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七十六章 只是游戏而已
    第三个月放榜的日子到了!

    如今随着确定真传之位名落谁家的日子越来越近,榜单上的争夺也愈发的激烈,众仙门弟子也皆跟着关注了起来。如今这个月的榜单公布,已经是云长老等人回山之前的最后一次,自然更牵系着众人的心思,在这放榜的日子,一大清早,功德石壁之前,便已经聚满了人,就连半空之中,山腰里,都有人在静静的看着,连一些执事、宿老都惊动了,前来观礼。

    而在石壁最前方,那几位榜单之上的佼佼者,都早早盘坐,等着观看。

    说是要看排名,实际上他们对彼此的功德之数变化,了然于胸,早就有数了。

    与其说是等着看功德榜的,倒不如说都是来看看自己的对手的。

    “厉师兄,听说你这一个月里,又下了不少功夫啊?”

    坐在厉江寒身边的,正是太合真,她轻轻笑着,向厉江寒施了一礼:“不但又完成了三道二阶符诏,而且修为也突破了练气七层,实在教人佩服,只是小妹不知道,那几道二阶符诏哪里是如此容易完成的,不知道你们厉家,暗中谴了多少幕僚来帮衬你呀?”

    厉江寒身着紫衣,闻言只是一笑,道:“太合师妹,这样说就有些酸味了吧,若是没有你身后的轻河诗社帮你,你又如何能完成得了那一道一阶符诏?我也知道你的小清梦术修炼的颇具火候,但我觉得,仅凭你的本事,单独对阵牛角妖人的话,胜算应该不大吧?”

    “你们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彼此的事谁心里还没个数?”

    懒洋洋倚在了一块大青石上的王鲲懒懒的笑了起来:“这功德榜拼的就是各自的背景和底蕴,反正这也是个人的一种本事,不说咱们几个,就算这前面十个人里,老老实实靠着自己的能力去赚功德分的又有几个?反正仙门也是默认了的,就看谁的底牌更大了呗……”

    几名天骄闻言,都朝着王鲲怒目而视。

    这种事怎么能当众说出来呢……

    在他们彼此冷言冷语,彼此奚落之时,倒是惟有两个人沉默,一个是萧远志,他之前为了完成一项任务,落得身受重伤,失去了角逐真传的资格,但这一次还是过来了,上一个月时,他的排名还是第一,但这一个月里却没有做什么任务,排名必然是会落下来的,也不知为何,他居然撑着重伤之躯来到了石壁前,似乎是为了见证自己失去成为真传希望的一刻!

    而另一位,便是祁啸风!

    他如今坐在最边缘,身边坐着的则是吴清,二人一直没有交谈,静默的像是陌生人,周围的仙门弟子也时时有促狭的目光向着祁啸风看了过来,指指点点,祁啸风迎到了这种目光,只是装作不见,而吴清则是狠狠的瞪了回去,只是仍然阻止不了这种时时投过来的眼神!

    这段时间里,祁啸风后来居上,排名再度闯进了前五,按理说也是位风光的人物,可是在一众仙门弟子的眼里,他却像个笑话一般,毕竟之前吴清对方原的态度已人尽皆知了。

    “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有人惊喜的叫了出来,众仙门弟子急忙抬头看了过去。

    石壁之上,果然有一排一排的字迹显化了出来,从上往下,依次是厉江寒、王鲲、太合真、祁啸风、萧远志等几个人,与众人心里猜想的差别不大,只是引人关注的是,前面三人的功德之数,居然都是差不多的,第一名的厉江寒,也只比第三名的太合真高了十几个数。

    到了祁啸风这里,才与前面有了数十功德的差距,而萧远志则又与他有了数十功德的差距,在他们下面,差距便更大了,动辄数十上百,而方原,则落到了十名开外去了。

    “唉,看样子真传弟子,就要在他们几个人里出现了……”

    众人都低低的议论了起来:“听说云长老回山的日子已经定了,便在十天之后,他老人家已经与其他四大仙门商议妥当,升仙大会便定在了三个月后,在升仙大会之前,真传是一定要定下来的,还要给真传弟子一段时间去做足准备,那估计着,他老人家一回山来,便会选择出真传弟子来,前面的这几个人,也只有这最后的十几天时间可以拼争一下了……”

    “祁啸风师兄,倒也还有机会搏上一搏,萧远志师兄,却是真的废了!”

    “哈哈,祁师兄能不能再冲上一冲,还得看吴清师姐的脸色呢……”

    一片议论纷纷里,排名前几位的太合真等人也都默不作声,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野心勃勃,而在他们心里,也各自有数,分明是不愿就此善罢干休的,在这最后的十几天时间里,都准备好了最后的一张底牌,足以让自己在云长老归山之前胜出……

    “现在看倒是没什么悬念了……”

    而在距离石壁两三里的一片山坡上,小乔师妹也正在陪着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下棋,在石壁之上出现了排名之时,小乔师妹只是远远的瞥了一眼,便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失望,道:“我也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说放弃就放弃了,亏我还以为他留了什么后手呢……”

    “也不见得,不是还有十天么?”

    白衣女子倒是不动声色,轻轻推了一子,抬头道:“你后悔把机会让给他了?”

    小乔师妹笑了笑,道:“反正不让给他,我的把握也不大!”

    说到了这里,眉头倒是轻轻一皱,道:“不过说真的,我对他有些失望……”

    “再看看吧!”

    白衣女子不置可否,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也就在此时,只听得不远处一阵大呼小叫,一道红影从林中卷了出来,大叫着:“好啊,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们,原来躲在这里下棋……”

    白衣女子闻言顿时苦笑了起来:“臭棋篓子来了!”

    “清儿……吴清师妹!”

    祁啸风在这时候,也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转头,唤了吴清一声。

    吴清面无表情,淡淡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怨念,但你最好别觉得委曲了自己,我吴家的力不是这么好借的,吴家的门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你若是想让我太爷爷把那卷残经交给仙门,成全你一份功德,便最好忘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诚心诚意的和我订亲,而且不但要订亲,我还要你发下毒誓,要一辈子真心待我,一辈子真心为我吴家效力……”

    祁啸风听得这些话,脸色变得几变,像是有一股子怒火即将爆发出来,但最终还是按捺了下去,脸上勉强的出现了一抹笑容:“清儿,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不了解你的胡闹性子,前一段时间你去找那方原,估计也是为了戏耍他,不过那厮聪明的很,却没上你的当,哈哈,别人不了解,我还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看你心情不佳,必也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吧?”

    “哼哼……”

    吴清淡漠的笑了两声,直接道:“什么时候与我定下血亲之契?”

    祁啸风嘴唇颤了几颤,才迟疑开口:“明……或是今天晚……”

    他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周围一阵骚动,众仙门弟子纷纷的让开了一条路来,同时夹杂着许多惊讶之声,祁啸风如蒙大赦,急忙转头一看,便见到人群之外,方原穿着一件青袍,手里提着一柄剑,正缓步向石壁之内走来,顿时怔了一怔,眼睛里露出了一种酷烈的恨意!

    “他怎么来了?”

    “已经快三个月没有见到他了,没想到今日居然来了……”

    众仙门弟子皆低低的议论了起来,人人惊讶,无数道目光看在了方原的脸上。

    “难道他还没有放弃?”

    “都已经到了现在,不放弃又有什么用?”

    在一片议论声里,就连盘坐在了前面的那几位,厉江寒、太合真、王鲲等人,也都站了起来,客客气气的拱手一礼,倒没有在方原面前展露傲意,毕竟之前太岳城斩妖之事,已经传遍了仙门,众仙门弟子也皆知晓了方原那五花八门的手段与强横的剑道修为。

    在仙门来说,这等有本事的人,自然是最受尊重的!

    “方原师弟,两个多月没见你,不成想你今日倒会突然来到了这里!”

    厉江寒笑了一声,道:“是来观榜的,还是看看老朋友?”

    “都有吧,不过最主要的,是来送一样东西!”

    方原笑了笑,来到了场间,向着四方作了一揖,很是客气。

    太合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送什么东西?”

    方原将手里的长剑举了起来,然后往地上一插,再顺手一拔,长剑收鞘,被他反持在了身后,而剑鞘则留在了地上,然后方原再次向着一众同门行了一礼,道:“这剑鞘留在此处,还请师兄弟们帮我护持,明日辰时,我会从山脚登山,前来将此剑还鞘,各位师兄弟皆可为我准备一些小小的障碍,不论是谁,不论人数,一场小游戏,大家千万不要客气……”

    众仙门弟子一时听得懵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直过了半晌,才有一人忽然想到了一事,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难道你……难道你想效仿上古仙贤旧事,一人挑战我小竹峰所有同门不成?”

    方原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没那么夸张,只是游戏而已!”