦笑,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声。

    “哈哈,心瑶师妹受累了,这等人,我实在不想与他打交道了……”

    “心瑶师妹,他若可以好好道个歉,我们也不是不能原谅,但他若还如此,就算了吧!”

    那几位真传大笑着,自由小袁师兄引着去饮酒。

    小袁师兄临去之时,向吕心瑶使了个眼色,吕心瑶也无奈的叹了一声,摆了摆手。

    见那几人走了,吕心瑶匆匆走下了山来,来到了自己的宫帐之中时,便见方原独自坐在了帐子里,一言不发,而那位青阳宗的洛姓女弟子则不知去向,帐子里只有他一人。

    听到了吕心瑶进来,方原也未说话,只是平静的坐着,像是没有看到她。

    “方原师兄,你这就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了么?”

    吕心瑶看着方原,半晌之后,皱起了眉头,轻轻开口。

    方原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道:“当然没有!”

    吕心瑶顿时冷笑了一声,道:“没有?”

    她抬起了下巴,目光像是十分失望一般的看着方原,似乎在等着方原说什么。

    她等了一会,却是终于放弃了。

    方原并不像是有要说话的意思,似乎可以永远这般沉默下去。

    但她却沉默不下去了,看着方原,她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这种神情,她在很多人面前都展现过,无论是祁啸风还是周清越,甚至是仙子堂的那些小天骄们,惟独在方原面前没有,只是如今,终于还是露了出来,轻轻开口道:“方原师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男儿丈夫,能屈能伸才是豪杰,忍辱负重方称英雄,如你这般,明明是过来求人的,却半点委屈也受不得,又如何能指望你将来做成什么大事呢?”

    方原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半晌之后,轻轻笑道:“我现在也不是在做什么大事啊,只是依着仙门规矩来求援罢了,五大仙门不是同气连枝么,求援又怎能算是大事?”

    “但对你来说,眼下这场求援,就是大事!”

    吕心瑶冷笑道:“若你真心想救青阳宗同门,别说屈着,便是跪着又如何?”

    方原怔了怔,笑道:“站的好好的,怎么能说跪就跪呢?”

    “你……”

    吕心瑶一时气结,望着方原的眼神里,已然多了一抹轻蔑之色,但方原没有抬头,她这神色也是一闪而逝,口中反而轻轻一叹,声音放缓了下来:“罢了罢了,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这等倔强的性子,我也不想多说你了,只你若是一直这样拖下去,青阳宗同门难道就不顾不管了?你我是十年同窗,我也实在看不得你这般模样,还是我帮你出个主意吧!”

    方原听了,倒是有些好奇,抬头看着她:“什么主意?”

    吕心瑶轻声笑道:“如今四大仙门你争我抢,谁也不愿先出兵,也谁都不想吃点什么亏,正因为都有这心思,所以才越争越乱,越争越不会有个结果,不过相应的,倘若有一方仙门忽然后退一大步,将要求降到了最低的话,那其他几大仙门也就不好再争的太狠了……”

    说到了这里,她看着方原,轻声一笑,道:“毕竟,各大仙门还是要脸的!”

    “这是又想搞什么鬼?”

    方原心里有些狐疑,但微一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这话倒有些道理!”

    确实,如果在四大仙门都拼了命的要从青阳宗这里捞好处,找借口推迟出兵的时候,忽然间有一个仙门放弃了所有的好处,大义凛然的做出了表率,那其他仙门便也不敢太过份!

    因为若是这样,将来传了出去,名声实在太难听了。

    吕心瑶笑了笑,道:“我与小袁师兄一起修行,交情不浅,他还是听我劝说的,我倒是可以在这件事上劝劝他,如果他同意的话,方原师兄必定压力大减,此事便成了大半!”

    方原心里更疑惑了,过了半晌,才笑道:“那吕师妹便试试吧,要是成了,倒是好事!”

    “还不一定呢,我也只能尽我的力劝劝他,具体还要看你们两个怎么说!”

    吕心瑶笑了起来,摆摆手,道:“你且稍坐,我去唤他来!”

    说罢了,闪身离开了宫帐,而方原则是坐在了宫帐里等着,轻轻叹了口气。

    “群魔乱舞,各怀鬼胎啊……”

    他苦笑着,其实他并不是非常信得过吕心瑶,倒是有些好奇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心里过了几个念头,他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却不见洛飞灵的踪影,也不知这个疯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这也让他心底有些无奈,虽然自己厌烦这些,但青阳宗数百弟子的性命都在自己背上,那个疯丫头是靠不住的,那除了自己与这些人周旋,又还有什么办法呢?

    “方原师兄好本事,说动了心瑶师妹来找我,我便是想不答应都不行了!”

    不知何时,宫帐之外,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方原面前,正是那百花谷的小袁师兄。

    他面带微笑,长身入帐,笑道:“明人不说暗话,咱们也就不绕弯子了,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争执,在我看来,资源种种都没什么用处,反正我只要好好修行,仙门就不会短了我的所缺,而青阳宗便是给百花谷的资源再多,那也是不干我的事的!”

    方原倒没想到他会这般爽快,微微一怔之后,低声道:“那袁师兄你……”

    这小袁师兄笑了一声,道:“呆会在与他们商议的时候,我百花谷可以第一个站出来,说只取青阳宗一成资源,当作是给我百花谷弟子的赔偿,此外分毫不取,而且同为修行中人,青阳宗弟子的性命分毫耽误不得,我百花谷弟子三天之内,便必定会集结出兵!”

    “会有这等好事?”

    方原听了此言,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但还是客气道:“若真如此,真是感激不尽了!”

    “哈哈,你先别忙着谢我……”

    那小袁师兄闻言却笑了起来,道:“我虽然可以帮你,但我也有自己的条件!”

    方原立时来了点精神,心想终于到正题了。

    不过这般想着时,脸色还是显得很平静,认真的看着那小袁师兄。

    那小袁师兄也正看着他,过了半晌,才悠悠道:“方原师兄,当初我见你独身仗剑,从魔物大潮中杀将了出来,说实话,我觉得你本领确实不弱,但也很不服气你,现在我只想与你切磋一番,看看究竟是你这位仙榜榜首有本事,还是我这个仙榜榜首名副其名……”

    方原听了这话,却立时想起了他在初见自己之时逼着自己斗法的事情来,沉默了半晌之后,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你,在这件事结束之后,陪你尽情一战!”

    “尽情一战……好,很好!”

    那小袁师兄答应了下来,眉宇间似真有几分满意。

    不过连道了几声“好”之后,他却忽然又有些犹豫,停顿了一会之后,才又道:“不过只是这么一战,还不够尽兴,我还有一番不情之请,呵呵,方原师兄,我听说你在青阳宗修炼了一道断了千年的传承,叫作玄黄一气诀是吧?我很想了解一下此诀的威力……”

    方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我与你一战时,自然会施展此法!”

    小袁师兄摇了摇头,淡淡道:“不是这般了解,我希望可以看到更多……”

    他顿了一顿之后,轻声道:“比如此诀的行功心法,以及方原师兄的修炼心得……”

    “唰!”

    方原的脸色慢慢的变了,半晌之后,才徐徐开口:“原来你是想要玄黄一气诀!”

    小袁师兄轻轻笑道:“方原师兄何必生气,修行中人,交换修炼心得,本来就是一件雅事,你们青阳宗千年之前,不也有一位剑痴,拿着青阳宗的三元御剑诀去换玄剑宗的剑道秘法么?咱们如今不过是效仿前人旧事而已,你与我玄黄一气诀,我也会赠你一道莲花剑阵!”

    方原沉默了下来,不再说话。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这小袁师兄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原来是想要玄黄一气诀!

    这却让他心里生出了些许怒意!

    这位小袁师兄是怎么知道自己修炼了玄黄一气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