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认罪状
    “是我……是我贪图小竹峰领地内的宝药伽蓝草,指使刘墨真与几位师弟潜入……”

    严机整个人都已经接近崩溃了,依着方原所言,将所有的认罪言语都打入了一块玉简之中,然后打上了自己的法印。他无疑是将整件事都扛了下来,方原也知道这些话肯定还有不实之处,无论是严机还是刘墨真,都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提前算到小竹峰领地之内会有哪些宝药,某种程度上,方原甚至相信严机对这件事毫不知情的说法,但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也不打算再追究什么真相了,他只是要严机认可此事而已。

    有了严机的这份认罪书,他才可以做其他的一些事情,而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你……快去把我神宵峰弟子放出来啊……”

    严机写完了认罪书,整个人像是已经站不起来了,只是哀求般的催着方原。

    “急什么?”

    方原将玉简好好的收了起来,剑却不收。

    “你……那是人命啊,那都是同门的性命啊……”

    严机顿时像是一座火山般爆发了出来,又想跳起来跟方原玩命。

    “他们不会丢了性命!”

    方原淡淡道:“刚才那些话我是骗你的!”

    严机顿时呆了一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眼睛瞪圆了。

    “我那个阴风囚煞是改过的,在死门位置布了一道引风阵,所以那些聚集了过去的黑暗魔息,只会自生门入,自死门出,看起来会显得更为可怕,但阵内的人却只是被困住罢了,实际上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那可是近三十位修为精深的仙门弟子啊,真杀了的话……”

    方原像是拉家常一般,脸上的表情只是淡淡的,顿了顿才道:“后果太严重了!”

    “你……你敢诈我?”

    严机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陡然间愤怒的跳了起来。

    “唰!”

    方原的长剑陡然间指到了他的脸上来,剑上的寒意,登时压得他说不出话来了。

    “我本来打算是杀了你的!”

    方原的话似乎比剑上的寒意还重,而且十分的认真:“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神宵峰弟子的性命甘愿担下这份罪责,所以刚才我也是在赌,你如今写了认罪书,这很好,但如果你刚才不肯写下认罪书的话,那么在神宵峰弟子打破大阵之前,我就只有杀了你……”

    他话语里的杀机,刺的严机的心忍不住猛跳了一下。

    他忽然感觉到,方原说的是真的。

    这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你为何如此恨我?”

    “我之前便说了,我针对你,与仇恨无关!”

    看到了他有些绝望的眼神,方原的声音也淡了些,轻声道:“神宵峰太强,也太狂妄了,让我感觉你们比这魔息湖内的魔物还要可怕,若是我放任你们神宵峰不管,谁也不知道后面还会为我小竹峰惹来什么麻烦,就算是你这个人还不错,但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说到了这里,方原微微一顿,旋及冷声道:“……你根本管不住神宵峰弟子!”

    “也正因为神宵峰太危险了,所以我不能继续放任你们闹事!”

    方原的声音显得十分平静,严机却听出了一种别样的意味。

    他吞了口口水,颤声道:“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方原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当然是让你把位子空出来,换个人做主了……”

    “原来……原来你居然想夺我神宵峰统率之位?”

    “唰”的一声,严机猛得反应了过来,刚才还有些迷茫的心间,种种疑惑顿时开解,难怪他一定要逼得自己写认罪书,难怪他甚至对无怨无仇的自己也起了杀心,原来他求的不是什么公道,也不是什么报复,而是想要将偌大神宵峰一脉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让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只觉得方原此时说的话,简直就是一个野心膨胀到了极点的笑话,忍不住冷笑了起来:“你这是做梦,你以为神宵峰弟子会服你?”

    “那就看看吧!”

    方原并未多言,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轰隆隆……”

    小竹峰布下的大阵终于还是被打破了,先是最外围的几位玉符被崩碎,而后道道灵光散去,浓重的黑烟也冲宵而去,大阵被撕裂了一片,从那缺口处,神宵峰弟子们露出了头来,他们的脸上都有些迷茫,刚才被困了半天,他们也有些惊慌,但很快就发现这大阵只是困住了他们,黑暗魔息根本就没有到达他们的被困之地,便被泄了出去,这才心情稍定!

    直接如今被放了出来,他们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这一出来,他们便看到了一众小竹峰弟子!

    他们都居高临下,立身于一座矮山之上,那位小竹峰真传大弟子青袍仗剑,立身人前,而在那真传大弟子身边,严机师兄便在那里跪着,身上赫然已经做了数道封禁,如阶下囚!

    “严机师兄……”

    “你们好大胆,敢伤我严机师兄……”

    这些神宵峰弟子见状,立时大怒,一起向前涌了过来,便要大喝着出手。

    “退回去!”

    而方原也在这一刻,脸色微变,陡然间宝剑出鞘,一道耀眼般的剑芒森然涌来,这一次他可没有留手,甚至连玄黄一气都用上了,剑气强得可怖,冲在了最前面的几位神宵峰弟子,直接被剑气逼得向后重重跌了出去,一连串砸倒了四五人,神宵峰弟子冲势登时受阻。

    “神宵峰弟子都给我听着,吾乃青阳小竹峰真传大弟子方原,虽与尔等神宵峰弟子不在一脉,但行走于仙门之外,权急之时,我亦有便宜行事之权,青阳弟子皆需遵从!”

    方原的声音蕴含了法力,轰轰隆隆,声震四野。

    众神宵峰弟子闻言,顿时都是微微一怔,冲势立缓,有些不解的看着方原。

    而方原则看了众神宵峰弟子一眼,高高举起了手里严机写下的那一道玉简,沉声道:“今有神宵峰真传弟子严机,御下不严,心怀私意,挑动仙门内斗,实在罪大恶极,如今已有认罪状在此,我身为真传大弟子,已行剑正威,将其拿下,待到试炼结束,交由仙门处置!”

    “什么?”

    “你又算得什么,敢拿下我神宵峰真传?”

    “他说认罪书,什么认罪书?”

    神宵峰弟子之中,登时一片大乱,斥骂者有之,疑惑者有之,甚至还有人要冲上前来。

    “唰!”

    方原二话不说,直接一剑划下,剑气过处,地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十分吓人。

    “敢逾此线者,皆与严机同罪!”

    方原厉声大喝,将所有神宵峰弟子的声音都压了下去,而后一道神念打入玉简,玉简之中,灵光散溢,以神念感应,立时便可以感受到里面严机的认罪供词,说的清清楚楚,顿时使得众神宵峰弟子都呆了一呆,那玉简里面,确实是严机自己的神念与气机,做不得假!

    而且,他们看得出来,严机身上虽下了禁制,却并伤势,这也就是说,方原没有动过他,并不是用了什么歹毒手段,用种种恶刑,强行逼着严机写下的这份认罪书……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也一时都懵住了。

    “此中……此中定有内情,我们不信……你放开严机师兄……”

    但仍有人心间不甘,跃跃欲试,想要冲将上来。

    “事实俱在,还不死心?”

    方原目光一冷,掌中长剑横出,剑上妖印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清晰,厉声大喝道:“我身为青阳真传大弟子,掌中法剑,专斩作逆犯乱之人,你们谁不服气,可以试试!”

    “这……”

    “严机师兄……怎么会……”

    神宵峰弟子气势一时低到了极点,脸上都有些懵怔之意。

    刘墨真抢夺小竹峰伽蓝草被扣之事,自然不是所有的神宵峰弟子都知道,而严机过来夺人的事情,同样也只有一部分核心弟子知道内情,其他人到了这时仍然一片茫然,但无论如何,他们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严机在方原面前认了罪,这事已说不清楚了……

    此时望着那道剑痕,居然真个谁也不敢闯过去!

    一是方原着实展现出了强横的实力,让他们心下忌惮。

    二来,方原将自己的真传大弟子身份搬了出来,仗着手里的认罪状拿下了严机,可谓是合情合理,牢牢占住了道理,也确实让他们有些敬畏,不然在这时冲撞于他……

    青阳宗规矩里,真传大弟子地位超然,确实有便宜行事之责。

    若是他们神宵峰的真传大弟子在此,他们自然可以不理会方原,甚至若是严机没被扣下,没写认罪书,他们不至于群龙无首,一样也可不理会方原,但如今这个局面里……

    谁又敢去试方原的剑?

    而且,迷茫之中,也有些反应快的弟子想到了一个问题。

    “神宵峰两大真传,刘墨真伤重昏死,严机又被扣的话,以后的试炼该怎么办?”

    方原的剑一直握在手里,静静的等了半晌,见神宵峰弟子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越过那条剑痕,这才轻轻点了点头,淡淡道:“严机作乱之事,已有认罪书在此,不必多言,刘墨真擅闯小竹峰领地,也一样难逃,只不过,神宵峰群龙无首,倒是一个大问题……”

    听他说到了这个问题,神宵峰弟子顿时又是一阵骚动。

    已有人目露寒光,听出了方原的言下之意。

    “这个寒门……难道想做我神宵峰弟子之主?”

    “他简直妄想,哪里来的底气?”

    种种念头,在神宵峰弟子心间升了起来,甚至都要说出口来了。

    但没想到,方原说到了这里,却忽然转头看向了他背后的小辣椒,淡淡道:“凌师姐,我只负责拿人,神宵峰内部的事情我管不着,你本是神宵峰弟子,便由你做主吧……”

    “嗯?”

    众神宵峰弟子都吃了一惊,呆呆的看向了方原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