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一百零八章 伽蓝草
    轰!轰!轰!

    沼泽地方向,时时传来痛苦的吼叫之声,到了最后时,更有剑光如电,直冲云宵。

    从小竹峰弟子们驻扎的这个位置,看不到沼泽地内发生的一切,只能听到一开始只有魔物的痛苦吼叫之声,巨木轰塌之声,似乎在经历一场恶战,到了最后时,更可以看到沼泽地内,风卷云起,泥浆掀起了数十丈高,道道清越冷凛的剑光劈开了周围的浓雾,大片的血浆从沼泽深处流了出来,漫进了周围的泥水之中,使得这整片沼泽,都变成了鲜血般的颜色!

    就在小乔师妹与小辣椒都忍不住想过去看看时,沼泽里面的动静忽然间消失了。

    与之相反的,则是浓重的黑雾从沼泽里面升腾了起来。

    一时间遮天蔽日,宛若黑夜。

    “方原师兄他……”

    “……他究竟怎么样了?”

    众弟子都心下有些惴惴,一个个伸长了脑袋,煎熬的等待着。

    毕竟,那沼泽里面,可是一个实力比方原强了三倍不止的魔物啊,就算方原与候鬼儿之前已经商量出了十种屠魔的方法,并且选出了最合适的一个,也依然让人担忧不已……

    不过,也正在这种担忧几乎升到了极致时,一条淡淡的影子,出现在了沼泽地外。

    那影子越来越清晰,众弟子终于看得清楚了。

    是方原!

    他右手倒执了长剑,左手擒着一个巨大的物什,慢慢的从沼泽地方向走了过来,到了近前时,众弟子才看得清楚,方原脸色苍白,脚步虚浮,袍角上面,沾了不少血污,神情显得有些疲惫,分明可以看得出他在以法力竭力的压制着伤势,似乎稍有不慎,便会晕死过去。

    “嘭!”

    他将手里的物什远远的丢了过来,落在了候鬼儿身前的地上。

    “你要的兽鞭,我给你带回来了!”

    在众弟子担忧的目光里,他走到了阵中,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从腰间乾坤袋里,取出了一颗丹药,吞服了下去,然后缓缓炼化。

    “方原师兄,那魔物……怎么样了?”

    小竹峰一众弟子,都看得出来他伤势不浅,谁也不敢打扰。

    直到方原炼化了丹药,脸色稍好了一些时,才围了上来,低声询问。

    “已经被我杀了,里面还有不少灵药,现在可以过去采了!”

    方原轻轻回答了一句,众小竹峰弟子皆是一怔,旋及欢喜的大叫了起来。

    直到这时,众弟子才重又进入沼泽地,沿途看着周围倒塌的树木,泥地上的焦痕,深及丈余的犁沟,成片的血污,以及看到了最后沼泽地深处那一片依着山石的石地上,倒在了地上,尸身便如一座小山一般的巨兽,众仙门弟子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眼神异常惊惧。

    “方师兄,你这……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方原轻轻吐了口气:“这等魔物灵智有限,做好了准备之后不难斩杀!”

    小竹峰一众弟子听了,倒是一时怔怔,不知该说什么了。

    此时一边说一边向前来,他们已然走到了这片沼泽地深处的一片山坡上,眼神登时直了几分,却见在那山坡之上,赫然生长着一株高约三尺,紫茎蓝株,在这魔气弥漫的魔息湖内,却散发着截然相反的盈盈灵光的草木,似花非花,似木非木,只是看了它一眼,便感觉自己像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荡了一下,阴郁的心神都随之开朗了几分,法力居然隐有涨势……

    “那是……”

    小辣椒是除了聂红姑之外,对灵药认知最多的人,见状忍不住有些惊讶。

    “伽蓝草!”

    方原点了点头,他刚才斩杀了魔熊之后,便已经检查了一番这片沼泽地,看到了这株宝药,见到了众弟子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道:“这是炼制筑基丹的一昧主药,从品相看至少也有千年的药性,这不可能是这十年之内生长了出来的,想必也是上一次先辈们入魔息湖时遗漏了下来的,这头妖熊便是为了这伽蓝草,才一直守护在了这里,等它成熟,只是它不知道,这伽蓝草有灵性,它会影响妖熊的心志,让它以为这灵药一直都还差几分火候!”

    众弟子闻言,都忍不住连连点头!

    他们现在或许还有人距离筑基尚远,但对于这种可以炼制筑基丹的宝药却不陌生。

    这种灵药几乎不可以人力培植,只能任由它在荒山野岭之中自行汲取天地精华而生长,更关键的是,这种灵药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性,可以影响一些兽类的心志,便像刚才被方原斩杀了的妖熊,它以为自己是在等这灵药成熟,实际上,它只是被灵药操控的护法傀儡而已……

    若是再由它生长一段时间,说不定它都可以脱去草木之相,化作妖物!

    “这样一株宝药献了上去,便可以向仙门换取一次筑基的机会啊……”

    就连小辣椒也是一脸的凝重:“魔息湖试炼中,想要得到筑基的机会,本来就只有这么两种方法,一种是完成了试炼,作为统率的真传弟子,可以得到一次筑基的机会,第二种便是寻到了这种罕见的宝物,献了上去,可以得到一次额外奖励的筑基机会……”

    小竹峰一众弟子听得此言,都已经惊呆了……

    若是这样一来,那小竹峰完成了试炼之后,岂不是就有两次筑基机会了?

    传说中,这等可以换来筑基机会的宝药,每一次试炼之中,能够出现一两株就不错了,在五大仙门足有数十只试炼小队的情况下,小竹峰居然可以碰到一株,这是何等运势?

    这些仙门弟子,哪怕是亲眼看着那伽蓝草,也不太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了。

    当然,再转头看向了方原时,却又觉得,这或许也不是幸运……

    为了对付那只魔熊,连方原师兄都受了这么重的伤,那是何等的凶险啊……

    刚才若不是候鬼儿提前发觉了魔物的存在,及时示警,退出了沼泽地,这般冒冒然冲了进来,被那魔物横地里杀将过来,恐怕这些小竹峰弟子,不死上一半不会结束……

    大造化之侧,往往也有大凶险相伴!

    他们感觉幸运,只是因为方原把那凶险一人斩除了而已!

    “先收起来吧,这株宝药,同样也要入库,算作小竹峰所得,事后再按功德分配!”

    方原此时似乎伤势颇重,只是轻轻交待了一声,便不多言了。

    “什么?”

    众弟子闻言都大吃了一惊,简直有些难以理解的看着方原。

    若将这伽蓝草归于小竹峰所得之中,那么他们最后的功德,该多出多少来啊?

    这位方原大师兄,也未免太大方了!

    就连小辣椒,这时候也笑了起来,轻轻向着方原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只是道:“既然如此,那今夜便在这里扎营吧,这伽蓝草必须得在月圆之夜采集,药性才会最好,我推算过日子了,虽然魔息湖内不见天日,但明晚便是月圆之夜,到时候我来采摘此药!”

    当晚,众弟子便各宿一方,就在这伽蓝草周围安营扎寨了下来,而除了等这伽蓝草之外,还有其他的数种灵药便生长在周围,他们也需要一样一样的安心采集起来,当然,这沼泽地里因为有这头魔熊的存在,其他魔物都躲的远远的,如今魔熊一死,他们便可以安心采集了。

    而任由众弟子们去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方原这时候却已经盘坐在了石洞之中。

    这本来就是那魔熊的巢穴,这时候自然被人占熊窝了。

    刚才一直在小竹峰弟子的面前表现的十分平淡,实际上方原心里已经有些担忧。

    他如今急着确定一件事!

    盘坐在了熊巢之中,让甲字组弟子帮自己护法,方原取出了自己的剑。

    剑身之上,那一道妖印,在此时显得异常的清晰!

    甚至给人一种感觉,此剑已经活了过来,那抹妖印,便是它的眼睛!

    尤其是,因为方原有一缕玄黄之气打入了这妖印之间的缘故,他与这柄剑,也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此时更是通过这种联系,感觉到了此剑异常的活跃,也异常的兴奋……

    他忍不住又想响了刚才一剑刺死了魔熊时的感觉!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一剑下去,魔熊毙命,这倒也罢了,意料中的事情,可他没料到的是,他居然能感觉到,那魔熊即将溃散的妖异生命力,居然在一霎那之间,被这柄剑给吞噬了,就仿佛将妖熊献祭给了这柄剑一般,而那种献祭的力量,甚至有一部分……

    ……直接通过这柄剑,献祭给了自己!

    他刚才一出了沼泽地,立时服用丹药,不是因为斩杀魔熊时受了重伤……

    ……他是在压制体内的那汹涌狂暴的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