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无边杀戮
    步步为营,全力冲杀!

    就连方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挥了多少剑,斩杀了多少魔物……

    他只是在此时犹如疯魔了一般,不停的挥剑斩杀,然后承受那无尽的血祭之力,将这些血祭之力,再化作自己的力量,然后继续斩杀,用一柄剑,生生的开着眼前这条路……

    只这么一条血路之上,他得到的血祭之力,便已经大到了惊人,甚至使得他那一身的修为,都从练气七层,提升到了练气八层巅峰,而且隐隐的,居然还有冲破练气九层的征兆,只不过,这种血祭之力,相比起他的玄黄一气来说,太过驳杂了,充斥着各种诡异的力量!

    此时他的修为,就像是一汪清泉,灌入了大量雨水,水势大涨,但却没了之前的清澈!

    若在以前,方原大概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他连黑暗魔息都炼化了一部分了,还怕什么血祭之力?

    这大概就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的道理吧!

    心里放开了,倒是索性沉浸在了这杀伐之中,领悟自己的剑道!

    各门各派,对剑道都有不同的注解,但话说白了,剑道毕竟还是衍生于杀伐之道。

    剑是一种兵器,就是为了杀伐而生。

    而剑道真正的提升,自然也是在杀伐之中……

    这么一场大杀大特的经历,对于方原的剑道提升却是有着难以形容的益处,大概躲在山里苦练上十年八年,对于剑道的领悟,都不如这么一场简单而直接的杀伐来的有用!

    杀杀杀!

    他此时没有别的念头,只有不停的斩向任何一只看得见的魔物!

    到了这时候,他甚至有了一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他出剑已不必拘泥于任何招式,甚至是任何的道理,只是随手出剑,便必然会达到最完美的效果,完美的达成自己的心意,将无数的魔物一剑斩杀,这几乎已经不能算是什么剑法了,而是心意,出的每一剑都是心意!

    因为可以将剑道掌握到极致,所以才可以每一剑都顺心意。

    “若是可以时时保持这种状态,我岂不是无敌?”

    就连方原心里,也有那么一霎那的时间,闪过了这个念头。

    但旋及,他便苦笑了起来,想法终究还是想法……

    理论上,他有无缺的剑道,有无穷的法力,确实是可以在魔物大潮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的。

    但问题在于,这条路太长了……

    在这等无止境的杀戮下,他的肉身已隐隐有些支撑不住了。

    此时的他,通过魔印剑的血祭之力,可以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永远也不会枯竭,可问题在于,他的肉身是会疲惫的,这就像是当初服下了三转疯魔丹的关傲一般,在丹药失去药性之前,他会一直战斗下去,甚至一直战斗到死,但他的肉身,承受力量是有限的……

    锋利的快刀,可以斩金截铁!

    但若是连续用此快刀斩下去,早晚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刀身便会崩碎!

    此时方原的肉身,便是那样一柄快刀!

    他的力量有无穷,但肉身却已经渐渐支撑不住这接二连三的高强度出剑了,而这种高强度的出剑,可不是从此时开始,从三天前方原踏出了八荒云台开始,便一直处于绷紧的高强度战斗状态之中,中间又承受了一番黑暗魔息的洗涮,再到如今这般疯狂的杀出一条血路来,早就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但又因着方原可以接受血祭之力,使得他偏偏感受不到这种疲惫!

    一个人已经累了,却感觉不到累,继续疯狂的战斗下去,便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肉身开始损伤!

    而如今,便是这种损伤已经达到了极限之时……

    “嗤……”

    随着方原一剑斩出,一只冲到了他们身前来的狂蟒头颅陡然分成了两半,在方原精妙到了难以形容的剑道之下,这一剑甚至都没有消耗方原太多的法力,但非常诡异的是,随着方原这一剑斩下,他的臂膀之上,也忽然间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从血痕里飞射了出来!

    “这是……”

    方原大吃了一惊,来不及低头去看,因为旁边已经有一匹魔狼扑将了过来。

    方原已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右臂虽然还是充满了力量,但是灵活程度却已经严重下降了,居然在发抖,这使得他心间暗惊,然后一咬牙,剑交左手,挥剑将那魔狼斩杀掉了。

    “这时候必须减轻肉身的承受压力才行,可是……”

    方原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知道问题所在,可关键是老天不知道……

    在这无穷无尽的魔物之中,他不能放松任何一点。

    “吼吼吼……”

    周围一片大乱,无数的魔物争相涌来,犹如潮水,遥遥不见边际。

    “罢了罢了,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方原苦笑着,猛然一步跨出,左手挥剑,将前方的魔物撕开了一条口子。

    轰隆隆……

    他背后的魔物纷纷撞击在了一起,乱作了一团。

    但也在这时候,方原的右腿,忽然间也陡然一疼,力量居然使不上来。

    这使得他几乎一跤跌倒,魔印剑刺在地上,用力的一撑,才又弹了起来……

    “右腿也使不上劲了,好像已经撕裂……”

    方原心里明白,脸色也阴郁到了极点,抬头看着周围仍然像是无穷无尽一般的魔物,心神间居然有些许的恍惚,但也只是那么一瞬,他便再次用力晃了晃脑袋,清醒了过来。

    “你……你的肉身已经承受不住这种杀戮了……”

    洛飞灵伏在方原的背上,只觉得他忽然之间身形晃动的厉害,立时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急忙大叫了起来,可是在她身下的方原,居然充耳不闻,又或是说他此时根本已经听不到了,他在这等消耗下,已经无暇去分辨周围传来的是洛飞灵的声音,还是魔物的嘶吼了。

    可让洛飞灵感动的是,就算到了这一刻,方原居然也没想过要放下她。

    他居然还是稳稳的背着自己,已经有些不听使唤的右手,还下意识在她屁股上托了托。

    “王八蛋你吃我豆腐啊……”

    洛飞灵几乎带着哭腔一般喊了起来,然后牙关也咬紧了。

    “他只是青阳宗教出来的一个小弟子,都能拼到这种程度,我……”

    她望向了前方,已然隐隐的可以看到这一波兽潮的边缘,只是无数的魔物向前冲了过来,仿佛巨浪一般,再加上如今的方原已经接近了极限,却被这一波一波的兽潮,冲的屡屡后退,倒像是与那边缘更远了几分,更可气的是,闻到了他们身上的鲜血气味,居然还有已经跑了过去的魔物,又回过了头来追着他们撕咬的,若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么他们……

    ……或许永远只能看到那个边缘,而无法过去!

    “小姑姑,对不住啦,我要第一百九十二次不听你的话了……”

    洛飞灵咬着嘴唇,心里想着,然后暗暗的运转了某种秘法。

    随着她的双眼渐渐变得失神,一道灵光陡然从她眉心飞了出来,直冲九宵。

    此时的方原,面对着无尽的魔物,整个人几乎已经麻木,就算是手脚都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他还是在拼命的出剑,可是他却感觉,这时候出剑,已经越来越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了,以前他的力量,总是可以使到最准确的地方,但如今,却是越来越混乱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走得一步是一步,哪怕每走一步,便会后退两步。

    他也只能杀得一只魔物算一只,哪怕每杀一只,便会有两只魔物又冲过来……

    这时候方原甚至已经连思索都不会了……

    但也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一点异常……

    然后他就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忽然间看到,头顶之上,一道灵光冲天飞起,直到了半空之中,而后灵光陡然变化,赫然变成了一只身形有十多丈长的红色鸾鸟,那只鸾鸟也不知是真是幻,便犹如半透明一般,在半空之中轻盈的舒展开了身子,而后展开了翅膀……

    哗……

    鸾鸟双翅轻轻在空中一挥,天地之间,陡然狂风大起……

    仿佛来自于天际尽头的狂风卷了起来,浩浩荡荡,搅动天地,就连这弥漫在了天地之间的黑暗魔息,也被这狂风所引动,居然像是被撕裂的黑幕一般,分成左右,向着西北与东北两个方向涌去了,而在这中间,甚至出现了那么一霎那的,没有黑暗魔息的真空……

    “吼……”

    周围那无数的黑暗魔物,都是追逐着黑暗魔息在动,它们敏感的感受到了黑暗魔息的变化,头脑简单的,立时便追逐着黑暗魔息逃了,这也使得,阻挡在了方原与洛飞灵身前的无边兽潮,此时也隐隐的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往左,一部分往右,如洪水被分开……

    “这……这是怎么回事?”

    “金丹境界修士的元神出壳吗?”

    方原望着那空中的鸾鸟,整个人也惊呆了,一时清醒了许多。

    如今他只觉得周围压力忽然少了许多,那几乎难以计数的黑暗魔物,随着大部分的魔物追琢着黑暗魔息逃走,已然少了许多,围在了他身边的黑暗魔物,数量也不再增加……

    这使得他敏锐的发现了这是一个生机,立时咬紧了牙关,勉力支撑着几乎快要跨掉肉身,迈开了大步,左手拼命的挥着剑,将那些仍然杀红了眼睛,顽强的追逐着自己厮咬的魔物斩杀掉,一步一个趔趄,晃晃悠悠,一点一点的向前冲去,距离逃出生天,越来越近……

    而在这时,空中那只鸾鸟早已消息,一道灵光回到了洛飞灵的眉心之中。

    她此时已显得无比虚弱,似乎半点力气也无。

    便那么软软的伏在了方原背上,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低声道:“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