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二十章 无人敢动我
    轰!轰!轰!

    还不待严机再说出什么话来,那一方大阵已然大变,震天价的轰隆声响了起来,旋及,偌大小竹峰大阵里面,居然开始弥漫起了浓浓的烟雾,而那烟雾,居然呈紫色,严机距离这般远,微微嗅得一丝,都不由得神色大变,几乎是嘶吼着大叫了起来:“你究竟做了什么?”

    “入魔息湖之前,我便请人炼制了许多剧毒的丹药,本来是对付这魔息湖里的妖魔所用的,但却没想到,原来人有时候比妖魔还可怕,所以,我便将这些丹药用在了人身上!”

    方原脸上也没有一丝的表情:“至于那一方大阵,根本不是普通的仙机御魔阵,而是阴风囚煞阵!你想必也听说过,我对阵道还有几分研究,在读仙门典藉之时,无意中发现这两种大阵虽然看起来截然不同,但相通之处却甚多,所以我便和一位盲眼的师弟,一起推敲了这么一座大阵,以仙机御魔阵为表,以阴风囚煞阵为核,若有人当成了仙机御魔阵来打的话,在打破了仙机御魔阵最中间的一条通道时,此阵便可以化作阴风囚煞阵,将敌人困住!”

    “当然,我也知道神宵峰弟子不笨,想骗他们入瓮,那是不容易的,所以就连小竹峰弟子,也大都不知道此事,他们确实是在抵抗神宵峰弟子,而那位你布在了小竹峰内部的棋子,也是真的以为自己在传递正确的消息,所以,神宵峰弟子被困在阵中,实乃自寻死路!”

    方原说的非常平静,像是在说什么不值一提的小事。

    但是这些话之外,却是苦苦计算一切的谨慎。

    若是刘墨真等人不在阵中,神宵峰弟子便不会不顾一切的闯阵,若是没有内应给他们传风报信,神宵峰弟子便不可能置小竹峰弟子于不顾,头也不回的闯进龟甲之位去……

    若不是他们真能救到人,便不会对小竹峰弟子撤出大阵毫不理会。

    “明为御敌于外,实为困敌于内……”

    严机的眼神变得冷厉了起来,但还强行守着心间的一抹理智,下意识厉喝道:“幼稚,我神宵峰弟子实力强横,法宝众多,就算是困住了他们又怎样,你布下的大阵再强,也不可能将他们永远困在里面,凭他们的本事……最多……最多一柱香时间,便可破阵出来!”

    说着话时,他也死死的盯着方原。

    他这话倒不是给自己壮胆,而是他相信神宵峰弟子确实有这本领。

    这些神宵峰弟子,都是他带过来的高手,每一个实力都极强,在这等实力下,再强的大阵,也会有打破的一刻,而那些毒丹等等,或许会造成一些影响,但也绝对不会有让神宵峰弟子全军覆没的危险,方原做出了这等事,看似缜密,实则头重脚轻,漏洞百出……

    “他们确实可以打破大阵!”

    方原淡淡道:“说一柱香时间,有点夸张,一两个时辰,总可以出来的!”

    “那些毒丹,也确实奈何不了他们……”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了严机,轻声道:“所以我在阴风囚煞阵内,还布下了一道聚灵阵,这本来是我晋升真传时,仙门赐予我的修炼法宝,可以将方圆几十里的灵气引过来……”

    说到了这里,他便不再多说下去,知道严机定能听得明白。

    “聚灵大阵……”

    严机果然听明白了,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你难道是想……”

    方原不等他结结巴巴的说出来,便直接点了点头,道:“在外界,聚灵大阵引了过来的,自然是灵气,可是在魔息湖内,引过来的便是这充斥天地之间的黑暗魔息,而所有引过来的黑暗魔息,又会被阴风囚煞阵锁住,外泄不得,如此一来,这大阵之内的黑暗魔息,便会越来越浓重,一直达到外界的两倍三倍,甚至是五倍,六倍,直到十倍以上的浓度……”

    说到了他这里,他微微一顿:“不必说的这么远,在一柱香功夫之后,这大阵里面的黑暗魔息,大概就会达到外界的四五倍以上,到时候,就连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

    严机恨不能一把掐死方原。

    还能有什么后果?

    那可是大劫魔息啊……

    就算是在平时,他们都需要靠着灵光符才能抵御这等魔息,而若是真的有大量黑暗魔息被聚灵阵引了过去的话,恐怕连灵光符都会失去作用,阵中的人恐怕都会很快丧命……

    “他们可都是同门啊,你居然用这等歹毒手段来对付他们……”

    严机怒吼着,拼命向前冲了过来。

    他几乎恨死了方原,几乎觉得方原是个疯子。

    可他现在顾不上方原,他急着要赶过去从外面打碎大阵。

    否则的话,每迟一刻,都有可能多一个神宵峰弟子丧命……

    “唰”

    但也就在此时,方原身形陡然动了,他长剑出鞘,雪亮一片,直直的一道匹练卷了过来,划过了严机身前的地面,将那坚实的地面割出了一道深沟,也逼着严机停了下来……

    “现在你知道我们都是同门了?”

    方原的眼神冷厉,横剑于胸,低声喝斥:“不觉得晚了么?”

    “你……你给我让开……”

    严机双眼一片血红,望着那黑烟弥漫的大阵,片刻也等不得了,轰隆一声,双掌向前推了过来,道道火光充斥虚空,宛若一条火龙一般向前冲了过来,这几乎已经尽了他的全力,可这一条火龙冲到了方原面前,却被他的剑势消弥的一干二净,方原身形都没有动过。

    “严机师兄,你不是说力量才是最根本的么?”

    方原的声音仍然显得十分平淡:“看样子我的力量不比你弱,所以你闯不过去!”

    严机已经急出了一头冷汗!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不是自己缠住了方原,而是方原缠住了自己。

    “人命关天,你究竟想要怎样?”

    远方的大阵之中,魔气愈发浓郁,难以形容的可怖,一想到众多神宵峰弟子都被囚禁在了那大阵之中,严机便急的七窍都要喷出了火来,拼命的向着方原攻了过来,头顶之上,一尊虚幻神相显化,轰隆隆的向着方原迎头砸落,连周围的虚空都笼罩在了里面!可在这等凶狂攻势下,方原却身周紫气弥漫,却是运转了紫气流云诀,以柔克刚,死死缠住了严机!

    而面对严机的质问,他声音平静的似乎没有半分感情:“跪下,写出认罪书!”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严机愤怒的大吼着,凌空一摄,那杆银枪已然到了他的掌中,然后枪势如龙,划出道道可怖灵光,铺天盖地的向着方原刺了过来,声音显得有些歇斯底里:“方原,那可是二十七条神宵峰弟子的性命,,你你……你哪里来的胆量,敢陷这么多神宵峰弟子于绝地?”

    到了这时候,他都不敢相信方原做出的这等事,他不相信方原敢这么疯狂。

    “是你们先不顾我们死活的!”

    方原神情淡漠的厉害,掌中剑势如铁锁横江,将严机的枪势都挡了下来,声音则异常的清晰而平静:“而且通禀给仙门里的玉简上面,会说是你觊觎伽蓝草,谴人盗取在先,又率人来攻打小竹峰强抢在后,我们只是被迫防守而已,神宵峰便是全灭,也是咎由自取……”

    这种话说了出来,只让严机更为愤怒,拼命向前冲来:“你以为长老会信你?做梦!”

    “他们不信也得信,人证物证,事实俱在!”

    方原冷淡的开口:“难道你们盗取伽蓝草,不是真的?”

    严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刚才命神宵峰弟子攻入小竹峰阵中,用的其实也是这种手段,先给对方扣一顶大帽子,先把水搅浑了再说,反正回到了仙门之后再打嘴仗,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只是没有想到,这才过了不到盏茶功夫,方原便又将这种手段用在了自己身上,真可谓报应不爽!

    更关键的是,自己用那个借口,只是为了救人而已!

    而方原,则是要用这种借口来杀人……

    偏偏,他的借口甚至比自己的还真实,因为他的借口里本来就有一半是真的!

    “你以为这些鬼话能骗得了谁?”

    到了这时,严机只能怒吼着出手:“……你以为我神宵峰会罢手吗?”

    “呵呵,现在不想罢手的是我……”

    方原笑得冷淡,森然:“你们先做了出来,就别怪我反击,也别想着用什么背景来压我,你知道的,刘墨真背景不俗,但我当众将他一剑钉在了功德石壁上,他背后的人没一个敢动我,因为我修炼的是玄黄一气诀,而且修炼到了小成境界,在我将此诀完全修炼成功,或是彻底失败之前,仙门之中无人敢动我,做出了再疯狂的事情,那些人也只能忍着我……”

    方原的这番话,顿时击中了严机的软肋。

    虽然这些话听起来狂妄无边,但严机却知道,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